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分每秒 跟上正法進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七日】我一九九八年得法,在修煉中走了很長時間的彎路,在師父反覆點化下,二零零八年才從新走回大法的修煉中,心裏對師父感到無比愧疚。

「真、善、忍」讓我看到了希望

高中的時候,在社會不良風氣影響下,我逐漸變的墮落。經常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同學鬼混,有一次晚上爬牆出去玩被保安發現,被嚇到,從第二天開始莫名其妙出現不自覺的緊張和怕心,醫院檢查不出來病來,很多年來一直擺脫不了,困擾不堪。從那以後,我不再同流合污,在痛苦的掙扎中萌生了向善的念頭,思索人生的意義,同時慶幸自己沒有繼續墮落下去。

在高中碰到一件很神奇的事情,我不會游泳,有一次跟著同學去附近一條大河去游水,不小心被水推到離河岸比較遠的地方去了,掙扎了幾下就沉下去了,喝了很多水,同學沒有注意到我。在我絕望的時候,突然感覺腳底被一個旋轉的東西托著往上升,被同學拉回到岸邊,我驚魂未定之餘,冥冥中感覺是誰救了我。

考上大學後,一次去上自習的路上,在校園煉功點看到寫有「真、善、忍」三個大字的橫幅,同時被優美的煉功音樂吸引,當時我就知道了這是我要找的。

自從修煉以後,很多原來思想解不開的迷都解開了,也明白了得法前師父已經在管我了,那次溺水是師父救了我。修煉後,無論身心都發生很大的變化,學習成績也特別好,每年獲一等、二等獎學金,並被評為院級優秀三好學生、院級三好學生。老師、同學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拉了出來

「七﹒二零」後,我走上了證實法的路程。有次課堂上,老師污衊法輪功,我毅然站起來向老師證實法,善意的向他解釋法輪功是被陷害的,老師告密後,學校各方的壓力向我襲來。

在被所謂「轉化」的過程中很痛苦,明顯感覺那時自己另外空間的身體在一層層往下掉,而且能反映到這邊身體上來。

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講,「我剛才講了,如果我們修不好啊,將來的圓滿對我們大法弟子來講那就不只是一個痛心的問題。人家修好的,回去了真是一個大圓滿,對其寄託無限希望的眾生全都被他救了。而有的修的不好的回去後,其宇宙是殘缺不全的。」

我認識到了做不好、甚至做的很不好的弟子所造成的損失是無法估量的,那是修煉路上很難抹去的污點。師父慈悲的沒有放棄這些弟子,一次又一次給機會,一直等著弟子們能走回來。

我第一次看到明慧網,是通過電子郵箱裏收到的一份突破網絡封鎖技術的文章上去的,可是我對動態網中常人的那些東西感興趣,沒上明慧網。

二零零六年,在談朋友的時候,在師父的安排下認識了一位大法弟子的女兒,她給我介紹了法輪功,可我無動於衷。後來我和另外一個常人結婚了,岳父對算命感興趣,平時給我講了一些《推背圖》等預言的事情,慢慢的我對預言有些興趣。

有一天腦海中突然想起了《轉法輪》裏講的法,心想這些預言不是師父都講到了嗎?我一下回憶起了以前學法修煉的情形,如夢初醒:我以前怎麼放棄法輪功的?我迫不及待的通過網絡封鎖打開明慧網,讀了師父的經文和同修的文章後,我抑制不住萬分悲痛,看到師父和大法弟子已經從魔難中走了九個年頭,一直等著還沒有醒悟的弟子走回來。

我不斷的責備自己:我怎麼這麼不爭氣、這麼懦弱、這麼差勁,怎麼能捨棄大法修煉?邪悟了這麼久還走不回來呢?現在修還來得及嗎?著急心、怕心、悔恨心……全上來了。

我看到師父說:「沒有結束之前對那些做的不好的就是機會。最後再把握不好,到結束了也就不行了。」(《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我知道,師父到了現在都沒有放棄我,師父又一次把我從地獄裏拉了回來,把我救了,給了我一次從新做好的機會。我於是下定決心一定要從新開始修煉,彌補自己對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正法進程。

斬斷情絲,堂堂正正修煉

為了儘快從新走入修煉中,我利用上班、下班一切時間通讀了師父「七﹒二零」以後的新經文和同修部份交流文章,並馬上寫了「嚴正聲明」,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我知道時間對我來說緊迫的不能再緊迫了,要儘快的放棄一切執著,多學法,趕快跟上正法進程。

開始我怕家裏人不理解,在家裏偷偷摸摸的煉,後來悟到修這麼大的法怎麼不能堂堂正正去修煉,還怕這怕那?何況是在自己的家裏?於是我下定決心要所有的情、所有的怕心往下放,創造自己的修煉環境。

我平時和妻子住在岳父家裏照顧小孩,離老家比較遠,當我告訴妻子及他們家人我開始修煉法輪功後,我妻子十分不理解,害怕我被抓,哭著讓我放棄,到最後提出離婚。我知道這是我從新走入修煉的要過的難關,我不斷向她介紹法輪功真相和煉功後對自己和家庭、社會帶來的好處,同時堅定正念,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發正念清除家人身後一切破壞大法、干擾正法的邪惡生命和邪惡因素。妻子的態度很快轉變了,她的家人也逐漸明白了真相。我告訴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福報,並勸他們退出邪黨組織。

我父母在老家,我告訴了他們我沒有放棄修煉,以前的所謂「轉化」是在壓力下違心做的。他們開始極力反對,採用甚麼方式阻止我,我守住心性不動心,放下情的干擾,不斷發正念鏟除一切邪惡舊勢力,善意的給他們講真相,慢慢的他們的觀念轉變過來了。

現在工作單位,喝酒對常人來說成了必不可少的應酬了,為了修煉,我下定決心把酒戒了,同事都不理解,有幾次領導採用各種方式讓我喝,任憑他們語氣怎麼樣,我把他當作提高心性、過關的機會,堅定正念放下愛面子的心,善意的回絕了他們。時間一長,他們再也不勸我喝酒了。

戒煙的過程雖然很痛苦,但是為了修煉,一想到師父為了度我們不知道承受了多少痛苦,自己做了那麼多不好的事情,這麼一點執著還放不下嗎?正念一強,難關很快就過去了。

正念正行 不讓邪惡鑽空子

我在修煉過程中出現了幾次病業狀態,開始我把它當作是消業,可是過了很長時間還不見好轉。後來通過學法悟到,是邪惡因素的干擾,於是我發出強大正念解體一切舊勢力的邪惡安排,清除一切黑手爛鬼,清理自身存在的問題,沒過多久症狀消失了。

我悟到,在身體或其它方面遇到魔難時,首先要向內找,在心性上找原因,是不是有執著心被邪惡鑽了空子?找到以後去掉它,同時發出強大的正念解體邪惡因素,時刻正念正行,關很快就能過去。

在遇到魔難的時候,只要心中有法,再大的難都會變小。在碰到別人對我不好的時候,特別想對著幹的時候,心裏想一下師父講的法,馬上就豁然開朗了。是因為自己有業力才造成別人對我不好,這是提高心性、消去業力的好機會,發出這一念後,難變的甚麼也不是了。

在修煉過程中,很容易不自覺的把常人的觀念帶進來,當成是正確的思想,形成觀念後使自己長期處於魔的干擾中而意識不到。我認識到是因為沒有時刻用大法衡量自己的一思一念,沒有做到正念正行,修的不紮實。認識到不足後,我特別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時刻向內找,用大法衡量,不放過任何一個不好的念頭,歸正自己的思想,把心穩定下來後,修煉狀態變好了很多。

爭分奪秒 講真相救人

在師父安排的三件事上,由於耽誤時間長,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事情我都沒有做。我知道要救度眾生首先要學好法,我上班的環境比較寬鬆,做完工作後就在電腦上學法和聽講法錄音,走路的時候利用空閒時間聽法和《普度》、《濟世》。在家裏不看電視,不閒扯,記住師父的法《洪吟》〈道中〉,時刻讓自己溶於法中。

我開始利用各種機會講真相救人,當面勸退、手機發短訊真相、花紙幣真相、通過網絡傳遞真相等,在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中不斷修去各種人心。在得知奧運前本地資料點受到破壞,我開始利用相關便利條件做真相資料,刻製光盤。剛開始做的時候,有各種技術上的阻礙,有各種執著心的干擾,一段時間還有很強的幹事心,通過學法,不斷歸正自己,把碰到的一切困難當作過關與考驗。在強大的正念下,人心越來越少,做資料更加得心應手。

在正法的最後時間裏,我們在和舊勢力搶人。我利用一切機會,平時在外出、上下班的路上或在公共場合,不斷的發正念,解體周圍人背後的邪惡因素及惡黨邪靈。我理解大法弟子帶有很大正法修煉的能量場,一走一過就能清除邪惡因素,另外我們慈悲的對待眾生就能解體邪惡,發出的正念就是神通,能更加有力的清除爛鬼、邪靈,救度眾生。

另外,大法弟子在講真相過程中,我認為穿著形像很重要,好的形像會給世人留下好的印象,能更好的救度世人,所以我平時經常注意這些細節。

一次我聽《普度》、《濟世》和大法弟子音樂時,忽然想到這麼純淨的音樂要是能讓常人聽到多好。於是在安全的情況下,我有機會就通過網絡把歌曲傳給一些有緣人,讓更多的人聽到。

目前正法形勢突飛猛進,時間越來越緊迫了。雖然我突破了很多難關從新走進了修煉,但是還有很多人心沒有去,和其他同修比起來差距很大,和大法的要求相差甚遠。

我把我的經歷寫出來,希望和我一樣沒有做好的同修,趕快放下包袱從新走回大法修煉中來。師父沒有放棄我們,師父不想落下任何一個曾經得了法的人,沒有結束就是機會。也希望大法弟子幫助沒有醒悟或沒走出來的同修,找出他們思想的癥結,別讓他們失去千載難逢的機緣。

本人層次有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祝全世界大法弟子精進實修,功成圓滿,跟師父回家。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