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曾經走彎路、走向反面的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

一、走彎路的經歷

看了明慧網同修們的修煉心得,對我這個走了十年彎路的學員來說幫助很大。於是我鼓足勇氣敞開心扉談談自己的一些體會與同修交流。層次有限,所悟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和丈夫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當時歲數小,執著心多,只在感性上認識法,很多師尊安排的過關都不會在法上悟。轉眼到一九九九年邪黨鎮壓法輪功時也沒走出去證實法和講真相。我大姑姐和另一名同修去散傳單被非法勞教一事對我們打擊很大,就不敢學法煉功了。每天忙著自己家的活和幫大姑姐家。等她們倆寫了「轉化書」回來後就叫我們把書燒了,不用煉了,說是「放下這最後的執著才能圓滿」。當時用常人心接受了邪悟,燒了書。直到現在讀了師父的經文《建議》後才知道自己邪悟了。

她們回來後先後做了幾次傳銷,賠了很多錢,把本來就不富裕的家庭搞得更加困難不堪。我們咋勸她們都不聽,像著了魔一樣一次次的相信天上會掉餡餅,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又學了幾種附體功,完全走向了反面。我和丈夫雖然沒和她們走一樣的路,可由於不學法不煉功,心性不斷的掉、掉、掉到常人中來了。名、利、情全起來了。打麻將、吵架、打架、甚至發生男女關係。當時被勞教的那名昔日同修因做傳銷賠錢去了南方,我和她丈夫發生了男女關係。我內心從來不喜歡他,就因為他在生活上沒少幫我們家,就覺得虧欠他,感激他,在他多次的死纏爛打,軟硬兼施的情況下被邪惡鑽了空子。之後的幾年時間裏就被這種無休止的痛苦折磨著。他像著了魔一樣,我丈夫一開車出去他就來,來了就不能白來。

他整整比我大二十歲,和我丈夫同姓是叔輩,我為了使兩個家庭能保持表面的平靜,便自己忍辱負重。就這樣一次次的在痛苦流淚過程中被他糟蹋。因為這事我沒少被丈夫打罵。到二零零五年我丈夫有外遇被我發現了,當時我簡直崩潰了,因為我丈夫說他有外遇是因我而起,還用最惡毒最下流的話罵我。我一氣之下就不再選擇沉默了,把這事徹底曝光,終於他不敢再來找我了。有一次在半夜往我家院裏扔石頭塊,見我就說我忘恩負義,讓我小心點,他們全家也都恨我,見面不說話。矛盾激化的很大(厲害)。我痛苦萬分,想一死了之,曾經跳過井,跳過車,想過喝農藥,是慈悲的師父沒放棄我這個不懂事的孩子,都沒自殺成功。當時心裏也覺得對不起師父。

冷靜下來後我主動找跟我丈夫的那個女的談話,後來她和我丈夫也沒有關係了,我和她不但不互相氣恨,而且還互相串門。現在我重新修煉了,我主動和跟我發生關係的那個人及他的家人打招呼。做到修煉人就看對方的好,找自己的不足。我還勸他媳婦(已走向反面的學員)回大法中來修煉。

經過這段經歷我悟到:是師父沒放棄我,是大法弟子用正念把邪惡清理得少之又少了,再加上我自己還有一點正念在,才能逃出舊勢力要毀掉我的魔爪。

二、重新走上修煉之路

今年四月九日晚上我做了個夢,我回老家碰到我的親姐姐也回老家看望她媽媽。(因在家我排行老大,沒有姐姐)我告訴她我走路老摔倒,別人都說我要死了。她說別怕我會幫你。早上起床我就跟丈夫說:「不知為甚麼做這個莫名其妙的夢?」我丈夫還笑著說:「我怎麼不知道你還有個姐姐呢?」直到中午,曾經和我大姑姐她們一起到我家叫我們喊「我是佛!燒書不用煉了」的那名同修(常姐),她帶來一個MP4,給我聽一首《為你而來》的大法弟子歌曲後問我:「你知道我為啥來嗎?」我說:「知道,我一直就沒有忘記過師父」。她說:「我走錯路了,我把這個MP4給你」。我執意要給她錢,她堅持不要,說是給她一個贖罪的機會。我悟到師父不想落下任何一個弟子,是師父讓她來救我的。

自從得到MP4後忙著的時候就塞上耳機聽師父講法,有空時就看電子書師父的講法,時不時眼淚就止不住的往下流,像一個迷路的小孩終於找到父母一樣,那種激動之情無法言表。師父在法理上點悟我,在夢中考驗我,點化我,給我開天目,為了增強我煉功的信心,讓我達到漸悟狀態。就像教小孩走路一樣時時在我身邊一步一步的往前帶我。因為正法到了最後的最後了,師父在加持我。

我時時用師父的法作為衡量標準不斷的提高心性。不知道甚麼叫生氣,甚麼叫委屈。不久我丈夫也開始修煉了。我們很快趕上了正法進程。講真相、發資料、勸三退,找回已放棄修煉的昔日同修。(因我們礦從鎮壓後沒有一個真修弟子)

三、找昔日同修的一點經歷

在我們邁出對不太熟悉的人講真相這一步的當天晚上,我丈夫做個夢:我倆到井下去,井裏黑乎乎的,只見白天我們講真相(已做三退)的這個人有一盞燈,和一夥人在玩牌。這邊有一夥人是原來煉過法輪功的,在那又黑又髒,無吃無喝,其中有一個人衝著我們喊:「我要回家。」我丈夫說:「那我領你回去吧。」

我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們去找回昔日的同修。於是我們就挨家去找。其中有一位老同修(今年已七十二歲了),她可高興了,告訴我們說:「她在一九九八年被汽車撞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啥事沒有,她不識字,看大法書時字就往她腦瓜裏蹦,《轉法輪》都能自己念下來。」她一直沒忘記師父的救命之恩。我叫她下午四點到我家煉功,她很高興的答應了。可是到點她一直沒來,我又去了她家,她說老伴不讓她煉,打她、罵她,還要去舉報我們。我當時只好叫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過兩天她老伴真的去礦裏舉報我們了,礦裏派人來我們家查。我們當時只有一個念頭:腦袋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第二天我們求師父加持,邊發正念邊去礦裏給會計員講真相。(她是我們礦的所謂「法輪功擔保人」),當時她不接受真相資料,說:「你們相信法輪功,而我相信××黨,你們的信仰我不反對。」她雖然沒做三退,但是沒反對我們煉功,這樣對我們找回昔日同修有很大的幫助。通過這件事我們覺得自己並沒能做到講清真相。於是,我不斷的增加學法時間,多次看《風雨天地行》等光碟,又去找《九評》書來看,現在已做到只憑一張嘴就可以成功勸「三退」了。

四、勸回已走向反面的學員的經歷

因我大姑姐「轉化」後又學了附體功,她不但不接受大法,連真相資料也拒之門外,自認為已經出了三界,不能走回頭路等邪悟,把自己封閉起來。我想一定要救她。有一天,我故意當著我大姑姐的面和我大姑姐夫說:「自從我煉了法輪功後不但病好了,而且天目也開了,只有修大法才能成佛。我大姑姐練那個是附體功,她的師父現在已是地獄之鬼了……」這番話對她觸動很大。可她還是不相信我。後來我們放師父的講法錄音給她聽,可她人聽心不聽,一點作用沒起,不但沒勸成反而我自己被干擾的學法、煉功不靜了。

正當我失望想放棄的時候,鄰村的一個老學員(從打壓到現在一直堅定實修)來到我家,叫我們先發正念解體邪惡,再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試試看行不行,一切順其自然,別強拉硬拽。

第二天我就到我大姑姐家,先發正念,又放師父的有關「附體」、「不自覺的煉邪法」等講法錄音給她聽,她勉強聽完後假裝要出去。這時卻奇蹟般的下起了雨,她出不去了,我便念師父的經文《建議》,念了三遍。她還是沒反應,我又講從《轉法輪》中悟到的:師父不但能度主元神,而且還能度全世界人,因為師父傳的是宇宙大法,是最高的佛法,原來的人修煉的都是副元神。你看的那些書沒有背後的內涵,是附體指使人寫的,它每個字都是附體的形像,要不你原來煉法輪功肺結核病好了現在怎麼病又犯了呢?聽完這話她終於有點明白了,說:「那我先學學看(大法)。」於是我又給她念了很多師父的講法,整整念一天。之後我把MP4留給她學。時間過去半個月了,她現在不但認識到了走向反面的後果,而且還一直惦記著去救其他走向反面的同修。

五、被非法搜家的經歷

我們因講真相被人舉報到公安局。七月二十七日早上八點多,本地派出所警察來非法搜我家。

當時只有我一個人在家。警察進屋了,一看我丈夫不在家,便叫我打電話問丈夫啥時候回來,我在電話裏用暗語叫我丈夫別回來。之後跟他們說丈夫一時回不來,有事跟我說。這時他們開始到處亂翻,不讓我動。說心裏話當時因書沒藏好,心裏有點慌,忘了用正念。他們發現了神韻光盤,問我從哪來的?我說不知是誰扔進院裏來的,又在枕頭裏發現了兩本《轉法輪》,對我說:「你知不知道看這書違法?」我說:「這是一本教人用真、善、忍要求做好人的書,這年頭做好人還犯法嗎?……」我便滔滔不絕的講真相,告訴他們迫害法輪功學員會有惡報。

其中一個警察惡狠狠的舉手要打我,當時我一點也不害怕,心想:你們到我家不管是善緣還是惡緣都是一種緣份,我就給你們講真相,讓你們也得救。可能師父看我有這個正念就保護我,這個警察的手落到我耳朵邊時卻停了下來,態度來個大轉彎,說:「一會我們忙完了,帶你到警察局再聽你講。」我說:「我沒犯法死活都不跟你們去。」他說:「不去也行,就在你家說。」他們搜完後要我做筆錄,我便一句話也不說,心裏發正念。他們看我不配合又叫我簽字,我也不簽字。

這時有兩個警察出去了,我便想拿回戶口本和《轉法輪》,他們說:「你說這書這麼好,我們拿回去看,真有那麼好我們也學,到時候再還給你。」。這時我便給他們講我今年五月份去買電視時,賣電視的人說:「你們去借一本當地農村戶口本就可受到家電下鄉的優惠,(我家是外地戶口)可少花260元錢。」一個警察聽到這插話說:「這可以,不違法。」我接話說:「按常人的法律不違法,可按真、善、忍大法就沒做到『真』,就會損德。」

這時有個警察假裝沒聽清說:「你要給我一萬塊錢呀?」我說:「大哥,別說我沒有錢,就算有錢我也不能給你,給你就等於害你,師父告訴我們訛別人的錢就會損德,人沒了德就會多災多難,現在是末法時期,都是現世現報的。」

他們聽後說我們讓你煉法輪功,你給我們寫個保證只煉功不參與政治之類的我們就走。因這時有兩個警察上院裏去了,其他書就在院裏放著,我怕不安全便答應寫保證。我寫道:我只煉法輪功,不參與政治,法輪功按「真、善、忍」修煉能達到身心健康,利國利民,相信善惡有報是天理,現在法輪功傳遍世界一百多個國家,證明世界需要「真、善、忍」。

警察把我寫的撕掉放到包裏,讓我重寫:「我只煉法輪功,不參與國家政治,不聚眾鬧事,不傳播法輪功。」(他們念我寫)因當時有擔心,被邪惡鑽了空子,寫了最後一句不符合大法的話,他們拿著保證書走時一個警察對我說:「你沒做到真(指的是我不配合他們),只做到善(因他們翻東西後熱的不行我給他們打開電風扇,還要去買水,他們沒讓我去),忍也沒做到,叫你講你不講,不讓你講你講個不停。」我當時忘了用正念去否定,但一定要多學法、下次一定要做好,不再犯糊塗。

過後昔日怕心重的同修知道警察讓煉法輪功了,就主動到我家來煉功。

曾經走過彎路或走向反面的學員們趕緊醒悟走進大法中修煉吧,我們無論曾經做錯了甚麼,師父從來都沒有放棄過我們。其實我說放下常人的執著也不苦,因為我們遇到了這麼好的師父能在這麼大的大法中修煉,又榮幸的成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只要提高心性,師父甚麼都給我們做,而威德和榮耀師父全都留給我們自己。珍惜這萬古機緣吧,這機緣瞬間即逝呀,不要違背自己的誓約,給生命留下深深的痛悔!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