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師父、堅修大法,屢遭迫害不動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5日】96年8月份我們全家開始修煉大法,最初是祛病健身,幾十年的病全好了。後來通過反覆學法,才漸漸懂得這就是修煉,是返本歸真。

99年7月21日後獨裁小人開始誣陷迫害大法,我參加了到省政府請願活動,惡警用大客車把一萬多同修抓進了體育場。11點鐘,有人喊:快看法輪!我看到淡黃色的法輪,照到人的身上、臉上、地上,天上的大法輪正轉反轉,上來下去那真是佛光普照,一片祥和慈悲的景象。使我更增添了修煉信心(在場萬人與警察全看到了)。22日下午高音喇叭裏傳來了誹謗大法的瘋狂叫喊,惡警馬上瘋狂起來,大呼小叫的驅趕我們。我幾經周折回到家裏。

我回家後,我丈夫已把師父的法像和在世界各地講法的圖片收拾起來了。我家曾是學法點。他說:你可回來了。警察都來兩次了,問你上哪去了?

從那時起邪惡之徒經常串入我家,不讓我去北京等。再就是簽字畫押,交照片、要身份證、收書……沒完沒了的干擾。

2001年春節剛過,沒辦法,我和丈夫決定離開家鄉。就在我搬家離開的晚上,聽親屬說:四個惡警又竄到我家,想要我交5000元抵押金,否則就勞教。當我聽到此消息,心底無比感謝師父幫我過了一關。

來到外地他鄉,生活非常艱難。後經親友幫忙找到一份給住宿學生做飯的活,既能每天做好「三件事」,又避免了邪惡的干擾,但不敢暴露自己是大法弟子的真實身份,只是以講故事形式講一些粗淺的祛病健身做好人的大法真相。

隨著造謠不斷升級,學校組織學生看天安門「自焚」的錄像、宣傳畫展,要學生寫「心得」和「批判文章」。我不能見破壞大法的事不管,不能讓邪惡把我身邊這些小生命毒害。我跟她們講大法被迫害的真相,「自焚」是造假,自殺和殺人都是栽贓陷害,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等。可是她們中毒太深。有兩個不懷好意的孩子,暗地裏串連,找家長、告老師,弄的別人不敢回來吃飯、睡覺,說怕我殺了她們。當時社會上有歹徒正在造謠說法輪功要殺多少小孩,要投毒……等。

我的工作只好找別人接替。我們經常在一起做真相的同修有三人被抓,我丈夫接到惡警找我的電話,要寫一份不煉的「保證書」,再交3,000元罰款,否則就勞教一年。當時2002年的春節又臨近了,家又不能呆了,丈夫帶孩子回家和老人過年,我又得流離失所。大年除夕是姐姐領我到她家過的。

初五的晚上,乘惡警還沒有上班,再一次搬家。聽替我做飯的人說,惡警先後兩次在夜裏11點多鐘來抓我。同年7月份,惡警又連續兩天晚上打電話騷擾,樓道裏有惡警蹲坑。我又一次搬家,在邪惡迫害近4年的日子裏,我搬家6次。為了生活,曾幫人賣布、做衣服,給學生做飯、掃衛生、當鐘點工等。

以上事實證明,只要我堅修大法,心存正念,修煉的道路是由師父安排的,邪惡的舊勢力甚麼也不是。

最後以師父的經文作為結束語:「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正念正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