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悟正念正行 闖過一個個難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七日】一九九七年我就知道了法輪大法,由於自己當時悟性不好,一直沒有走進大法修煉。二零零九年,丈夫修大法被綁架,我也被非法關押三十五天才回家。三年後,二零一二年,在師尊的苦心安排,同修的善心引導下,我才走進大法修煉中來。

一位很有正念的同修幫我,那時候,我不知道修心性,也不會悟,只是一味面對面講真相救人,導致在修煉路上左一跤、右一跤,好在師父時時在我身邊點悟、加持我,我才有幸隨著正法進程走到今天。下面將我修煉路上的點點滴滴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故事一:正念解體邪惡

師尊安排同修來幫我,我倆一起配合講真相救度眾生。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中我帶著外孫女乘著電梯直線上升,還經過大樹,然後,我就醒了,不解其意。

大約過了四、五天,一天晚上,一老同修來我家學法,突然有人敲門,我沒在意,打開門一看,是一群警察,七、八個人闖進屋。老同修歲數大,就讓她走了。他們一頓翻,翻出兩箱當年做神韻的盒,還有三十多本小冊子。

他們把我帶到派出所做筆錄,問我盒子是哪來的,此時,我想怎麼說呢?一個聲音說:「那盒子是你家孩子做買賣用的吧。」我如是說:是呀。警察又問:小冊子是哪來的?還沒等我回答,一個聲音說,小冊子是你家原來帶來的吧?我說:是呀。所長拿起小冊子說:這哪是舊的,全是新的,再沒說甚麼。

做完筆錄,讓我簽字,我不簽,其中一名警察把腰帶抽出來,向我示威,我不動心,一切由師父說了算。一個分局國保的人說,你不簽字,上分局,你簽不簽?我說不簽。他們開車把我綁架到分局。此時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國保在收發室問我:你不簽就進監室,簽字你就回家。我不簽,他取來鑰匙,把我綁架到監室,把我手腳都銬在鐵椅子上,對我說,別說你,某某某一路喊著大法好,我照樣把她送進監獄,你簽不簽?你不簽,我給你買套行李,送你去看守所,你等著。

他出去了,此時我沒動心,向內找,找出自己很強的爭鬥心、利益心、不讓人說的心,還有不修口,很多心,我想,我不歸你舊勢力管,歸師父管,我有執著,在法中歸正,不符合大法的全部清除,一切有師父做主。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他進來了,說我很年輕,像三十來歲,我知道是師父給我演化的,師父就在我身邊。然後他把我手腳銬打開說,你回家吧。此時,我知道舊勢力也在考驗我,我不會動任何心,我往外走,那個國保警察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很善良,先前的邪惡氣燄沒了,說,這麼晚,你打車回家吧。我說謝謝。

出了國保分局,走出很遠,我剛踏上出租車,「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1]打到我腦中,我感恩師父的淚水流呀流呀,就是止不住。回到家,收拾一下,我給師父上香,跪拜恩師為我化解了魔難,時時加持我,使我在大難面前柳暗花明。

事還沒完,回家時,發現樓下有可疑人,我想邪惡因素還沒全部解體。過了幾天,有一男一女敲門說,租我家房子,我覺的不對勁,沒開門。之後怕心出來了,鄰居找我洗澡,感覺澡堂裏有跟蹤我的人,我立刻出來。穿衣服時,發現床上一個剛滿月的嬰兒衝我笑,我立刻明白師父點化我沒事,心裏踏實了,在家學法發正念。

此時,正趕上我轉租房,盒子成了問題,有同修建議盒子不能拿走,惡人是奔盒子來的。我怕心又上來了,怎麼辦呢?學法吧,拿起大法書,我意識到,不拿走就是承認它,我感覺是師父點化我。

謝過師父後,我找同修,同修說甚麼時候拿?我想修煉講無漏,你啥時候拿,我隨時配合。在師尊的看護下,同修順利的把兩箱盒拿走了。我搬進另一住樓時,一天,一個老太太上我家問我,你出租房子嗎?我沒出租啊。此時,想惡人還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我去同修家交流,同修讓我搬家,我被逼急了,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難道沒有我容身之地嗎?邪惡只能是解體。然後,我說我哪都不去,就地解體(邪惡因素),沒想到這堅定的一念徹底解體了邪惡因素。

故事二:面對綁架 心不動

二零一八年,家人同修被九年冤獄後回到家中。一天,我和同修配合面對面講真相發小冊子,還剩下兩個小冊子,突然一輛警車停在我面前,警察拽我上車。

到了派出所,一看是我家鄰近的派出所,走進大廳,我向整個派出所發出強大的一念──即正法口訣的內容。所長拿出小冊子,對我說:「你們發這個,誰看哪?!」此時,我想放下生死,講真相。我說:「有緣人都看,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沒等我說完,他們說:「你怎麼扯上江澤民了?」我說:「是它迫害法輪功,搞了『天安門自焚』偽案。」我在心裏求師父加持我。

當時我兜裏有剛從同修那換來的一沓真相幣,一個協警發現,示意所長看,所長沒吱聲,把真相幣放回兜裏,讓我簽字,問我家住哪?我不配合。中午,他們吃飯去了,剩下一個協警看著我。我摸著兜裏的護身符,動念把它藏起來,突然覺的不對,藏起來,就等於承認迫害了,馬上歸正。

過了吃飯點,所長回來,說你還不簽哪?我說,簽了對你們不好。他笑著走了。一個警察告訴我,你回家吧。我說謝謝,拿著兜就回家了。

故事三:正念正行 解體邪惡跟蹤

二零二一年十月的一天,我拿十幾本台曆去救人。剛發完兩個台曆,一人做了三退。正往前走,看見一個道口處停一輛黑轎車,一個著裝的警察站那兒,見到我,就奔我走來。此時我想又來考驗我了,幫我提高的,我笑臉迎上去,心沒動。走到跟前,那人的臉一下變了,笑著說:「你可像我妹妹了。」我說像嗎?我背著台曆就走了,也沒給他講真相。過後很傷感,感覺自己與同修相比,差距太大了,沒有把眾生得救放在第一位,沒達到法對我的要求,是因為修煉層次不高,境界不高,慈悲心才不到位,導致這樣的結局。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同修做好了五百個台曆,放在一棟樓裏。一天,我和同修發現不太正常,覺的此處不安全。我倆商議,把台曆轉移到另一地兒去。

第二天,我倆發完六點正念,拿四個大兜子就去了,到樓下,一個人也沒有,等我倆拿台曆下樓出來時,發現一個四、五十歲的高個男士背對著我們站在那兒。我倆拿著四兜台曆到大道邊打車,等我打車回來,發現離我們二米處一輛白車停在那兒,我們迅速裝車前行。車行,那個白車行;車快,白車快;車慢,白車慢。走到三岔口紅綠燈時,我一看正是綠燈,我想紅燈停綠燈行(我想師尊點化我沒事),師尊又加持了我的正念,信師信法,一切交給師父。眼看到目的地了,白車就駛上別處去了。一場虛驚,就這樣在師父的保護下安全脫險。

由此我悟到,只要信師信法,正悟正念正行,心不動,任何魔難都能闖過去,因為我們有恩師,自己的一切都交給恩師,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相、考驗、神跡就在我們身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