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師正法十年的修煉歷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我將十三年的修煉體會向師尊和同修彙報,不足之處請師父提示,請同修們指正。

一、得法

我很自豪我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是偉大的師父佛法從新歸正了我,我感到無比幸福和榮耀。得法前,我多病在身,思想消沉,覺得活著沒啥意義。我因個性太強自尊心太重,妒嫉心太多,性格急躁,導致一九九六年我的腿不能走路了,疼痛難忍,走路要人扶,多家醫院無法治好,我好苦好苦啊。年輕時執著心很多,到老了一身病,我就是這樣的人吧。

一九九七年初,經朋友介紹煉法輪功,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來學的,朋友給了本《轉法輪》,我馬上看了一遍,覺得太好了,豁然猛醒,書中的內涵深深地吸引了我,真感到得之恨晚。

從小我受母親的影響,相信神佛,也相信命運,(因當時家庭受惡黨排斥)看了《轉法輪》後,心胸開朗了,才知道有這麼好的偉大的佛法能救度世人,我就一頭紮進去堅修大法到底。通過學法煉功,身體發生了特大變化,所有病痛全沒,精神好了,人也豁達了,真正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和神奇,我感到無比的喜悅和幸福。

二、助師正法救眾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魔與中共相互利用,發動了對法輪功的鎮壓,到處都聽到對大法的栽贓陷害造謠,世人被謊言毒害,有的同修去了北京,我怕心重,沒去北京,沒去政府,但我堅信大法,堅信師父,相信總有一天會天亮。我去找同修切磋,互相鼓勵,千萬別放棄,那幾天心裏很難過,堅持在家學法,煉功,不看電視,紅色恐怖也使多少同修放棄了。

二零零零年師父發表經文《心自明》,當時資料點少,我還沒接觸到,拿一張去複印店印來發給其他同修,我一直做資料傳遞工作,後來說資料粘貼都有了,我們就去做真相,我和幾個同修配合堅持不懈,為了讓被謊言毒害的世人得救,不顧一切去完成師父交給我們的神聖使命。開始我們把資料包好放三輪車上、賣菜的車上、自行車、門面裏,凡是能放的地方都放,下午學法,有時集體學法。外出貼真相資料,先準備好,幾個同修一起,利用我們這裏的條件,靠山一邊是農家樂,早晚路人很多,午飯後上山,從這邊上去從那邊山下來,路邊的樹上、牆上、麻將桌上,(中午午睡人還沒出來)能貼的地方都貼,做完後下山時碰到很多人上山打牌去了,一路還念著真相的內容。夏天再熱,沒顧上,汗水濕透了衣服,心裏高興,用正念做事師父會幫我們。

惡黨造謠、造假、演戲、迫害升級了、加劇了,大法被侮辱,師父被誣陷,更多世人被毒害,作為一名大法弟子,師父說:「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精進要旨》〈證實〉)。

看到很多同修陸續被綁架迫害,心裏難過,於是多學法,去怕心,悟到必須挺身而出,證實大法,面對面講真相,面對面發真相資料;《九評》出來後先是放,隨著師父正法的推進,多少世人明白了、覺醒了,也了解惡黨是啥東西,就當面給。

一次我把真相資料包好放到一個三輪車裏,上面坐著一個小孩,大人進屋買東西,出來發現車上有個包,問小孩誰給的,小孩手指我。我當時有點怕,請師父保護,那人開包一看,笑了一下,放包裏騎上車走了。我心裏真為他高興。又有一次晚上到電話亭放真相光盤,剛放好,前面來了幾個人,我生了怕心,轉身就走,穿過橫街,急步快走,當時好像腳沒落地一樣輕飄飄的,我全身一股熱流,是師父在呵護弟子,心裏好是高興。

也碰到有不信的,一次給一大爺講,剛說了一句,他大聲說,吃飽了,走開,我不相信這些。他受惡黨毒害很深,我為他難過,心想,有機會我還會救你。我們把真相貼大街小巷,幾個配合,前面兩人走,中間一人貼,後面兩人擋,順手貼在牆上幾天都在。

三、學好法,提高心性,向內找,比學比修

不管遇到甚麼挫折,不管甚麼敏感日不敏感日,我從不去想,堅定正念,信師信法,師父就在我身邊。在證實法的路上也吃了不少苦頭,酸甜苦辣嘗個夠,但為了救度更多眾生,加緊學法心性在魔煉中得到了提高,我心裏感到很欣慰。

勸三退時也有顧慮,怎樣才能說通,只有學好法,堅信師父,堅信法,一切由師父安排,這麼多年來,不管颳風下雨,炎熱酷暑從不間斷,面對面講真相,面對面發真相,光盤、《九評》都當面給,不要的就算了,以免浪費。隨著師父正法的推進,明白的世人越來越多,很多人對大法讚揚,對惡黨謾罵,每天我包裏都有《九評》,光盤,資料,從來不空。能發多少發多少,從不記數,不圖多,要圖實效。救人救到底。有工人、農民、商人、學生等;不管甚麼人都要去救他,明白真相的人也都退出了惡黨的組織(黨、團、隊)。

我給老家某單位熟人講,他們樂意接受了,並退出一切惡黨組織,還告訴我,你小心點,注意安全。我說謝謝。給我姐夫講真相,他說你小聲點,共產黨人殺人,(他是經過運動的,也親眼見過)我說正因為它要殺人,天才要滅它。一次給一個老農講,前面幾個同修沒說通,他還是惡黨黨員,我在他背後說了一句,那時你可能整了好多好人。他說我狠整了好多,那你那麼怕共產黨,轉身過去,笑著說,我好像認識你,你是某地方的(前面同修問過)那時我在你們那裏教書,他有點樂了。我就耐心給他說,老哥子,咱們是熟人,為你好,共產黨政策你我領教過,歷次運動要殺人,天要滅它,不是人說了算,是神佛說了算,跟著它幹啥,這把年紀了,跟它丟命,退出保命,你知天知,用化名。他同意了。

又一次給一個菜農講,也是前幾個沒說通。第二天,同修說那老頭是黨員連姓都不說。我走過去笑著問,大哥你這菜咋賣,並和他拉點家常,問他姓啥,他說了,結果和我一個姓,我說那我們還是家門,他笑了,我叫你大哥吧!他老太婆很高興,後給他講起了真相,他同意退了。前面同修作基礎,使他明白了是為了救他。

幾年的講真相中,各種各樣的人都有,正如師父說的相生相剋的道理,有反對的,也有讚揚的。我悟到,在做好的時候,不能起歡喜心,遇到挫折時不能有怨氣,多向內找,去執著,每天講退多少我從不記數,只把名單寫好,發了多少資料也不去算,只想我今天包裏有啥東西,怎樣做好,仔細思考,請師父加持將有緣人帶到我身邊,師父讓我們多救人,救更多的人,我們義不容辭的去做好。多年來我有點感受,這天人心情好,做起來順,心情不好,出門碰到反對的,向內找,多學法,正念足,時刻注意自己的言行,一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與人為善,要有大善大忍的風貌,講真相,勸三退不急不躁,無怨無恨,笑容相對,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舉一動用法衡量,對方才覺得我們溫和可親,願和我們接近,真相才能講到位。

過去我的親人有反對的,現在看到我的變化大都相信大法好了,(過去我脾氣不好)我兄弟都說學了法輪功,對老人更好了,心地善良,家裏環境也有很大改變。

四、在家庭中做好

大法是整體,同修間相互配合,互相圓容,以前我有點脾氣不好,個性強,急性子,想別人按自己意願做,結果同修說我愛指責人,學法向內找改變自己,找出差距,查找不足,比學比修,在大法中不斷昇華和提高,和同修和善相處。跟著師父在正法路上共同前行。

大法改變了家庭矛盾,老伴也是七二零前得過法,但不精進,我也遭受過迫害,去鄉鎮建資料點,同修出了事,說出了我,我被綁架迫害,送勞教所退回。我一心想到師父的救度,到了那裏,心想我不能在這裏,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回去救人,在師父的呵護下兩個月後回到家。當時家人擔心我,老伴不讓我煉功,不讓學法,動不動就罵人。我真著急,千萬年難得的機會怎能輕易放下呢,大法比生命都重要。

全家活我全做,他走了我看書,回來看見還罵人,後來我想那怎麼能行,不改變他我如何修,我不能讓他犯罪,請師父加持,清除他背後的操控他的邪惡因素,並耐心開導他,後來他身體越來越不好,從不離藥,我叫他從新修煉,他改變了觀念,還是覺得大法好,開始煉功,學法,越來越認真,但還說不上精進,但他願幫我做大法的事,我傳送資料他幫我提,我拿《九評》他幫我背,同修來家從來不反對,還熱情,同修都說他好,省城來的同修在我家開法會他也參加,還幫買菜。是師父和大法改變了他。每週的資料、《明慧週刊》他全看,《九評》看過好幾遍,《解體黨文化》、《江澤民其人》都看過,每到週六他就問資料拿回沒有,他會認真看完,我真為他高興。

五、幫助同修,整體提高

在艱苦的修煉過程中,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是每一個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決不能含糊,必須勇猛精進,我們每個大法弟子攜起手來共同隨師父前行,所以我們同修之間要互相關愛,把九九年七二零掉下的同修拉起來。有個是我們點的輔導員,迫害後她們去打麻將,說是給邪惡看的,週刊很少看,週刊上說找回昔日同修後,我去把他們找到,並給資料,週刊,師父後來的經文。他們很樂意改變,和我們一起走出去了,並說看我們如何做他們學著做,後來他們也幾人組合堅持講真相,勸三退做得很好。每次的師父經文,資料到時我如數送去。

對那些邪悟的同修,我找同修去拉他們,通過我們的耐心幫助,有的清醒過來了,從新走入修煉;幾個怕心重從不出來的同修,我找機會去他們家切磋了一下,現在也都出來了,每週都要週刊和資料了。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沒有師父的呵護可一事無成。

我雖然做了一些證實法的事,但離師父的要求還很遠,我一定學好法找不足,更加抓緊時間做好,兌現我的誓約,助師正法,跟著師父回家。

第一次寫稿,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