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幫我破除邪惡跟蹤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十六日】為兌現來世時用生命作保證簽下的誓約,這些年來我一直堅持面對面講真相救度世人,特別是師父說:「法正天體已結束,目前正在向法正人間過渡。」[1]我感到時間緊迫,更不敢懈怠每一天。下面我把最近如何在師父的加持、看護、點化下走出魔難的修煉體會寫出來與同修交流。

二零二二年年初,邪黨在冬奧會及邪黨兩會期間大搞維穩,我們當地的邪黨機構派出大量保安人員對我實行嚴密的監控、跟蹤,從元月二十日到三月十五日,共四十七天,時間之長從未有過。

一、師父夢中點化

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多次被邪惡綁架到派出所、看守所,惡黨的法院不講法律非法判我四年監禁。出獄後,我又多次被綁架,三次被所謂「取保候審」。一次次的迫害,對我身心造成很嚴重的傷害,經常出現承受不住的感覺,如吃不下飯、睡不著覺。

這次這麼長時間監控,我能不能承受的了啊?我心裏沒底,於是求師父幫助。當天晚上,我夢見我從井裏向桶裏舀水,井裏的水快舀幹了,桶還沒有滿。我正在著急,忽然感覺有人拿一個大木桶,向我的桶裏灌清水,桶裏的水滿溢出來了。醒後悟到,我的容量小了,才出現承受不住,師父給我換了大桶,且灌滿了水,師父幫我擴大容量。我心裏真激動,淚水直往下流,謝謝師父為我承受了這些。白天我再看那些保安,甚麼感覺都沒有了,心裏暖暖的,還產生了要救他們的慈悲心。

過了沒幾天,我又夢見有一條很長、寬約兩米左右的深坑,上面橫放著許多兩公分寬的木板。我要從這頭走到那頭,我沒覺的危險,還感到挺好玩,我一塊木板、一塊木板的踩著、連蹦帶跳的跑到盡頭,夢裏我歡快的笑著,睡醒了還在笑。我悟到,這是師父為我設計的跳板,一個木板代表一天,師父在鼓勵我,讓我放下對天數的執著,就是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在救度眾生中走好每一天。

二、擺正基點,慈悲救度監控人員

從法中,我們知道世上的人,多是從遙遠的天體下來,代表他那一方眾生來得法求救的。我想,這些保安也是以這種特殊方式來求救的。我與他們的關係不是迫害與被迫害的關係,而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所以要多慈悲善待他們,講真相救他們,給他們一個選擇未來的機會,不再參與迫害。

以前我出去講真相,會想盡辦法擺脫保安的跟蹤。當我擺正基點後,就主動給他們講真相。一個下雪天,一名保安一路跟著我上車、下車,我沒有像以往那樣甩開他,而是轉身和他講:你這樣做是犯法的,憲法規定信仰自由。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從一個全身疾病變成無病一身輕,法輪功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邪黨迫害大法徒,編造天安門自焚謊言栽贓陷害法輪功,你幫邪黨要遭報應的。他說:啊,原來法輪功這麼好哇,我家鄉也有很多煉法輪功的人,我以後不再跟蹤你了,你該幹甚麼幹甚麼好了。我真替他高興,一個生命明白了真相。

後來邪黨兩會召開,監控人數增加到四人,並且二十四小時的監視我。我同樣用善心對待他們。一天有兩個保安跟蹤我到車站,我給他們講真相,其中一個受毒害較深,嘴裏胡說著邪黨灌輸的話。我不為所動,給他講有關「四•二五」萬人上訪及天安門自焚真相,他聽了後若有所思,不再堅持邪黨的觀點了。另一個保安比較善良,他明白真相後說:「原來是這樣啊。我有個四歲的小孫女,我要善待你們,為小輩人積點德。」

有的保安為了完成任務,還是每天跟著我。為了排除干擾,我老伴每天用電動車送我出去講真相。因電動車跑得快,保安追不上也就不跟了。老伴是個膽小怕事的人,平日裏他不可能天天送我出去的。我悟到這是師父的安排。我心裏一遍遍的謝謝師父的加持保護。

到兩會快結束時,邪惡又安排保安騎摩托車緊跟我們的電動車,我對他說:你這是犯法,不要這麼幹,對你一點好處也沒有,會遭報應的。他說:我是為了掙錢,這樣吧,我到公園門口拍個照好回去交差。以後幾天他也沒有再跟蹤我了。我替他高興,他在選擇自己的未來。

整整四十七天,在師父的慈悲加持保護下,我平穩的走過來了。謝謝師尊!

這些日子裏,我也在不斷的向內找,為甚麼會出現長時間的監控?從「相由心生」[2]的法理中,我悟到一定是我心性上出了問題。我找到主要的一顆心:怕心──怕受迫害,怕被抓;其它還有爭鬥心,恨不得邪黨快點倒台;還有安逸心,想輕輕鬆鬆的沒有壓力的去講真相;還有怨恨心、顯示心、色慾心、不讓人說的心、利益心、對社會上的事好奇的心等等。我決心一定下大力氣去掉它們,在多學法中達到法對我的要求。

法正人間在即,留給大法弟子修煉、救眾生的時間真的不多了,我一定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實修自己,多救人,兌現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醒醒》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