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配合 走好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七日】寫修煉心得體會的過程,就是一次修煉心性的過程,是一個證實大法的好機會。在此與同修交流一下自己的修煉情況,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得法

我生活在一個半山區比較閉塞的小城市,當時有幾種氣功也在流傳,有人也勸我練,我絲毫也沒動心。一九九六年夏,大法的福音才傳到那裏,開始也沒在意(因為自己從小就固執,不輕易相信別人說的東西,看不準的事不參與)。九七年夏天,丈夫得法修煉,開始,他一煉功,我氣兒就不打一處來,怨他不幹活兒,浪費時間,有時吵到要離婚的程度。可是沒過多久,發現他嚴重的頸椎病、失眠、腸胃不好、痔瘡等疾病都不翼而飛了,而且沒吃一片藥。真是太神奇了啊!這對我的震動也很大。

九八年秋,我患有嚴重的高血壓(130~180、190)、高血脂,醫生說我有的血管阻塞,都變形了。還有多年查不出原因的腰疼病、美尼爾氏綜合症,醫生囑咐一天吃三遍藥,千萬不要停降壓藥。一天我和同事(同修,九六年修煉)一邊講述我的病,我一邊發愁的哭。她耐心的勸解我說:「大姐,你就聽我的,從今天開始,你就修煉大法,心中想著『我沒有病』,保準不用打針吃藥,甚麼病都好了。」下班回家,我馬上讓丈夫拿出《轉法輪》開始認真學起來,並讓他教會了五套功法,越學身心越感到舒服輕鬆。這時才真正認識到:法輪大法真是度人的,並下決心好好修煉下去。

可是,那時我每年都教初三畢業班,早六點上班,晚十點半下班,週日補課,加班加點,學法煉功都堅持不好,更沒時間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只是每天包裏總裝著《轉法輪》,有空就學點兒,煉功更堅持不好。即使這樣,不長時間,慈悲的師父還是給我把病業都消除了,真是無病一身輕。從修煉那天開始,我扔掉了所有藥物,直到現在,十一年沒吃一片藥,連感冒都一次沒得過,身體比年輕時還好,年輕時體重才八十斤,現在一百四十斤,原來洗洗頭腰就疼的受不了,現在不用洗衣機,洗衣服半天沒事兒。皮膚比年輕時還細嫩,親戚朋友見到我都說,真不像六十多歲的人。

同事們在我身上也見到大法的神奇,紛紛要學法煉功,我就抓時間教她們,課間十分鐘也要煉一套動功,校長看到也挺高興。只是煉了幾天動功,有幾位同事多年的腰背疼痛都好了。開始只是我們辦公室的幾個人,後來,其他辦公室的同事也來學。一天下午,我在教導處與同事閒聊,一抬頭看見一個銀白色的法輪從我眼前旋過。幾天後,在睡夢中,感覺一個圓圓的球狀物,直接砸在我的兩眉之間,那一定是師父打出法輪給我修補天目。修煉以來,曾三次夢到師父,這些都是師父鼓勵我好好修煉啊,如果不精進,怎麼對的起恩師的洪大慈悲呢。

二、堅定的維護法

我得法修煉還不到一年,九九年「七﹒二零」,以江魔頭為首的政治流氓集團,開始瘋狂誣陷,打壓法輪功,開動全部國家機器造謠誣陷師父和大法,不讓民眾修煉,面對這邪惡的陣勢,真的有好多人都放棄了修煉,交出大法書,寫保證不修了。但是我和丈夫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絲毫沒動搖,下決心決不出賣師父和大法,決不放棄修煉。外邊環境被破壞了,就在家裏學法煉功。我倆就是一個學法小組,互相鼓勵,互相切磋,配合著向接觸到的人講真相

在以後的日子裏,迫害一天天升級。丈夫在市政府上班,單位讓他負責摸底、登記他們單位誰煉過法輪功。他正念很足,沒配合,直接把五套空表兒簽上字,蓋上章上報了。他的同事說:「這樣行嗎?如果上面追究下來誰負責?」他堅定的說:「我負責!」一個同修的名字也沒登記,既保護了同修,又沒給自己留下污點。

我們學校校長對這事倒不太積極,一心想把教學成績搞好,可團支部書記卻非常積極,開大會,開小會,給師生灌輸所謂邪黨中央精神,讓師生表態。八、九月份的一天下午第四節停課,大喇叭喊,讓全校師生都到操場,每個人都得簽名聲明自己堅決不煉法輪功。我當時正在微機室與三個同事說話,聽到喊聲,我堅決的說:「咱們就是不去,走,咱找個地方玩兒去!」話音剛落,教務處主任就在外面喊我們的名字,讓我們幾個人去文教辦幫忙分考試卷子。正好,我們四個人就這樣走了。一小時後,我們回來,操場的鬧劇也結束了,我們每人還得到五塊錢的勞務費。幾個同事也覺的奇怪。等看到師父關於發正念的經文以後才悟到,就是因為我那堅定的一念,師父就給做了最好的安排。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洪吟二》〈師徒恩〉)呀!

接著上邊又讓校長登記,學校都誰煉過法輪功,校長問到我,我對校長說:「校長,你千萬別登記,你只要登上,上邊就會三天兩頭找你麻煩,別給自己找囉嗦了啊!」校長本來就是個很尖的人,不願得罪人的人,也就坡下了(當然,這幾個同修都擔著主要科目,他也怕影響了教學)。既保護了我校的大法學員,也為自己奠定了美好的未來。直到今天,我們學校的同修都平穩的走過來了,沒受到邪黨的迫害。

在迫害發生後的時間裏,我根據課堂內容,找適當時機給學生講大法的美好,講江澤民的邪惡,如:我說:「江甚麼也不懂,甚麼也不會,沒有一點治國能力,到哪裏都出醜」。話沒說完,學生就接上了:「是!江澤民又軟又怕事……就會欺負老百姓。」我接著說:「是呀,人家老頭老太太煉煉法輪功,不就是為了有個好身體嗎?它就是不讓煉,放著正事不幹,想著法兒的迫害,沒別的本事,就有本事跟這些老人較勁兒。」下邊學生異口同聲的喊:「是!它壞透了!」消除了孩子們對大法的模糊認識。

居委會派人夾著塊白布,按戶口名冊,挨家挨戶不管大人小孩兒都得簽名,我和丈夫每次都嚴詞拒絕:「你們知道甚麼?知道法輪功怎麼回事嗎?瞎起哄!」來人說:「不簽不行,今天不簽明天還得來,您不簽,回去我們也交不了差。」我說:「你就說,他們家總鎖著門,每次去都見不到人。」此後,他們就再也沒來過。

這期間,我和丈夫利用工作之便,給身邊同事,親友講真相,這些人對大法和大法學員都有一個比較正確的認識,對邪黨發動的這場迫害也是很厭惡的。以後我們又都給他們做了三退。

我倆修煉後, 我們的女兒和兒子也相繼學了《轉法輪》,學會了五套功法。在學校從來沒參加過任何對師父對大法不利的活動,沒簽過字。現在也是每人手裏一本《轉法輪》,每次師父發表的新經文,他倆也都認真看的。並且對我說:「媽媽,大法太好了,只要身體哪兒不舒服,一學《轉法輪》,不用吃藥馬上就好。」他們都在外地工作,放假回來,總幫我們做大法的事,如:幫助我們上明慧網下載資料,打印資料,發退黨聲明,發交流文章等。零五年初,我們一家四口都退出了邪黨相關組織。

三、正念抵制迫害

零一年十二月底,丈夫從工作崗位退下來,我們七月份搬到另一個小城市。新年前幾天,丈夫單位同事打來電話說:「大哥,這裏有人把你舉報給市『六一零』了,說你在大街上發過資料,他們準備到那裏找你,你注意點兒。」聽到這個信兒,當時心裏有點兒亂,心想:「六一零」的惡人會不會真的找到這裏來?這個年能過好嗎?親戚很擔心的勸他:「要不就去別處躲一躲。」怎麼辦?這時我們突然想起師父的法:「一個不動就制萬動」(《美國中部法會講法》)。發正念,解體它。這樣,我們每天照常學法,該煉功煉功,該發正念發正念,三件事照做,心裏不驚不慌,結果甚麼事兒也沒有。

零四年夏,一天,一同修大姐到我家來,辦完事出去,正碰上居委會的邪黨書記(他認識這位大姐,大姐曾多次給他講過真相,給他《九評》,他不但不聽,還到派出所告發大姐,揚言再見到她就抓),大姐走後,惡黨書記氣沖沖就按我家門鈴,(因為我們是外地搬來的,他不了解我們,只是看到同修大姐從我家出去的)進來劈頭就問:「你家誰煉法輪功?」我說:「怎麼回事兒?」他指著走遠的大姐說:「她煉法輪功,還有小機子印資料,以前她租過我姑姑的房子,她勸我退黨,我才不退呢,我還指這吃飯呢!」我沒正面回答他,就把話題岔開,讓他吃水果,並說:「你管那些事幹嗎?又礙不著你甚麼,我覺的煉法輪功的人還都不錯呢,你說呢?」他說:「她只要不在這個小區發材料,貼傳單我就不管,派出所讓我負責這個小區,你告訴她,別再來這個小區,她只要來,我就抓。大姐,你可別煉啊。」說完就走了。

以後,他總隔三差五的到我家來,監視、干擾我們。我和丈夫商量:這樣下去不行,必須正念清除他背後操控他的邪靈爛鬼。於是,每天針對他發正念,不讓他再上來(居委會在二樓,我們住三樓)干擾,並慈悲對待他。只要一進屋,我們就讓茶、讓糖、讓水果,策略的給他講真相。後來他自己都受不了了,笑呵呵的說:「大哥、大姐,你們太客氣了,以後我都沒法來了。」真的有一年多再沒來過。我們真正感受到師父講的「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的法的威力。我們用正念開創了一個安靜的修煉環境。

零五年秋,丈夫回老家辦事。一天夜裏,我正睡著覺,突然覺的有兩隻大黑手,按著我的大腿就扎針,我立刻意識到:這是黑手爛鬼要迫害我,於是,我馬上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邪惡全滅!」黑手立刻消失了。

還有一次,也是在我似睡非睡之時,發現眼前有幾條大腿(看不到頭和身子),直接就向我床上跳,我一驚,立刻意識到:這又是些邪靈爛鬼。發正念解體它!我想立掌,它們就死死壓著我的胳膊,我一邊掙扎著,嘴裏一邊喊「法正乾坤,邪惡全滅!」「唰」一下全沒了。是師尊一次次幫我清除了我空間場的邪惡生命和因素,每每想到這些,我都感動的淚流不止。

零六年春天,我的左右兩邊的槽牙,每邊都豎著劈開一顆,沒法嚼東西。只好去看牙醫,想把壞牙修補一下。可醫生說這兩顆牙必須得拔掉,於是就給我測血壓。本來修煉後,我的血壓不高了,這一測又是190,醫生說血壓太高不能拔,囑咐回去吃降壓藥。這時,我心裏琢磨,這可能是師父的點化,於是我堅決的對丈夫說:「不管它,走!」回來後,我把它完全放下。不能嚼,就吃流食,奇怪,一週後,我一摸,右邊的壞牙劈開的一半自己連根就掉下來了,一點血絲都沒有。過了幾天,左邊的牙又是這樣掉下來了。此後,吃甚麼都不受影響了,一直到現在。

四、建立家庭資料點

零一至零三年,由於我們從外地搬來,離原地同修遠了,又與當地同修聯繫不上,看不到《明慧週刊》和師父的新經文,丈夫就每隔一段時間回去取一次。後來在一次講真相時,幸遇一位同修。隨後我們又相繼認識了不少同修,也就能從同修那裏拿資料了,可是我家離同修家太遠了,有時去拿,經常碰到這位同修到大資料點取資料還沒回來,就要等很長時間。於是我們就萌生了自己建一個資料點的想法。

可是,當時我們因為零一年買房,女兒去歐洲留學,兒子讀藝術院校,借外債十九萬,實在拿不出錢買設備。我倆每月兩千多一點的工資,除去我倆兩百元生活費,其它都得供兒女上學和還賬,心裏有點兒急。「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也許是因為我們有了這一念,幾天後,有三位同修認為我家環境好,適合做資料,就給我們送來複印機,裁紙刀,塑封機,切卡機。這樣,我們的家庭資料點就算建起來了。我倆當晚加班,製作出第一批真相護身符,同修稱讚說:「太好了,第一次就做這麼好!」這樣我和丈夫分工合作,我在家做資料,包括:護身符,小冊子,師父經文等,當然都是同修給拿來底稿,我再複印。他去外面面對面講真相,講通了再送上小冊子和護身符,如果對方不願意要,就不強給,省的浪費資料。這樣除去自己用,還能供給三五位同修。既減輕了大資料點壓力,也方便了自己與幾位同修。同修們需要多少,我就製作多少,不積壓,不存留。這樣,我們一般不用同修的資料費,從我倆的工資中節省出一些就可以了。不長時間,同修給的複印機(同修用過的)就不能使用了,我們自己用當月工資買了一台惠普複印機,這台機子用了將近兩年。

零五年六月初,女兒留學歸來,被外企聘用,零七年十月,女兒給我們買了電腦和複印機。教我上明慧網。到零八年初,我們一起還清了十九萬外債。經濟上比較寬裕了,就更有精力做好三件事了。

可是,我已經是六十多歲的人了,對電腦一竅不通,簡直是個「電腦盲」。要學電腦簡直太難了。但是,一想這是做大法的事情,再難也要做好。丈夫和兒女也都鼓勵我,又看了《明慧週刊》「從鋤頭到鼠標」一文很受啟發,於是,我下決心一定學會電腦。我們請同修給裝上大法程序,兒子女兒就從開機、關機教我,我就一步一步記在筆記本上,再看著筆記操作,有問題就記下來,等他們休假回來再問,有時就打電話問問。這樣,我用幾個月的時間就學會了上明慧網,下載、打印《明慧週刊》、師父經文、小冊子,每日文章等,並學會打字、複製、粘貼、發送「退黨聲明」,發送同修的修煉心得文章。現在,我一小時能打一千來字。丈夫每天把講退的人名單交給我,我就馬上發給大紀元網站。到現在,我為丈夫發送交流文章八篇,有五篇在《明慧週刊》上發表出來。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把電腦、複印機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愛護,給複印機起名叫「小明」、「二明」、「三明」。跟電腦叫「小寶」,自由門小鴿子叫「乖乖」。並對他們說:「師父在正宇宙的法,救度眾生,我們一起配合好,做資料,救眾生,同化大法,將來跟師父回歸家鄉。」甚至我對他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背法給他們聽。有時,發現機子熱了或聲音不正常了,我就對他們說:「累了吧?咱們歇會兒再幹。」他們真像聽懂似的,都在超常工作。先後三台惠普複印機,每台都使用近兩年時間。墨盒本來都是一次性的,可我們反覆加墨,每一個墨盒都要使用一年多。電腦也很神奇,有時沒等點鼠標,他自己就把我要的東西彈出來。

現在我和丈夫配合的更好,每天上午他出去講真相,我在家裏為他發正念,做資料,下午二~五點我倆學法,還定期參加別的學法小組的學習交流。晚上上網看明慧文章,九點五十五分煉功,十一點五十五分發正念。開始我倆也總有爭論,有時氣的夠嗆,總是他開導我:「不知道咱倆哪世結的夫妻緣,今世又一起修大法,多幸運哪!」這時,我倆就按師父教導的遇事向內找的法,各自找自己的不足,互相切磋,不斷提高心性。這樣配合,還能有效的克服各自的惰性,如果一個人想偷懶,懶的煉功了,在另一人的帶動下也就堅持下來了。

除此之外,我倆還總抽時間,回他的老家和我的老家,給親友、同事講真相,勸三退,每次都買上禮品。出門在火車,汽車上,我發正念,他給旅客講真相,有時我也幫助他講。現在,他那邊的家人及親戚、同事都明白了真相,並退出了邪黨相關組織。去年秋後,他說:「咱們買些東西,回你老家看看叔叔、嬸子他們吧,主要是給他們講講真相,給他們把黨團隊退了。」於是,我們買上幾箱酒和一些食品,坐汽車就去了。十幾年沒回去,叔嬸們必然是一番盛情款待,吃飯與閒聊時,就講了真相,給叔嬸及堂弟、弟媳等七人都辦了三退,並給他們留下了真相小冊子和護身符,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

年後,遇到我堂弟,他高興的對我們說:「大姐,大姐夫,我按照你們告訴我的,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丟失六、七年的女兒,突然在大年三十兒那天自己回來了。謝謝你們!」我們說:「不用謝我們,你應該謝大法師父」。

我妹妹一家四口,由於我們講真相,也非常擁護大法。一次,妹妹來我家,對我說:「大姐,念『法輪大法好』真靈,前幾天,我被一輛摩托車給撞出好幾米遠,我一喊「法輪大法好」,自己從地上爬起來,哪也沒摔壞。

去年十月,我姑父出殯,下葬時,他們放鞭炮,一個點燃的二踢腳,順風從高空直接就掉在我妹妹的腳上,「砰!」就炸啦,震的我妹妹立刻就暈過去了,大夥發現她的鞋子被炸壞,腳腕青紫,眼看著就腫起來了。弟弟們把她弄回家,我告訴她:「快念『法輪大法好』」。她說:「我知道,我心裏默念呢。」一夜也沒覺的疼,早上起來,一切正常。

十年來,我們夫妻配合,走在大法修煉的路上,特別是丈夫每天堅持出去面對面講真相,無論春夏秋冬,酷暑嚴寒,從不間斷,有時因故耽誤一天、半天,第二天馬上補上。到現在為止,我們已經配合講了一萬五千餘人,勸退一萬四千人。

現在,師父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可是,我們還有不少執著心沒完全去掉,三件事做的很不夠,還有那麼多眾生被邪黨的謊言矇蔽著,不了解真相,處在危險之中。特別師父在《在明慧網十週年法會上講法》中強調:「今天的人類大舞台就是給大法與大法弟子準備的,不管你們做哪個項目,不管你們為救度眾生中做甚麼,都應該堅定的把他做好、完成好。」「在最後的這段時間你們要把他做的更好、更有力,不能鬆懈。」

我們一定遵從師尊的囑咐,在正法的最後最後時刻,更好的配合,遇事都向內找,不斷提高心性,不鬆懈,不麻痺,不貪圖安逸,修去一切最後的執著,抓緊救人,完成史前誓約,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