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徒隨師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六日】

一、錯失良機,悔已晚矣

一九九四年,師尊來武漢辦學習班時,就有一個一起玩的街坊跟我說:「武漢來了一位大師在辦班,班裏班外都是人,這個大氣功師可不一般,有的已經跟了幾個班了。」(當時沒有悟到是師尊在點化我。)我聽了之後,心想:現在甚麼都是假的,沒有甚麼是真的,我不相信(這些)。因此錯失了與師尊親見的緣份。

後來,我因為身體不好,有高血壓,肩周炎,眼睛失明(要戴很高度數的眼鏡才能看見)等而學了其它的氣功。我學的這個氣功與法輪功挨在一起,法輪功輔導員向我介紹大法的美好時,我還是沒有相信,還是不悟。看見學員坐在地上打坐,還想他(她)們坐在地上坐都會坐病。在思想中好像認為他們還有點傻。又一次錯過了師尊安排得法的緣份。

二、「活著就是找這本書」

一九九五年九月,我在老年大學上學。十月份的時候,有一位同學向我介紹一本書,並說:「我們師父再到哪裏辦班我都去,我學了這個功,全身的病都好了。」我聽了之後,想想我自己身上的病,說:「是甚麼樣的書,借給我看看。」同學便把書借給了我。我看了一遍就放不下了,心想:這就是我要找的,我活著就是找這本書。之後連續看了兩遍,把書還給了同學。並向同學說:「你這書在哪買的,幫我買一本。」過了幾天,同學就把書給了我。我把寶書帶回家後,日夜看書,非常精進。當時對食慾也放淡了,一天到晚不停的學法。剛開始還不好意思到煉功點煉功。隨著學法的深入,心想:我法都學了,師父說的都是真的,還有甚麼放不下的。放下這顆心後走進了煉功點。

三、大法遭誹謗,進京鳴冤

九九年七月,「山雨欲來風滿樓」。中共利用廣播,電台,報紙,電視等一切宣傳機器誣陷大法,誹謗師父,假新聞到處都是,大街小巷無處不在。作為得法的我們心裏非常難受。一天有一同修給了我一張紙條,讓去省委。我馬上通知了我們這一塊的同修到省委上訪。次日早上我們就去了,到了下午的時候,街道辦事處的人把我們弄去問話,結果我甚麼都沒說,到了十二點才回家。第三天早上五點,四五個人來敲我的門。我說,你們來這麼多人幹甚麼,我又不怕你們。之後又把我弄去問話。一直到晚上十點左右,問也沒問出甚麼名堂,兒子他們也在外面等著接我回去。問我話的人說:「你好狠啦,害別人都餵蚊子。」(可能是想鑽我善的空子。)我說,你讓他們都回去,我一個人在這裏,你們也都回去。後來他們下班也讓我回家了。第四天五、六點鐘又把我弄去問話。問是誰叫你去的省委?我只說是別人放了一張紙條到我家門口,我也不知是誰,看完把紙條就撕了。他說,你撕了幹嘛?我說,我咋這傻,我看完了不撕了還留著交給你們不成。他們無言以對,這天一直把我關到黑才放回家。

過了幾天,居委會的人給我捎信,說是要把我弄去洗腦班。我心想,我又沒幹甚麼壞事,我修大法沒有錯。我說,我先換套衣服,去就去。剛換完衣服,就來了幾個人把我弄走了。到了那關了幾個月,要我轉化,我沒有轉化,要我簽字,我沒簽。我說,世上的人都不煉了我也煉。後來他們找我的一個熟人簽的字,就把我放了。

回家後聽說有的同修已經去北京上訪了。我學法也不安心,實在按捺不住,隻身一人去了北京。剛到北京,人生地不熟的。後來碰到北京的同修來接來自全國各地進京護法的同修,我終於和同修有了聯繫。剛開始我們在一間小屋裏切磋,交流。各地的同修初次見面就像親人一樣,大家都把彼此的修煉情況交流了一遍。因為來的人很多,各地的同修都在陸續進京,我們交流完了後,該幹甚麼就幹甚麼去了。

處處盤查!我們還沒到天安門就被駐京辦的人打電話讓區裏的人接回當地。不久我又想去北京,有人跟我說,北京的雪下的齊腰深了,你還去北京幹甚麼。我心想雪下的齊腰深那火車怎麼開呢?我只要我師父知道我在雪地裏滾兩滾也是證實法了。當時是穿的一雙布鞋,直接晚上就上了進京的火車。一下車,布鞋都被浸濕了。到處都是警察,各個大小街道布滿了。我們白天在郊區交流,晚上在同修家。當時家家盤問,只要有居民把房子租給法輪功學員的都得罰錢,擾的民不安寧。後來我們被當地警察抓到駐京辦事處。

我四次進京上訪,邪惡以此為由,判我勞教一年,一進去要我背監規,我說我不識字,也沒有犯罪,不背也不會背。在勞教所我的血壓很高,幹部勸我吃藥,我也不吃,他們想盡辦法轉化我,我不放棄信仰,他們沒辦法就軟硬兼施,我也不理會他們。那年過年,勞教所為了粉飾太平,每桌做了十八樣菜,我說不吃,因為我修煉後一直是吃素,幹警要單獨給我單獨做菜,我說我聽師父的,不給別人添麻煩,有甚麼吃甚麼。在勞教所裏環境一點點被我正過來了,每天勞動拆紗,我是沒有任務的,拆多少是多少,拆紗可以用夾子,上廁所我可以不打報告,報告由包夾的人替我打。一年滿期,我也沒有轉化。在出所前,他們卻把我送到醫院檢查身體,透視,心電圖,還抽了滿滿一管子血要化驗,化了一百五十元檢查費,當時我沒有多想深想,我血壓220時,不上醫院檢查,此時,快滿期了來這一遭,我認為他們是為了錢而做,前不久我看了關於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新聞光碟,使我不寒而慄,莫非他們也不懷好意。從勞教所出來沒幾個月,街道送我到洗腦班迫害,目地也是為了轉化我。我說:你們轉化我是叫我去死,猶大逼,工作人員也逼,師父說:「朝聞道,夕可死」(《精進要旨》〈溶於法中〉),我想我死也不放棄信仰的。他們怕出生命危險,馬上叫居委會接回家,交給我親人。我又一次放下生死闖關,雖然採取的方法不可效仿,但是我走過來了。

四、無私收留同修,建立學法組

我一個人獨住,房子不大不小,幾年來由於邪惡迫害,每年都有其它地區流離失所的學員暫住,幾年來有幾十名。我們這一地區沒有一個固定的學法組,每天,誰來就跟誰一起學《轉法輪》,沒有固定時間,我居住地是市中心,南來北往的學員多,有時我不在家,和學員錯過了,我怕學員跑空路,就把門鑰匙掛在門外的布袋中,讓學員不跑空路,有落腳的地方。現在,已經在我家成立了一個固定學法組,學完後,大家一起切磋,小組裏學員,比學比修,有時一起結伴講真相,勸三退,救世人。有一次,我過病業關,又拉又吐,兒子和他的朋友來看我,其中有一名是我們這兒的管片警察,現已調任別處來向我辭行,我不記恨他以前對我怎樣,勸他退黨保平安,有一個美好未來,他點頭同意,一個生命得救了。

五、救度眾生,兌現誓約

我每天學完一講法後,與同修一起出門講真相救眾生,發真相小冊子,貼真相不乾膠,面對面發神韻光碟,用真相紙幣。我已經六十多歲,有一個老年證,乘車不要錢,有時,我乘車就是為與人結緣講真相,勸三退。首先,與我同座的乘客拉家常,找講真相的切入點,有一次問到坐我旁邊的乘客是部隊的人,是黨員,我講大法真相他很願退黨。我一天不出門講真相心裏不好受,一天不退幾個人,那天就像白過了一天。生命與眾生的命相連。兒子們來看我,我說你把你們的好朋友帶來,聽我給他們講真相救他們辦三退,帶來的是最好的禮物,是做了天下最善的事。家裏有紅白喜事,我會利用此機會把有緣人講退,有不講退不罷休的決心,家族幾百人都勸退了,也相信大法好。我與那些做得好的學員有一定差距,我會努力縮小差距,努力做好三件事,兌現誓約,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