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護師父和大法的威嚴 工資補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四日】二零二一年十一月,我照例在發退休金日的幾天後,去銀行取退休金。工作人員看了我的工資本,說我的退休金已領取。我說沒取,同時默默發正念:不管甚麼情況,我歸師父管,歸大法管。工作人員查了查,說沒錢,讓我去發工資本的銀行詢問。我若去銀行詢問,就承認舊勢力了,所以沒去詢問,直接回家了。

四個整點發正念後,我發正念解體工資沒到位的因素:我只歸師父管,歸大法管。師父只安排發退休金的有關人員按月給大法弟子發放退休金,沒有別的安排。我與負責發放退休金眾生本性的一面溝通:你們也是與師父簽約為得救、得度下世的,我們都是師父的孩子,是一家,就按師父的安排做,別失去得救得度的萬古機緣。

我發正念時,始終沒用「停、扣發工資」一詞,腦子若有這一詞也排除,因為這是舊勢力為迫害大法弟子造出的詞,用此詞等於承認舊勢力、承認迫害,因此與此事有關的眾生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的罪就成為事實了,等於與舊勢力一起迫害眾生。而「工資沒到位」裏包含弄錯、改正的含義。我也沒有去社保局找的念,覺的也等於承認舊勢力、承認迫害,毀眾生。只想事情有了眉目,再去講真相

發完正念,向內找,為甚麼工資沒到位?找到了,執著利益的觀念;兩人有工資,買東西大手大腳,不珍惜大法資源;更重要的是嚴重懈怠,沒繫眾生安危於心,被邪惡因素迫害的昏沉麻木,做不好三件事。找到後,歸正自己。那時腦裏也翻不正念頭:現在一個人掙工資,我得算計花。我不自覺的在買菜、乘車上算計,浪費時間,干擾了做好三件事。我意識到,人的觀念「錢好」在左右我,沒把大法擺在第一位。疫情這麼嚴重,眾生得救的機會越來越少,我在毀自己、毀眾生。我滅掉這些觀念,歸正自己。第二個月,我沒去取退休金,繼續發正念。後來,同修讓我去銀行辦掛失。掛失時,我知道退休金仍沒到位。

轉眼到了二零二二年一月,孩子知道了此事,打電話問我以前在監獄時的工資情況。那時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被停、扣發工資,明慧網有報導。我被邪黨非法判刑、關押和出黑窩後,師父看護,工資照開、照漲,直到二零二一年十一月,沒受一點影響。孩子聽了,說那你不用鏟(指不用發正念了)了,三年以後,再去開工資。我當時只想不讓孩子多操心此事,想都沒想,答應說:「行。」

放下電話,我馬上反應出:「這是邪惡因素利用我的大腦和嘴說的話,這不是我,不要它,解體它。」意識到孩子的話是舊勢力操控,利用我沒去掉的家庭觀念、親情,想讓我無意中承認停、扣發工資,妄想迫害我。解體這一切。「我只歸師父管,歸大法管,誰也不配管。師父的旨意,你也敢動,太肆無忌憚了!」

我馬上給孩子回電話,告訴她,剛才你說的話,馬上作廢,工資必須照開。孩子說:「作廢,我剛說的全部作廢。」

當時自己心裏嘀咕:被停、扣發工資的同修,實際找回工資的有,但是鳳毛麟角。要否定這一切,就認定歸師父管。

與同修交流,同修說:工資必須給你。大法弟子必須維護法,站在這個基點看問題做事。這裏不是執著圓滿,執著偉大,而是維護法!這是師父賦予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使命和責任!

師父說:「大法弟子的偉大是和宇宙正法連繫起來的,你們最大的使命就是維護法。」[1]

師父來了,為的是在宇宙壞滅之時,救度宇宙中所有眾生。恰恰舊勢力用它們變異的觀念,想保住它們原有的甚麼都不失去,妄想利用師父來滿足它們為私而無視眾生與穹體安危,而想左右了正法。

舊勢力的所為、所安排是最大的破壞法!大法弟子就要站在維護法的基點,否定舊勢力一切所為,否定舊勢力一切安排。

舊勢力敢於左右正法,就是無視師父的尊嚴,無視大法的威嚴!這是對師父最大的不敬,是褻瀆!對大法的最大的不敬。

雖然我發正念破除工資沒到位的因素,解體對眾生的迫害,但沒站在維護法的基點。工資沒到位也好,停、扣發工資也好,其實都是舊勢力的把戲,事已出現了,去發正念,否定舊勢力,也解體對眾生的迫害,從法理看是有為,有解決工資沒到位或停、扣發工資的目地。而維護法,沒有任何目地因素,就是維護法!這是大法弟子最大、最神聖的使命和責任。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安排,左右正法是最大的不敬師、不敬法的罪,也是舊勢力的要害。大法弟子站在維護師父的尊嚴,維護大法的威嚴,這就擊中了舊勢力的要害,就能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我認識到這點,幾天後,孩子來電話說,她給社保局打電話,問了工資情況,社保局說,弄錯了,給補發多少錢。說的錢數,正好是加二零二二年一月的數。這樣二零二二年一月,我拿到了當月和二零二一年十一月和十二月的退休金。

我的認識和心性到位,師父就安排孩子給社保局打電話,孩子被告知我的工資回來了。一切都是師父安排,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

我寫出我的經歷,也許對被停、扣發退休金的同修有個借鑑。就是維護法,站在維護師父的尊嚴,維護大法的威嚴,解體舊勢力的安排,這樣才能真正救度了眾生。

我看了兩位被扣發退休金的同修寫給社保的真相信,有理有據,社保人員無動於衷,也有告到法院,一審勝訴,但社保上訴中級法院,明明社保違法,還敢上訴,因為沒破除舊勢力的因素,政法委也發話不許大法弟子勝訴,都有舊勢力的因素。當然,也要向內找,去掉執著,做好大法弟子的事,別叫邪惡鑽空子。

不管已被扣還是停發工資,不承認這事實,腦子裏停、扣發工資的概念也沒有,就是維護法,維護師父的尊嚴,維護大法的威嚴,就抓住舊勢力的根,解體舊勢力的安排。

這是在我現有層次的認識,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