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正念正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八日】

一、一人得法全家受益

一九九七年一月十二日是我生命中最有意義的一天,我幸運的得到了法輪大法。那時的我才三十出頭。得法前我是一身的病,面黃肌瘦,整天愁眉不展。算命的說我命不長。我感歎人生悲苦,命運對我的不公,不知為啥活著,對生活失去信心。一天,同事拿一本書叫我看說:這功法祛病。我一看是《轉法輪》看到師父的法像就感覺非常的親切,晚上我就去了煉功點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師父講法字字句句打入我的腦海。我掉淚了!知道了這就是我多年要找的。

剛一學法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沒出一個月病症全部消失,那段時間我一給師父上香我就哭。謝謝師父救了我,改變了我的人生。我的母親和我住在一起,我每天放師父講法錄像的時候她都跟著聽。母親說:你們師父講的真有道理,說的太對了。這時我勸導母親說:媽,你也跟我一起學吧!你看你現在一年得住好幾次醫院,還一把把的吃藥。你看我才學幾天啊病就好了。我們師父說了,只要你真修就無條件的給你淨化身體,不花一分錢,這樣好的功法上那找啊!晚上母親就夢到一個大佛飄下來對著她笑。後來母親也得法了。

有一天我看完書把書放在床頭櫃上,丈夫下班回來時常的拿起來看。看了幾次之後就發高燒,我就告訴他說:「你可能跟大法有緣、根基好,師父管你了,看書就給你淨化了身體。師父說過的,一人得法全家受益。你要是相信能挺的住就不用吃藥,保證能好不會有事的!」就這樣一個星期後病症消失了他也得法了。從此煙、酒、麻將全都戒了。丈夫平時為人處事就很隨和,又很熱心。得法後就更出色了。很快大家就都推薦他當輔導員。工作之餘就和同修到周邊地區的村村寨寨洪法,使很多有緣人走上了修煉之路。由於全家都學法,我們家就成立了煉功點,方便於大家集體學法、煉功。那時我除了上班其餘時間就是大量的學法、抄法、背法,有時學到深夜也不睏。這給今後證實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二、護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聽說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污衊大法,歪曲事實。並有真實消息說:「在天津有很多同修被警察無故抓走!」後來我和同修去北京證實法、向有關政府講清真相。當時得到了政府的滿意答覆。大意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允許煉功」。就這樣我們高興的回家了!可是剛過不長時間,也就是同年七月十九日,政府的打壓迫害就開始了!我們地區主要的負責人被非法抓捕。我又和同修去了當地政府說明情況要政府放人。當時我們同修共去了大約有一百多人,他們不放人我們就不走。到了半夜來了兩輛警車下來很多人,有一個人手裏拿著一張紙說:「上面有文件,不讓煉法輪功。現在趕緊走開,以後不准再煉了」。然後開始驅散我們,見我們執意不走他們上來就抓,就打,我和同修手挽著手站成幾層橫擋在警車前面。最後我們還是沒有得到結果,堅持到第二天早晨我和同修們被驅散的七零八落的。沒辦法我們只有整理一下被拽的凌亂的衣裳去北京上訪,向中央政府講清真相。

真是「考驗面前見真性」(《精進要旨二》〈見真性〉),此去不知是何結果。但我的心已然堅定的放下了一切,簡單的將母親和孩子安頓了一下,與丈夫和同修們一同突破層層關卡進京護法。那時北京的信訪辦已成了抓人的地方。有很多學員被抓,被打。天安門廣場上到處都是抓人、打人的警察。面對瘋狂打人的警察,我和丈夫毅然的走出來,向他們講清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好的,是政府錯了!抓人打人是不對的。就這樣我也被抓上了警車,在警車裏我和同修們齊聲背誦師父的《洪吟》〈無存〉「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

我先被拉到北京豐台體育館,後被遣送回當地,一路上身受凌辱,一想到同修被抓、大法遇難,心情真是難以言表。

剛到家單位就給我辦起了「洗腦班」,讓我「認清形勢」,放棄修煉,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揭批書)。我告訴他們說:「是政府錯了,法輪大法是好的,電視上說的都是栽贓陷害。這時單位書記見騙我不成,氣急敗壞的拿起筆就去紮報紙上的師父像,結果他遭了報,第二天他臉腫的像個麵包。牙齒劇痛三天幾乎說不出話。我問其原因,他說:「可能是你們師父懲罰我了!」

二零零零年末,也是全國各地同修依然陸續的進京證實大法的階段,我和當地同修一起開了一個小型法會,大家一致認為我們應當進京護法。我們是大法徒,宇宙的保衛者,應該用生命捍衛大法,揭穿邪惡的謊言,向世人講清真相。我首先回家和母親商量了一下說我們要走了,要進京護法。這時母親哭著說:「現在形勢這麼嚴重,這一去你們還能回來嗎?還能見面嗎?」此時丈夫的心情也很沉重,因為母親已近八十歲,孩子才十一歲。這時孩子對他爸爸說:「爸,你讓我媽一人去吧,你要是也走了,誰管我和姥姥啊!」丈夫說:「孩子你先上學吧,我要是不去的話,中午能領你去吃飯」。後來丈夫還是決定走了。臨走時母親對我們說:「你們放心的去吧,只要我還有一口氣,一定把孩子帶好的」。就這樣,我和丈夫第三次進京護法。這一次我們地區一共走出去四十多位同修。

到了北京我們先租了個房子住下了,很快我們聯繫到很多各個地區的同修,有年歲大的(最大的八十多歲)。有年歲小的(最小的十幾歲)。我們常在一起切磋,撒真相資料。白天撒資料,晚上學法。這樣又過了十多天。我和同修們切磋要去天安門廣場打橫幅。我要向世人公開展現「法輪大法好」,讓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我們在去廣場的路上我感覺腦子一下子空了,沒有任何雜念,身體輕飄飄的。廣場上的人很多,一群群的都是抓人打人的便衣警察,我看到有很多同修被打,被抓上警車。同修高喊「法輪大法好」的聲音此起彼伏。這時我和同修們也選好了位置,毅然的展開了寫有「真、善、忍」的橫幅。完成了我期待已久的願望,兌現了我亙古久遠的誓約。

三、反迫害、救眾生

二零零二年正法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我們地區雖然小,但學法的人很多,大多數的都能走出來講真相,散發真相資料,在我們本地真相資料幾乎撒遍每個角落。而且還常常去周邊地區的農村。有一天,是我們本省的「法輪大法日」,只一夜間在我們本地掛滿了二百多個條幅,小冊子也撒遍小鎮。由於整體配合的好,沒有一個人被抓。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我在當地負責傳遞明慧和真相資料。有一次,我正在床上分資料,突然聽見有人敲門,我從門鏡一看,原來有兩個警察在敲我家樓道中間的門(我家是側門,是他們敲錯門了),我急忙進屋把資料收拾好。卻忘記了插門。這時警察進來了,我迎上去鎮靜的說:「警察來我家幹甚麼?我不偷不搶不做壞事」。他們說看看、查查。這時屋裏的同修就上來與他們講真相,我就發正念,求師父。結果他們翻了翻甚麼也沒翻到。我說你們走吧,我還要到我婆婆家吃飯呢!他們臨走時還說:「你注意點」。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如果他們不是敲錯門了,後果不堪設想。這裏有我要修的,要去的心,但每步都離不開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啊!

二零零四年我家開了一片店,生意很好,來的顧客很多,我們都盡力的把真相講給他們,勸他們三退保平安。陸續的來我們店買貨的人越來越多。有的離我們店很遠的世人買貨也要到我們店裏來,我丈夫更是一面送貨一面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貨也送了世人也退了。還有很多次下大雨,路人就到我們店裏來避雨,人講退了,雨也停了。時間長了有很多顧客也都知道我們夫婦是煉法輪功的,他們都非常的信任我們,都知道有個法輪功店不騙人。

二零零五年我們地區大搜捕,有個同修承受不住酷刑,把我倆供出來了,致使我倆被迫流離失所。到了另一個城市,親戚幫忙找到了一份工作,可是一次我跟一位大娘講真相又被惡意舉報了!就又換了一個地方。這時家裏邊來信說要我們回去。並到我們住的地方找到我們要接我們回家,「說公安不再抓我們了,家裏面已經把公安擺平了,你們這樣總在外面躲著啥時是個頭呀?」最後我們還是抱著僥倖心理回家了。後來我們回家後只上了一天班,單位書記夥同派出所的警察,經過我們家屬同意,一起把我丈夫送進了「洗腦班」。師父說:「你們指望誰呢?眾生都在指望著你們!」(《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一步走錯就會給自己的修煉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失。經過那次「洗腦班」,丈夫走了一段彎路,慶幸的是他很快就又回到大法中了。

那幾年母親跟我們擔驚受怕的,也放棄了學法修煉。一次母親眼睛上長個瘤子,大的把瞳孔都快蓋上了,醫生說需要動手術,得好幾萬。後來哥哥姐姐也都已經簽上了字,母親已經上了手術台就等著手術了。突然醫生說:這大娘的手術做不成了,因為年紀太大了,儀器顯示你的肺活量不夠,怕有生命危險。回到家後我對母親說:「沒有偶然的事情,師父還在管你呢,還再給你機會,前幾年你學法,多少年的疾病都沒了。現在你不修了你知道師父多傷心啊!修煉怎麼沒有難呢,碰到難也是給你提高自己的機會啊!這次就是師父給你機會呢!」母親哭了,她給師父上了香,表示繼續修煉。從此不斷的學法煉功,不知不覺眼瘤沒了。大法的神奇又一次再現在母親身上。

我們的小鎮不大,明真相「三退」的人很多。同修們在趕大集、超市、浴室裏都能講真相,有個同修在一個店裏賣貨,每天都不斷的向買貨的世人講真相勸「三退」。經她勸退的就有好幾千呢。現在我們地區明真相的世人也越來越多了,我們地區各片都成立了學法小組。同修們都能走出來參加集體學法所以提高的很快。我們地區在樓洞、胡同、電線桿上到處可見「法輪大法好」和「三退」的標語。有很多世人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都主動要資料。

好的環境是同修們辛苦開創的。得之不易啊!這些年我也負責一些協調工作,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來了。無論是進京護法、公開煉功、開法會時被警察瘋狂抓捕,或送資料時被跟蹤。都在師父的呵護下有驚無險。因為我記住師父的話:「正念正行的大法弟子誰也操縱不了」(《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所以我今後會更加嚴格要求自己,不放鬆自己的一思一念,走正自己的修煉路。放下為私和自我執著的人的觀念,「正念正行」。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