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體配合 老伴同修順利走過病業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八日】下面我要交流的是在師父慈悲的加持下,和同修的整體配合下,近期老伴同修順利走過病業假相。

一、及時發現 立即否定

老伴同修今年七十六歲,在公安系統退休,中層幹部。年輕時,是部隊軍人,二零一三年,走入大法修煉。修煉狀態不是太佳,三件事多少也能做,只是像完成任務一樣,不會用法衡量自己,身體出現消業狀態,總是用人心來對待,哪裏不舒服,要想辦法用點藥。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日中午,他從外面回來,我一看,他腿走路不對勁兒,我先是腦子「嗡」一下,然後才想起不承認它。吃飯時,他手拿筷子不太好用。

晚上,我家有小組學法,我問他用不用和同修說,他說不用。當晚,有一同修身體也不舒服,我們還給同修發了正念。在學法時,老伴同修吐字沒有以往好。同修問怎麼回事?我們就說了實際情況。同修緊接著就給他發正念。

第二天,又來幾位同修,在這緊要關頭,讓我們體會到同修的善,把我們的事真正的當成是自己的事。同修顧不上自己身體如何了,跑前跑後,我們很受感動。

在第三天的早晨,老伴不能煉功了,坐在沙發上。我說,不行,我就把著他的手煉。到發完六點的正念,他說,他要上醫院,我就問同修怎麼辦。

二、同時向內找 在法上悟

這時,我想他平時小關都不過,這個大關,他行嗎?有一位同修說我:大姨,你應該向內找,給我舉了一些例子。我說:「是!你再去和他交流交流吧。」

同修吃過早飯,來到我家,和老伴同修交流了一上午,老伴同修很認同。在這期間,我也給兒女打了電話。兒女也都認同大法,也都在大法中受益很多。

兒女對老伴同修病業假相,也都不同意他上醫院。女兒認為,她爸在大法中受益匪淺,人比得法前年輕了,頭髮變黑了很多。這是過關。兒子一邊給老伴同修按摩,一邊對他說:「你怕甚麼?師父就在你身邊,你有這樣的師父,你還怕甚麼?好好修吧。」

還有一同修大姐,今年八十四歲了,聽說之後,來到我家,和我們共同給老伴同修發正念。那天在師父的加持下發正念,老伴的胳膊就能舉起來了。我讓他下地走一走,他就能下地走了。

那天是星期六,我對老伴說:「你星期一到大姐家學法吧。」大姐家距離我們家不遠,就一百米吧,是四樓。老伴說:「好。」

三、悟到做到 真正實修

星期一早晨吃完飯,他自己走到大姐家,我沒有扶他。上樓時,他自己手把著樓梯扶手,自己上去了。同修見到他都很高興,也在盡心的為他發正念。

前後五天的時間,老伴同修的病業假相就沒了,真是體現出了大法的超常,整體配合的威力。

四、放下怨恨心 轉變觀念 在法上提高

通過這次病業假相,老伴同修本人也提高了不少,認識到自己在修煉中的糊弄事,沒有把自己真正擺在修煉當中,真正的按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學法和實修脫節,對他二舅一直有怨恨心。

比如少年時,他父親去世早,走時才四十九歲。老伴同修那時剛十一歲,家境貧窮,連棺材都買不起,借錢才把父親埋葬。他母親回到娘家,和他二舅說,你家老母豬下的豬仔留給我一個,等豬長大出圈,再給你錢。二舅嘴裏答應說好,可是第二天,老伴和他大哥去拿豬仔時,他二舅已把豬仔全都賣了,沒給留。老伴和他大哥空手而回。他母親問怎麼沒把豬仔拿回來?老伴同修和他大哥說:二舅說家裏等用錢,把豬仔賣了。他母親當時就哭泣著說:別人看不起我,看我的笑話,娘家兄弟也看不起我。她大哭一場。那個場景,老伴至今不忘,怨恨他二舅心太狠。他二舅也去世多年了,可是他這個怨恨心還在。

他自己還認識到,真想修,可是不會修,法也沒少學,可就是人的觀念轉變不過來,不會向內找。通過這次病業假相,他體會到了法的威力。感受到了同修的善與整體配合的力量,他感謝師父的慈悲,感謝同修無私幫助。

通過向內找,以前他常說,最不願意聽我說話。這回他認識到了,只有我最了解他,能說到他的痛處,點到實質。別人都是說表面的東西。他還感謝我。

五、放下愛恨 放下情 共同提高

通過這次老伴過關,我心裏也知道是我有漏了,趕快向內找吧,我身邊發生的事情沒有偶然的。

老伴有怨恨心,我年輕時對老伴也有怨恨心。如,年輕時,他不知道關心我,不知道體貼我,家裏大小事都得我想、我做,包括裝修房屋;他那時上班忙,我體諒,可是下班了,也不知道去看看。我生氣大哭,他能好一點,可是過後還是得我想、我做。

我有病了,他不知道關心我,甚至我住院都不願意告訴他,總是抱怨他;我們結婚二十年,他不知道我甚麼時候過生日。

兒子小時候九個多月了,我抱著孩子到部隊去看他。他家鄉有一女鄉親也在當地工作,去看望他,當然我是不反對誰去,但是,讓我不能容忍的是,中午他們吃完飯,不知道給我抱一下孩子,讓我吃飯,一直等到下午兩點半多,他把那位女鄉親送上公交車,回頭,才叫我吃飯。我氣的不知怎樣才能把心裏的氣發洩出來。事情過去多少年了,他一直都不認錯。那時,我想起來,就怨他、恨他。

所以,那時身體很不好經常頭疼。重的時候嘔吐,頭像裂開似的。說話多了頭疼、聽別人說話多了也頭疼、高興了頭疼、生氣了也頭疼。年輕時,小產大出血,落下月子病,全身關節疼痛,夏天都不能用涼水,不能吹風扇、吹空調。

那是九七年,在我得法一週的一個晚上,師父給我調整身體,頭也是像裂開一樣疼,脖子的筋都硬了,當時想等天亮就上醫院,後來又不知怎麼就睡著了。睡醒起來之後,全身輕鬆。直到現在,我全身輕鬆,精力充沛。這是大法的超常奇蹟。十幾年的病痛,學法一週,就全好了。那是做夢也想不到的,非常感謝師父的慈悲。在修煉二十多年中,也有跟頭把式的,但是就是不放棄修煉。

其實呢,這些東西,這些年中,我都忘了,認為這些都是人的東西,不要了。每天做三件事的時間很充實,人間的東西不要了,放下了。然而,老伴同修不意識到幹家務我全包,我真心關心體貼他,按照師父講的就做小和尚,心甘情願吃苦,他不知珍惜、修自己。

去年女兒和女婿給我們買了一套房,有些床上用品,都需要我來整理,我不想佔用我做三件事的時間,既要幹好家務,老伴同修每次出去學法,在他回來之前,我都要趕緊把飯做好。有時,把我忙的累的虛脫了,趕快坐下來發正念,清一清自己的空間場,也就好了。有時,還沒等做好飯,他就回來了,廚房就顯的亂一些,他就不高興。我就說:「你看哪不好,你就做做,幹點吧。」他就說:「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所以我就不說,你看著弄吧。」我就不吱聲了。

後來我想也不對,我可以做小和尚,我可以全包,可是他也是修煉人哪,光學不修,能行嗎?我這是善嗎?我應該和他交流,讓他知道實修自己。

第二天早晨煉完功,我說:「咱們倆交流交流吧。」我說:「不是你每天到學法小組去,坐那兒,你就是修煉。我也沒有三頭六臂,面面俱到,最近我很忙,我都累虛脫了,我沒和你說,你還挑我的毛病,難道這個家你就沒有責任嗎?你就不應該做點嗎? 你把我要求的甚麼都得很完美的做好。我已經盡力了,老頭啊。你這樣是修嗎?你以後怎麼辦?你的業力怎麼轉化?」從那以後,他也能幹點家務了。

六、結語

我知道,他對我要求做事完美,就是修我,實際也是在成就我,給我修煉的機會。那不是好事嗎?!作為老弟子我有責任哪,我應該站在法的基點,修煉的基點上多和他交流,他也不是聽不懂,是我修煉境界不夠,慈悲心沒有修出來,是我心態不好,說出的話使他心裏不服,而且總是按照我的心性境界要求他,他做不到。和善的和他去溝通,他會明白的,做好的,是我說話心態不好,是我應該改變了。多啟發他去實修,不是我全包,而是共同精進。

最近,我也在反思自己,老伴同修一出現病業假相時,我是怨恨心,嫉妒心,是不平衡,是灰色的大山,是在給他空間場扔黑物質,使他的精神壓力很大,我應該正念加持他,多鼓勵他的信心,我沒做好。

想到這,我的心裏很愧疚。在學法組,我真誠的向老伴同修道歉。修了二十多年了,一遇事人心就暴露出來了,看到自己修的不紮實,更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

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