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阿姨一家三年多來在魔難中證實大法的故事(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4日】(四)難中漸去執著 恩師慈悲救度

在看守所,也沒有人提審我,它們也知道我是怎麼回事,時間一長,常人心就出來了,心想:我幾次上北京,這點積蓄也沒了,我也不想再去了,就這麼一想,魔就來干擾。管教就來了,說你們只要寫三個字「不進京」就讓你們回家,我們有四個寫了(我是別人代筆,我按了三次手印也按不出來,還自語說:「我是神,能摁出手印嗎?」可就不知道那東西不對勁。我們四人順從了邪惡的要求,管教高興地走了,

後來有位同修指出我們不對,開始我還辯解,這位功友說:「你忘了,我們老師的教導了嗎」?我這才明白過來了,我「嗯」一下就想起了師父講的法,明白了就往回要(保證書),管教不給,說:「不回家了?我不給你。」我非常嚴肅要她給我。管教就說3點後她下班後送來,我在這段時間裏就一直瞅著門,思量著管教不給我,我怎麼去做到。周圍的一切都不見了。直到管教把保證書還給我。我的眼睛一直紅了幾天才好,而且體會到了正念的作用。

幾天後,管教把我們四個年紀大的同修叫了出去,原來來了四個叛徒前來讓我們妥協。有一個自稱甚麼站長,管教問我認不認識,我說不認識,我們也沒甚麼站長。那是她自己封的。我們沒有官當,就是修煉。我一見她們心裏就氣得夠嗆,「你們不煉了,就在家呆著唄,幹嘛還來干擾我們呢?」她們胡說,我也不想聽,功友也不想聽,管教非讓我們聽不可,我心想:師父快給我力量吧!接下來我就知道咋說了,她們說她們還在修,我說:「你們要修,回家看看耶穌故事的錄像帶,你們好好看一看猶大是幹甚麼的。」管教搭話了,我問管教你知不知道猶大是咋回事,她說不知道,我說你問問她們幾個就知道了,她們還要散布騙人的東西。我叫她們閉上那張被魔利用的嘴,管教一看,就叫我們回去了。哎,我做的不好呀,沒有慈悲心,但我抵制誤入歧途者的謊言是對的。幾天後,就被放出來了。

二兒媳去接我,到家後看到三兒子的小孩抱回來了,二兒媳告訴我:當時三兒媳被娘家接走了,沒承想,她家人對三兒媳非打即罵(因為三兒、三兒媳都是學校畢業的,工作好、工資高。現在都不能上班了,在外流浪,她家人就恨我們),我在被非法關在看守所4個月零10天中,三兒媳的父親領著一家老、小來砸我家三次,家具、門、玻璃都砸壞了,還把我二兒子、二兒媳給打了。兒媳被打得牙都活動了,臉也打壞了。他們打我兒子,我心裏還過的去,兒子是自己的,可憑甚麼打我兒媳婦呢?我心裏就過不去。二兒媳說:三兒媳又被抓了。孩子被送了回來,我才知道:三兒媳在娘家呆的很難。家人甚麼都看著,後來三兒媳就背著孩子走了,在講真相時被惡人抓走了。孩子剛送回來時在鄰居大爺家,孩子大舅來了要把孩子提著腿摔死,當時鄰居的老先生說:「孩子在我這兒,你不許動。」他大舅才走了。

看著皮包骨頭的小孩子,走路搖搖晃晃的(去北京時走得挺好的),心裏真的很難過的。這小小的孩子和他媽媽在北京被關在一間地下室裏不見陽光,他整天哭鬧、上火、大便排不下來,都得用手一點點的摳出來。我出來幾天後,傳來三兒子被抓的消息,我兒再也沒放回來。在我回來的第二天,三兒媳的娘家人又來了,我不見他們;儘管他們要看孩子,孩子在你們那,你們不管,現在還看甚麼?更主要的是他們在抄家的時候,一邊抄一邊嘮叨:「這老太太把書都放哪去了?」他們幹了些甚麼呀?有一天兒媳的大哥來叫門,又罵我,我沒給開,心裏清除在另外空間操縱他的邪惡,後來他又要跳進來,我說那我就報警。後不知道那天他和三兒媳單位保衛科的人一起來的,而且在門口一連幾天蹲坑抓我兒子,其實這個小孫子的姥爺和姥姥都看過書。修煉過,在大法中受益了。他姥爺在一次摔倒後送醫院搶救,我兒媳引導他學了大法,身體漸漸好了,他姥姥身體也是煉功後好起來的。白髮都漸漸變黑了,可他姥姥當不起自己的家,聽別人說的,現在也不能修了,在大法遭迫害後,他姥爺放不下名利之心,還折磨自己修煉的女兒。

說是我在伺候這孩子,其實都是師父在管。有一次他自己在院子裏玩,不知道怎的把摞在一起的壓酸菜缸的三塊大石頭搬倒了,石頭滾下來砸在地上聲音很響。我出去一看,孩子甚麼事都沒有。我心想:謝謝師尊啊!還有一次,他在一個四條腿的方凳上晃,一下晃摔了,他居然坐進了四個凳腿中間,要是摔在水泥地上一定會受傷的。有時孩子身體不舒服,叫聲:師父,或聽師父講法帶就好了。

我回來4個月後,三兒媳被救回來。不久(也就是年末了)要非法審判我的三兒子。這是在當時枉法審判大法弟子的第一例。他們把通知貼在法院門口,很多同修知道了,開庭時,同修去了很多,座位上多半是同修。他們把我兒帶來後,也沒開庭就又把我兒子帶回了監獄。這一次他們沒開成。2002年1月我二兒子被非法關押,又被非法秘密勞教了,偷偷送走的。我上公安局檢察院、法院找他們,告訴他們:我們是好人,我的兒子工作幹得很好,你們關押好人,是會造業的。開始那個局長還能聽進去。以後我和大兒子,二兒媳、三兒媳去找他們時,他對我大兒子說:你看你那老太太,練功都練糊塗了,到這還告訴我學法輪功。我只是告訴他不要利用權力幹壞事。後來他乾脆不許我們申訴了。有一次我們再次去政保科去質問他們,為甚麼非法關押我的兒子?他們見我們又去了,又叫又罵,氣極敗壞地大喊大叫,咆哮著說,再來就把你們都抓起來,關進去,(原來有功友把真相傳單發到了那棟樓裏)幾個人過來把我們推了出去,不許我們講話。

2002年初,又要開庭審理我的三兒子,這次只允許我家兩人去,那一天我大兒去得早,先進去了,我和三兒媳去時已晚,只有一個人可以進去,因為我是他母親,叫我進去了。三兒媳沒讓進去,這回法庭旁聽席上坐的全是公安,有一個主管迫害法輪功的年輕人走到我跟前與我說話,我就叫他坐下來,告訴他迫害好人會遭報的,他卻說他不怕死,不怕報應。大兒不修煉不叫我說。開庭後,念的全是另外兩個人的供詞,兒子手印是在我兒絕食的情況下被兩人架著強行摁的,根本沒有依據,在我兒子電腦裏沒有他們需要的證據,我大兒也去法院問過,他們沒查到任何證據,可是我兒卻被枉法判刑五年。

兒媳沒能見到兒子,心裏難過,躺了兩天不吃不喝,我也有些過不去,心裏難受,表面上雖然挺坦然的,可心裏想這孩子雖然8歲時沒了父親,可是我們娘幾個很寵他,他挺聰明,又上了大學,沒吃過多少苦,可這次…,這時我的小孫子在地上一連說了兩個「師父苦」,「師父苦」,開始我沒聽清,兒媳懂了,起來了,心裏明白了,我心裏也明白了。我們一家人都修煉,師父為我們承受了不知有多少,我們自己還這樣過不去…真覺得不得勁啊!(哽咽了)聽完小孫子的話,我們知道是師父在點我們,我們娘倆的心也就放下了,不管在甚麼地方師父都在看護著我們。

有一次我和二兒媳、孫女去看望被非法勞教三年的二兒子,去之前有人告訴我們:你們可不要說你們是煉功人,他們該不叫看了。到那一看,真問了:「煉不煉功」,為了看兒子就說違心話,那不行,那不是情嗎?不讓看就不看吧!我們三人就回來了。(往返兩天的路程)我二兒媳給我兒子寫過一封信,她知道二兒子喜歡吃家裏樹上的果子,兒媳在信上畫了一棵果樹,結滿了果子,樹下有早掉下來的不成熟的果子,她希望二兒子不能像那個落地的果子一樣。師父告訴我們要用智慧,要正悟。我的這個兒子這次被抓就是沒有用智慧。有一個同修用一個被監控的電話給他打了電話,說出了對方的姓名和我兒子的姓名,和要甚麼東西,這樣他背著東西走到對方門口時,20多個蹲坑的警察就把他圍住了,弄到了巡警隊,折磨了他一天一宿以後綁架進了看守所。就因為自己沒有理智地去做事,帶來了這麼大的損失,被非法勞教三年。

2002年4月的一天,我大兒子來了,說三兒子開庭時他在場,認為我三兒是冤枉的,要和我三兒媳再去找找,(我三兒子那時還未送走)。他們回來後,講了一下經過,這時有位同修在我家,大兒不願多呆,他就要走了。我去接大孫女吃飯,我們娘倆剛出門不遠,碰到片警和另外一個不認識的警察,又走了幾步,大兒子說那兩警察去您家那了,我也沒往心裏去,大兒子看見了他們手裏捧著書,我這才想起來,這兩個警察到我們那幹甚麼去?我就回來了,剛進胡同口,就看見一個警察在上我家房子呢,我就喊了一嗓子:「大白天的,你怎麼就爬房子?」他一聽我喊,就下來了。我走到跟前後,他說要找我三兒媳核實一點事,這時候我兒媳正在院裏,聽到我回來就要開門,我告訴她:「你還沒穿外衣,出來幹甚麼,快去穿衣服。」後來她磨蹭了一會兒,就把門開開了,這時就闖進來三個警察(一個便衣)就拽著她走。我說:「有甚麼事,就在這兒問吧,不能帶走她。」他們不答應,就這樣把她綁架走了。三兒媳被綁架走後,因為我家有事要料理,我把這個事告訴了兒媳的娘家人,叫她家人先去看看。我不清楚究竟發生了甚麼事。過後我聽說,當時上午有一個學員被抓,中午就來抓她,晚上又抓了另一個同修。2天後,把我兒媳劫持進了看守所。我就找辦案單位,那些人可兇了,誣陷說我兒媳要殺人了,我說我兒媳一個弱女子,怎麼能要殺人呢?他就講了被他們監控的房子的事,我說我兒媳在家哪都沒去過,你們怎麼能胡說呢?他們也不聽我解釋。就說叫我快回家。

2002年5月2日,全市大搜捕,我也被劫持了,那天早晨,我聽到有人敲門,我就尋思這麼早誰敲門呢?這時就聽到門房子上有動靜,還沒等我下地呢,這人就進來了,他跳進來後打開門,房瓦都被踩壞了,跳下來的時候我聽到很大的動靜。他們一共四個人,進來後發現了懸掛著的師尊發正念手印的照片,他們就拿到手了,又亂翻了一陣兒,搶走了一套師父講法帶。這時我的小孫子被它們吵醒了,一看屋裏這麼多人,他就哇哇哭,我把著孩子,當時還沒有穿外衣,他們叫我穿衣服跟它們走,我說我不能走,我說我要方便一下,它們簡直就沒了人性,居然讓我在地板上排尿。我說那可不行,我就到院子裏去了,四個人就圍上我了,我說我尿尿,你們也跟著?我真的就拿出了便桶。它們還是圍著我,只把臉扭到一邊去了,它們哪有人性呀!對我這麼大歲數的老人也這麼惡毒,它們叫我跟他們走,我不走,我二兒媳在後屋住,小孫女醒了,兩個孩子哇哇地哭,我不跟他們走,它們就強行拽著我走,它們就用三個人抬著我,我就掙扎,這三個人累得呼哧帶喘的。我當時就是正念不足,正念要是足,它們怎麼能抬走我呢?它們把我塞車裏到了派出所,一個惡警下去了,三個惡警夾我,一個惡警問我煉了多長時間的法輪功了,我說:我來到這個世上就是為了煉功。他問師父的像是哪來的?我說頭幾年大道邊到處都有煉功點,哪都能請到。就這樣,它們見我不配合它們,也就不問了。就這樣在車裏坐了一會兒,大兒子、大兒媳也打車過來了,看我在車裏坐著,也沒想說話,這時開車的惡警來了,直接就把我送進了看守所。下車我也不配合,憑甚麼讓它們把我送進來,它們把我拉下來之後,抬著我。它們揪著我不放,後來來了兩個勞動犯過來幫著抬我,我還是掙扎不去,一個管教見他們拽不住我,就打了他們,我心想,不能讓他們因為我挨打,我就不掙扎了。他們把我抬到一個房間裏,有一個人說這屋擱不下了,他們就把我抬到另一個房間裏,一進屋就看到了與我三兒媳同天被抓的同修,她看到我去了,就張羅著給我毛巾和牙具。我說甚麼都不要,我不要在這裏呆著,她說:對,那就不要吧!她告訴我,她被綁架的原因。她們還對質了,她又告訴我還有一個同修,叫她躲一躲,有個人把很多事都栽贓到她身上了。這位同修在監獄裏被折磨得面目皆非,2個小時後來了四個惡警提審我。叫我按手印,我也沒啥說的,手印我不能摁,就要求無條件放我回家。一惡警就拉著我往牢房裏走,我就掙扎,它就順勢把我拉進了就近的牢房,進去後發現我的兒媳在這裏,她說自己疏忽了一件事,結果被叛徒出賣,我告訴她:她的一位親屬也被抓了,在她被抓的第四天,就抓了那位同修,那是半夜一點鐘,去了20多人,由一個副局長帶隊去抓人,同修正念走脫了。在這時我想一個問題,為甚麼會去抓這同修呢?我想起了師父講過:破壞法的只能是內部弟子。當時我悟性差,還不理解,這時我才想到師尊早就告訴我們了。

2號那天,我是第一個進看守所的,早晨5點鐘左右,陸續抓了很多人,2天後得知另一位同修也被抓了。一共非法綁架了60-70人,在我們那個房間裏關了一個70多歲的老太太,因為她學過幾天,有一本書被惡警抄到了,把老倆口都給抓了起來,當時老太太說我不煉了,惡警居然說是為了湊數。我一直絕食,我不能在這裏呆,我要出去。絕食十天後,所長把我三兒找來,(當時判刑後還未送走)叫他勸我吃飯。兒子他是修煉人,能說啥呢?說了一會話兒,兒子被帶走了,後來管教喊了多少遍,我也不理她,她哼一聲走了,後來就給我灌食。灌食後他們怕我撞頭,就把我鎖在鐵椅子上。灌食時把我的口腔弄出了很多血,我也不知道,功友們心疼地說:別灌了,一個所長一見就打了一個勞動犯子,並說:你還不快給她擦,我也不知流的是啥,還以為是沒灌進去的東西呢!後來同修告訴我說你滿嘴都是血啊。有的同修禁不住流下了眼淚,這麼大年紀還遭受這麼殘酷的迫害。我說:我還沒感覺怎麼難受呢,你別難過了,同修就求他們別叫我坐鐵椅子了,快打開吧,我們看著。後來才把我放了下來,包我的管教一會兒一趟看我怎麼樣,她見我一動不動,就說都動不了了,還能怎麼樣,就告訴同屋的人不許睡覺,叫她們看著我,說出了事找她們,我告訴她們:不用看著我,睡覺吧,我不會出事的,後來又灌了一次,再就不灌了,19號我才出去了。

回家後鄰居對我說:在我沒出去之前,我家門口有幾個便衣,來問過她們,問我這個老太太在家怎麼樣?鄰居說:這老太太挺好的,在家哪也沒有去過,就在家哄孩子,你快給她放出來吧!那孩子多可憐啊,爸爸媽媽都不在家,就奶奶照顧她,那孩子沒有奶奶在身邊,整天哇哇地哭,你們把老太太放了吧!這些話也起了作用。其實是我悟性不好,沒把握住。師父一直在看護著我們,點悟著我們,過不好是自己沒悟到。

這兩次出事前師父都點悟過我,在出事前兩天夢見我掉進一個大坑裏,旁邊有一幫小動物干擾我,我想上去沒上來,也忘記了發正念,就醒了。出事前一天,大兒子來看我,小孫子哭著叫我帶他去大爺家,我也沒去,其實那天去了也就沒事了,我沒悟到,讓師父很痛心。我沒有功能,師父經常點悟我,可我悟性不好,都沒能按照師父點悟的去做。其實在我家發生的每件大事,師父都點悟了,都是事後才明白,枉費了師父的一片苦心。如果悟得到有一些事是不能發生的。我回來的第三天,一個常人就來問我(他挺同情我家的遭遇)他說:你出來它們難為你沒有?我說怎麼難為法呢?他就說有一個你們的人被勒索了800元錢,我說:沒有,它們也知道我家困難,我家也拿不出來錢。回來第二天我二兒媳就走了,我覺得她在家不安全。大兒子見我身體弱,就接我到他家住了幾天,到那以後,他的岳父母等一些人受謊言欺騙,就來指責我,他們就認為是我把這個家給破壞了,因為兒子,兒媳的工作都非常好,工資非常高。他們都不理解我,都在怨我。說我應該把這個家再成全起來,怎麼講他們也不理解。我姐姐、姐夫也來了,說我做得不對,把孩子耽誤了,都跟著遭罪。就是現在家破裂到這種程度了,說我還是堅定修煉的路,他們真是很難受,甚至哭起來了。有一天兩個鄰居老嫂子領著一個小有名氣的親屬來勸我,她說家裏這麼大的難都是我造成的。把孩子都弄回來,別讓孫子吃那麼大的苦,他們的心也很難受。

我就跟他們講我以前一身的病,我煉功受益了,現在我能照顧兩個孩子,以前我自己都得別人照顧,孩子掙錢又能怎麼樣呢?掙錢多了也是想法給我買藥,能享受著嗎?誰都惦記我這個老太太哪一天怎麼樣,是不是會死啊?現在雖說吃點苦吧,我想還是應該高興的,我的身體畢竟健康了,有錢還能買命嗎?我有我的命在,我就給他們講,一開始也不行,我就說這功法如何好,我們都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要達不到這一點,那身體是不會不得病的,就得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對自己對別人才會好,這樣的人能有錯嗎?惡人們抓我的孩子能是我造成的嗎?壞人作惡,怎麼能怪到我身上呢?他們說不是寫一個「不」煉就可以都回來嗎?我說那可不行啊,那不能輕易說的,你看你母親都70多歲了,你是個孝順的兒子,你母親要去哪你都陪著,一旦有人說為了你的工作和利益,叫你說你媽不好,你能說嗎?他笑了,我說:你要真說了,你還是孝子嗎?你不能吧!你看這不是一樣的道理嗎?我是受益了,大法救了我的命啊!現在我能說個不字嗎?他又說:那你在家偷偷摸摸煉唄。我說那不行,這不講個真字嗎,偷偷地煉還算甚麼真呢?我要講真,我修煉很多人知道,全市的警察他們都知道我,我只是不能做違心的事,你現在看我60多歲了,走路、幹活呀,大木拌子我可以劈,誰看見了都說:哎呀,這老太太還能幹這活兒呢!這我心裏就覺得非常舒服,總比躺在病床上,捧著藥罐子、住院花錢,有錢,卻在那遭罪,兒子們為我操心強吧!大兒子見到我家被破壞成這樣也很難過,在我第一次被抓時,孩子急得頭髮突然間就白了,(鬢角白了一大綹)他整天去找迫害法輪功的不法人員去講,也承受很多。見我一人撫養兩個孩子,心中難過,我就對他說:「你不要難過,你畢竟是我兒子,見到這樣你難受,你反過來想想,現在你一來了,你能看到老母親,我現在能和你說話嘮嗑,這不是幸運的事嗎?

9月末的一天,8點剛過,有人敲門,兒媳去開的門,一看是派出所的要找她,她就沒有開門,結果警察又是跳進了院子,來抓我兒媳走,說是核實甚麼事兒,又翻了翻東西,強行把兒媳帶走了。我心裏非常悶得慌,我們是學大法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我必須去說說,就跟著他們喊:法輪大法好,修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它們也不理我,也不回頭,開著車跑了。我一想這些惡警就欺負老實人,我家兒媳婦都非常老實,我老太太就覺得委屈,就要說說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上哪去說呢?我回到家給孩子們穿上衣服和鞋,背著孫子領著孫女兒從家中開始喊:「法輪大法好,我家人都是好人,按真、善、忍標準做人,有甚麼不好。」我一邊走一邊喊:「法輪大法好!」政府機關、公安局,我全去喊了。我一人60多歲的老太太,抱著一個4歲的孩子,領著一個8歲的孩子,來回在大街上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有甚麼不好呢?現在警察淨抓好人,我們全家被抓去四口。」我從大街那頭喊到這頭,感覺沒多長時間功夫,我在喊的時候,碰到四五個小伙子在街上蹦躂,他問:你們這個法輪功到底修的甚麼?學的甚麼?怎麼個好法?您能講講嗎?我就告訴他們:做事要按真善忍做,不能撒謊,不能騙人,別人打我、罵我、我要忍,還要有善心,這樣的人不好嗎?不光我身體病好了,電視說甚麼:不叫人吃藥,那都是假的,身體好好的,吃藥幹甚麼,還得花錢,我都60多歲了,能這樣式的,要不得這個法,我早就死了。有的就說:原來是這樣,有機會我也修,有人說出這樣的話來,不管是真是假,他總對法輪功有個正確的想法,法輪功是怎麼做人的。在我喊的時候,對面有兩人騎在一輛自行車上,我在這裏喊,他們在那邊學著我喊。我覺得喊得很痛快,後來小孫子爬在我肩頭睡著了,9月的天氣也是很涼的,我怕凍著孩子就回來了,回來一看錶差10分鐘晚11點了。2個多小時過去了,喊出來我心裏痛快了,我們煉功人被欺負得沒有說話的地方了,抓著你也不說理,不管有沒有事,就判刑,就關押。喊完後,委曲去了不少。啥也不想了,第二天早我就去找派出所,問把我兒媳弄到哪去了。找了好幾個派出所居然說不知道,後來才找到辦要案的派出所,到了之後,那警察說:你老太太,我們都知道你大名,你是XX,他就說了,我說:我主要看我的兒媳,你們把她怎麼樣了。他們告訴我在哪屋,並說我們沒動你兒媳一手指頭,你別惦記了。我說她甚麼壞事都沒幹,你為甚麼要動她呢?我們煉功就做好人。有個小伙子要跟我講講,我說你先聽我講講,我就給他們說我們按真善忍做人,身體健康,道德水準回升,這怎麼不好呢?你們怎麼總抓法輪功的人呢?他們也就沒說啥。給他們講我身體的變化,後來我就到了關我兒媳的屋子,她在那坐著,我就對她說:回家看孩子去,其實就是告訴她有正念,我們回家,被他們非法關押是不對的,我就等著。兒媳出來對我說(見我抱著孩子太累了)叫我回家吧,否則她很難受。等我送孩子再去時,她已經被劫持進看守所了。

我這個家就更難了,我一人抱著這個,送那個上學。有時心裏過不去。大兒、大兒媳聽說也都來了,哎呀,這一看兩個弟妹都進去了,剩一個老太太和兩個孩子,急得直蹦,大兒媳說:媽,你把孩子送他姥家吧,您這麼大歲數到我家去吧!我說:那可不行,孩子是咱家的,一個姥姥身體不好,一個姥姥不在跟前,有我在,不能送姥家!它們迫害我們,畢竟不會長久的,不會總這樣難的。天是會晴的,它們不可能總這樣下去,幹壞事,欺負修煉真善忍的人,它們不會長的。大兒媳說:我們倆也幫不上你,咋辦呢?大兒媳工作忙,每天早6:00點到晚6:00點,大兒子也很忙,我幫不上他們,他們也幫不上我,他也很著急。我說:別著急,有我在,我老太太甚麼都能頂著,天塌下來,我也能頂著。大兒媳就又笑了,有您老這句話,我就放心了。我告訴兒子、兒媳:記住這句話吧,我們會好的。以後大兒子時常過來幫我,我一天早上背著孫子,送孫女上學,接孫女放學,一天幾趟,60多歲的人了,要是不煉功能吃得消嗎?不是大法的力量,真的做不到,修煉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一天天也就過去了。

11月,「16大」又來了,居民委們說:24小時換班來看我,我說你就坐著看,她們就說,上指下派,沒辦法。我就跟她們洪法,有一個新上任的居委主任就看著我,我出去掃了一上午的雪,她也跟著,小孫子也跟著,後來掃完了進屋後,她說:還是屋裏暖和,哎,這個常人哪,4歲的孩子都沒說啥,她冷得不行。她受毒太深,不能理解我們。她說:好,在家別出去。我告訴她:在家裏,在外頭,煉法輪功都是做好人,沒有一個做壞事的,是在救度世人,我得告訴你真話,這位走了。下午又來了兩位,說是剛開了會,我是掛名的等等,我說那位主任看了我一上午,我都上火了,她們問:你上啥火呀?我說一個好人被看著,做好事,做好人就被看著,能不上火嗎?要是有人看著你們呢?她們就樂了。我還沒吃早飯時,她就來了,直到中午,我還沒吃飯,她們都是那一套話,上指下派,晚上我去接孩子,剛接完孩子要過橫道,「唿」一下圍上來三個居民委的人,要我成全她們,跟她們去照相,說不用你拿錢,我給你拿。我說還照相呢?我家受到這麼大的迫害,你咋還來欺負我呢?你看我孫女褲子都尿濕了,我得給她換換,快別耽誤事了,我扒拉開她們就過橫道,她們一看我走得急,有個人就來拽我,我說你欺負我太甚了,你們一定逼要相片,你們怕這怕那,我告訴你們相片我不會給你們照,你們放心,相片沒有。第二天,他們不死心,又來了,來一個區上的和委主任,一個人說是,向我道歉,別人批評她不應該拽我,其實我是怕你滑摔了(她整這套事)。書記又說那套嗑,說是要請照相的到家來照等等,我說我這老太太不就是煉法輪功嗎?你們還欺負到家了…他問我還煉嗎?我說,不煉功我早死了。我把我的經歷說了一遍,你們想想,你們欺負我對勁嗎?他又說要成全他們等等。我就告訴他們:要相片沒有,給你們節約了,再逼我就要出人命了。他一看實在沒辦法,也就算了,也看到我一個老太太伺候這兩個孩子也覺不易,我告訴他我要不煉功早死了,把我看得吃不下飯,你們就忍心?你們沒有父母,兄弟姐妹?你們家要受到這麼大迫害,你們怎麼想,怎麼對待?以後他們再也不來看我了。

我家的鄰居挺好,後來她對我說:道滑,別把孩子摔了,你再接孫女時,就把孫子放我家,我幫你帶著,就這樣,她幫了我一個忙。一天,兒媳的母親來要拿錢,給兒媳救出來。現在就這樣,有錢有人的就能出來,沒錢沒人的就判刑,勞教。和我兒媳一同進去的另一個人就被家裏花錢買通出來了。而我兒媳就要被非法判勞教。我家沒錢又沒人,我這四個孩子被非法判刑的判刑,非法勞教的勞教,遭受著沒完沒了的迫害。

阿姨的故事就講到這裏,我有一點補充,阿姨的二兒媳被非法判勞教三年,已於12月末被劫持到勞教所,小兒媳已被非法審判,非法判處有期徒刑九年,罪名都是強加與捏造的。

後記:我有一次和家人去看老人和孩子,正趕上她老人家在做飯,掀開鍋,我們看到的是水煮白菜土豆,這就是阿姨的菜,艱難中的老人和孩子給我們的卻是燦爛的笑容,金鋼不動的正念、正信、充滿慈悲的正法之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