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走出家庭魔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我走出魔窟回到家裏,原本幸福的家失去了往日的和諧、快樂。女兒上大學後,家裏就剩我和丈夫兩人,很多時候是我一個人呆在家裏。

在冤獄中,我被迫害的身體不正常:視力、聽力下降,眼前一片模糊,看不清東西;耳中一直有嗡嗡聲,聽不清聲音;腰部以下肌肉麻木,沒有知覺,走路搖晃,像失去了平衡。感覺兩條腿就像兩條木棍,幹活使不上勁。再加上我被非法判刑而被單位開除,失去了工作。儘管如此,我仍然克服一切困難,努力的幹家務、照顧丈夫。面對這樣的我,丈夫整天陰沉著臉,不說一句話。他一回來,我就感到一種無形的壓抑。不回來時,要麼留個紙條,要麼發個短信,要麼就是在電話裏冷冷的一句:「我有事,不回來吃飯。」對我身體的狀況更是不聞不問。

雖然在此之前,我設想了種種情形,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離婚,我都能接受,都敢去面對他,也不會怨他,因為我知道,這些年來因我修煉大法講真相而被迫流離失所、判刑,他承受了很多痛苦。但是真正面對他的這種冷漠、無視,我還是心動了。覺的他沒有正義感、太膽小、太無情、太自私,因而委屈、怨恨、不平、厭惡等種種人心都翻上來了。我感到心口有塊大石頭壓在那裏,家裏的氣氛冷的讓人窒息。我們就像兩個陌生的人住在一個房子裏。

但是,我沒有忘記自己是個修煉的人。雖然我知道自己遇到的一切魔難都是因為自己的執著心太多、沒有做好而造成的,可並不清楚問題到底出在哪兒?如何做才能去掉那些人心。

我克服視力上的困難,請同修給我裝上電子書,把字號調到最大,開始學法。在大量的學法中,我漸漸明白了,這些年自己並沒有真正實修。學法流於形式,像完成任務、走過場一樣,並沒有入心;煉功是有時間了煉,忙了或累了就不煉;講真相也是憑著熱情、感覺去做,修心上更是糊弄事,知道自己有這個心、那個心,一找一大把,就是不知如何去修,也就是想想而已,那個人心執著仍然在那兒。

被迫流離失所的那幾年,本來是師父留給我清醒、提高的好機會,可我卻陷在對家人的思念、對迫害的無奈、對魔難的消極承受中,陷在忙於找工作、掙錢當中,沒有精進實修,心性沒有提高上來,從而加大了魔難,致使邪惡對我的迫害步步升級,也讓許多世人因此而對大法產生了誤解、甚至犯了罪,加大了本地講真相、救度世人的難度。

尤其對自己的家人傷害更大。女兒上初一時我就被迫害,先是兩次被關進看守所,接著流離失所三年多,最後又被非法判刑兩年,直到女兒上了一年大學後我才回家,期間缺失的母愛無法彌補。更讓我痛心的是,女兒從小知道大法好,有時也跟著我學法,但是現在對大法卻避而不談,真相資料也不看(以前可是非常喜歡看的)。雖然嘴上不說甚麼,但在她心裏已遠離了大法。

一九九八年我婚後即開始修煉,不到一年迫害就開始了。丈夫怕出事,勸我小心點。後來他調動工作受阻,雖然心有所不甘,但認為錯不在我,也就沒太在意。再後來,因我給學生講真相被惡意舉報,校領導找我談話,局領導找他談話,給他施加壓力,他就開始反對我修煉。最後到我被迫離家、被非法判刑,在邪黨的謊言、威脅、恐嚇中,他對邪黨噤若寒蟬,對我心生怨恨。這次我回來後,他鑑於我的身體情況,沒有和我提出離婚,可是態度上很不好。

如何去改變這種狀況?只有學法、實修,真正的把自己當成一個修煉人,遇事向內找。於是我靜下心來找自己。平時只要有甚麼事甚麼人讓我心裏不舒服、讓我生氣,情緒激動時,我就在想,是甚麼在帶動我的心?慢慢的我找到自己的怨恨心、自以為是看不上人的心、爭鬥心、利益心、色慾心、妒嫉心、求安逸的心等各種人心執著。而這些心所表現出來的就是我想擁有常人所謂的安逸、舒適、幸福的生活,然而我越追求越得不到。

我還發現,丈夫的種種表現都是針對我執著心而來的:我想得到他的同情和關心,他就對我冷漠、無視;我懷疑他有外遇,他就表現出時常半夜回家,或週末外出;我反感他喝酒,他就常常滿身酒氣的回家,有時還藉著酒勁罵我、打我……凡此種種,我想要的得不到,我看不慣的他不改,這是一種強烈的為私的心,一切都圍著「我」,一旦達不到我認為的標準,怨恨、委屈等人心就起來了,卻從未站在他的角度上為他考慮過。

這麼多年,他頂著各種壓力,承受著不應承受的痛苦,一個人帶著孩子,忙裏忙外,的確不容易。他對我有怨氣,那是人之常情。畢竟他是個常人,在當今社會風氣的薰染下,能保持住他善良的本性已經不錯了,我還要求他甚麼呢?想到這些,我的委屈沒了,怨恨淡了。師父教我們要與人為善,我要用自己的善心去關心他、照顧他,沒有了任何有求之心。

慢慢的,當我漸漸的放下這些執著時,他也在慢慢的改變著。呆在家裏的時間更長了,整天陰沉的臉上有了笑容,話也漸漸多了,說話也不再是冷冰冰的了。有時也跟我說說他工作上的事,嘮嘮家常,吃飯時也知道幫我拿碗筷、盛飯了。週末或假日,還帶我出去遊玩,遇到不好走的路,就伸手扶我……一切都在無聲無息中起著變化,我們的關係變的溶洽、和諧。

我知道,這種變化源於大法,是大法改變了我,讓我放下自我、放下為私的心,做事為他人著想,遇事找自己。雖然這個過程是痛苦的,當那些在情的帶動下、人的慾望得不到滿足又不願割捨時,人心就像一座座大山,壓著我、擋著我,讓我寸步難行。而這時是師父的法鼓勵著我,支撐著我,「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使我一步步的走出了家庭魔難。

當我放下了執著,走過來時,我真正的體會到了一身輕的輕鬆、愉悅。

弟子叩拜師尊、感謝偉大的師尊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