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性在救度眾生中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當我第一次看到《轉法輪》時覺得太好了──這不就是我二十多年苦苦尋求的嗎?今天終於找到了!覺得遺憾的是這麼好的法現在才得到,太晚了。於是得法後全身心的投入學法、煉功、修心、洪法。得法後每天學六七講《轉法輪》,越學越覺得好,後來常常一天讀完一本《轉法輪》,感到心性在飛快的提高。這為以後的正法修煉打下了基礎。

九九年「七•二零」後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正信和堅定,從一個一個的魔難中,從風風雨雨中走到今天。感到修煉的艱辛與不易,深感師父的慈悲呵護和佛恩浩蕩。隨著正法進程的深入和不斷的學法明白了大法弟子修煉個人圓滿不是目地,救度眾生才是我們的歷史使命和史前大願。

講真相救眾生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鋪天蓋地的壓下來,大法遭到殘酷的打壓。這麼好的法為甚麼遭到這麼殘酷的打壓呢?同修們經過一段時間的交流和思索,二零零零年我和煉功點的同修相繼走出來維護大法、講清真相。

二零零零年我和一同修在大街上講真相,我們一邊走一邊講一邊發資料。不久被不明真相的人打了報告,被綁架到看守所,我想:到這裏我也是來救人的。一踏進舍房的門有人就問我;是不是煉法輪功的?我堂堂正正的說;「是。」就開始給她們講大法真相。好幾個人圍著我聽。在看守所我們每天被強迫奴役勞動做紙盒。我和另一同修一邊做紙盒一邊講真相。天天講,那時電視裏常常誹謗大法。我們就針對邪黨的誹謗給舍房的人講,幾天過去。全舍房的人都知道大法好。有的要我們教她煉功,有的表示出去後要煉法輪功,有的說要把真善忍記在心裏。晚上熄燈後我和同修輪流背師父的《洪吟》,全舍房的人靜靜的聽著。一天我發高燒覺得身體很疲倦,熄燈後沒有背《洪吟》,一個小青年就喊起來了:「阿姨讀詩啊!」我為眾生的覺悟感動,我和同修又讀起來,大家靜靜的聽著整個舍房充滿祥和慈悲。十五天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堂堂正正的回到家裏。回家後,邪惡又以此為藉口非法判我三年刑監外執行。那時對正法修煉的法理認識不足,不知道甚麼是正念也不知道否定舊勢力的迫害。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使自己的修煉環境變得惡劣了。經常被「六一零」、國安特務、派出所及一些惡人騷擾。

回家不久,我又匯入正法洪流中,發傳單、光盤、貼不乾膠、郵寄真相資料、用手機發短信講真相等等。還給親戚、同學、朋友、同事講真相他們都明白了大法好,很多也三退了。我還好幾次專程去給外地的親朋好友講真相。講真相的過程也是修煉的過程,在講真相中不斷的去自己的執著心,不斷的歸正自己。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

前幾年,派出所派了一個護院的老太太監視我的行動。她經常到派出所誣告我。一次她把海外一朋友寄給我來的信拿去交給派出所並誣告我,結果「六一零」、派出所抄了我的家,並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關到深夜二、三點鐘。開始我覺得這老太太真壞,真可恨。見面也不理她。通過學法後我認識到我是大法弟子不應該這樣對待她。大法弟子是修善的,「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精進要旨》〈境界〉)大法弟子是沒有敵人的。何況她也是受矇蔽的。我改變了想法開始接近她,慢慢的給她講真相。給她講大法如何好,告訴她不能幹整法輪功的事等等。慢慢的她明白了真相。後來我又教她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她就跟著我念,她說要把這話記在心裏。

每到所謂的敏感日,警察就來家裏。開始我把他們都當惡人。通過學法後從法上認識到他們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也是我們要救度的生命。我要救他們。正念一出每次他們來時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後來那個警察說他知道了法輪功好,他退休以後也煉法輪功。我為他的覺醒感到欣慰。

在做資料中修心性

零二年邪惡對資料點破壞非常嚴重,我們地區的資料點經常遭破壞,資料常常中斷影響了救度眾生。為了減輕資料點的壓力,我想自己做資料,資料點的同修幫我買了電腦,在他們的幫助下,不久我學會了上網下載、打印、刻光盤等等技術。並和同修一起建立了資料點。供給我們這一片幾十人的資料。建點的初期和資料點的同修之間配合不好,經常有心性的摩擦,遇到事情互相埋怨、責怪,有時甚至像常人一樣一說就炸。有時候說的不對一甩手就不幹了。影響了救度眾生,自己感到很苦惱,怎麼這麼麻煩。

怎麼辦呢?回到家裏靜下心來學法。悟到修煉的人遇到矛盾不是偶然的,是提高的機會,矛盾來了就應該無條件的找自己的原因。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執著很快矛盾就化解了。這些年和同修之間配合默契互相圓容。穩步的走到今天。

剛開始做資料的時候心態不穩,有害怕心,一遇到資料點熟悉的同修被迫害,怕心就出來了趕快把電腦藏起來或轉移設備、或迴避幾天。通過學法漸漸的有了正念再有同修被綁架的事發生時不是先考慮自己的安危,藏電腦,轉移設備。而是幫同修發正念,曝光邪惡,大家一起配合營救同修。放下自我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師父告訴我們要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我認識到從一個為我的常人到為他的修煉人直到修成無私無我這就是成就一個大覺者的過程。

隨著正法進程的深入要求資料點遍地開花,一些同修也想學電腦做資料,幾個同修要我教他們電腦,當時我也是個新手,自己做還行教別人心裏就沒底。但看到資料點的同修負擔那麼重,壓力很大。我不應該再給他們增加負擔,我答應教他們。於是我邊學,邊教。其中經歷的艱難與不易也是對我的魔煉。從中也更加體會到煉功人只要心正師父就會給你開啟智慧。到現在已教會了十個同修和他們一起建立了九個資料點。現在有的同修又教其他同修電腦這樣一個傳一個,一個個小資料點在我們地區遍地開花,在救度眾生中發揮著作用。

教電腦的過程也是我修煉的過程,用電腦證實大法做資料救度眾生是神聖的事,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在教電腦的過程中體會到教技術要先修心性再教技術。先歸正自己,先和同修在心性方面交流,心性提高上來然後再教技術。

有一老年同修願意做資料,他有一些電腦基礎,可就是太執著安全問題,人心重。搞了兩年還做不出一份資料。不是遇到電腦出問題就是軟件問題干擾很大。後來每次去他那裏先和他在心性上切磋去各自的執著心,然後再上電腦。終於做出資料了。

兩次闖出魔窟的經歷

二零零零年我和一同修在街上發真相資料被綁架到公安局,警察把我們關在一個房間裏,一扇大鐵門關著,望著沉重的鐵門我想:「這麼牢實的門關著這下出不去了。聽說到了這裏要遭關十五天,我也只有遭關十五天了。」由於自己這一念真被警察綁架到看守所關押了十五天。

正法修煉初期對正法修煉的法理認識不足,不知道甚麼是正念,更不懂得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還給自己求了十五天的魔難。真是好壞出自人的一念。

零八年的一天下午我到一個大法弟子辦的耗材公司去辦事,在那裏和五個同修一起被惡警綁架到派出所。在那裏我堅決不配合邪惡,不說姓名不按手印。我悟到這是舊勢力控制邪惡對我們的迫害。師父是不承認舊勢力的,我從根本上也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我是師父的弟子我走師父安排的路決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有漏自己修邪惡不配考驗我。我告訴警察:「你們綁架我是非法的我要回家。」警察威脅我說:「你不說名字關你一輩子。」我說:「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把思想堅定的定在我要回家那一念上。警察無可奈何讓我們坐在一邊。我就坐在那兒發正念背法。整個晚上不停的發正念背法,讓自己始終保持在法中,保持修煉人的正念。即使偶爾一絲人念冒出來立即清除。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頭腦非常清晰,身體溶在強大的慈悲的場中。

第二天又一個警察和協勤來做筆錄。我想:我應該救他。我就給他們講真相,一會兒那個警察說我不記了,你講吧,我感到他明白的一面很願意聽真相我繼續給他講,他一邊聽一邊點頭,一直是我一個人講,講了好久,最後我告訴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好!好!」二十小時後我正念闖出魔窟回了家,其他同修卻被綁架到看守所,有的被非法重判。

儘管從魔窟裏闖出來,畢竟是自己有漏才被邪惡鑽了空子。在邪惡少之又少的情況下,我為甚麼還被邪惡迫害呢?漏在哪裏?反思自己找到了自己的執著,由於資料點的事情多心態浮躁。對技術好的同修有依賴心。有私心把麻煩的事讓技術好的同修做,想自己輕鬆一點。由於資料點的資料供不應求,很長一段時間學法少,出事以前有兩次點化也沒好好悟一下。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遭邪惡迫害。

這次魔難給了我深刻的教訓,通過這次教訓體會到遇到魔難時要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魔難中讓自己的思想始終保持在法中,這樣才能堅持正念,才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才能解體邪惡。

這次能夠走出魔難還得益於平常的集體學法和交流,幾年來我一直參加集體學法,對我提高幫助很大。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背法,這些年背了《洪吟》、《洪吟二》,《轉法輪》背到第三遍。在魔難中能讓自己的思想始終保持在法中。

十年正法路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走到最後的最後,唯有走好今後的每一步,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眾生,完成史前大願,才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