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黑龍江大法弟子的正法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21日】一、結緣

98年3月我與大法結緣。通過讀寶書《轉法輪》,我懂得了人生的價值。明白了做人的真正目的是返本歸真。大法不但淨化了我的身體,還淨化了我的思想。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飛。我時刻用煉功人標準要求自己,人們都說我修煉大法前後判若兩人。

每天我看三講《轉法輪》(現在《轉法輪》已看了300多遍)。正如師尊講的:「尋師幾多年,一朝親得見,得法往回修,圓滿隨師還。」(《洪吟》)

二、黑雲壓頂

「風雲突變天欲墜 排山搗海翻惡浪」(《心自明》)99年「7.20」後,天簡直要塌下來了,大法和師父遭受誣陷,很多大法弟子被綁架。「這麼好的功法為甚麼不讓煉呢?」一連幾夜,我睡不著覺。親朋好友都來勸我放棄修煉,單位也施加壓力──再煉就停止我的工作,我的回答是:堅決不放棄修煉。就這一句話,領導天天找我談話,當地派出所也常來騷擾。多方的壓力,絲毫沒有動搖我堅修大法的決心。「大浪淘沙,修煉就是這麼回事,剩下的才是真金。」(《轉法輪》)

2000年7月,我悟到自己應走出去正法,可我卻被列為監控「重點」。走不了,我正發愁時,機會來了,於是我同另一功友坐上了開往北京的列車,去兌現自己史前誓約。

我們來到信訪辦,滿屋子都是全副武裝的警察,起初真叫人感到不寒而慄,但一想到要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心就平靜下來了。「生死非是說大話 能行不行見真相」(《心自明》)我毅然推門進去,一群警察衝上來問:「幹甚麼的?」我回答:「法輪功上訪的。」惡警叫喊:「還敢上訪?哪來的,先報名。」我說:「我是大法弟子,從宇宙中來,要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話音剛落,惡警們說:「討甚麼公道,先打她五十棒子。」由於我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又一名女警上來搜身,我們仍不報名,他們把非法關押到北京某公安局。那裏的惡警對我們一陣拳打腳踢,又將我們關在陽台上曬了一上午,下午轉交另一公安局,由於我們抵制迫害,拒絕報姓名,到傍晚,他們用四週封閉的警車,把我們扔到了北京郊外,我深知是慈悲偉大的師父保護了我。使我又回到了正法洪流中。

三、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

進京回來後,我又鼓勵很多功友進京護法。負責迫害法輪功的鄉黨委書記多次與我「談話」,並威脅我,「如果進京就開除工職。」我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照樣做我該做的。一次,我與外地功友在路上交談。被壞人舉報,把我綁架到派出所非法關押了8個小時,最後因證據不足,把我們都放了。

從明慧網上,我看到邪惡勢力瘋狂的迫害大法弟子,獄中同修度日如年,我再也坐不住了,於同年冬,又一次踏上進京正法之路。幾經周折,來到北京,把在家準備好的條幅展開,高喊:「法輪大法好!」「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這時,幾名警察將我強行架上警車。車上已坐滿了大法弟子,惡警對我們拳打腳踢,將車開到北京某派出所,把我們關在大鐵籠子裏,我鼓勵同修們:「不要配合邪惡,堅決不能報姓名。」為抵制邪惡,我開始絕食,惡警經過兩天的輪番圍攻、恐嚇,最後只剩我一人沒報姓名。惡警們恨透了我,將我一隻手銬在走廊裏的暖氣管上,哪個警察過來都踹一腳。他們對我軟硬兼施仍無濟於事。「一個不動就制萬動!」(《法輪佛法──在美國中部法會上講法》)最後把我放了。當時,我淚流滿面,知道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又一次替弟子承受,使我又回到正法的隊伍裏。我立志一定要做一個合格的弟子,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

四、發揮大法粒子的作用

兩次進京護法,使我對大法的信念堅如磐石。每天除幹好常人工作外,其餘時間都用在學法、講真相上。為做好講真相的事,我克服了多方困難。有的地方沒人敢做真相材料,我就一個人去做幾百份材料。有時,一做就是10幾個晚上,從不覺疲勞。想到師父為我們承受太多太多,而我們只是做作為大法弟子應該做的,想到還有那麼多需要救度的世人,想到自己做的還很少。更覺得肩負的責任重大。為了讓我們那一地區的人民明白大法真相,除了講真相、撒傳單外,晚上我就一個人到十里外的村子掛條幅,一掛就是一夜,此外,還向公路兩旁的電線桿和大樹上噴油漆字,醒目的油漆大字,吸引來往車輛,他們都說法輪功真神了,電線桿和樹上都是「法輪大法好」。由於我們那一地區公路四通八達。我就一條路,一條路的做,一做就是一夜,有時白天被邪惡塗掉,晚上就又接著做,一做就是十幾天,東北的天氣很冷,由於戴手套不好使,只好光著手做,手凍了,脫掉一層黑皮,但我全然不顧,仍然接著做。最後不知不覺凍傷的手好了,由於我們那一地區大法弘揚得好,有力地震撼了邪惡,使得很多有緣人得法。

五、正念驅邪惡

自從師父發表關於發正念的經文後,我很重視發正念,我覺得作為弟子就應該聽師父的話。因為師父給弟子的都是最好的。我堅持每天24小時整點發正念。在關鍵時刻,我體會到了正念的威力。

2002年底的一天深夜,我們全家都在睡夢中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隨後十幾支手電筒一齊照在窗戶上,並叫喊:「開門!」我感到情況不妙,趕緊下地藏書,嘴裏卻說,「等會兒,正在找鑰匙。」邪惡們急眼了把門撬開,強行搜捕,然後將我誘騙到派出所,我說:「我不會跟你們走的,但我會上網讓全世界都知道又一個大法弟子被你們綁架、迫害。」這時我丈夫(大法弟子)厲聲說道:「你們這是幹甚麼,她犯了甚麼法,有話白天說不行嗎?」正在這時,我女兒(大法弟子)光著腳跑到門外喊:「來人哪,我媽媽要被惡警綁架了!」這時,惡警慌忙把女兒的嘴捂住,拽回屋裏。兒子,兒媳聽說,也從屋裏衝出來,我們一家四口人全力保護我,邪惡被震住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家人把我從壞人手中搶了回來。我仍不停發正念。惡警們見勢不好,慌忙開車逃跑。在師父看護下我化險為夷。

六、正念擺脫迫害

隨著正法進程的一天天的加快,邪惡更加垂死掙扎,很多資料點被抄,大法弟子被抓,惡人還將黑手伸到農村、城市的每一個角落。4月25日,我在單位上班,突然看見鄉黨委書記,帶一群警察向院裏走來,我猜到他們是衝我來的(因工作單位只有我一人煉功)。我想:決不能讓邪惡帶走。於是,我一邊發正念,一邊去推窗戶。開始推不開,後來一使勁窗戶扇被推到地上,嘩啦一聲玻璃碎了。這時,警察已到走廊,我便從窗戶出去,我看見院子裏一個人也沒有,警車停在大門外,我跳牆而走,邪惡發現時,我已到了安全的地方。師父說:「大法弟子在兩種情況下它們動不了。一個就是堅如磐石,它們不敢動。因為那個時候它們知道,不管你舊的勢力也好,舊的理也好,這個弟子走得正、做得好,如果誰再去迫害,我是絕對不饒它。我身邊還有無數的正神呢!我還有無數的法身都會正法。」(《北美巡迴講法》)就這樣,我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在他們的眼皮下走脫。惡警暴跳如雷,動用大量警力非法追捕我,並抄我家,拿走我的照片,揚言要通緝我,但最終還是未得逞。家不能回了,我只好流離在外,家人被當地派出所勒索1000元之後,我才安全回家,回家後被無理停止工作。

七、整體提高,整體昇華

看到邪惡對我的迫害,一些功友怕心出來了。我鼓勵他們:不要被邪惡帶動,我們大法弟子做的是最正的事,為甚麼要怕呢?我想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在整體中,每個大法弟子都在昇華,這就是在圓容法。我鼓勵功友們要堅持學法,跟上正法進程,並把師父經文親自送到他們手中,和他們一起交流,談各地學員的正法經驗,有時一天走幾個村子,走訪十幾位同修家,鼓勵他們走出來。告訴他們發正念的重要性。而且修煉人之間要互相配合好,這樣才能更有效的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我想:我們作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太幸運了,應該聽師父的話,努力做好三件事,向偉大的師尊交一份合格的答卷,才無愧師父慈悲苦度。

由於學法不深,層次有限,有許多地方沒有做好,所以寫出來與同修共勉,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