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踏實實救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九日】一九九六年八月,我喜得大法的。得法後不久,我十多種疾病不翼而飛。剛得法時,大法書非常緊缺,我沒有書。幾個月後,我盼望已久的大法書請到了。當我翻開書一看,可把我難住了,有一半的字不認識。但我想,我一定能獨立學法。因此我就把不認識的字寫下來,問家人及同修,就這樣,我很快就能自己學法了。後來,聽說有了煉功點,我就每天參加集體煉功,到學法點去學法。那時我很精進,家人也很支持我學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團與中共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大規模的非法鎮壓,鋪天蓋地的造謠誣蔑大法,誹謗師父。天像塌了一樣,但我沒被嚇倒,每天照常學法煉功。

二零零零年六月,片警和委主任來我家問我還煉不煉,我說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呢?他們就把我送到了派出所。那時因自己法理不清,悟性也差,寫「保證書」,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回想起來就是怕的執著沒去造成的。

二零零二年,邪惡還很猖獗,傳遞資料的同修遭到了迫害。因此我就承擔起傳遞資料的工作,我負責的片很大,每天都要帶上大包小包的資料往同修家裏送。還得看孫女,料理家務等。同修又經常來我家。我就只能起早貪黑擠時間學法,但卻很精進,也能守好心性,昇華的非常快,就感到一天一個變化。

由於自己傳遞資料的原因,接觸的同修越來越多,隨著同修來家的人數、次數的增加。學法的時間就更少了,漸漸的把做大法工作當成了修煉。同時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都來了。也不守心性了,還經常與丈夫爭吵。結果被邪惡爛鬼鑽了空子,二零零五年三月家裏發生了大爆炸,痛失了兒子和外孫女。家裏除了幾件隨身穿的衣服外一無所有。面對這種情況我沒有倒下。慈悲的師父抹去了我腦海中兒子形像的記憶,我對兒子的情很快放下了(至今仍想不起來兒子的形像)。同修又向我伸出援助之手,使我買上了房子,有了住處。同修又同我一起學法,我很快振作起來了。

我是師尊的弟子,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在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要多救人,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因此我把做好三件事溶入到我的日常生活中。幾乎每天都去面對面講真相,不放過一個有緣人,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並做了三退。看到這些善良的人有了美好的未來,我心中真的為他們高興。幾年來在救眾生中一直做的較穩。但有時還是有怕心,可我一定修掉它。

記得有一次,我有幾天沒出去講真相了,就去了同修大姐的家,恰巧一位老年同修也在那,他們正準備去講真相呢,我就和他們一起去了。我們串胡同講真相,迎面來了一個小朋友,我上前給她講了三退,她同意了,也認同大法。我們又來到了廣場,又過來一個小朋友,我又給講退了。然後我們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不一會那個小朋友的媽媽問那個小朋友我跟他說了甚麼?然後那位媽媽沒好眼的看我們,這時我害怕了心跳的厲害,怕她告發我們。於是和同修大姐說了,同修大姐說我正給你發正念呢。我說咱們走吧。我們邊走邊發正念,然後我又背師父的《洪吟二》〈怕啥〉,剛背完從北面開過來一輛警車,我想起了師父講過救眾生是做最神聖的事,邪惡是不敢迫害的,這一切都是假相。可是心裏還是不穩,邊走邊回頭看那輛警車,這時車裏下來三個警察,朝這邊走來。我就想我是神,邪惡怎會嚇住我,誰也不准干擾我救人,我沒被假相嚇住。於是我繼續向前走又接連救了幾個人。回想一下當時的情景,就是因為有怕心,所以邪惡就演化假相干擾我。可我有了正念,不再怕它們時,一切假相就消失的無蹤無影了,其實邪惡甚麼也不是。

我從明慧網上看到了資料點遍地開花後,我也想開一朵小花。但我沒有錢,又沒文化,乾著急。正因為我有了這顆心,師父就給我做了安排。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我去一同修家,同修正在印資料也沒背著我,她還說:我去年就想找你建立家庭資料點,覺的你最合適。我說:那你怎麼不找我呢?她接著說:你現在來了,也不是偶然的,想開一朵嗎?我說:當然想開了。就這樣,在同修的幫助下,買來了設備,又找來了技術同修教我,我學會了打印小冊子和單張。自己出去散發,有時送給需要的同修,就這樣我地區又增添了一朵小花。

十三年的修煉歷程,我沒有同修那樣轟轟烈烈的救度眾生的事蹟。只是踏踏實實的做著一個大法弟子應該做的。需要我做甚麼,就做甚麼,同修需要幫助,我也伸出援助之手。但我還有執著沒去。我要快點把它們修掉,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做師尊的一名合格弟子。

不足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