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夫妻的修煉之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2月28日】我和妻子是1996年6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時我們家住在農村,每天晚上到鎮上煉功點學法煉功。在風風雨雨中度過了兩年。後來在1998年秋,我們在家裏建立了煉功點,學功的人越來越多,我們鄉里幾個月就有300多人修煉了。

當大法在我們地區蓬勃發展的節骨眼上,邪惡打壓開始了。單位領導、派出所警察找我們談話,我們就向他們講真相、弘揚法。隨之中央電視台等輿論機器大肆誣蔑法輪功,在黑雲壓頂天欲墜的情況下,我們堅信大法毫不動搖。我於99年7月22日,隻身去了天安門護法。妻子也於2000年12月末到了北京正法,被非法關押了近兩個月。春節和十五都在獄中,並被勒索6000元錢。從此我家就被惡警和單位監視起來。但是我們堅信大法,感恩師父的救度,始終堅信弘揚大法,維護大法。

一次鄉政府把我們一些視為重點的大法學員召在一起開座談會,其實是讓兩個已放棄修煉的人給我們洗腦。妻子當場第一個站起來發言,講了自己修煉大法如何受益,其他學員也以和平的心態弘揚了大法。

還有一次,領導讓我們參加一個會,說是受教育。去了一看,原來他們把全區的黨員召在一起批判法輪功。發言的人的都是從造謠媒體上死搬硬套的,給法輪功硬扣上幾頂大帽子。我在會上發了言,敘說了自己學法煉功後沒有病了,人生觀和世界觀發生了根本的轉變。並揭露電視上所說的全是造謠,那些斷章取義的話根本不是李老師講的。聽了我的發言後,大家議論紛紛。

2001年9月間,縣裏610要給法輪功學員辦洗腦班。因為我和妻子是鄉里學法輪功的重點人物,所以這次辦班他們要我們必須參加。妻子當時以兒子「十.一」結婚為由,堅決不參加洗腦班,所以他們堅持要我參加。當時我是班主任,他們從外校調來一個老師接我的班,並把我找到鄉里,派出所所長、鄉武裝部部長等幾個人逼我參加洗腦班,我堅決不聽從他們的安排。他們又找來縣610直接和我通話,又找文件說我符合參加辦班條件。我歷數自己煉功後做的都是好事,沒做過一件違法的事,堅決不答應它們的無理要求。較量了一上午,他們讓我先回到學校待命。同事們也來提醒我讓我不要上他們的當。第二天他們來通知不用我參加了。我和妻子明白這是自己心正,師父在保護我們,只有按照法的要求做,不給邪惡可乘之機就能走好正法的每一步。

2002年3月19日,惡警因妻子發大法資料,來我家抓捕沒得逞。妻子從此就離家出走。惡警到我和妻子的親戚處找了幾遍也沒發現任何蹤影。後來,他們向我所在的單位來要挾我,讓我停止工作「反省」,並多次來查詢我妻子的下落。我每次都向他們揭露電視台栽贓法輪功的謊言。6月6日,窮凶極惡的惡警抓捕了我,並抄了我的家,搜出一點法輪功資料。

在看守所裏,惡警還是經常提審我。他誘騙,妄圖讓我說出妻子的下落。當時,兒子幾次去看我,還花了不少錢。當時自己的人心也出來了,按管教的要求,用文字遊戲寫了個「保證」。由於自己的不堅定,結果反而適得其反。兒子最後一次來時說,「不行了,他們說你就是沒煉過功,就俺媽走了這一件事,也得讓你勞教。」聽了這個消息,我很後悔聽任了邪惡的安排。我知道自己的正念不足,所以天天背《論語》和從女牢傳來的師父的新經文,天天堅持發正念。這樣一來自己的心反而很坦然。後來我想自己在這裏已經快三個月了,如果三個月後他們不放我我就寫信向檢督科告他們(因為每天都有檢督科的人員從門口過),我沒有罪,他們是沒有理由抓我的。9月5日,他們突然通知我要我出獄了。出獄後兒子說,「真奇怪,我花了近萬元也不起作用,想你只准勞教了,我們都死心了。」我心裏明白,只有堅定大法的正念,不接受邪惡的安排,邪惡就不敢再迫害我了。

現在我鄭重的聲明,以前我和妻子在邪惡迫害下,所寫所說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和妻子要在師父安排的修煉路上勇猛精進。回來後,我第二天就來到單位,單位領導說,你先上班,我們得等上面的通知才能安排你的工作。半個月後,領導接到通知安排了我的工作。

現在我們堅定地走在師尊安排的正法之路上,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走好自己修煉的每一步。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