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經磨難志不改 願化寒梅迎春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6日】看到許多同修寫出了自己的修煉歷程來證實大法,回想正法路上的風風雨雨,內心感觸頗多。因此委託同修代筆寫出我正法歷程中的一些小事,希望能為證實大法起到微薄之力,與同修共勉。

進京上訪,正念闖關

記得是2000年的年末,我身邊的許多同修紛紛走出來證實大法,走到天安門向世人講清真相。看到同修們維護大法的壯舉,我再也坐不住了,簡單地處理了單位和家裏的事之後,於2001年1月初,我和同修們踏上了進京上訪之路。那時進京火車封鎖極嚴,警察四處盤問,快到北京的時候,還有便衣上車查看辨認,連睡覺的人臉上蒙的衣服都要掀開看看,特別對穿著樸素的和老年婦女非常注意,和我一起的都是老年同修,但大家心態都穩如泰山,絲毫不給邪惡一點可乘之機,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我們順利到達了北京。

下了車,我們決定馬上到天安門去證實大法。我們一行五人來到天安門廣場,廣場上人來人往,沒看見想像中大法弟子證實法的轟轟烈烈的場面,怕心不由得又出來了。轉了一圈,還有些猶豫。同修對我說:「明天再來吧。」我也順勢同意了。就在這功夫,有兩個同修被惡警抓走。剩下我們三個人順著地下通道,走到了金水橋旁,失落的感覺籠罩著我們,這是一種非常難過的感覺,對於一個大法弟子來說,不敢站出來維護法是恥辱的。我頭腦裏還清楚地記著臨行前對師父說的話:師父,弟子一定會交給您一個滿意的答卷。我對她們說:不用走了,我們就在這證實法!沒有任何的語言,去掉了人心,取而代之的是對大法無比強大的堅信。我們默默地走到天安門門洞裏,轉過身,面對金水橋。一個老年同修在前,我和另一個老年同修在後,前面的同修馬上打出橫幅,大聲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我和另一個同修隨即也打出橫幅,我們一人手持橫幅一邊,用盡全身力量呼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還大法清白!還我師父清白!我們三人手持橫幅,緩步走向金水橋,彷彿進入時空隧道一樣,沒有時間概念,思維也好像停止了,只剩下千萬年的呼喚在空中迴盪。

一個武警跑過來搶走了橫幅,我們沒理他,仍然繼續大聲喊。他將我們關進警車裏。之後,由於人多我們被分開非法關押在不同派出所。我和另外九個同修被非法關押在一個派出所。我們拒絕報姓名和地址,並開始絕食絕水,抗議無理關押。我的心很平靜,我告訴我自己:你是大法弟子,那些另外空間的邪惡甚麼也不是,要窒息邪惡,你一定能闖出來!在鐵籠子裏,我和同修們開始集體大聲背法,惡警們惱羞成怒,將我們關在外面的廁所裏,陣陣污穢臭氣襲來,令人作嘔。沒有一個人在意這些,我們就是一個勁地背法,北方寒冷的冬季將我們呵出的氣凝成團團白霧,透過白霧我看見同修們背法時,那莊嚴神聖、無比堅強的臉,頃刻間,那堅不可摧的氣勢,是宇宙中任何邪惡也無法阻擋的。邪惡害怕了,又將我們關回屋裏的鐵籠子裏。

後來,惡警們開始逼問姓名,不說就打。陸陸續續有同修遭到了毒打,有的同修被打得很厲害,我始終保持祥和的心態,用善的一面向它們講真相,最後它們沒有動我一下。絕食絕水到了第四天下午,派出所所長把我找去,一見面就問我:「你生在紅旗下,長在新社會,竟然反黨反社會!」我馬上回答:「正因為相信黨,相信政府能為民做主,才來上訪說句心裏話。」他拿出一個xxx的像章又問我:是他大還是你師父大?我說:「這無法相提並論,他是人中的領袖,我師父是宇宙的覺者。」所長見我回答問題不慌不忙,而且毫無懼色,不禁若有所思,就拿了一把木梳梳頭,一邊梳一邊問我:「你看我腦後脫髮的地方大不大?」我說:「挺大的。」他又問:「有甚麼辦法能治好?」我說:「真心修煉法輪功,就能好。」他樂了,說:「要能好,我也煉法輪功!」停了停,他對我說:「你是我見過最好的人,你相不相信,今天晚上就放你?」我說:「不僅我一個,所有人都應該放,因為我們都是好人。」回到鐵籠子裏,同修們都為我擔心,還以為我遭到了迫害。這天晚上,開始分批無條件放人,我讓同修們先走,我留在最後。當我從派出所堂堂正正走出來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點多了。絕食絕水這四天,我沒感到身體有任何不適,也不覺得餓和渴,我知道師父就看我這顆心。坐了車,回了家,我又馬上投入正法洪流之中。

正念顯神威

進入了2002年,本地大法弟子開始大面積講清真相,我分擔了許多正法工作。在這期間,我遭到幾次邪惡迫害,我的親人和周圍的同修們被非法勞教和判刑,但這些絲毫動搖不了我救度眾生的決心,無論邪惡怎麼猖狂,無論遭受多大困難,我總是按時將同修們需要的資料,及時送到他們手中。

這一年的年末,由於被人出賣,我在單位被邪惡綁架。先是三個惡警非法押著我到我家裏抄家,在家中搶走了一些大法資料,我正告它們:迫害大法弟子,毀壞大法資料是滔天大罪,會遭報應的。同時,發正念清除操控它們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惡警們顯然十分心虛,只有一個嘟囔了一句:我們這是工作。以此用來狡辯。在我的正念抵制下,它們再沒敢動一分錢物。惡警們將我綁架到派出所,用手銬將我的雙手吊掛在暖氣管上。從我遭綁架的那一刻,我就發出最強大的一念:絕不允許邪惡迫害我!並在心裏對師父說:還有那麼多無知的生命等待弟子去救度,即使我有漏也決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請師父加持保護弟子闖出魔窟!

一個惡警拿著一大疊材料對我說:「這上面全是你的事,我們全知道,你就自己說吧,能少遭點罪。」我說:「不知道。」同時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無論它們怎麼用威脅恐嚇,還是偽善的謊言欺騙,我都向它們講清真相,揭露迫害,同時集中精力發正念,保持正念強大,純淨。惡警們看軟的不行,就來硬的。剛說要動手打我,到我家抄家的三個惡警馬上找藉口溜走了,我不停的講真相和發正念起到了作用。換了幾個沒見過的惡警來逼供。一個惡警叫:「揍她,我不信不說。」說完,就左右開弓搧我耳光,幾個惡警輪番打我,我卻不感到疼痛。我心裏想:雖然不疼,也不能讓邪惡這樣迫害下去。我集中念力清除操縱這幾個惡警的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這些宇宙的垃圾怎麼配考驗大法弟子!不一會兒,打我最賣力的那個惡警就累了,抱著它的手對我說:「你以為我願意打你呀?打你我的手都疼。」另一個惡警出去接了個電話回來說:「今天事真多,俺家孩子的胳膊不知怎麼就脫臼了。」幾個惡警都停了手,到一邊歇著去了。過了一會兒,那個最賣力的惡警又過來了,用腳踢我的雙腳,我的雙腿被踢開,人成了大字型,全身的重量全掛在雙手上,它是想讓我像上大掛一樣折磨我,我堅決不配合,使勁並攏雙腿支持身體,來來回回反覆多次。它一看我不配合,又生惡念,拿來辣椒醬抹在我嘴上,一邊抹一邊獰笑狂叫:「辣死你,辣死你。」我心想這些邪惡已經瘋狂,只有繼續發出強大的正念才能徹底破除邪惡迫害。我索性閉上眼睛,集中全力發正念,就是一個勁的發正念!它們看我不吱聲,眼睛也閉上了,就用手扒我的眼皮,無論它怎麼弄,我就是不睜開。就聽惡警惡狠狠地說:「給她澆上汽油燒死得了。」我心想你們說得不算,我師父才說得算,另外空間的邪惡爛鬼我發正念一個個都把你們清除掉。折騰到晚上,惡警們也餓了,也睏了,它們也不敢進一步迫害我。

一個惡警拿來飯讓我吃,我不吃,對於邪惡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我決不配合。惡警們把我關進鐵籠子裏,將我雙手背銬,坐在一個鐵椅子上,又把鐵椅子鎖上,檢查後,認為萬無一失,把鐵籠子門鎖上就去睡覺去了。這種情景同修們在明慧網的文章裏有過多次描寫,他們的正念正行使他們成功脫險,沒想到今天讓我也碰到了。我想讓雙手從手銬裏抽出來,抽了幾次沒有抽出來,心裏有些發急,我固執的認為,我會跟同修們一樣順利地脫下手銬,解開鐵椅,然後打開鐵籠子門上的鎖,一下子就闖出去了。可我卻忘記了保持心態的平穩和正念的強大,渴望和浮躁佔據了我的心頭,努力多次均告失敗,我對自己感到很失望,自己太差勁了,沒有做到師父要求的正念正行。就在這種焦急和不安中我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醒來,一大堆不好的思想念頭佔據了我的大腦,我一會想惡警會怎麼對付我,一會兒想我應該怎麼對付惡警,強烈的怕心湧上心頭,昨日的正念蕩然無存。在我胡思亂想好大一會之後,我猛然發現這些思想念頭都不是我,這是舊勢力在我的一思一念裏的險惡安排,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走的是師父安排的路!我告訴自己:必須精神起來,讓正念主宰一切!我抖擻精神,集中精力發正念,漸漸的正念又變得強大起來,四週都籠罩在正念之場中。一個惡警打開鐵籠子,拿了水和麵包讓我吃飯,我表示拒絕。外邊有人說:「把手銬打開,讓她吃。」頓了一頓又說:「兩隻手都打開吧。」我此時頭腦清醒,正念純淨,它把食物放在我的身邊就出去了,就在這時,樓上有人喊:「有好吃的,都上來吃呀!」一招呼,人都上去了,就剩下一個惡警了。我沒在意,仍閉眼發正念。過了一會兒,就聽有人大聲說了一句:「我也上去了!」我睜開眼一看,樓下除了我,竟然空無一人!鐵籠子的門半開著,沒有鎖,我抬起雙手,手銬是剛剛它們給我打開的,我非常清醒地意識到:師父安排我闖出去的時機到了!我雙手把住鐵椅子,一使勁兒,雙腿很容易地抽了出來,我輕輕走出鐵籠子,長長的走廊一直到盡頭,一個個房間門敞開著,靜靜地,一個人也沒有!出了大門,門外有警車,還有一個警察,不過是背對著我。我招手上了出租車,迅速離開。就這樣,在師父的無限慈悲中,我脫離了險境,沒有太多的激動,在找到自己的執著後,救度眾生的大道上我會更加理智和堅定的走下去。

發揮整體的強大正念

在本地區曾經發生這樣一件事情:惡警們綁架了一個大法弟子,在被推上車之前,他朝妻子使了個眼色,說了幾句話,妻子明白了,應該馬上去通知同修們。惡警前腳走,消息就傳出去了,人傳人,頃刻間,同修們都得到了通知,甚至連外地的同修都知道了。沒有時間切磋商量,也沒有規定怎麼去做,所有知道消息的同修幾乎都在同一時間裏同時發正念,長時間的發正念。目的只有一個:徹底否定舊勢力迫害被綁架同修的安排,徹底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我們一定能把同修救出來!與此同時,綁架同修的警車在往縣城的路上疾駛,該同修也在車上不停地發正念。這時整體正念的威力顯現出來了,車突然壞了,停在路邊。惡警們都下車去修車去了,利用這稍縱即逝的機會,該同修衝出車門,拔腿就跑,惡警們隨後就追,無論該同修怎麼拼命跑,就是甩不掉惡警,一直跑到山上連鞋都跑壞了,人也累得受不了了,他這才想起發正念,心想:我豁出去了,我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他坐下盤腿發正念,惡警們就在他身邊跑來跑去,瞪著眼睛就是看不到他,最後惡警無功而返,該同修順利脫險。

在這次整體正念破除舊勢力邪惡安排的過程中有幾點因素非常重要。一,該同修被迫害時,盡最大努力將消息傳了出去,同時得到消息的同修知道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以最快的速度通知其他同修。二,得知消息的同修第一個反應是發正念幫助被綁架的同修,而且是馬上在第一時間就開始發正念。三,該同修頭腦很清醒,始終沒有放棄任何正念走脫的機會。從中可以看出,整體的協調配合非常重要,如果第一個得知消息的同修聽到消息後感到害怕了,沒有及時轉告他人,如果得知消息的同修們對此麻木,冷漠,甚至無動於衷,或者想我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等抽出時間或過幾天再發正念幫他吧。如果,如果……我們把該同修是否有漏先放下,單方面看看每一個聽到消息的同修的反應,就會知道每個人是否都把自己當成整體的一員。其實我們聽到和看到每一個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和情況,都跟我們自身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有許多同修有這樣的經歷,從遭到迫害一開始,慈悲的師父就安排各種機會讓我們正念走脫,安排機會讓周圍的同修在短時間內得知消息,在很多時候,我們完全可以避免迫害的發生或減少損失,可是往往由於我們自身整體意識的淡薄和對同修缺少慈悲,使舊勢力的迫害一次次得逞,有一些同修當親人和熟悉的同修遭到迫害時,他們會傾盡全力發正念幫助同修,而當不熟悉的同修或網上出現同修的迫害消息,卻多多少少表現出麻木、冷漠的態度,至於審判邪惡之首案件,二十三條惡法,營救美國同修等等整體反迫害的行動,更是無動於衷,人情與私心把我們分割成一個個小小的個體,使我們很難意識到自身在整體中應起到的作用。其實並不一定非得等到同修遭到迫害了,或有同修在網上建議發正念了,我們才會去重視。真正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當同修出現身體上的干擾,或狀態低迷,執著很重,或干擾很大走向極端時,當善意的提醒不起作用時,我們都可以集體發正念清除舊勢力對同修的干擾與迫害。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舊勢力對每個同修的迫害都是對我們自身的迫害,都是對我們整體大法弟子的迫害,當我們找到自身的原因,真正把自己當作整體的一個粒子而紮紮實實地去做時,那舊勢力就沒有任何迫害大法弟子的機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