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三次闖過病業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日】我今年六十一歲,二零零二年五月我喜得法輪大法,至今已走過了二十個年頭。我走入修煉的初期正處於迫害的瘋狂時期,我的個人修煉也和助師正法溶在了一起。雖然走的磕磕絆絆、經歷了許多風風雨雨,但我對師尊、對大法的堅信從未有過一絲的動搖。在這裏我只想說說三次正念闖過病業大關的經歷。希望對正處於病業中的同修能有一點借鑑。

二零二零年六月份的一天早晨,我被小腹處突如其來的劇烈疼痛痛醒,整個腹都脹脹的,摸哪哪痛,感覺肚子裏有東西堵著上下不通。那時,我們家是做服裝生意的。我對未修煉的丈夫說:我肚子有點痛,今天就不去店裏了。

丈夫走後,我想看書,但看不了,肚子裏面扯腸掛肚、鑽心透骨的痛。我在心裏反覆默念師尊的一句法:

「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1]。

不知甚麼時候昏昏沉沉迷糊過去了,再睜開眼已經是下午三點,一天過去了大半,想想應該喝點水或吃點東西。掙扎著起來,可是一點力氣都沒有,肚子又痛又脹,汗珠從頭上直往下滾。

我明白了我所遇到的魔難、「病業」,是我有修大法的願望,師尊改變了我的人生道路,把我生生世世欠下的業力,擺在不同層次中來提高我的心性。

晚上,丈夫回來問我身體怎麼樣,我說沒事兒,同時對他說,不要把我肚子痛的事兒告訴親戚朋友,讓我不受干擾才能好的快。丈夫明白真相,爽快的答應了。

我是那種常人所認為的比較「嘎氣」的人。在我能堅持時就學法、煉靜功。由於肚子時時劇痛、堵的上下不通,水也喝不了,飯也吃不下,僅三天時間,我就瘦了許多,臉還看的過去,身上只剩下皮包著骨頭,自己看都覺的吃驚。我清醒的認識到,絕不能承認舊勢力及一切邪惡因素的安排和干擾迫害,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有不符合大法的地方會在法中歸正。我所有的一切只歸師尊管,只歸大法管;一切不讓我喝水吃飯、迫害我肉身的因素立即解體。能吃一口吃一口,能喝兩口喝兩口,我的命歸大法,地獄無我,我要為眾生負責,要為證實大法而活著!

肚子痛我也不怕了,疼我也學法煉功。腿腫了,腫的很粗很脹,這時有一個聲音說:腦血栓,腦血栓,你得腦血栓了。我笑了笑說,我是修法輪大法的,你甚麼也不是,只有我師尊說了算。不管我過去轉生過帝王,轉生過暴君,轉生過奸臣……欠下多大的業債,我只承受師尊讓我承受的。只走師尊給我安排的路。全盤否定其它一切安排。

同修看我關過的很辛苦,對我說,找些同修幫你發正念吧,我說:不用了,大家都有很多救人的事要做,幫了我,就打亂了別人的時間安排。我的關、我的難還是我自己過吧,你放心,我就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就能過了這一關。大約過了十幾天,腿腫消了,肚子也不那麼痛了,但在小腹的右側鼓起一個碗口大小的包,我甚麼也不想,就學法煉功發正念,做一些家務,儘量把晚飯做好。

過些天,腿又腫了,腫的比上次還粗還脹,我不受假相干擾,牢記我是大法弟子,只歸師尊管,只歸大法管。舊勢力及一切邪惡因素絕不敢再迫害干擾。如果這樣舊勢力還敢起破壞作用,就犯了破壞大法的罪,師尊和護法神一定會替我做主。就這樣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在百分之百堅信師尊、堅信大法的正念作用下,歷經二十三天終於闖過了第一關。

我有三顆牙壞掉了,二零二一年正月我去省城種植牙。牙醫要求做血糖、血壓檢測,血糖檢測結果為15.8,我問正常嗎?他說這麼高就是糖尿病。我心裏想:你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我是修煉人,哪來的甚麼糖尿病。隨後又測了幾次,數值也不穩定,最高一次22.1。我問同修知不知道血糖高是怎麼回事,同修問我怎麼了,我說沒事,就是想問一問。同修說我們地區屬於糖尿病高發區,親屬也有得這個病的。不怎麼好控制。我們當地有近二十個血糖高的同修,還有吃藥打胰島素的、也有個別幾個同修因為這事拖走肉身的。能闖過這一關的同修寥寥無幾。同修說近來覺得你有點兒瘦,難道血糖也高嗎?我點點頭。

自己心裏想:魔難來了,病業關來了,心性又該提高了,正邪大戰又來了。現在擺在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條路是順著後天形成的人的理,人的思維,人的觀念,不能吃這個,不能吃那個,這個糖尿病很頑固,得上醫院去治,得吃藥,得打胰島素,不能拖成綜合症,這樣就偏離了大法,就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另一條路是好事壞事都是好事,魔難業力是提高心性的階梯,是修大法要過的關,在病業中同化大法,按照師尊講的法去掉各種執著心,正念正行。這就走了師尊安排的路,我要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只走師尊安排的路。

我個人體悟只要我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心不動,相信師尊的心堅如磐石,甚麼舊勢力,甚麼干擾迫害,甚麼形形色色的執著心,在大法面前瞬間就能解體。我的心有底了,純淨了,「糖尿病」這個人的觀念在大法中歸正了、解體了、這個假相很快就徹底破滅了。

我給牙醫講真相,牙醫明白真相後退出了黨、團、隊組織。種植牙需要把種植體下到牙槽骨裏,牙醫告訴我三顆牙的創面不小,又植入骨粉,縫合了很多針,你的情況得掛十天吊瓶,吃半個月消炎藥。第二天腮幫子變成了青色腫起來了。縫的線全立起來了,像一根根針扎在舌頭上,舌頭捲起來不行 放平也不行,疼的坐立不安。不管我生生世世轉生過甚麼樣的生命,欠下多少業債,只消師尊讓我消的業,只承受師尊讓我承受的,全盤否定其它一切安排。牙醫通知我去複查,看看種的牙長的怎麼樣,我沒去,我是修法輪大法的,只按師尊要求去同化大法,一定不會有問題,一定會長的很好。半年過去了,牙醫看片子說長的很好,全長上了,三顆牙種上了。 我在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闖過了第二關。

二零二二年二月底,有一天晚上在學法小組學法,突然感覺腳底冰涼,肚子又涼又脹,回家後肚子右側又鼓起碗口大小的包,鑽心的痛,叫未修煉的家人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開始煉靜功。

早上醒來,發燒渾身酸痛,肚子痛,膝蓋痛,大腿根部骨頭痛,沒知覺中大便拉到褲子裏,小便跟濃茶一個顏色,小腿酸軟,一點兒力氣也沒有。我就靠百分之百信師信法的正念,每天堅持去學法小組學法四至五個小時,不長的一小段路走的搖搖晃晃。過幾天,左側鎖骨又劇烈疼痛,自己無法穿脫衣服,鎖骨左邊扯著肩膀疼,鎖骨右邊大脖筋,後腦勺也疼痛難忍。由於發燒,身體多個部位同時痛,我的承受力達到了極限。家人看到我的狀況說:你這樣扛著挺著不行,還是上醫院吧,上醫院最起碼能減輕痛苦。我說:你不用替我著急、擔心,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的修煉路是師父安排的,我這根本就不是病,只要我按照師尊講的法去同化,就甚麼事也不會有,師尊就能為我做主。我修大法到今年五月份就整整二十年了,這二十年中我也沒吃過一片藥、沒打過一次針,這些你也是知道的。再說了人也是一樣,小病也不用治,大病到哪兒也治不好。家人聽後沒再堅持讓我上醫院。

在堅信師尊,堅信大法,在師父慈悲的看護下歷經十八天終於闖過了第三關。

以上是我在現層次中的一點體悟,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