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煉中堅定的信師信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九歲,家庭農婦。沒修煉前,我是一個性格內向卻剛直、好勝、很愛面子的人,但卻偏偏碰到了一個混世的現代派的丈夫。我天天以淚洗面,弄了一身病,最嚴重的是「乳腺腫塊」,花了不少錢,都治不好。一次,我重重的摔了一跤,不能動了,請大夫來看。有一個法輪功學員,我聽他講大法的神聖,我真的有了希望,我心中說:「師父,我就信大法呀,求您收下我吧。」神奇的是第二天我的身體有點能動了,躺了十三天的我,終於結束了我苦難的人生。那是九九年春天,我喜得大法,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在大法的沐浴中走到今天,得到師父的慈悲呵護,大法的熔煉,使我變成一個幸福自豪的人。

(一)初得大法

初到煉功點,輔導員和同修們都很和善,給我借了一本《轉法輪》。因文化有限,生字很多,看了一遍也不懂,幸運的是正趕上師父的講法錄像,很多人都去看。師父那慈悲的能量場一下改變了我的人生觀,我從此不再苦惱了,真像一個失散了多年的孤兒見到了娘親。師父那實實在在的話,啟迪我生命的再生,莫名的熱淚奪眶而出。看完師父的講法錄像。

中共迫害開始了,我根本不知道為甚麼?我剛請了幾本新書,不知放到何處是好,我抱著書問師父該放哪?晚上就做了一個夢,「順其自然」四個字,也不太懂,就覺的問題不大。學了《精進要旨》後,知道這是考驗,沒有考慮其它,只知道不會放棄,學法點沒有了,就自己學。

自從迫害開始,我們就進入了正法修煉。我沒有去北京,只是做著力所能及的事。只要正法需要,我就盡力去做。師父時時都在呵護著我們,只要我們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難關。

(二)師父給我淨化身體

一天我換洗衣服,看見我的前胸整個紅一片、紫一片,也不痛,嚇了我一跳,我趕快穿好衣服,也沒多想。停了幾天,又換衣服時,看見都是一片片紫灰色的皮膚。又過了幾天,全都好了,我的乳腺腫塊就這樣師父給摘掉了。

(三)師父幫我站起

一次外出講真相,在來回三十多里路,快到家時,被冰雪滑倒了。我的左腿一下子就沒了知覺,右腿很痛。我想起來,可怎麼也起不來,我就趕快叫師父快救我,我不能在這趴著,就感覺我的腿像一股線一樣連起來了,我慢慢的站起來走回了家。

(四)是師父在做

一次我去買衣服,送老闆一個光盤,她拒絕,很不客氣。狠狠的把我推出去,因為我還沒付錢。我心想:師父,快救救這個可憐的人吧。結果,她給我多找了十元錢,我馬上還給了她,她一下子高興的說:「這個人真好。」我藉機和她講真相,她說:「大法真好」。

(五)向內找

去年秋天,我胳膊突然怪痛,一痛起來就不由人,手中的東西都會掉下去,過一會就不痛,一切正常。我向內找,也找不到,不知哪兒錯了,學法發正念也不行。四十多天該幹的活照常幹,也沒和家人說。從開始痛時,只要思想閒了,就向內找。忽然想到一天集市回家,與異性同路,此人通情達理又和善,人生卻不完美,心想自己卻找了那麼一個糊塗蠻橫的人,不自覺的生出一種憐憫愛慕之心,就是它,色心,錯了,修煉是何等的嚴肅,哪能想入非非,趕快拿掉它,從此胳膊也好了。

(六)人心招來的鬼

去年奧運,心想村幹部是當家的哥,真相也給講了,他有事還找我們幫忙,他還能把我怎麼樣,出來不自覺的人心。結果,他為了名利,把我給賣了,還說我是頭,帶人三次到我家干擾,我雖然沒寫保證,也被他們拿走了一本《轉法輪》,騙走了身份證,同修們都被不同程度的干擾。看了三四七期《明慧週刊》同修的文章,對我啟發很大,認識到這是怕心,從此,從陰影中走了出來。

(七)去掉私心

今年夏天的一個下午肚痛,開始拉肚子,時時加重,發正念也不行,法也學不進去,向內找也找不到。天黑了,我一點也動不了了,老伴回來要吃飯,我和他說,你想吃甚麼自己做吧。他一看我,大吃一驚,他說是叫醫生,還是去買藥。我說用不著。我知道一個人怎麼能看神的病,神怎麼能叫人看病呢。我和師父說:「師父我的責任沒有完成,眾生等待救度,我不能給正法帶來干擾,不能給同修帶來干擾,不能給大法抹黑,更不能給大法帶來損失,不管是誰的安排、干擾,我全不承認,就跟師父走到底。弟子哪錯了,請師父指教。」肚子一痛就吐了幾口,是一股酸李子味。我立刻悟到。院子裏有棵李子樹, 李子還不成熟,有一常人,她進院就摘,老是撿好的大的,自己心裏就不高興,隨手就摘了二個帶傷的吃了兩口,這是私心。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的生命,怎麼能如此小氣呢? 悟到後過一會,好轉了,肚子空的想吃東西。到十二點發完正念,身體基本恢復,發完早上六點正念,一切恢復正常。

(八)提高心性

一次我女婿來找我,看起來很兇。按常理,他是個好孩子,不做壞事,今天怎麼了?我邊心平氣和的應承著,邊想著師父的法,「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轉法輪》)在大法的指導下,我輕鬆的過了一關。

二零零五年我開始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剛開始覺得很難,先試著和家裏人講,叫他看了一本「抹獸印」的小冊子,結果老伴大發雷霆。發正念,學法,發現是自己的怕心在作怪,怕人說,怕人罵,怕人不理解。調整好心態,開始和親朋好友講,有的退,有的反對,有的不承認入過等等。經過看《明慧週刊》同修的切磋文章,幾年的勸退,我覺的念正念純很重要,緣份是關鍵。為了救人我們要有熱心腸,為了救人,只要有機會,陌生人也要搭話。

有一次在集市上,有一個老頭在賣果子。有一個人手裏提著一個大鐵盆,讓老頭給他看著這個盆,老頭說:「我賣果子,哪顧的上給你看盆子,丟了咋辦?」我趕快說:「把你的果子放到他的盆子裏,人都看的是果子,也不會丟了他的盆子,這不兩全其美嗎?」倆人都哈哈大笑,老頭說:「我怎麼就沒想到,今天碰到高人了。我也很能幹,年輕時就當幹部,現在還是村主任老黨員哪。」我趕快接過話茬,和他講真相勸三退,共產黨是馬列主義,無神論,我們中國是神州大地,神傳文化,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是人類大劫難來臨,神都急著救他的人,不信神不能得到救度。他倆急著說:「哪咋辦呀?」我說那就把它退了吧,他倆都用真名退了黨,並說今天來對了。

對於圓容整體,我們的做法是,誰哪有錯直言相告,互相幫助,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個體粒子有污,整體就會不純。修煉是非常嚴肅的,師父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先他後我的生命,金剛不破的整體,如果我們的個體修不好,對應的世界就會不純,如果不兌現我們的誓約,我們的世界就會空空如也,其實都是為自己做。

第一次交流,有不對之處,請同修幫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