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東北農村大法弟子的護法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3年3月16日】我是中國大陸東北的一個農村婦女,今年50歲,不識幾個字,只有小學二年級文化。

一、世事艱辛逢大法

我13歲時失去父親,母親領著我們5個孩子艱苦度日。當時最大的也只有16歲,最小的才3歲。生產隊那個年代沒有口糧,也沒有柴燒,童年裏經歷了許多波折與坎坷。成家後,由於婆家的兄弟姐妹多,我們就自己單過。房子、吃、穿甚麼都沒有。像小燕壘窩一樣,一點一滴地積累,好容易把日子過起來了,也有了兩個兒女。不料不幸又降臨了,丈夫因一場意外離開了人世。事情剛過百日,女兒又遠嫁他鄉。幸虧當時我已經得法,否則無論如何我也承受不住。

二、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1996年經親友介紹說法輪功好,並郵來一本《轉法輪》,我開始看書學法。就這樣我得法了。後來鄉里有了煉功點,動作也學會了,週日經常步行20幾里路去鄉里煉功、洪法。修煉大法不久原來的嚴重的胃病、骨質增生、肩周炎、坐骨神經痛、腰疼等所有的疾病都好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無法用語言表達師父的救度之恩。

三、放下一切執著,助師正法

1999年7.20以後,邪惡鋪天蓋地,我也曾迷惑過。但冷靜下來一想,做好人沒有錯,電視上那些都是假的。

我去女兒家看了兩年孩子,與功友們聯繫不上,師父的新經文也看不上,我很著急。一天晚上睡覺,看見眼前有字但看不清,第二天晚上看清了,可剛要翻就過去了。後來在師父的點化下,終於與同修聯繫上了。她送我真相材料,我起早貪黑地一家一家的送。有一天早上,我領著孩子出去,散發真相資料。有個人見到後說要把這材料送公安局,這時從東面來了一個人對他說:「送公安局,他們不得說是你弄的嗎?」這時,我就坐在那給那些人講真相。有一個人到村長那去告密,村長說:「她不是我們這的人,我們不管。」

我跟同修說:師父為我承受了這麼多,我也不能做些甚麼,一想到這心裏就特別難受,特別心痛,總是想哭。我回到老家時,正是2001年年初,我跟同修講要去北京正法的事。同修說:「不管你去不去北京,在哪裏都存在走出來、走不出來的問題。你現在不也在做正法的事嗎?」後來許多同修都被抓了,要做真相的材料也沒了。一個偶然的機會,聽到一個同修說可以自己寫。我就按著同修所說的寫了許多張。晚上10點出去,第二天天亮才回家。後來又去鄉里貼「還師父清白,還法輪功清白」等真相材料。

四、化險為夷,脫離魔爪

2002年12月下旬的一天晚上,我還是照樣出去貼真相資料。貼完一個村子正往家趕,忽然看見路上不遠處有一輛警車,只好又從岔路去另一個村子去貼,貼完回來一看道上仍不安全。我就躲進柴草垛裏。這時警車就過來了,我就發正念,可能當時發的念不純,警車沒走。於是我就跑,警車就在後面追。跑出很遠我又鑽進柴草垛。警車就在柴草垛邊上停著,卻找不到我。我不停地發正念,警車還是不走。大約早晨5點左右,我突然想起師父的經文《甚麼是功能》,於是我就在心裏說:「讓邪惡警察定住,讓警車壞。」說了兩遍。就這樣我不知不覺地回到了家。是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到家一看,右腳五個腳趾都凍了,耳朵、臉也凍破了。不到半個月就好得差不多了,但沒好徹底。一天一個同修來看我,說這是邪惡的干擾,要發正念清除。我才如夢初醒,我就發正念,現在也不疼了。

我知道與許多其他同修相比還差得很遠,離師父的要求還遠遠不夠。但我決心以法為師,做好師父說的三件事。

由於文化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