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沒有丟下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九年十月一日】我在十五歲那年遇到了大法,開始走上回家的路。記得第一次看師尊的講法錄像時,當聽到師尊說到,「人要返本歸真,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時,我一下子就像被定在了那裏,一動不動,生命的深處被深深的觸動了。

然而,我太貪玩,儘管師尊給我調理了身體,讓我達到一身輕的狀態,我的感覺還是似是而非,一直帶修不修,荒廢了時光。

轉眼到了高三年級,那是九九年。有一次在上晚自習時,我的內心突然湧起一陣強烈的激動與不安,讓我心神不寧,滿腦子想的都是修煉,恨不得一時看到大法!一下課我便飛奔回家拿起《轉法輪》一口氣讀下去。從那天起,我開始「唯此為大」精進起來。(後來才知道是慈悲的師尊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用力推了我一把!)

高三畢業班的功課很繁重,但我並沒有因此而放鬆學法,每天天不亮就去公園參加集體煉功,之後再去上學。原本膽子很小的我,在頂著星星出門時,心中不僅沒有一絲的害怕,反而感覺自己在一條無比光明的大道上前行。每天滿滿的課程,很少的睡眠再加上學法煉功,如此緊張的生活,反而使我精神十足,每天像有使不完的勁,走著路總想跑,學習成績也有所提高!那段日子走在修煉的大道上,沐浴在師尊的浩蕩佛恩中,我感到幸福無比!然而就在短短的幾個月之後的九九年七月,我經歷了人生中的兩次考試。

首先是全國統一高校招生考試,我順利的通過並升入了大學,然而在七月二十日舊勢力安排的這場考驗中,我掉隊了。在邪惡鋪天蓋地的鎮壓下,我遠離了我生命中真正最最重要的大法,墜入了世俗,這一去就是九年!九年中,我完全迷失了自己,當我可敬的同修們在用自己的生命捍衛著大法與捨盡一切的去救度眾生時,我卻在常人中爭名逐利。幾年下來,使自己的身心受到了很大的傷害。每當夜深人靜,心中便升起一陣莫名的失落,不知自己的生命將何去何從。九年中,師尊不捨不棄的呼喚著我,九年來我不斷的重複著做同一個夢,夢境中,高考在即,但我的各門成績還差得很遠!每每從夢中驚醒,遲鈍的我就是悟不到是師尊的點化,一回到現實的生活中,就全拋在腦後了。

就在兩個月前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在網上無意間看到了一部大型紀錄片《我們告訴未來》(看似偶然,實質是慈悲師尊的安排)。那幾天我在網上搜到了大量的真相資料,當我看到《永恆的故事》這部短片時,我淚如雨下,當晚就做了一個夢,高中老同學左一個右一個拉著我的手,讓我和他們去照畢業合影,夢中的我還在遲疑去還是不去,同學們便開玩笑似的怪我「說話不算數!」醒來悟到是讓我與同修們一起上演最後一幕,兌現自己的誓約。我一下子意識到了自己肩上的責任,決定馬上投入到正法修煉中。師父看到了我這顆正念猶存的心,很快安排了本地一位精進的同修送來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的經文與講法,我每天如飢似渴的學法,洗刷掉了頭腦中的污濁,從新樹立起了清醒的正念。

當我把這一切真相欣喜的告訴媽媽時(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放棄修煉),卻招來了她的反感。她對退黨一事很不理解,認為參與了政治。我幾次解釋,也沒有效果,後來我人心上來想要放棄她。就在這時我想起了《永恆的故事》中的一句話,「他們互相叮嚀,當大法開傳,如果還有人迷在人世中,一定要叫醒他!告訴他回家的路!」於是我把心一橫,一次又一次寫信,面對面溝通,告訴她邪黨的存在是舊勢力的安排,它們一步一步精心的安排就是要讓人們不相信大法,拒絕這萬古以來唯一的被救度的機緣,從而毀掉人!終於有一次在睡夢中,媽媽清楚的聽到有人呼喚:「孩子,回家!」一下子驚醒坐起,生命明白的一面被喚醒,從此,媽媽也走上了回歸的路。

我們開始耐心的向周圍的人講清真相勸三退,起初還是被強烈的怕心干擾著,也深深感覺到了救人的困難。但隨著學法的深入,明白了只要聽師父的話就會很安全,於是便加快了腳步,當有人問我是否在煉法輪功時,我堂堂正正的告訴他們:「是!」我珍惜每個救度眾生的機會,我知道每次講真相時就是他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時刻!我把能想到的人都聯繫到用各種方式向他們講了真相,還把失去聯繫多年的兒時玩伴也找到,講清真相,做了三退。

然而九年的時間裏,我養成了很多不好的觀念,嫉妒、顯示、爭鬥、疑心等等,已經變的心胸狹窄,自私懶散。每次在過關中觸及到這些心時,真是剜心透骨的痛苦,加上生存的壓力,救度眾生的緊迫,家人的反對甚至是敵視,在沒有經驗的情況下造成的損失,再加上舊勢力見縫插針的瘋狂阻撓,讓我們一次又一次陷入迷茫,接連出錯,險些走到舊勢力安排的路上去。在人的一面與神的一面之間苦苦掙扎著,同時還被一種觀念強烈的干擾著:就是害怕沒有時間了。認為法正人間的時刻越來越近了,我還能行嗎,我還算數嗎。現在才知道這是我們回歸路上的一個強大的障礙!

當我痛定思痛,決心抹去眼淚,放下包袱輕裝上陣!雖然我在迷中甚麼都看不到,但是我的生命深處明白,千百年的輪迴生死,歷盡滄桑,悲壯的歷史已翻開最後一頁,我已經在大法中修煉了,這對一個生命來說,已經是用盡語言也無法表達的幸運了,我還求甚麼呢?生與死又有甚麼可執著呢?我要將生命溶於法中,做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加倍彌補,不辱使命!

看著迷中的眾生,我心酸落淚,恨自己九年來錯過了多少救度眾生的機會!至今還未走出來的同修們,請聽我一句呼喚,師父珍惜每一個生命,萬萬不可失去這開天闢地從未有過且不會再有的珍貴機緣!師父盼著你們!同修盼著你們!眾生盼著你們!勇敢的走出來吧!兌現你們的誓約,這才是我們生命真正的意義所在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