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放下自我 用純淨心態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八月十三日】我和同修A配合講真相很默契,一般都是我講,她補充並發正念。我們在一起配合已有幾年了。有一天,同修B找到我,說要和我們一起去講真相,又多一份正念的力量,這是好事,得支持,那就來吧。

沒想到,B來了之後,打亂了我和同修A講真相的順序。同修B話多,經常和同修A說些與講真相無關的話,常常一邊走一邊說著。有幾次,當我講真相勸三退後,發現她倆根本沒有給我發正念。我心裏一下翻騰起來了:你不講,你給我發正念啊,師父給延續的時間是救人的,得珍惜啊!對講真相這件事怎麼這麼不嚴肅,這麼淺的常識她應該知道。我對同修B的做法不能接受,心裏不滿,但嘴上沒說。

就這樣,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漸漸的我發現這個狀態不對,應該整體配合,整體昇華,整體提高。我們三個人也是一個整體,同修有不足,有待改進,我應該擴大容量,修煉這麼嚴肅的事情,可不能叫舊勢力鑽空子。就這樣,我強壓下對同修B的不滿,同時心裏想著也許以後同修會改變的。

這個矛盾沒解決,下一個矛盾又來了,還升級了。又來了兩個同修,也要加入我們組一起講真相,我想五個人目標太大,那就分出一組吧,誰願和誰配合,自由組合出一組吧,還能多勸退些。同修B說和同修A習慣了,就和A一組。自然的,我就和另兩個同修一組了。我表面上沒說甚麼,心又翻騰起來了,你才來幾天,我和同修A都配合好幾年了,心裏不平。我知道不應該和她爭,但心裏不是滋味。由於帶著情緒講真相,效果肯定沒有以前好,講了許多,退的不多,我知道自己已被帶動了。

這樣不行啊,我應該放下自我的心,不在表面上論是非,不在矛盾中爭對錯。人家為甚麼願意和同修A配合,這裏是不是有我要去掉的心?

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1]。

法中有答案,漸漸的心平靜下來了。為甚麼別人聽我的,我就高興,同修不符合我的意了,就動氣。表面看,在講真相中,我是主角,別人就該配合我,實質上,這是一顆高高在上的心。對,就是這顆心。是人心就惹人生厭,在沒有人心的情況下做事,是最神聖的。

找到了執著,像開了扇門,心裏敞亮了。找別人,越找越生氣;找自己,越找心裏越敞亮,向內找真好!越找心裏越高興。

接下來,我讓同修A跟著我,這樣,同修B也就沒說話的機會了,讓同修B先跟著學一學講真相。我在前頭走,後面的同修A在我勸三退接不上話時,她會輔助講,過程中,我也一改以前生硬的語氣,用商量的語氣徵求別人的意見,對別人不要提任何要求,更不能把自己擺高了,而且每個同修都有閃光點,看別人的長處。逐漸的,我們這個整體發生了變化。

有一次,在超市,我給一個女士講真相,我邊走邊講,女士推辭,不想聽真相,也就不願意三退,正好走在同修B站立的地方,同修B以第三者的角度告訴女士,那個人告訴你的都是好話,退出來,災難就遠離了你,用這個化名退出吧。女士微笑著點頭同意了。

還有一次在超市,我給兩個年輕男女講真相,男士聽明白我講的是甚麼了,要匆匆離開。同修A迎上前說,有信仰的人都是好人,我也是有信仰的人,知道冥冥之中,有神護佑,共產黨是無神論,你只有退出加入過的黨、團、隊,抹去獸記,才能遠離災難,生命就是財富,誰能拒絕神佛的保護啊。兩個年輕人同意了。

經過這次向內找,我找到了自己的執著並決心修去它時,師父就把不好的東西為我摘掉了,而同修也因為我的轉變,也變好了。生命只有符合法了,才能感受到法的展現,只有實修,才能同化法,並能看到法的內涵。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