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帶孩子中放下自我 家庭和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六月十六日】修煉二十多年了,這裏我就寫去給兒子看孫女那段時間,放下自我的心路歷程。

保持正念 順利到達

我去南方給兒子帶孩子。我是大法弟子,不管在哪兒,都要做好三件事。我就需要帶上大法書、電腦、各種資料和換季的衣物。當時正趕上「香港反送中」,看到網上報導同修出行被攔截,思想壓力就很大。以前多次出行,都會帶很多救人資料,正念足,在師父的保護下,都走了過來。可這次趕上這情況,我就穩下自己,大量學法,充實自己的正念,並長時間發正念,以便去面對要走的路。

我是修煉人,遇到的一切都是修煉,我是不同於常人的人,我有師父有法,師父隨時在弟子身邊看護著我的每一步。我想機場中的工作人員及各種設備都是生命,都在等待著大法救度,所以會歡迎大法弟子到來。我就用念力加持著他(它)們的正念,讓他們一一知道並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祝福他們有好的未來。在托運行李和安檢時,我主動打招呼:對工作人員說:「你好!」他們都高興的說:「謝謝!」

我順利到達目的地。

放下自我 家庭和睦

兒子在南方獨自支撐起了自己的家,很不容易,需要時,做母親的要幫助他。婆媳難相處,我也要面對。兒媳婦進了我家門,就是我的孩子,就要和對待兒子一樣關心、愛護。我是大法弟子,要善待一切人,盡心盡力去做好。

兒媳婦月子裏,她媽在,她媽與她一起帶孩子,讓我買菜做家務。她媽不能勞累,晚上九點得睡覺。兒子白天上班,晚上要幫著看孩子、餵奶。

一次下半夜三點了,孩子哭鬧,兒子在客廳裏抱著孩子。我過去把孩子抱過來,讓他倆睡覺休息。一會兒,兒媳婦來要孩子,跟我搶:「這是我的孩子!」我當時就想起她媽曾經羨慕我,對我說:「你教育的孩子真好,真有禮貌。」我才理解了大法弟子的孩子,和她的這個孩子的確不一樣。

半個月,她媽走了,她哭,我把她擁在懷裏,給她擦眼淚,拍著她安慰她:「你媽有自己的家,不能總在你身邊。你現在有家有孩子了,日子要自己過,別人幫只是暫時的,路要靠自己走。我理解你,我也是從年輕過來的,以後你會明白。」我擁抱著她:「這還是孩子啊!」

滿月後,兒媳婦有兩次拿著胸罩舉在我面前,讓我給洗洗。其實平時我給她洗衣服時都一起洗過的,我接過來,心裏說:「洗,我是修煉人,甚麼都能做到。」

兒媳婦上班時,讓我給孩子在紙尿褲外再穿上褲衩,我說孩子穿紙尿褲挺熱的,在家裏就不用穿褲衩了,兒媳婦說:「必須的!」口氣那麼強硬,我聽著沒吱聲也沒生氣,她就上班去了。我知道孩子穿褲衩太熱了,有時候還得脫下紙尿褲晾一晾。我就心平氣和的把這些事情做了。

孩子近三個小時餵一次奶,熱奶、開水燙奶瓶,中間還要刮水果汁、還得添輔食,拉,尿,晾孩子的屁股,洗衣做飯,所有的衛生打掃,當然還要抽時間帶孩子出去遛遛,我就藉這個機會講真相。每天忙的跟頭把式的。學法、煉功、發正念都跟不上了,很苦惱,有時看書打瞌睡,書都掉了,氣的打自己,當然還是堅持著學。天天放師父講法錄音,自己聽,也讓孩子聽。

聽著師父的講法,我悟到了:我的苦惱是因為沒有達到自己的願望,這不是慾望嘛,修煉路上遇到甚麼都不能繞開,都要面對,恆心過去。我就想,每件事完全都去為他們做好。

他們上班也很辛苦,晚上到家都是九、十點鐘,為了讓他們多些休息時間,孩子的澡我也提前洗好,在他們到家之前,飯菜涼好,進門就吃,早些休息。

忙忙碌碌,看到晾乾的衣服他們不知收,我是婆婆,不能說兒媳婦,只能說兒子,告訴他歸類放好。說多了,兒子不高興,說我事多,心中翻倒了五味瓶,「養兒養兒」,真是養兒啊。一個女人養活一個男孩,教育多難啊!這些年的艱辛不易都擁到眼前,不是師父的救度,我哪能走到今天!

我知道了這是去我的情,我還迷在這裏嗎?這只是一個角色,還這麼入戲,我真正的角色是大法弟子,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法徒。我要修出善來,修忍。我發自內心對他們好,為他們著想,為他們做好,家中一切都理順好,不讓他們操心。

當我真正內心放下自己時,一切在漸漸發生變化,兒子、兒媳早上來不及吃飯,我就把可口的東西送到他們嘴中,兒子一口,兒媳婦一口,讓他們多少吃點,再帶點路上吃。有時兒媳婦不舒服,我餵孫女水果時,給兒媳婦一口,孫女一口,都把他們當作是孩子。

漸漸他們不用我做飯,儘量在外面吃完回來,他們休息時,也不讓我操勞了(買凍餃子等現成的),給我節省時間學法,能出去救人,兒子也常提醒我「修煉」。我學法,發正念時,孫女自己翻畫冊看,我讀大法書,孫女也在聽。在外面講真相時,孫女總是靜靜的在車上坐著,配合的很好。

孫女發燒、磕碰、驚嚇,我給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好了。兒媳婦看到這一切,說話和藹了,也支持我出去救人。有時她休息,提醒我:「媽,出去救人吧。」

我回家時,在機場,她抱著我哭了。後來,她來我家時,給師父磕頭。

講真相 救度眾生

武漢肺炎爆發後,兒子居住的小區要求出入刷臉識別後再開門,要住戶到社區照相登記身份證。我曾經被迫害過,我就發正念解體干擾我救人的這些做法。一次發正念,看到一隻劍插向社區,聽到一個聲音:「尚方寶劍!」我知道邪惡解體了。小區封閉後,我就跟在別人後面進出。

眾生等著得救,不同的人我用不同的資料,不同的話題,不同的祝福講真相,基本都很高興的接受。年輕的給翻牆軟件、優盤,祝他們事業成功;年老的給小冊子、護身符,祝健康長壽;看小孩子的姥姥奶奶,給他們能聽的,祝他們有好心態,講自己孫女受益的故事。

有的說:「你真好,在哪住?還能遇到你嗎?」有的要學煉法輪功,有的記不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要我重複念,直到記住為止。手頭資料少時,只給一些實在記不住的人。

一次過紅綠燈,有三個人騎摩托車,來不及講真相了,前面的小伙子突然說:「阿姨,您拿這麼多菜,我帶你一下吧。」我說:「謝謝你,這麼善良。好人一生平安!你聽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沒聽說過。我就問他入過黨、團、隊嗎,他說戴過紅領巾。我說:入隊時宣誓,要把生命獻給共產黨,那是毒誓。命是天給的,父母生的,要自己選擇掌握自己的命運,不能把生命獻給它。祝你一切順暢!舉例告訴他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陷害法輪功,不要相信共產黨的宣傳。他謝謝我的祝福,用「順暢」退了隊。

後面有兩人跟上來,聽我講了真相後,一個說是黨員,另一個說是團員,我馬上用兩個化名給他們退了,告訴他們記在「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避難避瘟疫!他倆點頭同意。此時路燈變綠,他們走了。這都是師父給的機會啊!

還有超市的一個老太太,我幾次想給她講真相,我顧慮她是南方人聽不懂普通話(我經常碰到南方人就語言問題,無法溝通),一直沒給她講。有一天,我想不管怎樣,我告訴她法輪大法好總能聽懂吧,別錯過機緣,結果她能聽懂普通話,還一直謝我。每次去去超市,她都和我打招呼問好。我給店經理講真相,她就在旁邊幫忙,說:「你真好,你太善良了!」我給經理取名了化名,祝福他善良會給他帶來財富。

這個店裏的服務員、收銀員我抽機會就給他們講真相,講三退的重要,好幾個人都退出了自己加入過的或黨團隊,或團、隊。花錢我都用真相幣。最大限度的起救人的作用。有一次,我花了一把真相幣,收銀員拿著大聲念,我說,你有福了,花它有福。

有一次講真相遇到外地給她兒子看孫子的同修,師父的新經文她看不到,我就把電腦下載的經文,工工整整的抄好,折成小本傳給她,她方便看。我知道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安排,是自己放下了自我後,生命在昇華中的展現,一切都往好的方向、正的方向在變。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