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幫助同修闖病業關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九日】一直以來看到明慧網上同修交流幫助闖「病業關」同修,大家都很熱心的去幫發正念,一起交流向內找、在法上共同提高,希望同修很快闖關,而有的卻事與願違。特別是近一、二年多來,出現「病業」假相的同修有增不減,甚至有很多修煉不錯的同修也被「病業」奪去了生命,給講真相,救度世人造成極大的損失。

我想把我幫助同修闖關的做法與同修交流,下面僅舉幾例典型例子切磋。

一、癱瘓半年多 三天下地走路

Advertisement

二零零四年初夏的一天,我去集市講真相,遇到家鄉A同修,因多年未見,我就問她:「咱村那些同修都好嗎?都還修嗎?」她說:「七﹒二零後,好幾十個大法學員幾乎沒人修了,搬走的搬走,離世的離世。現在就剩我和明(女,化名)兩人,但也是帶修不修的,明現在癱瘓在床都半年了,生活都得靠她丈夫伺候,我隔三岔五去她家學學法。」我聽了真著急,決定把明接到我家來,想幫她闖過「病業」關。

第二天,我就下屯到明家,與她丈夫說明來意,她丈夫同意我把明接到我家,並叫他姑爺開「神牛」車送我們回來,姑爺把明背到樓上,擱到床上就走了。

下午明和同修們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我家有二十多人在學法),學完法我留下一位老同修陪伴明,因我那天要上夜班。這時明要去衛生間,叫老同修背她去。我說:「不能背她,讓她自己去。」明說:「我走不了呀!」我說:「誰走不了呀?你是大法弟子嗎?」她說:「是!」我說:「是大法弟子能不會走道嗎?誰不讓你走,你就偏走,它說了不算,你自己的身體不得你自己主宰嗎?你就下地走,師父會幫你的。」

然後明就下地一點點扶著沙發和牆挪到廁所(到衛生間只有三、四米遠),往返用了半個多小時才回到床上。我上夜班臨走前,又再三叮囑老同修:「晚上明再上廁所你千萬不能背她去,不管她用多長時間挪到廁所,你都不用管她,不能把她當病人伺候,你就發正念加持她,這樣才能真正否定舊勢力對她的迫害。」

第二天我下班回家吃飯,明說她不會拿筷子,只能用羹匙。我故意說:「我家沒有羹匙,只有筷子。」明又說:「我吃不了乾飯,只能喝粥。」我說:「你在家呆著喝粥不餓,我還得出去工作,喝粥能行嗎?再說大法弟子吃甚麼不行?哪有那些挑頭?再有今天中午你得做飯,我幹活一點前回來吃飯,中午做大米乾飯、燉豆角,可別耽誤了,下午大家還得來學法。」她瞅了瞅我,無可奈何的沒說話,我就走了。

我中午回到家,看飯菜都做好了,都擺在茶几兒上。吃完飯我收拾了碗筷。我也沒問她怎麼做的飯菜。我和她說:「以後我出去工作都你做飯,中午我回來吃飯,下午大家一起學法。」第四天,明在床上雙盤學法、煉功三個半小時,下地去廁所,神奇般就能走了,不用扶牆、扶沙發了。明高興的抱著我就大哭起來,嘴裏一個勁的說謝謝你!我說:「別謝我,謝謝師父吧。」她說:「是,謝謝師父!」她在師父法像前磕三個響頭。我又留她呆了三天,第七天她自己回家了。

二、出現腦血栓假相 四天上集講真相

二零二零年六月,一天晚飯後,同修華(化名)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來找我說:「華在家躺了兩天了,左半身腳、手不好使,像腦血栓症狀,叫她上醫院她不去,非說她沒病,叫我來找你,你快去勸勸她吧。」我換上衣服就去了她家。

去她家一看,華躺在床上,緊皺眉頭,表情痛苦。我說:「你真行啊,這熱乎拉天的、不吃不喝的,就這麼躺著。」華用微弱的聲音對我說:「起不來,一睜眼是天旋地轉,噁心要吐。」我考慮到她丈夫也在,就說:「你看看你行不行,估摸不行!你該上醫院就上醫院,別讓家人為你擔心。」華說:「我不上醫院,我沒病,就是心性掉下來了。」我說:「既然你沒病,那你還躺著裝甚麼病?起來!」華真就坐起來了。我倆開始發六點正念一小時,然後與她交流,明慧交流文章中同修自己闖「病業」關的例子,如何向內找的。

這時我腦中打出一念:煉功是最好的調病。我說:「咱倆煉功吧。」

華下地拉著腿、扶牆去了衛生間,回來我倆煉功,她煉功每個動作都不準確,也不到位,我要求她必須煉到位。煉頭前抱輪時她左胳膊剛一抬起來,就撂下,我就喊她抬起來,就這樣抬起、放下,反反復復不知多少次。到頭頂抱輪時,她左胳膊剛一抬起就放下來了,我看這個動作難度確實有點大,我就來到華跟前,用我的胳膊靠著華的左胳膊上協助煉完。到兩側抱輪時也是抬起、放下,我就喊讓她抬起來,反反復復的,一小時抱輪總算煉完。接著第三套、第四套,我都要求她必須煉到位,煉神通加持法雙盤一小時。煉完後華說:「姐,頭頂抱輪時,你把胳膊靠在我的胳膊上這一瞬間,一股熱流通透我全身,感覺到一股慈悲的力量在加持,我的淚水奪眶而出。」

接著我倆學一講法,十二點發完正念。臨走前我告訴她:「明天早晨起來該幹啥就幹啥,你丈夫和女兒問你怎樣,你就說好了。為甚麼這麼說呢,一是:別讓家人為你擔心,因為咱是為他的;二是:你說好了它就好了。明天晚上你去我家,還是我來你家。」她說:「我上你家。」我就回家了。

第二天,華六點前來到我家,我說:「你真行。」她說:「你都不知道,我是怎麼走來的,就像腳踩棉花團一樣,感覺腳離我很遠。我在心裏求師父加持我、不能摔倒,不然會給大法抹黑。」接著我倆發一小時正念,學一講法,然後煉動、靜功,我強迫她動作必須達到標準、到位,抱輪時,她左胳膊抬起來能呆一會了,再放下來,我就讓她抬起來,反反復復的抬起、放下,總算把一個半小時動功煉完。煉神通加持法,煉到半小時時,她就有點坐不住了,要把腿拿下來,我不讓她拿,疼得她嗷嗷直嚎,我也不讓她拿下來。我說:「昨天都能盤一小時,今天為啥不能堅持。」她說:「昨天腿麻沒知覺,今天它就疼了。」我說:「這不是好事嗎?說明你的血管通了,那更得堅持。」她就哭著堅持到一小時煉完。十二點發完正念自己回家了。

第三天晚上,學完一講法,煉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十二點發完正念。我說:「明天是咱當地集,咱倆上集講真相,你去不去?」華說:「去!」第四天上午八點半,我倆就往集市走,一路上華老挎著我胳膊走,我也沒想她腿還沒有完全恢復,還以為她就這習慣,走路好挎著別人胳膊(後來她跟我說:因為她走路腳沒有跟,挎著我胳膊心就有底)。趕完集,臨回來時華買十斤黃豆,我就象徵性的問一句:「用我幫你拿嗎?」華說:「不用。」我告訴她:「用你左胳膊挎著。」她就用左胳膊挎著,右手托著袋子靠在身上,從集上一直抱到家(大約有二里多路程),我一下也沒幫她拿。

自那以後,我倆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開始她不會講,就幫我發正念。慢慢她也會講了、敢講了。

現在華天天出去講真相,成了一名講真相能手了。學法、背法、向內找,整體有事她都能圓容、配合都很精進。不但如此,華現在還帶兩個闖出「病業」假相的同修一起學法呢!

三、幾天不吃不喝生命垂危 五小時後能吃能喝能行走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五點多,錦(化名)同修來找我,說:弟媳晶(化名)幾天不吃不喝都起不來床了,你陪我去看看吧,我自己不敢去,怕晶的母親罵她、不給開門。(因錦的弟弟去北京證實法被開除公職,晶的母親認為是錦造成的,所以看到錦就罵她,不准錦去晶家。)我說:「她不開門咱也進不去呀。」錦說:「我姪兒把鑰匙給我了。」我倆就往晶家走,一路上我和錦說:「要想讓晶好起來,今天必須把她帶出來才行。」錦說:她媽能讓她出來嗎?再說出來上哪去呀?我說:去我家!說著就到了晶家,怎麼敲門也不開,我們就自己開門進去了。

進屋後,錦就向晶的母親說明來意。我就直奔晶的房間,進屋一看晶蜷縮著躺在床上,顴骨凸出、眼窩深陷、大黑眼圈,雙目緊閉,面無表情,就只有一口氣在那呼噠著。我上前與晶說話,她也不吱聲,我就大叫一聲:「晶!我今天來接你去我家,是師父安排的,師父不想放棄你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你想不想跟師父回家,就這一次機會。你在家也怕、外也怕,自己不能主宰你自己,交給別人來管,那誰也沒辦法。你看看你現在都啥樣了,蒙張紙都能哭了。今天我接你不走,那你就等某某來接你吧(是晶剛剛離世兩個月、也修大法的丈夫)。你知道你丈夫出殯那天,你家親朋好友對大法是甚麼看法嗎?說甚麼的都有,就沒有說好話的。你再出現三長兩短,你說你的家人會怎麼看待大法,你是助師正法來了?還是給大法抹黑來了?這個責任你擔的起嗎?你趕緊起來跟我走。」

這時晶把手伸出來,我握住她的手,冰涼冰涼的,皮膚呈紫黑色包著骨頭,我順勢把她拽了起來。讓錦幫她穿好衣服,挪到床邊,穿好鞋準備帶她走。這時晶發出微弱的聲音說:「我還沒吃飯走不動。」我說:「去我家吃,正好我家今天做的魚。」晶說:「我就愛吃魚,去你家吃,可我現在沒勁走不動,先喝袋奶吧。」我和晶的母親給她熱奶,這時晶的母親沉著臉問我:「你把她接你家去,你能給她治好嗎?」我說:「我治不好,但只要她走出這個門,我師父就能治好她。如果她還這麼躲在家裏不出門,裏、外都怕,那就等某某來接她吧(指晶離世的丈夫)。」過一會晶的父親說:「你們煉法輪功的都不吃飯嗎?」我說:我們都不吃飯今天怎麼來接晶?全市的大法弟子就她倆口子這樣,他們把法給悟偏了,盡以夢、外來信息作指導,自心生魔了,才造成這樣。這回晶父母都不吱聲了。

喝完牛奶,晶又吃了兩個餃子餡,正準備走,這時上面提到的華同修也來了,華和錦一人架著晶一條胳膊給攙到樓下道邊,我和錦扶著晶,華去找車,找了四輛車到這兒一看誰也不拉。那天風還大、特別冷,還不能等時間太長,沒辦法。華說:「我背她吧」。終於背到我家,把我們跑的渾身是汗,把華累的上氣不接下氣,幾天才緩過勁來。

到我家後,晶躺在床上,我們就幫晶發正念,然後把師父廣州講法錄像打開,我們一起看師父講法。一小時後晶想喝水,我就用蘋果、冰糖給熬罐頭水再加點鹽,晶陸續喝了五碗罐頭水,又吃了半根烤地瓜、半塊蛋糕、還吃一個桔子。到十點多晶在華和錦攙扶下去了一次衛生間。回來看晶沒啥事了,她們倆就回家了。

十一點多,晶又說要去衛生間,我說:「那你就去唄」。她就自己去了。上完廁所她說:「我想吃你家做的魚」。我說:行!我讓她坐在桌子邊椅子上,用開水給泡了兩匙飯,她吃了三小塊魚。接著發十二點正念,發完正念。然後我給晶的父母打了電話,我把晶的變化、吃了多少東西告訴老人家,她父親高興的一個勁的謝謝!

打完電話我倆就睡覺了。早晨三點十分起來煉功,五套功法一氣呵成。發完六點正念,我做飯,吃完飯她還能撿碗、到廚房去洗了。八點後錦和華都來了,我們看一講法錄像後,我說:「我有事還得走,下午還得上別處同修那有事,早就訂好了。週六、週日孩子們還得來。華,讓晶上你家去吧,週一我去接晶。我再通知學法小組同修去你家學法。」華答應了,把晶帶到了她家。

週一我去接晶,華說:「就在這呆著吧,你挺忙的。」晶也說:「我就在這呆了,我跟華家姐夫、孩子都很熟,和你家姐夫雖然認識,但不熟,就在這呆吧。」這些天華付出了很多,幫晶洗頭、洗澡,裏、外給換的乾乾淨淨。尤其華的丈夫(未修煉法輪功),每天都給晶做可口的飯菜,給她增加營養,把床讓給晶住,自己搭地鋪。

第七天,晶回家了。

現在晶每週三次去學法小組學法,平時也能出去貼不乾膠、發小冊子,就差沒突破面對面講真相了。也找到栽跟頭的原因。表示今後一定要好好修,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結語

通過我的經歷,看到出現「病業」狀態的同修,往往有下面的問題:

這些同修往往學法跟不上,象徵似的一天學一講《轉法輪》,忙了還學不上,後期講法基本沒學,甚至有的同修連字都沒改完;病業同修往往都是不注重發正念,對清理自身不重視、不按明慧要求的發正念要求做,自己想咋發就咋發,還長期倒掌。問他明慧發表的《發正念要領和全球同步發正念的時間(更新2)》是怎麼說的,一句都說不全;煉功動作也不標準、不到位,有的煉功也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放不下兒女情,兒女的甚麼事情都包辦,有的兒女都成年了,甚麼家務都不幹,甚至褲頭都由同修包洗,同修一天在家忙的不亦樂乎,一年也講不上幾次真相。

所以在幫助同修否定舊勢力同時,以上這些必須規正。在否定舊勢力的同時,還要多學法,加長時間發正念,多清理自身,多煉功,一切生活起居等等儘量自己解決,因為走正路就是在否定舊勢力。待同修的不正確狀態緩解後,帶他走出來講真相救人,向內找的同時,學師父的新經文及各地講法。並建議同修背法,在學法、講真相過程中自然就會找到他摔跟頭的原因,這時再把我們自己看到的點給他,同修會很願意接受。

同時,還需要注意:

1、幫助闖「病業關」的同修心態必須純正,不能帶一點人心,真的是為他的心才行。同時注意不能讓同修產生依賴心,別甚麼都大包大攬。

2、幫助闖「病業關」的同修不宜過多,一、兩個人就行,避免人多你這麼說、他那麼說,把同修弄的不知怎麼做了,造成壓力很大。

當然,這裏要說明,能出現好的闖關效果,都是師父做的,我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而且還必須本人配合。

通過與同修一起闖過「病業」關的經歷,也讓我加深了對法的理解,更加感歎師父的偉大,以及大法的超常與圓容不破。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