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化論的重重危機: 九、進化論的危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1999年10月16日】9.進化論的危害

如果讀者看過頭幾篇文章的話,我們回頭看看進化論的負面效應,簡要分析一下它在生物學領域造成的混亂和社會危害。

(1).目前相當一部份學者認為:進化論不是實證科學

不少學者認為:人不可能看到生物界發展的過程,進化論只是對生命現象的一種解釋,實際無法證實,何況自身有許多問題。進化論和其他科學也差別很大:

a)進化論充滿了不確定性。假說套假說,猜想連猜想,而且充滿了循環論證。比如「適者生存」:因為更適應環境,所以得以生存;因為生存下來,說明它適合環境,這種「同義反覆」其實等於甚麼都沒說[1]。
b)進化論無法預言進化方向。所謂「向更適應環境的方向進化」,是毫無意義的。而且,分子生物學對基因的研究完全否定了這一點:進化是不定向的,因為突變是隨機不定向的。
c)進化論的機制無法證實,只靠推測。不少人用盡各種方法提高基因突變頻率,連「種」的界限都沒有突破,沒有任何產生高等生物的跡象。因而自圓其說地解釋:進化只有相對意義。
d)進化論的結果無法重複驗證,這是實證科學最忌諱的。
e)進化論者迴避、壓制、甚至打擊不利自己的事實。這都是科學所不容的。

(2).進化論在生物學中造成的矛盾和混亂

如果一個理論是正確的,從不同的角度出發,都能證實其真理性,而且不同方面的證明互為補充。基因是DNA分子的證明正是這樣。而進化論卻相反:各個學說之間有著根本的對立,分歧之大是絕無僅有的。從本系列前幾篇大家也都看到了。

在新物種產生的模式上,基於地質歷史和古生物化石的間斷平衡論和基於基因本質的突變論對立;在「自然選擇」的作用上,中性突變論對立綜合論,又與新達爾文主義對立,而且,就達爾文提出的「自然選擇」,現在也是大有爭議的;在環境因素作用上,新拉馬克主義與其他進化流派對立;一度爭議最大的還是進化「家譜」---進化譜系樹,結果嚴謹的分子生物學研究得出了極為混亂的結果,從而否定了自身的合理性;在人類起源上,爭論得簡直不可開交......這些說明了甚麼呢?

可能古爾德舉的這個例子能很形像地揭示問題:"布林頓的研究指出:黑人是低等的,因為他們保留著幼年的特徵;博克的研究認為:黑人是低等的,因為他們的發育超越了白種人保留的幼年的特徵。"為甚麼矛盾的論據會支持同樣的觀點呢?因為他們在為一種錯誤的信仰找根據,而不是根據事得出科學的結論。這裏暴露的也正是進化論的問題。因為進化論整個錯了,所以越發展越錯,一些人陷在其中,都發現對方確實錯了。

(3).進化論成為種族主義和擴張主義的「理論依據」

重演律本身就錯了,再發展下去就更加背"道"而馳了。達爾文受馬爾薩斯生存競爭論的影響,創立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進化論,競爭也成了當今社會的信條。他的一位親戚道吞發展的種族主義,在德國十分流行。德國的海克爾是很權威的學者,他提出了重演律,而他本身就是一個種族主義者,他認為德意志是最高級最優等的民族,其他民族都低等。他的觀點對希特勒很有影響。[1]古爾德也在一本書中專設一章講述了「種族主義與重演論」[2]

(4).進化論破壞了對宗教信仰,推動了道德的敗壞

達爾文曾把自己的學說稱為「魔王的聖經」[3],顯然這是針對基督教而言。在那個科學啟蒙的年代,人們對科學了解甚少,厚厚的《物種起源》自然成了「科學」的理論。新的領域吸引了許多學者置身其中,進化論的陣營很快壯大起來。打著科學的旗幟,進化論很快使人們放棄了宗教的「神創論」,開始從心底裏相信科學,不信宗教了。人們不再相信善惡報應,也就為所欲為,肆無忌憚了。

(5).進化論在社會上造成的巨大危害

進化論不僅誤導了整個生物學,而且誤導了心理學、倫理學和哲學等許多領域,誤導了人類文明的發展。它給人類文明造成的潛在的禍害,是觸目驚心的:它讓人把宗教和道德善惡視為欺騙,敗壞精神寄託和道德制約;它告訴人們弱肉強食,適者生存,在競爭中採取各種手段發展自己;讓人們相信反傳統、反潮流的畸變可能出現更進化的、更好的結果;它讓人相信人是動物的後裔,讓人相信人的本性來源於動物;西方心理學進一步發展認為:人的慾望是人最本質的本性,甚至是進化出來的最好的本性,為物慾橫流和倫理的敗壞從科學上解除了約束,這種宣傳已經充斥了社會的方方面面。種種這類敗壞的因素滲透進現代常人社會的一切,潛在地推動了人類道德的滑坡。

人們一心進化自己,一面放縱地「進化」著自己,一面在緊張的競爭和顧慮中生存,越來越自私,當自私慾望得不到滿足時,各種不道德的行為和犯罪愈演愈烈了。人們失去了理解和信任,在社會上失去了安全感。短暫的享受和榮耀,換取著無可挽回的一切:道德淪喪、心理畸變、物慾膨脹、無休止的競爭、社會的畸形分化、資源的耗竭、環境的污染等等。

新西蘭遺傳學家但頓(Michael Denton)在《出現危機的理論:進化論》一書中坦白地講:「達爾文的進化論是二十世紀最大的謊言。」在這個謊言的影響下,人類歸根於動物,拋棄了道德的約束,失控發展著私慾,造就了誤入歧途的歷史。

參考文獻
1.[瑞士]許靖華,達爾文的三個錯誤,世界科學,1987:4,12-14
2.[美]斯蒂芬.傑.古爾德著(Stephen Jay Gould)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