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 救眾生 找回昔日同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七日開始煉功的,煉功後就一個勁要求自己做好,大法弟子是師父早就選定、安排好了的,煉功前師父就管我了。一九九四年、一九九五年持續很長時間,一股熱流從頭頂通到腳底,煉功後才知道,這是師父給我灌頂。九六年,在一家氣功輔導站看見師父的法像,我悟到,這就是和大法接緣的。煉功前一身病,煉功後只有一個月,一身病全都好了。感謝恩師、感謝師尊救度,使我無病一身輕、在大法修煉中感覺殊勝美好。

二零零一年我和A同修一起成立小組學法,A同修家四人修煉,年輕的白天都上班,因此白天學法的只有我們二人,學法時,我逐漸認識到有很多昔日同修在「七﹒二零」後不修煉了,不能讓這些人失去這萬古機緣,一定要找回他們。首先,我們去找B同修,她看到我們去找她,激動不已,雙手合十,她說:「不煉功後,出現了很多病業狀態,不知怎麼辦。」她從新修煉了,我們把師父經文和明慧資料送給她,她也參加了學法小組,她說:「感謝師父安排你們去找我,再也不能動搖了。」這個同修現在精進實修,三件事都做的很好。

講真相中也能找回昔日同修,我去給一個賣家具的人講真相,她五十多歲,我開口一講,她就笑著說:「我過去也煉法輪功,『七﹒二零』以後不煉了。」說著,就抻了起來,她說:「來,咱倆一起煉,我今天回家就繼續修煉。」後來,我又去過兩次,送去資料,同修們多麼希望有人能拉她一把,回到大法中來。一次,我到一個商店去講真相,那人說:「我也煉過法輪功啊,『七﹒二零』以後不煉了。我曾想:師父說『赤龍斬 人還迷』(《洪吟二》〈掃除〉)那迷中的人不是說我嗎?『七﹒二零』後,丈夫怕心重,不讓煉,我不能聽他的了。」她告訴我聯繫時間,我按她說的時間準時聯繫,她又回到修煉路上。還有一次,我看見一個人站在大橋上看河水,於是,我去給她講真相,談話中,知道她曾經也是煉法輪功的,今天,她老伴去打魚,她在等他,我說:「快回到修煉路上吧,師父不落下一個弟子,師父叫我來找你呀!」她感動的不得了,告訴我她的電話,讓我跟她聯繫。一會兒,她老伴回來了,打了很多活魚,她說給我幾條大魚,我不要,告訴她,這是殺生。還有一次,我在街上發光盤,有一個人拿著光盤走了十幾步,又回來了,著急的問:「你是大法弟子嗎?」我說:「是。」她高興的說:「可找到了。」原來,她是外地來的同修,誰也不認識,接觸不上同修,很著急,經過交流後,幫她安排了學法小組,她又能參加集體學法了。也有的同修,曾經參加過師父的講法班,「七﹒二零」後不修了,雖多次去找過他們,可是,怎麼說都不行,最終,他們還是入了其它門了。學法中,我悟到,找回昔日同修,也同樣是證實法、救度眾生。

九九年「七﹒二零」後開始迫害法輪功,派出所、街道、居民委逐戶排查法輪功學員,但我一直心不動,邪不壓正。師父往正路上領大家,那麼我就想,都不煉了,我也要煉,一個不動能制萬動。一次,派出所兩個警察敲門,外孫把門打開了,我沒有害怕,當時想:講真相的機會來了。他們坐下後問我:「知不知道誰煉法輪功?你們樓院法輪功到處活動,太兇了,大法貼貼的到處都是,這麼多。」我說:「那還不好嗎?誰看誰得救,有個好的未來,你知道天安門事件是誰做的嗎?是江澤民、羅幹一夥一手搞的陷害法輪功,栽贓嗎?法輪功多好,都是叫人做好人。」這時,兩個警察互相看了看,說:「這回可找到法輪功了,就是她。」我不管他倆怎麼說,我不怕,進一步說:「法輪功多好,你看我,腦血栓、心臟病、拄雙拐走路等都煉好了,知道無病一身輕的滋味嗎?」他倆聽的直點頭,忘了自己幹甚麼來了,這時一個警察說:「法輪功好,就在家煉吧,不要出去。」後來,三次來我家,告訴我家人,在家煉吧,我們排查了,那些法輪功不乾膠貼不是她幹的,有些高地方她搆不著,(其實,我也不知道當時怎麼會貼那麼高,我想師父在幫我)他們看我這麼堅定,以後再也沒找我,真是「念一正 惡就垮」(《洪吟二》〈怕啥〉)。師父還說:「全面講清真相,正念清除邪惡,救度眾生,堅定的維護法」(《精進要旨二》〈大法堅不可摧〉)。

師父讓我們無論職位高低,甚麼職業,講真相救眾生不分等級,快救人。有一天,老伴說同學聚會,這些同學都是副部級幹部。我知道,這都是有緣人,老伴不修煉,但支持講真相,其中一個是某廠廠長,他說信藏密,我就給他講了釋迦牟尼去世後佛教的演變過程,大法是甚麼功法,我為甚麼煉法輪功?天安門造假案,大法洪傳一百多個國家,三退大潮震撼人心,他們明白了真相,三退了,接收了《九評》、《解體黨文化》和真相小冊子等一些真相資料。

講真相也不能忽視農村眾生,我和同修在城市做了多年的真相後,把目標轉向農村,冬天,北方天氣很冷,我和同修把市郊各個鄉鎮屯都發了一遍真相材料,到人多的景點,大路口去貼不乾膠、掛條幅,一走就是十幾里路,小組同修一起去,半夜才回家,「舉目望青天 洪微皆是眼 上下聚焦處 大道行世間」(《洪吟二》〈大道行〉),背著詩,背著法,安全返回家。

有時我們在室外指定時間、地點,小組集體向北京發正念,向紐約發正念,堅持一個月,回家也不停,沒有集體活動,就在市內發材料,講真相,市內各片都重複幾遍了,在正法的路上按師父的要求去做,新老學員都出來做,同時能組織好、協調好、圓容整體,有矛盾向內找自己,整體提高,在整體做三件事時都能安全返回家,誰也動不了我們。

為了講真相,做好三件事,需大量的材料,我和A同修都成立了家庭資料點,在自己家中做資料,成為證實法中的一朵小花,不僅自給自足,還能滿足周圍同修的需要,在修煉中也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因為是人在修煉,還有很多人心沒有放下,向內找時,那個執著心去的還不夠堅定,還要深挖才能去掉,從而昇華提高,不辜負恩師的慈悲救度,向師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