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闖過病業關的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九日】我今年七十五歲,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在過去二十多年的修煉中,無論邪惡多麼瘋狂,我都堅定的走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在師父慈悲看護下我一直平穩的走到了今天。下面把前段時間如何過生死關的經歷寫出來跟同修交流一下,供同修們借鑑。

在去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晚上,我正準備發正念,剛把腿盤上,突然感覺肚子裏咕嚕咕嚕的一陣亂響,一種異樣的難受席捲全身,我頓時感覺全身動不了了,只能慢慢躺下發正念,「徹底清除迫害我身體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有師在有法在誰也動不了我。」一晚上也沒怎麼休息,也不見好轉。第二天一早我給同修打電話說明我的情況,請同修過來給我發正念。全天候的發正念持續了三天,我的狀況仍不見輕,而且還伴隨著嘔吐,頻繁的嘔吐,導致飯也吃不進去。

家人見我這種情況,十分擔心,趕緊讓我上醫院,我堅持不去。因為我一直不承認這是病,向內找也找不到根。白天晚上的折騰,身體越來越差,持續了二十多天也不見好轉。

我家一直就是學法點,家人丈夫和兩個女兒都很支持明白真相。沒有強迫我去醫院,到後來二十多天不吃不喝還一直嘔吐,這種情況下,家人害怕了,親戚也上門探望。但我心想,我不能給大法抹黑,不能影響眾生得救,在孩子們的提議下,我同意上醫院。

第一次去醫院,女兒告訴我說去醫院輸輸液,可是到醫院以後,就接連做了各種檢查,包括CT,結果顯示是(胰腺癌)晚期。孩子們很害怕,背地裏痛哭流涕。檢查結果也沒敢告訴我。醫生告訴家屬說:目前醫院沒有床位,這個病他們醫院治不了,你們可以到其它醫院輸輸液維持一下。我們就回家了。

回家後,我還是嘔吐吃不了食物,體重持續下降,精神也不好,正念也不足,家人跟我商量,這種狀況不上醫院太危險,怕家人不理解,我只好同意上醫院。

第二天,換了醫院住上了,又做了各種檢查,光核磁就做了三次,每次做檢查的時候,我都給那些醫療儀器講真相:「你是正法時期的生命,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有一個好的未來,大法弟子沒有病,絕不能配合邪惡。」每次的檢查結果都顯示沒病,醫生們都感覺很奇怪,為甚麼檢查不出來病呢?醫生看我老嘔吐,就給下了吸管,流出來的都是墨綠色的發臭的東西。

在醫院整整嘔吐了十一天,我心裏一直堅信這一念:「修煉人不會得常人的病」,心逐漸的穩了下來。主治醫生跟我說:「你的病很奇怪,也檢查不出甚麼來,我們也沒有辦法,你轉到外科去吧。」轉科當天嘔吐停止了,感覺精神也好了,也願和孩子們說話了,女兒說我像變了個人一樣,我想業也消的差不多了,心裏越來越平穩。第二天同修給我打電話,我肯定的對同修說:「我好了,我活過來啦。」接著我又做了兩項檢查,胃造影和胃鏡,檢查結果一切正常,醫生說再觀察兩天就能出院了,三天後我順利出院啦。

回家後,我不斷的向內找,找出了許多執著心,如:怨恨心、爭鬥心、顯示心等,這幾十天的關難,使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任何一顆心都是修煉路上的溝和坎,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才能走過來,我注意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堅持學法和煉功,同修們也幫助整理了我所有的大法書,發現大法書和常人的物品、邪黨黨魁的書混雜在一起,還有給師父上香的香爐上寫著「招財進寶」等字樣,同修告訴我之後,我猛然醒悟,怪不得家裏老出一些怪異的事情,修煉這麼多年怎麼還犯這麼低級的錯誤,真是愧對大法和師父,讓邪惡鑽了空子。

由於四十多天不進食,體重下降了二十多斤, 雖然精神很好,但身體較虛弱,不能長時間站立,煉功不能一步到位,從凌晨兩點開始煉動功,煉一套功法中間得休息一會兒才能煉下一套,煉完五套功法往往就到了早晨八九點鐘,儘管這樣,我還是堅定一念,每天的煉功時間一定要保證,每天和同修一起堅持學法,身體逐漸恢復,體重也增加了,家務活也能幹了,親戚朋友們聽說我出院了,都說不可思議,這麼多天不吃不喝,精神依然這麼好。都讚歎大法的超常和美好,鼓勵我好好煉功,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們的無私付出,以上是我的口述,同修整理成文,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