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校領導明真相後 主動補發我工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三月二十六日】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寫的《警察複印傳看的一封信(上)》,看後很受啟發。於是,自己思想中產生了我也想跟學校領導講真相,以學校扣發我工資為話題,給他們寫一封真相信。

寫了一個星期,一月十日,遞交給學校和上級中心學校領導各一份。在師父的加持下,沒有怕心,只有滿滿的為他的心。

二月二十日,學校會計打電話通知我,說,扣發的工資,學校將分月補發給我,每月補發三千元 ,從二月份開始。

二十多年了,真是「冰雪融化」了,看了真相信,眾生良知覺醒了,校委會全體領導選擇了善良,同時也幫助全校的教職員工,乃至每個教職員工的家人,選擇了未來。這是偉大無量智慧的師父的精準安排。弟子無比感恩師尊,叩謝師父!

下面是這封信的部份內容。

三十五個月工資被扣發的情況反映

曾校長及全體校委會領導們:你們好!

退休教師新宇蓮(化名),現年六十九歲。二零零零年七月份至二零零三年五月份,共計三十五個月,我的工資被學校扣發。

我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法規,只是修煉了真、善、忍,我不放棄我的信仰,被扣發工資。今天我想利用反映情況的機會,和領導們說說我不放棄修煉真、善、忍的心裏話。不得不承認,有一個問題是誰也迴避不了的,那就是:「為甚麼法輪功被中共如此殘酷打壓二十多年了,至今仍屹立不倒?」這其中的原因,你們不想探究探究嗎?

我非常希望校領導們能靜下心來聽聽我的心裏話,聽我給你們講一講我修煉法輪功二十多年來,在日常生活、工作中的一些平凡故事,這些故事留下的是我真實的心路歷程,願你們不帶任何觀念來評判一下:我學了法輪功以後,到底變成了一個甚麼樣的人,從中了解我,了解一下法輪功是好還是不好。為此,我寫這個情況反映,把我想對你們說的寫出來。

一、善待利益中的另一方

人是高級生命,雖然生活在利益當中,但是人都有人的道德品質的規範,在道德的約束下,決定利益的取捨,這也是社會穩定的基礎。如果完全拋棄道德,只顧追求個人利益,那很可能是危害社會,危害國家,危害人民的邪路。所以,從人對待利益的態度上,就能看出一個人的思想境界。

學了法輪功以後,法輪功學員知道了應該按照真、善、忍做人,大法師父講的法,就是指導我們處理生活中遇到問題的原則,只有真正做到,才是修煉。我講一講自己在修煉了法輪功後,逐漸不斷去掉自私心理,為別人著想的兩件小事。

1.地上的錢
我很多次看見地上別人掉的錢,十元、二十元的,我不撿,讓別人撿。因為修煉人講的是,多勞多得,少勞少得,不勞不得。地上的錢不是我勞動付出的,我就不應該撿它。

有一次在街上走路,我先看見地上有十元錢,旁邊有一個人後來也看見了,他就快步上前,用腳踩住那十元錢,那意思怕我跟他爭搶,我根本沒有因為十元錢動心,當然這是修煉後思想境界提升了。我要是沒修煉,別說十元,二十元的,就是看見一元錢撿起來,還要高興一下。

2.做衣服
一次,我在裁縫店裏做了三件棉綢衣服,共二百三十元,要價也算高的,我沒怎麼跟她還價。裁縫給我量了尺寸,其中褲裙是照著我穿的樣子量的尺寸,我付了定金。

過了幾天,我去拿衣服時,看見褲裙完全不是我要求的樣子。裁縫師傅看到我不喜歡,就說少收一點錢,我說不是少錢不少錢的問題,這個樣子不是我要的樣子,我根本不喜歡。裁縫師傅也感到是她的裁製失誤,就說重新再做,說好了。

後來,我三番五次去拿衣服,總是沒做起來,說她忙,拖了好長時間。我沒有生氣,也沒指責她。因為大法法理告訴了,遇到問題要找自己,不能向外找。我思量了一下,我找到了自己的問題,煉功人處處事事要為他人著想,這個我做的不夠。我要是不要原來做的褲裙,她就丟了八十元錢,她賠錢了。

想到這,我跟裁縫師傅說:算了,不重做了,把原來做的給我,按原價給。那師傅也沒說少收錢的事,我也沒提,拿著衣服就走。

二、鄰里之間

1.修水管
有一年,我家的廁所水管破了,漏水。樓下的鄰居跟我丈夫說:你家廁所漏水,表面看不出來,埋在牆壁裏的水管破了。丈夫不理,再找他說,他就跟人家吵。他打麻將很忙,生怕耽誤了,再說修水管,牆和廁所地面都要掀開,才能找到漏水處,麻煩,還要花錢,他當然不想幹。

後來樓下鄰居找到我,說他家的牆都漏濕了,我很理解他的心情,我說:好,你放心,我一定會快點找師傅修好。鄰居說,他給錢。我說,沒有這個道理,我家廁所水管破了,是我家的事,沒有你出錢的道理。

第二天,我就找來師傅把水管修好了。

2.樓道裏的清潔衛生
一般勤快一點的人也只習慣於打掃自己家門前的衛生,其它地方的衛生一般沒人管。我回憶一下自己在修煉法輪功之前也是一樣。而煉了法輪功之後,我感到我所經過的樓層(我住五樓)甚至整個單元的樓道衛生我都要管,覺的是自己的事。因此,每隔一段時間,我就打掃一次樓道,從六樓掃到一樓。原來興放鞭炮,特別過年之後,樓道裏鞭炮紙末、灰很多,我一層一層地掃,一直掃到一樓,要掃很長時間才能掃完。

我家對門房子出租了,租房客也是愛將家裏的垃圾、廢品堆放在四樓半處,我就一點一點給它往下拿。去年,對門維修廁所,維修過後,還有剩餘的水泥和沙子,都是二百斤一包,每一包只用了三分之一,多餘的都堆放在四樓半處。主家不管,維修工不管,放了好長時間。我叫我兒子幫我抬下去,兒子不管,說我多事,我就自己一袋一袋的,一個台階一個台階的往下拖,煉功的老太太,快七十歲了,也有勁。

三、樂於幫助人

1.在大街上
有一次,我上街,路過武商量飯店旁一家電費繳費處,看到很多人排隊,其中一男子剛看到他時,手上拿著饅頭在吃,一會看他蹬一下,一會兒,看到他全身倒下去了。我立刻上前扶起他,他整個身體是軟的,眼睛閉著,是突發甚麼疾病,人休克了。

見此情況,我就用我的辦法救他。我扶著他上身,在他耳邊不斷地叫喊:先生,你快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會沒事,馬上就好。喊了好多遍後,他終於醒了,眼睛睜開了。有的人覺的不可思議,也有人可能認為不可能是我喊醒他的。不管別人怎麼認為,是我在他耳邊叫他念九字真言之後的時間睜開眼的。後來,來了救護車,把那人拉走了。

還有一次,我走到地區醫院門外,看見一位男子躺在地上不動,也可能是突發甚麼疾病倒下的,來來往往過路的人,像是都沒看見,沒有人理他。我上前去問:師傅,你怎麼啦?沒有反應。我扶起他上身,別讓他躺在地上,讓他靠在我雙膝處,我在他耳邊喊:師傅,快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你就好了,你就沒事了。我也是喊了很多遍,他醒了。他一醒來,很驚慌地問:我手機呢?我一看手機已摔到兩米多遠的地方去了,我幫他撿回來。

大法弟子遇到這種情況怎麼能不管,視而不見?!

2.在公交車上
坐公交車時,碰到比我年齡大的或有病的人,我主動讓座,特別是抱著小孩的。有一次,我坐公交車到一個站台時,上來一個抱著小孩的年輕女子,我立刻反應過來,讓座給她,在座的其他人都比較年輕,沒有看見有人想讓座。

有一位站著的女乘客看見年輕的不讓座,年紀大的還讓座,就跟我搭話說:這位婆婆好有氣質,衣服穿的很得體,身材也好,年輕時,肯定是個大美女。我是戴著口罩的。她實際誇的是我善良的行為,表現出來的心靈美,善是最美的,是修出來的。

四、對人真誠不求回報

1.搭檔
在職時,我帶的主科是數學。我在修煉法輪功之前,把名利看得很重,總要想辦法讓學生家長把我看重點,能送點甚麼東西那是最好的。在同事交往與互相配合上,也不能吃虧。但是我修煉法輪功之後,思想境界和過去截然不同,大法要求煉功人,在單位裏要兢兢業業的幹活,要早來晚走,在利益上也不去爭。

特別在我快退休的後些年,我和某老師搭檔三年,她年輕,當班主任,但她的孩子小,家務事多,我體諒她,我每天都是早早的到校,首先把辦公室的衛生打掃好,燒開水。然後,下班裏督促學生做教室衛生,收作業,班上的工作不分內外。但後來有一個時候,領導要調我,這位老師她就不幹了,她向領導提出要求,要是調了我,她也不當班主任了,這樣就留下了我,和她繼續合作,彼此合作的非常愉快。

2.愛生如子
我修煉法輪功之前,對調皮成績又差的學生也是很急躁,體罰學生是常有的事,這樣使學生身心受到傷害,導致學生心裏逆反,不想學,更厭學。我成為大法修煉者之後,受到大法法理啟悟,教育學生要理智,才能真正把學生教育好。往往問題的表象在學生那裏,可實質的問題在自己身上,就是說遇到問題要向內找,不對學生動氣發火。找自己有甚麼事或想法與大法擰勁了,找對了,改過來。學生那邊情況就變了。善的力量非常大,對學生越善,學生越聽話,他的聰明智慧越能發揮,他的心智越放鬆,越能接受好的東西,越能開發智慧。

我上課組織教學不費很大勁,一說上課,學生能馬上安靜下來,聽課專心。我記得我在職的時候,每學期搞統考或競賽考試,本班學生考出的成績都是不錯。年級競賽考試,拔尖的成績大部份在本班。煉功人不求名,而認真工作之後,自然就有名,我不看重這個東西,但學生家長看重。家長看到自己的孩子誠實,品德好,成績上升的快,非常感激我,要送禮物給我表示感謝,都被我婉言謝絕。我說,我有一份工資,這就是我勞動的報酬,教好學生是我的本職。有的家長送的禮推脫不了,我就送個相應價值的東西給他孩子,家長說,你這樣的好老師太少了。

學生敬我,也怕我,我曾經有一位學生成績在班上是最差的。時間過去十七、八年,偶然有一天在街上碰到我,他主動跟我打招呼。我說,小伙子,你是誰呀?他說,當初在班上成績最差的某某。哦,我們彼此很親熱的聊了一會兒,知道他有妻兒,還當了單位的經理。這麼長時間,他還記得他讀小學時的我這個老師,感到欣慰。

……

法輪大法是根本的佛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法輪大法修煉者就像古老出家的和尚僧人一樣,他們是出家修行,而法輪大法修煉者是不離世俗修煉。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天賜洪福,幸福平安。

古言道:給僧人一口飯吃,勝造七級浮屠。

新宇蓮:(化名)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