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堂堂正正討回了被扣的退休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二年四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位中學退休教師,今年七十六歲。因幾年前五個中小學合併,我與近兩百名退休教師的人事關係就統一轉到了現在這所學校。

一、二零一五年四月至二零一五年十二月,我八個月都沒領到退休金。

經多方了解,是校方無故停發了我的退休金(其中還包括每年財政部、市教委、區教委、補發給每位退休教師的各種福利待遇及調升工資等)。

二零一五年九月開學後,我到學校詢問,財務科的會計和出納分別回答說: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如果是,就找校長和書記,是他們喊停發工資的。我又找到學校原任書記,問其緣由。當時他態度極其蠻橫、一會兒說:煉法輪功的不發工資是區教委的決定。一會兒又說:不給發工資是校領導研究決定的,我只是執行。還囂張的說:全區教育系統只有你一個還在煉法輪功。必須轉化。

我平靜的告訴他:年輕時,我一心撲在教學上,八十年代身體極差,體重只有七十多斤,有任何風吹草動,我就只能臥床休息,多種慢性疾病:胃下垂、美尼爾氏綜合症、雙側乳腺瘤日漸惡化、雙眼黃斑出血、視網膜脫落(穿過學校操場時,雙眼被踢飛的足球誤傷),經市級十大醫院鑑定,我雙眼五年內必瞎,並叫我做好思想準備。在我人生處於極度絕望時,幸運的修煉了法輪功。我身上所有的疾病才不治而癒、十幾年的乳腺瘤不翼而飛了。現在雙眼佩戴一千度以上的眼鏡已能看到0.1了,生活基本能自理了(雙眼殘疾)。如果我不修煉法輪功,命早就沒了。我都無法用人間的言語來感激師父對我的救度之恩!

我又善意告訴他:你知不知道?那些迫害法輪功,不可一世的王立軍、薄熙來、周永康等個個都遭到了惡報成了階下囚。現在該輪到迫害法輪功的首惡江澤民了。現政府今年五月一日,通過兩高(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推出新政: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目前中國大陸已有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用真名實姓,向兩高遞交了起訴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的訴狀!就是要將他繩之以法。這是順天意、順民心的大好事。希望你認清形勢,不要再參與迫害法輪功了。善惡有報是天理。善待法輪功學員才是你該做的。這時,他雖然口氣變軟,但還是逼著要寫一個所謂的保證才發退休金。

由於校長、原任書記、幾次互相推諉,利用職權故意刁難、違犯法律、擅自停發我的退休金已達八個月了。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初,我就向社會各界呼籲、曝光學校「以權代法」這一惡行。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下旬,校長作完年終總結後,走到餐桌旁親自當眾對我說:你退休金的事我已經反映到教委。領導很重視,專門為你這事開會研究,決定給你解決。今天書記因重感冒不能來參加。我本著對領導們的信任,回家後一等再等。這期間,我也因身體狀況的原因不能親自到學校再次詢問事情的進展。

二零一六年我再到學校詢問退休金時。校方人事科,頭天給了我的退休金明細及要補發六萬多元的明細單。第二天我再去學校、校方人事科告訴我,接到區教委人事科長電話通知:按照區教委內設的「安穩辦」(政法委、610 ) 主任指示,校方已經將我的退休金、個人信息全部清零了。

這種公然違法、濫用職權、光天化日之下、將我的退休金、個人信息全部清零了。妄想用斷絕我的生活來源、剝奪我最基本的生存權利、無人性手段來迫使我屈服。實在邪惡至極!加上我當時身體的狀況、我就想到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二、二零一九年五月~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

隨著靜心學法的深入,我愈來愈認識到,通過向有關部門討回被扣押退休金為契機,如何證實法,如何講清真相,如何讓見到我的人都動善念、結善緣、早日明白大法真相、從而被大法所救度,才是主要的。

只要按法的要求做、只重過程不重結果。只要真相講到位、心性昇華上來。堅信:退休金自然會得到。靜心學法使我懂得了:正因為有大法弟子對「真、善、忍」的堅持,才有世人選擇正義、良善的機緣、才有世人走向未來的機會。

靜心學法使我懂得了:慈悲與威嚴去制止惡警、壞人行惡,就是在救他們。

靜心學法,使我為他人著想的心愈來愈多、看問題的角度也發生著變化。

我內心多麼希望:在這場經濟迫害中,被裹挾其中的相關單位與個人,應樹立起應有的道德、良知、正義。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維護法律的尊嚴,維護道德良知。才能經得起時間、歷史、良知的檢驗,才能使自己的人生立於不敗之地,才能使自己與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

我也誠懇的提醒:那些盲目執行江澤民「經濟上截斷」滅絕政策的相關單位與個人。錯誤的高估了違憲、違法、自擬的地方性文件的份量!他們沒有理性的考慮《公務員法》第九章第六十條的規定: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相應的責任!

我決定用二十多年來在大法中修出的理智、智慧、慈悲,去喚醒所能接觸到的有緣人。希望他們早日明白大法真相、從而被大法所救度。

從二零一五年四月~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整整七年,在不算短的時間裏、在高壓下、在苦難中、在無望中,我不斷的堅持著、堅持著。遇到困境時、遇到不公時、我就時時用大法修正自己。

我要求自己穿著得體、始終慈悲、祥和、微笑的,按照法律程序、面對面、或書面形式、堅持不懈向學校、區教委、市教委、政法委、610等各級領導及相關人員、教師、知情人士、有緣人、 講述著:因我堅持修「真、善、忍」祛病健身做好人,他們非要把我轉化成「不真、不善、不忍」,我不聽從。他們就扣押我的退休金,甚至公然違法、濫用職權、光天化日之下、將我的退休金、個人信息全部清零了。妄想斷絕我的生活來源、剝奪我最基本的生存權利、採用無人性手段來迫使我改變信仰,實在邪惡至極!

大多數人聽了都表示同情、不少人公開說:「太過份了,去告他們!」不少好心人再三提醒我:「莫相信那些空頭支票,記住錢拿到手裏了才算數。」有些人甚至說:煉法輪功祛病健身好哇、現在咱老百姓誰生得起病喲?!住得起院喲?!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七日, 我在前夫(未修煉法輪功)的陪同下,多次到學校向校長、現任書記,提出校方應無條件歸還我的退休金的訴求。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學校年終總結、聚餐後,我再次當面向學校現任書記提出校方應無條件歸還無故扣押我的退休金的正當要求。現任書記回覆我說,在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八日學校正式放寒假前給我解決。

二零二零年一月七日,我再次以書面的形式,用快遞分別向六位領導(市教委書記、主任;市紀委監委駐市教委紀檢監察組長;區教委書記、主任;區紀監委駐區教委紀檢組長;學校校長;學校書記)申訴:

1)請無條件歸還我應享有的退休金及福利待遇!(已達4年零10個月了)

2)請按時足額發放我每月的退休金及福利待遇!

3)請校方把相關款項全額匯到我的銀行工資卡上! (二零一五年校財務統一為每位退休教師辦理的銀行工資卡)

書面訴求中:我再次慎重地申訴:

1、 扣押、清零我的退休金違法。
2、 扣押、清零我的退休金的程序也違法。
1)、未告知本人扣押、清零我的退休金理由;
2)、未履行任何手續;
3)、未告知被扣押、清零我的退休金的去向;
3、我是中國的合法公民,我的退休金屬於合法收入,受法律的保護。任何組織和個人無權擅自做主。隨意扣押、清零我的退休金、斷絕我的生活來源、剝奪我最基本的生存權利、這是違法行為。必須予以糾正。
4、現在非法扣押、清零我的退休金已過漫長的4年零10個月了,若學校仍不兌現多次口頭對我的承諾,一拖再拖。我只有向社會各界呼籲,向政府有關部門層層申訴。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日學校放寒假,現任書記代表校方,主動、第一次借兩萬元人民幣給我作生活費。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國大陸武漢暴發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

二零二零年學校正常開課期間,我在前夫的陪同下,又多次到學校詢問何時才歸還我的退休金。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八日,學校又要放寒假了。我要求面見區教委領導及區教委內設的「安穩辦」(政法委、610)相關人員。

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在學校現任書記會議室,見到了區教委領導、區教委內設的「安穩辦」(政法委、610)負責人、區財政辦負責人。在場的還有學校現任書記、前夫和我。

我用法中修出的慈悲與威嚴,和他們交談幾個鐘頭後,情況發生了戲劇性的變化。開始區教委「安穩辦」(政法委、610)負責人,幾次邊敲桌子、邊用手不停的指著我,青筋暴跳、咄咄逼人,邊誹謗邊逼轉化。到後來大家都靜心聽我講述著大法是如何淨化我身心的感人實例,大家還沉思了好幾次。最後「安穩辦」負責人提了好幾個問題 、我都一一作了解答。

散會前,學校幾年來第一次、發給我1900元(所有教師二零二零年下半年的過節費)。我不要。我當眾說:把我的三十幾萬退休金違法扣押了近六年不給我。今天就拿1900元打發我。這正臨年關,又面臨第二波疫情到來。你們一點人性都沒有,一點良知都沒有。我不要!我走了!他們都竭力勸我不要走。他們都說今天真的要給我解決退休金。讓我坐下來(會議室只有現任書記、我、前夫。會議室門口有五、六個人低聲商量著)。一會兒、校方工會主席遞給現任書記一張打印的借款條,並說現在都用手機購物,身上都沒有多少現金,學校又放假了。這是十幾個教師湊的、只湊到一萬元,並讓我在上面簽名。

打印的借款條上寫著:學校根據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會議精神,按區教委領導要求,校方對退休教師 (我) 的工資應釐清的指示。今天校方根據會議精神,借一萬元給我做生活費。待我工資釐清後歸還。上面簽字的還有校長、現任書記、工會主席分別簽名的空格。

學校現任書記接著當眾對我說:三月領不到退休金,四月學校都將保證我領到退休金。每月由前夫陪我到學校領退休金。欠我那幾十萬退休金,會逐月補、直到補完為止。區財政辦負責人一直在場的。

二零二一年三月二十九日,現任書記說二零一七年三月學校正式交區人社局,可區人社局說沒有我的編制。

二零二一年四月八日由區教委領導出面,在區委開了個聯繫會。由區人社局、區財政局、區政法委、區公安分局、區教委內設的人事科、財務科、安穩辦(政法委、610)、學校,共同開會解決我的退休金髮放問題,最後都達成共識──釐清發放我的退休金,並全額匯到我的銀行工資卡上。只待有關部門分頭進行退休金的核算,接著又將這個決定通知被漏掉的區編委。

每月我和前夫都要去學校詢問我的退休金核算進展,才知道由於二零一五年將我的退休金、個人信息全部清零了,現在無依據,要恢復準確數據難度大,時間又太久了。計算機不認,上不去。校方人事科搞得頭痛,抱怨說從來沒遇到過;區人社局也是搞得頭痛,也抱怨說從來沒遇到過;區人社局上報市人社局,可是市人社局的計算機仍然不認,都說從來沒遇到過。最後請計算機專業人士反覆擺弄,又全部清零,重新來過,計算機終於認可了。我的退休金核算工作才正常進行。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零二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六年零三個月,我一分錢都沒領到過。

二零二一年七、八月學校放假兩個月。七月我和家人就在區人社局、銀行之間來回跑,才知道又出現一個新情況。我的銀行工資卡在二零二一年三月已經被總行(外省)執行體批量銷戶作廢了。原因是五年來上面沒有一分錢存取。總行執行集體批量銷戶作廢,是不能恢復的。為確保二零二一年八月我的退休金準時到賬(六年零五個月第一次進帳)銀行負責人與我,一同到區人社局說明情況,區人社局負責退休幹部的科長專程前來與銀行負責人溝通、核實,當著我的面當場定板解決了:採取先發退休金,後補手續的先例。(因學校要九月才開學、才能補手續。)

二零二一年八月份我的退休金補了二十四萬多元,二零二一年九月份我的退休金每月增加了一千多元。

二零二一年十一月份我和前夫又去學校詢問:二零一五年四月~二零一七年二月,由學校補給我的退休金好久沒領。

又經過七個月的歷煉,即二零二二年三月十六日終於釐清了我七年的退休金。

三、大法引領我堂堂正正討回了被清零七年的退休金

二零一五年四月~二零二二年三月,歷經整整七個年頭的歷煉。

這過程中:波及到十幾個單位、部門,波及到(市級、區級)領導、相關單位負責人、工作人員、有緣人。無論從廣度、從深度平時都達不到這個效果。

在這過程中,大多數人都動了不同程度的善念,結下了不同程度的善緣,樹立起人應有的道德、良知、正義。

我深深的知道:是大法引領我走過了不算短的七年。在高壓下、在苦難中、在無望中,是大法鼓勵我不斷地堅持,是大法不斷地修正我的為私,是大法指引我要修成為他的生命。

當人們與我交流時。我發自內心的說:「是托大法的福!」

弟子再次叩拜師尊的慈悲苦度! 感恩師尊對弟子的一路保護。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