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村更需要昔日同修走出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六日】我是九九年五月喜得大法,因當時學法少,只覺得大法好而已。中共邪黨「七﹒二零」發動迫害後,利用整個新聞媒體攻擊師父和大法,當時我處邪黨鎮黨委秘書叫我在保證書上簽字,並在會上講對法輪功人員進行全面監控,我一聽就不簽字,村長說現在是甚麼時候,如果繼續煉,弄死算白死。由於當時的怕心以及學法的不深,便放棄了大法的修煉。從新走入大法修煉是在二零零八年三月份,通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講真相做三件事等,從中有很深的感悟,想把自己的一點體會與同修交流一下。我自己深知對法理理解還很淺,但為了助師正法,為了我們整體提高,能使昔日同修重新走出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寫出此文,懇請同修批評指正。

一、正念正行,才能救度眾生

剛開始時非常害怕,躲在家中煉,不敢讓外人知道,一次過年後村班子換屆選舉,甲乙兩名村支委到我家說:「派出所來人了。」當時我嚇壞了(其實是與我開玩笑)心直跳,他們走後,我仔細一想,自己還像是大法弟子嗎?不能總這樣躲在家中修煉,我一定要走出來助師正法、救度他們。第二次他們又到我家中,這次是拉選票的,我一想機會來了,便對他們說:「你們聽說過三退嗎?」甲說:「我已退了。」我便對乙說:「你呢?就剩你了。」乙說:「那我也退了吧!」他們又同時對我說:「看來共產黨真的要完了。」這次的成功三退給了我很大鼓勵,也減少了我的怕心。

通過深入的學法,我覺得作為一個大法弟子,自己必須做到身正,不斷的用大法歸正自己。大法洪傳到今天,師父為眾生承受了太多的魔難,老學員為證實大法受盡迫害,沒有他們的無私奉獻,就沒有我們從新走進大法修煉的機會,所以我們必須抓緊時間講真相救度眾生。我妻子(同修)對我說:「你才學幾天法就能救度眾生?」我說:「一定能。」「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對此我深有體會,不管你學法多與少,關鍵是心態,只要你有救人這一念,師父就會幫你。

一次和一同修交流,同修說有一名黨員(原中學校長已退休)說現在法輪功還很--我覺得這話太難聽了,心想師父是在點化我要我救度他。一天我與妻子到集市上買東西回來,在他家門前正好遇見此人,我上前搭話說:「我們爺倆到屋裏聊聊行嗎?」他說可以,進屋後我便開門見山的說:「您聽說過三退嗎?。」他不願談這個問題,我說:「正因這事你不清楚,所以才與你談談這個話題。」他一聽便提了很多難題:主要是誰見過神佛了、所謂的「搞政治」、「圍攻中南海」等,對他提出的問題,我主要是從以下幾方面給他做了解答。

首先是當今的社會現狀,正如師父所說:「人類的道德水準在大滑坡,世風日下,唯利是圖,為了個人那點利益去傷害別人,你爭我奪,不擇手段這樣幹。」(《轉法輪》)再看現在整個人類社會真的是到了很危險的境地,官商勾結,無官不貪,無商不奸,人與人之間爭爭鬥鬥,人人自危,黃、賭遍地,造假成風,人們已失去了最基本的做人標準,要想讓人類回覆到原來的純真本性,同化宇宙真善忍特性,所以我們才要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這是至關重要的。

其次甚麼是搞政治?法輪功學員按真善忍做好人,強身健體,說實話、辦實事、處處為他人著想,不爭不搶,不貪不佔,慈悲為懷,善待一切,可以說是大善大忍,有甚麼不好,可邪黨惡人利用自己手中的權力和國力,對這些弱勢群體進行了無情的迫害,非法關押、洗腦、酷刑折磨甚至虐殺法輪功學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出賣牟取暴利。法輪功學員為了還大法一個清白,走出來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難道這就是搞政治?!再有所謂的「圍攻中南海」,部份法輪功學員受到無辜抓捕,其他學員到北京和平請願,是維護人權和信仰自由,是正當合法的,並非是圍攻中南海,所有學員在請願期間手無寸鐵,秩序井然,文明安靜,在得到答覆後,迅速離去,在離開後地上連一片碎紙屑都沒有,有的學員還把警察扔在地下的煙頭撿走,請問這也算是圍攻嗎?

另外關於神佛的傳說,古今有多少神奇的故事驗證神佛的存在,反之縱觀歷史,不敬神佛者都沒有甚麼好下場,商朝紂王文武全才,自稱天下無雙,他凶殘成性,任意殘害忠良,竟大膽冒犯女媧娘娘,於是女媧娘娘命九尾狐化身妲己到紂王身邊禍亂朝政,後來商朝很快被仁德的周文王來滅掉。

聽了這些,這名退休校長也覺得很有道理,於是說:「那就退了吧!」(這段時間妻子在家始終發正念)我又告訴他記住大法好會有好報的。其實整個過程只是借用我的嘴在說,實際上是師父在做。

二、大法慈悲世人

一次村裏召開黨員和社會代表會,當時的黨員中有少一半退的,多半還沒有退,那天的場面真是一場正邪大戰,當時自己的思想壓力也非常大,怎樣面對沒有退的黨員講真相呢?有的是對我還惡言中傷,有的甚至要把我從屋裏趕出去,怎樣才能改變他們的敵對思想呢(認為是反黨)?作為大法弟子,我想到第一念就是必須善待一切眾生,慈悲為懷,由於正念強,所以與他們相見時,熱情的和他們打招呼、問候,使他們從心裏感覺到煉功人的胸襟寬廣,與常人不一般。那次的村會議內容是發放低保指標,報名人數很多,共二十八名指標,我充份利用這次機會為以後講真相做準備,會上我很正義的提了兩個指標(確實也符合低保條件),當時在會上便通過了,這兩戶當家人全是黨員,後來他們都三退了,但是其中一名退黨代號叫「明明」的很不好講通。

明明(退黨代號)妻子的表姐是當地法輪功學員,「七﹒二零」後遭迫害判刑,此事對表姐丈夫打擊很大(當時是採購員生活條件很好),後來因事故成了植物人,死時很慘。因為此事,當明明(代號)要退黨時,妻子就是不讓退(很怕受迫害),她說:「如果我表姐要不煉法輪功,也不會全家弄得家破人亡。」我說:「你表姐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教人向善,同時煉功又強身健體,既不用吃藥身體又好何樂而不為,修煉法輪大法的個個從真善忍做起,時刻為別人著想,不貪不佔,不爭不搶,這樣的人卻還受到迫害,像你表姐這樣受迫害的家庭何止她一家,全國成千上萬,這到底是誰的錯。」經過這麼一說她終於明白了,也答應讓退了黨,同時還對我推薦他們低保指標的事道謝。我對他們說:「你不用謝我,這都是師父教導我們這樣做的。」

在抄稿第二遍的晚上,在夢中舊勢力干擾我,可能認為我是新學員投稿,又放棄過修煉,它們不認可,對我進行恐嚇及肉體迫害,夢中表現就是在我的親戚家中我的親戚用針向我肉身上扎,扎一根我就拔一根,總共從身上拔了不少,後來又有不少人(都是親戚家族中的男女)非要把我抓住押走不可,我說:「我是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是世上最正的。」說完這話邪惡全沒了,就剩下已被我救度的親戚了。

以上便是我修煉中的點滴,正法修煉是嚴肅的,寫此文的目地也是希望農村還未走出來的昔日同修儘快走出來,去掉各種執著,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