危急時刻師父救了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七月十九日】我在大法中修煉了十多年,深感師尊對自己的洪大慈悲,每一步的前行都是師尊的呵護。記的有一次晚六點發正念前清理自己的時候,我剛剛坐下結印,突然出現內臟十分難受的症狀,我集中念力清除干擾我發正念的一切邪惡。因為我知道這決不是師尊在這個時候幫我淨化身體,一定是舊勢力的黑手爛鬼在迫害我、在阻止我發正念,我堅決否定清除舊勢力的一切干擾,無論我在哪方面有做的不夠的地方,我都會在法中歸正。

然而我覺的還是不行,感到有一隻大手在我的內臟猛拽,瞬間我的心臟似乎被扯掉,我支撐不住自己。危急時刻,我在心裏喊:「師父救我」,真念一動,一切難受立刻消失,一切都恢復了正常,緊接著我到衛生間排泄了很多不好的東西。六點十五分我又急忙盤腿補上這個整點的發正念。

修煉中每期《明慧週刊》的文章,我一篇不落從頭看到尾,從中受益匪淺。在正法修煉開始,由於自己的根本執著沒有去掉,沒有破除舊勢力的安排,被惡警綁架勞教一年。過程中,又被所謂的「轉化」而邪悟,並且又被邪惡利用,轉化其他同修,還以為在法上,更嚴重的是還替一位不會寫字的同修寫了罪惡的「四書」,在當時的環境下一點兒都沒認識到是在犯罪,直到看到同修在這方面的體悟文章,我才深感問題的嚴重。

我決定寫一份嚴正聲明發表,聲明在勞教所邪悟期間替同修寫的「四書」及幫助邪惡「轉化」學員的所有言行全部作廢。我拿起筆來剛寫了開頭,單位來電話找我有事(當時是假日),我知道這是邪惡的干擾,心想邪惡怎麼干擾,這聲明我一定要寫成。晚上回來,還沒等拿起筆,突然咳嗽,口吐鮮血,一連吐了五、六口,我主意識清醒,意識到邪惡要對我下毒手。我在心裏對邪惡與舊勢力說:不管在歷史上我與你們有甚麼關係,今天,宇宙在正法中,大穹在從組,我只要我師父給安排的一切,其它的一概不要、不承認、不接受,我就要我師父給安排的一切,我就跟隨我師父走,誰也動不了我,你再讓我吐,我不配合你,我把它嚥下去,我不能讓我的家人看到這一切,我不能給法帶來負面影響。

就這樣又咳嗽出血來,我嚥下去兩口,然後就停止了。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救了我。第二天,我鄭重的寫好了嚴正聲明,同修幫我發了出去。同時我又敬請師尊幫助被我「轉化」的學員早日回到大法中,回到師父身邊。我在師尊法像前哭了很久。

兩次舊勢力的迫害,都是來取命,在另外空間一定是正邪大戰,在危急時刻,師尊救了我,解體了邪惡。

記的我第一次夜晚出去發真相資料,到了樓道一看漆黑,不敢走,回來了,到家後,我急的哭了起來。當第二天晚上我又出去,就感到師父拉著我的手,以後再出去就不怕了。在正法修煉中,我摔了大跟頭,師尊不放棄我,同修租房子租到我家樓下,使我又驚又喜,我知道是師尊的慈悲安排。至此,我從邪悟中走出來,歸正了自己。師尊給了我一切,大法塑造了我。我一定要好好修自己,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在修煉的道路上,做的還遠遠不夠,有時還有人心。我一定將干擾我救度世人的人心,後天觀念徹底去掉,在有限的時間裏多救人,救更多的人。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