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一日】過去,我認為我是世界上最苦的人。現在是師父把我度成一個樂呵呵的生命。

修煉大法前,我曾幾次想把最後的話告訴家人,但又想,可憐的孩子很小無人管,那種身體與精神的痛苦使我常常淚流滿面、度日如年,想到活著不如死了好。吃過兩次安定沒死成,都被孩子看著了。世界上沒有靈丹妙藥能救我,但聽到孩子的哭聲,我動了心,才慢慢想活下來。過去我從來不相信有甚麼神,後來我想如果真有大覺者來救我就好了,我就能完全得救了,就這樣一想,奇蹟出現了。

在93年的11月1日晚10點多鐘,我剛躺一下,還沒睡覺,就聽我的房間裏突然來了一陣嚓嚓聲,同時把我全身定住動不了,但我心裏很明白。當時我知道有救了,真的有神管我了,但我不知道是哪一位大覺者。沒多長時間就見到了師父,對師父的敬意用人類的語言無法表達,不僅是我個人,我全家都非常尊敬師父。就這樣在師父的關懷下我重獲新生,我的身心有了很大的變化,精神好了,病也好了,身體從不到90斤重一下增加到120多斤,從此我明白了我為甚麼要活著,不僅要活著而且要活的更好。現在更明白要跟師父正宇宙的法。慈悲偉大的師父一上來就給我安排關讓我提高,那時候學法不夠精進,雖然聽師父的話要無怨無恨,就是為情而苦。有一次我站在師父法像前流淚,師父點化我之後我明白了,心裏對師父說:「請師父放心,我要修去這個執著。」

就在我完全忘記了痛苦的時候,99年江氏流氓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真像師父講的那樣「邪惡鋪天蓋地」。因為我合法上訪,我單位610夥同公安非法拘留我兩次,抄家兩次,用卑鄙手段停止我全家工作及工資等一切待遇。因為我堅定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關押在單位。有一次在酷暑炎熱的天氣裏,不讓睡覺,蚊子咬得很難受,我沒把握好,就妥協了,寫了「保證」,結果我剛到家,師父就用我兒子的嘴點化我。這一下把我點醒了,是啊,我這條命就是師父給的,我怎麼能不堅定呢。從此我下決心跟師父走正法之路,我就發了二個願:(一)我要金剛不動。(二)我家要出生的這個小寶寶我要教他(她)修煉;(三)我全家都要維護這個法。目前三個願都實現了。

我家寶寶出生的第二天,邪惡610派門衛每天到我家查看我在不在家,並且還說兩個小時一次,但他們沒好意思那樣做,就每天一次。我媳婦說他們再來就將他們打出去,我說我們修的是真善忍,要高姿態。我們家的這個小生命,她從小就不同於一般的小孩,從幾個月就坐在我腿上,也不哭,我學法她就要親師父的像,剛會說話我就教她學法,「真善忍、大法好」。小孩現在3歲多了,能背大法中的短篇、洪吟、經文30多篇,還能雙盤腿。這一切都是大法的體現,師父的慈悲。

2000年我又一次上訪,又一次被非法抄家,邪惡之徒看到我家孩子吃著鹹菜,就說讓我們連鹹菜都吃不上,他們真是喪盡天良。在這期間,邪惡610頭子來我家威脅我說要把我弄到大西北去,我用正念將他們趕走了。他們臨走很掃興,說來這麼大一個局長,你都不給面子。邪惡610幾次想劫持我上洗腦班,都被我拒絕了。後來因為有人出賣我,邪惡之徒把我劫持去,全市主要領導出面跟我拉近乎,一副偽善的模樣。我明白這幫傢伙想幹甚麼,想動搖我的心,但是休想,沒門兒。攝像機直對著我,我一言不發。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女兒結婚時他們不給開證明,本應該有的工作也不給安排。99年單位針對迫害法輪功擴大門衛編制近40多人,結果連門都沒看好,在有電子牆、雙層崗的情況下,邪惡之徒家的大電視機在家人都在時被歹徒盜走,摩托車一次盜走幾輛。邪惡之徒沒招兒了,又把那些門衛給下放了。目前已有部份當初迫害大法的邪惡之徒遭報病重。2000年我進京上訪後單位610邪惡之徒開會時說如果3個月滅不了法輪功他就要把眼珠子摳出來。看來邪惡真是沒招兒了。我認為他們另外空間已經成空殼了。

最後願以師父的經文《正神》與同修共勉:

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亂法鬼
善待眾生

以上所悟,層次有限,如有不符合大法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