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堅修到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苗栗大法弟子,我得法已經八年多了。這次法會,我想應該有很多剛走入大法中修煉的新學員來參加,所以,我想來談一談自己剛得法時的那種心情和一路走來我的堅持。希望能和新老學員一起共勉:修煉要堅持到底。

我剛得法時,經歷了幾個考驗。第一個就是:一看《轉法輪》我就犯睏。上完九天班以後,我跟我先生每天都要學《轉法輪》。先生的狀態很好,每天花很多時間學法。但是我就是看不下去,一看書就想睡覺。這樣的狀態持續了差不多半個月,《轉法輪》這本書我居然才看了兩頁。心裏想著是不是該放棄呀?雖然上過九天班,但是師父具體講的是甚麼,自己也迷迷糊糊的記不清。

有一天,先生從集體學法點回來後著急的跟我說,很多同修修煉後甚麼病都好了,你怎麼都不看書啊!他鼓勵我,要我再試一試。當時,我就有一個很強烈的願望冒出來了,我把《轉法輪》抱在胸前,閉著眼睛告訴自己:「我也一定能看,絕對要看下去。」當天半夜,我一直拉肚子,拉的還都是黑墨水,但是肚子也不痛,就是一直拉。雖然我是二十多年的藥罐子,但是腸胃並沒有問題,為甚麼會這樣呢?當時對法認識不深,還把睡夢中的先生叫醒,問他究竟是怎麼回事?先生說:「沒關係!那是好事。」我雖然不理解,但他說是好事,那就好事吧,我也就不去理會了。奇怪的是,從那以後,每天看書我不再打瞌睡了,看完一遍《轉法輪》時,我明白了這部法就是我要的。後來通過學法交流我才認識到,原來那時是師父在幫我淨化身體,師父在管我了。而且師父在《轉法輪》中也告訴我們:「修煉人是沒有病的。」我相信師父說的每一句話,沒有一點懷疑。當哪裏返出來病業狀態時,我的第一個想法都是:「沒關係!那是好事。」

第二個考驗就是:我不喜歡到外面去煉功。因為外面蚊子很多,還是在家裏舒舒服服的好。我先生說:「人家都出去煉,你怎麼不出去,那怎麼行呢!」所以我就出去煉功了。剛開始出去煉功時,看見一隻隻的蚊子在吸我的血,還吸的脹脹胖胖的都飛不動了,我就會忍不住去打它們。後來,慢慢的通過學法,明白了煉功時亂動會影響到體外的「機」,而且師父也告訴我們蚊子吸走的都是髒東西,還有我自己欠下的業力也要還乾淨。所以,現在蚊子咬我,吸我的血,我就是不去理會它,也不動心,因為我知道:「沒關係!那是好事。」

擺在我面前的還有一關就是盤腿,我盤腿打坐整整持續痛了五年。我是山裏長大的,腿很硬,連散盤時腳也會翹的很高,剛開始時只能單盤煉功。而且我盤腿還不是普通的痛,我是那種一盤上去就大痛一直到結束。但是我看到很多同修都是雙盤,我就告訴自己:「別人都能盤上去,我也一定行,我要再試一試!」慢慢的,我從一分鐘,十分鐘,十五分鐘,我就這樣堅持著。今天能盤幾分鐘,明天我決不少於這個時間,我絕對不往回走。但是因為太痛,煉功時身體就會動來動去,等到煉功音樂一結束,還常常痛的坐在那裏大哭。後來,我一直看書,明白了很痛那就是業力要轉化,所以我一直告訴自己:「沒關係!那是好事。」這五年來,真的每次我就是堅持,再痛我也要堅持,很痛的時候我就想: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修煉以後,一路跌跌撞撞的過來,但不論遇到多少困難,多麼難過的情況,我第一念就是:「我相信師父每一句話,沒事!我是大法弟子!」記的有幾次一大早要出門去煉功,都碰到些狀況。有一次是下雨天,我穿著雨衣騎車去煉功。在路口的轉彎處,一個不小心,我被路上凸出的水泥塊絆倒,連人帶車摔出去很遠。那時候我就叫的很大聲:「沒事!」雖然很痛,我還是騎車去煉功點煉功,那時天色暗暗的。等煉完功,天亮了,我才看到我全身上下都是泥巴,連機車都沾滿了泥巴。另一次,在去煉功點的路上,忽然跑出來一隻貓,嚇了我一跳,我也是連人帶車的摔了出去。還有一次是被汽車撞,我的車子都撞壞了。但是不管遇到甚麼情況,我都還是照常去煉功,因為我知道那就是我要過的關,很多業力就是自己要承受的,我不去理會它,我堅信師父說的,「 沒事!」

現在,我每天都堅持學法。不管颳風、下雨、天氣寒冷,我都堅持出去煉功。絕對不放棄任何一天給我們修煉的機會。因為我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就是要聽師父的話。

我和我的先生都是修煉人,矛盾很少。但是,師父要我提高心性的時候,就會利用身邊的親人來考驗我。我記的剛修煉不久,女兒有一次為了一點小事,跟我吵吵鬧鬧,我就覺的怎麼說我也是你媽媽,你怎麼這麼不尊重我。我覺的很委曲,難過的一直流眼淚。後來,通過學法,察覺到自己是個修煉人啊!這個關沒過去,平白失去了一個提高心性的好機會。有一天,女兒又莫名其妙的跟我吵鬧起來。這次我就想,是師父要我提高了,我是修煉人,不要把她的話往心裏去,我不吱聲,轉身去做我的事。女兒突然叫住我,還很親切的跟我說別的事,好像剛才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那時候我真的明白了,當師父要我提高的時候,只要守住心性,一切真的都會:「沒事!」

師父交代我們要做好三件事:學好法,發正念,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現在來談談自己講真相的部份。電話是我講真相的法器,我每天安排兩個小時打明慧網的迫害案例電話,跟那些公安人員勸善、講真相。我也參與迅速退黨服務中心,幫助可貴的中國人退黨保平安。每一通電話我都感覺很殊勝,因為我知道我在救人。

明慧網上公布了一些惡人、惡警,但是我發現,只要我心懷慈悲,好好的跟他們講真相,對方想掛我電話都掛不了。記的有一回,我打電話到某公安局講真相,對方氣急敗壞的說:「你竟然敢把法輪功宣傳到我這裏來!」我慢慢的告訴他:「法輪功不需要我宣傳,現在全世界八十幾個國家,包括各國元首,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只有中國在打壓。你想想看,將修煉真善忍的好人非法抓捕,送進勞教所、監獄,還把他們的器官活生生的強摘移植,販售圖利,太殘忍了,沒有人性。像這樣殘忍的事情,只有在中共專制的社會裏才會發生。」他著急的大聲說 :「你這是造謠! 我不相信!」我又告訴他:「這可是有根據的。加拿大獨立調查團在七月六日發布新聞,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從二零零零年至今,有四萬多個移植的器官來源不明,多少法輪功學員因此而喪失生命。」 聽到這兒,他的聲音變的越來越小,要我不要再說了,不要再說了……。雖然他沒有給我甚麼明白的回應,但我知道他一定會去思考。今天他聽我講,明天他再聽別的大法弟子講,他們一定會明白的。

還有一次,我打到勞教所,告訴對方他們的名字登在互聯網的惡人榜上,全世界都知道他們迫害法輪功。他緊張的說: 「真的嗎?在哪個地方?我們怎麼沒看到?」我說:「當然看不到啊,網路都被封鎖了。聽你說話,感覺你心地蠻好的,你為甚麼要參與迫害呢?」他著急的說:「我是好人,我沒有抓他們,我還偷偷幫著他們呢。」我告訴他:「好人都會有好報的,對不對?有一個很重要的消息。你知道現在國內已經有超過一千五百多萬的同胞用小名、化名聲明退黨嗎?因為中共做了太多的壞事,大家都要跟中共劃清界限,以免老天爺要報應它時受到牽連。」對於退黨的訊息他很驚訝,連聲問我:「真的嗎? 有這回事嗎?」我告訴他:「三退是唯一的出路與選擇,我給你取個小名聲明退出,祝福你永遠平安,以免天滅中共那天當了陪葬品。希望你也要找個機會跟你們的同事講一講,別參與迫害法輪功,天上的神都睜大眼睛看著呢,善惡有報哪。」他說:「好,好,你幫我退。」

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在講真相中觸動人根本問題的時候,同時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時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會表現出來。」

我打電話給一些中共高官講真相時,我都是站在對方的立場為他著想,沒有任何責備。當對方感受到我是真心為他們好時,甚麼話都會跟我說。我跟他們勸善,希望他們為自己的將來留條後路。現在挨點責罵,好過於將來妻子、兒女被人指指點點,甚至賠上性命。就是在言談中,慢慢的跟他們勸善,一點一點的喚醒他們的良心,我真心相信人都有明白的那一面,希望他們都能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我平常口才不好,講話的聲音也不是很好聽。但是,我覺的我的心有到位的時候,他們也會接受我打去的電話。譬如說,我回撥迅速退黨服務中心的電話,有的我早上打去, 他要我晚上再打,他要考慮。晚上我再打去,對方真的就在等著。化名都已經取好了,就等我幫他退黨。

這次去香港,我有分享心得,我說我一歲多的孫子很頑皮,對每件事物都好奇,都會去抓去動,完全不能離開視線。我只好在我家樓上、樓下各準備了一副背帶,背著孫子打電話,有時打二十幾通電話,我就要背孫子二十幾次。他干擾我啊,抓我頭髮,抓我的背。但是,從香港回來以後, 我又有新的體會了。我想我做的是最正的事,應該要否定一切干擾。現在,每天孫子送過來的時候,我就跟他溝通:「你要好好的跟阿婆配合啊,你很乖,我們一起救度眾生,一起救人好不好?」 他就會一直點頭說:「好,好。」我想修煉人說話是有能量的,以後我要講我孫子很乖,他一定會百分之百配合我救度眾生。我現在想法跟上次不同。

我有一個建議,同修如有像我這樣在家裏帶小孩的,或者是看護老人家,或者不能外出講清真相的話,都可以來參與打電話。打電話講真相很直接、也很便利。我們只要拿起電話,就可以幫忙眾生退黨,就可以救人。師父在 《在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中告訴我們說:「現在每分每秒都很主要,錯過了這段時間哪,就錯過了一切。」

層次所限,以上我說的不好的地方,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六年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