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三次闖病業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五月四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兒孫遠在山東、美國等地,我一人獨自生活。談一下最近闖病業關的點滴體會。

二零一九年某一天,剛吃完早飯,沒來得及收拾碗筷,急忙跑到衛生間,猛烈嘔吐。我想一定是吃了有毒的食物,怕在胃裏存時間長中毒。像小孩的思維,我當時就是這樣想的,沒有一點怕心,相反想吐的越淨越好,吐三次。吐完後,身體像麵條兒似的癱軟坐在地上,一動不動,甚麼也不知道。大約兩三分鐘左右,頭腦清醒了,好了!刷碗,收拾屋子,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我有過負面教訓:胃難受了,心想我母親是胃癌死的,我也得這個病了吧!排不掉,壓不住,自己往出翻。這次觀念轉變了,想的很純淨。

二零二零年一天早晨起床,腰劇烈疼痛,腰椎骨像錯了位,一動不能動。這不明擺著邪惡迫害,阻擋我煉功。功一定要煉!我是大法弟子,只走師父安排的路。任何生命都不配對我進行考驗,我不歸你舊勢力管,誰管誰是罪。我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1]請師父加持弟子。

當時我忍受劇烈疼痛,艱難的慢慢穿好衣服,弓著腰,扶著床,扶著牆,挪著步,移動到另一房間準備煉功。第一、二、三套功法雖然不到位,基本煉下來了。第四套功法,有大彎腰,我問自己,怕疼嗎?我想:豁出來了,煉!隨著師父口令:隨機下走,心想彎腰下蹲,師父口令:從體後上來,心想:腰慢慢直起,其實,腰沒動。這樣彎腰下蹲,從體後腰慢慢抬起。汗水濕透衣褲,連續做九九八十一遍。疼痛立刻消失,激動的淚水奪眶而出。大法太超常了,神奇!神奇!我知道都是師父做的,師父為弟子承受了巨大的痛苦。

二零二一年入冬以來,早晨起床後腳一踩地,左腳跟劇烈疼一下,走幾步就好了,也沒在意。從二零二二年一月開始,只要走路腳跟就疼,根本不承認!疼是假相,如果是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債,疼,是消業,是還債,還完了就好了。正月初七晚上,與同修約好出去發資料,回來時,左腳跟疼,用熱水泡泡,發十五分鐘正念就睡覺去了。半夜,腳疼醒了。先發三十分鐘正念,背《洪吟》,抱輪八十分鐘,煉動功、靜功,直到早上發完六點正念,上午照常學法。同修們要幫我發正念,我想過年人家家裏客人多、都很忙,我說不用,沒事兒,一會兒就好了。

同修走後,我想這事兒發生在我身上,沒有無緣無故的事,真得靜下心來向內找了。回憶昨天晚上的過程,我哪做錯了呢?肯定是我錯了。忽然想起昨晚下樓時看到過年我貼在單元門上帶有法輪大法好的「福」字不見了,我生氣的說:誰把我貼上的福字揭走了?又發狠的說:不怕遭惡報嗎?這話不像修煉人說的話,沒有善心。我在大法中修煉二十多年了,修啥呢?真叫人臉紅,越想越後悔。想起年前我給樓上這幾家送的大法年畫,鄰居們都說:「好看,好看!」樂呵呵都拿走了。能不能是相中這個「福」字了?拿家貼去了保平安,哎呀!完全有可能。我這不是冤枉人家嗎?當時我怎麼沒這樣想呢?負面思維害人害己。接著往下找:背後議論同修某某電視整天開著。我雖然不看電視,看手機微信;看到兒子上午沒出去,就想:是否炒股了?打電話問問。還有兒媳婦今天走多少步,從中分析健康狀況。師父多次講過手機是「竊聽器」,不聽師父的話,還是大法弟子嗎?個人認為親人不在身邊,看微信運動互相放心,這沒啥呀!我也不會玩兒別的,強詞奪理。其實是兒孫情、親情、同修情。道理都明白,遇事糊塗。還有顯示心,攀比心,怕心,老好人,盼正法早日結束,執著正法時間。師父給延續的寶貴時間,還不抓緊彌補自己的不足,跑步追都來不及了。真結束了,哭都找不著調了。

師父發表經文《醒醒》後,我想我真應該醒醒了。我想把找出來這些問題記錄下來,去拿筆、拿本,往起一站,腳跟疼痛明顯好了。我第一次嘗到向內找的甜頭。向內找是修煉人的法寶。

在記錄過程中,想起五十多年前生孩子時留下的後遺症。過去是雙腳一踩地,像站在百萬針尖上,紮在雙腳掌上,劇烈疼痛伴我多年。直到一九九六年得大法,十幾種病不治而癒,二十多年沒犯過。這次腳疼很類似,只不過這次是腳跟兒。我悟到是把病根拔出來了,徹底根除了。

二十五年修煉個人歷程,深深體會到:(一)一個生命被大法師父選中,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是何等榮耀!何等殊勝!何等幸運!何等幸福!我自豪的說我是地球上最幸福的人!(二)修煉中遇到關也好,難也好,病業假相也好,一定正念十足,貫穿始終。痛苦是消業,是還債,是淨化身體,是長功,是提高層次,是大好事兒。痛苦是暫時的,最後的結果一定是最好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發正念兩種手印〉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