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法緣 走好修煉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五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一路上磕磕絆絆走到今天。

緣歸大法

母親曾經患有慢性支氣管炎,老是氣喘,常年吃藥,不能幹重活,還有風濕性關節炎、婦科病、鼻炎,雙手和腳還有嚴重的凍瘡,一到冬天就復發。母親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大法後,身體不像以前那樣病懨懨了,基本都好了,也不用成天吃藥了,爸爸也很支持媽媽煉功。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從單位帶孩子回四川娘家探親。期間,母親就向我洪揚大法,說煉法輪功身體健康了。我也確實看出了母親身體發生的巨大變化:皮膚白裏透紅,走路輕快,講話時臉上都洋溢著喜悅的神情,我也打心眼裏為母親能找到如此的好功法而高興。

我從小對神佛就懷有敬仰之心,相信有神佛的存在,佛是無所不能啊!沒有病也沒有苦,自由自在的,多好!而且那時我的身體也是很不好,患有:嚴重的過敏性鼻炎、風濕性關節炎、雙側乳腺增生,乳房腫塊碰著都疼、慢性闌尾炎、不能吃生冷的食物、婦科炎症、慢性咽炎等多種疾病。那時候,與單位同事和領導以及家裏丈夫關係都很緊張,工作不如意,家裏家外都受氣,真是讓我苦不堪言。媽媽讓我煉功,正合我意。

但那個時候對大法還是停留在感性認識上。只知道大法好,師父慈悲,師父好!可是卻沒有別的同修那種修煉勇猛精進的狀態。休完假五月底我就回到家了,因為既要工作還要自己帶孩子,丈夫又是個不愛幹家務的人,所有的家務都要親力親為,一天到晚總是忙忙碌碌的,因此很少有時間學法,但煉功還是天天堅持著。即使這樣,我的身體還是改變很大,不知不覺,我的乳房腫塊沒有了,也不疼了;風濕性關節炎沒有了;甚麼生冷食物都能吃了;婦科炎症消失了;慢性闌尾炎再沒有犯過。困擾我多年的過敏性鼻炎也有很大的減輕了,時間不長就過去了。丈夫看到我身體的這些變化,那個時候也是很支持的。那時的我整天都是沉浸在喜悅中,天天很開心快樂,覺的生命有了希望,生活的苦累對我來說都算不了甚麼。

從新修大法顯神奇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惡流氓集團發動了對大法的全面迫害,鋪天蓋地的謊言充斥著全國上下的各個媒體,我當時就感到這又是一場政治迫害開始了。知道電視報紙宣傳的都是謊言,那時候,只要家人一看電視,只要是有這樣的宣傳,我就立刻換台或是關電視,不讓他們看到聽到這樣污衊誹謗大法的言辭。可是丈夫還是很害怕,就不讓我在外面講大法的真相,只是讓我在家裏煉,有個好身體就行。就這樣,慢慢的自己也就放鬆了。很少學法、煉功,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因為身邊也沒有同修可以交流,慢慢就又回到常人的狀態了。身體健康又如從前了。曾經沒有病的身體又開始出現各種病狀了:乳腺增生又復發了,雙側乳房又出現硬塊了,幾乎不敢碰,碰著就疼。過敏性鼻炎又開始犯了,鼻子不通氣,鼻腔炎症很厲害。二零零二年十月不得不去濟南做激光手術,手術後雖然鼻子通氣了,可是老是流鼻涕,一個月的中、西藥吃完了仍然不見好轉。

突然有一天,我想:這麼下去甚麼時候是個頭啊?我不是大法弟子嗎?從新學法煉功吧!就這樣,心一橫,不吃藥了!自己在家又每天開始煉功了!煉功不到十天,不再流鼻涕了。鼻炎好了!乳房腫塊也慢慢消失了!我又恢復到無病一身輕的狀態。我知道自己今生再也不會離開大法了!大法給了我全新的生命!

師父保護三次闖過大劫難

二零零三年秋天(大概是九月),中午吃飯的時候和丈夫爭吵了幾句,心裏有些氣惱他說話不文明,覺的他太沒素質沒修養,怎麼找了個這樣的人託付終身啊,那個委屈難過啊!飯後上床午休的時候就感覺自己渾身奇癢無比,一撓的時候就一片一片的起紅疙瘩,眼睛也很癢就揉眼睛,不一會眼睛就腫起來了,很快鼻子咽喉部位也感覺憋氣。正在我心煩意亂時,孩子跑到我跟前讓我給他講故事,我忍住難受告訴他:「讓你爸給你講吧,媽有點不舒服」。我就開始坐床上盤腿煉功,心想或許這就是死亡前的狀態吧。不過,我不怕死,死了我也得法了,我有師父管!「朝聞道,夕可死。」[1]可能放下了怕死的念頭,心態反而平和了,同時也放下了對丈夫的氣恨,就這樣堅持盤腿打坐。半個小時後,慢慢感覺不那麼憋氣了,鼻腔也有了些通氣了,那個時候眼睛已經腫成了一條線。下午上班前,丈夫看到我的樣子嚇了一大跳,連忙讓我去醫院。我說:「不用,我已經好了,死不了了。 」

第二天遇到站裏衛生所的大夫,看到我的眼睛還是有些腫,我說了昨天的情況,大夫告訴我:「那是急性過敏的狀態,太危險了,弄不好會死人的!你太大膽了!」我說沒事!心裏想:我有師父管,當然大膽了!

第二次是在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下午,我坐公交車進縣城,到了站台的時候,我最後一個下車。不料我兩腳剛落地,突然一個騎電動車的人從我的身體右側連人帶車一下摔倒在我旁邊,車子後備箱的東西撒了一地,車轂轤就挨著我的右腳擦過去的,太險了!身邊的行人都紛紛說我命大,我當時也是像師父講的「沒有害怕」[2],心中不停的謝謝師父!讓弟子還了一條命債。

再一次是自己騎著一輛電動三輪車在縣城一個十字路口的左側,還有幾個騎車的人,車速不快,在我的右側。我的左側就是路台階,在過路口的時候,我無意回了一下頭,在馬路右側有一輛大貨車突然向左側快速的橫衝過來,我心裏一驚,想快速往前騎避開貨車,可是右側又是騎車的人,情急之下只能往左側的路台階上騎,撞上了路口的一個垃圾桶,車把頂著我的前胸急剎住了,那輛貨車衝過來離我不到兩米停住了,司機連忙下車,我當時在心裏還埋怨他咋開的車,怎麼橫衝過來了?司機沒吱聲,他看我沒事,我告訴他下次開車注意點。他就開車走了。其實,那時我的前胸被車把頂的很疼,我心裏想:又是還命債了!那時心裏無比感恩師父!只是當時心性還不高,對司機有些氣惱。回家幾個月後,前胸還在隱隱作痛。隨著學法的不斷深入,也漸漸明白了「欠債要還」[2]的法理,對司機的抱怨心放下了,不在意它,胸痛慢慢也就好了。

利用工作環境證實大法

我在石油部門的輸油站工作,很多活兒既髒又累。自我修煉大法後,知道一個修煉人在哪裏都要做個一心替別人著想的好人,工作單位也是自己修煉的好場所。

我們上班都是三班倒。在我上白班時就把夜班的工作提前幹了,值夜班的同事就不用這樣勞累了,同時也避免他們弄虛作假。其他班的同事極不願意打掃衛生,我值班時就天天按時清理打掃,為的是大家能有個乾淨舒適的工作環境。如果我休假了,衛生就很差。在我長期堅持打掃的情況下,有的同事就跟著學樣,無形中起到了潛移默化的作用,領導在不在,我都照樣踏實肯幹。平日裏自己見到重活兒都是搶著幹,不與同事斤斤計較,誰有事需耽擱,我都主動替人代班,能多幹就多幹,因此與同事關係相處得十分溶洽。我的工作態度和任勞任怨的行為得到了上級領導的認可和支持。有位同事感慨的說:只要有你在,我的工作就好幹了。因為我在單位起了個帶頭作用,其他同事也不好消極怠工了。正如師父講的:「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主要目地是往高層次上帶人,並沒有想做這樣的事情,可是他卻能夠對社會精神文明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如果人人都向內心去找,人人都想自己怎麼做好,我說那社會就穩定了,人類的道德標準就會回升。」[2]

後來單位領導知道我在修煉大法,也知道我的工作幹的很出色,他們都是有目共睹、心知肚明的。有位B領導真誠的對我說:「你要是不煉這個法輪功,我肯定評你當先進。」聽他這樣說,我反而心裏很平靜,我笑著說:「謝謝領導,只要理解明白我做的好就行了,評不評先進我都不在意。」

後來單位規定可以內退,我符合內退條件就寫了申請。B領導知道後對我極力挽留,說:「你別退了,我們(輸油站)很需要你這樣的好職工。你真莫退,千萬別退。」

我在離開單位之前就想給他講真相,我想不論結果如何,也不能讓他失去得救的機緣。於是,我主動找到B領導向他推心置腹談了自己的想法,向他講了大法的真相並勸他三退。他很爽快的答應了。他還強調說:「我相信你是個好人,相信你。」

有一次我回單位,又給昔日的幾位同事辦了三退,讓他們擁有了美好的未來。

待婆婆如親娘

我公公早在二零零零年就過世了。婆婆是一位慈眉善目的小腳老人,那時已是九十歲高齡的老人了,她是單位的遺屬。自二零零一年到二零一零年的十年時間,婆婆都是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婆婆來我家後,我很體諒老人含辛茹苦把幾個兒女拉扯大,確實不容易,現在就是該我們晚輩盡孝道的時候了。我首先到街上為婆婆仔細挑選了幾件合適的衣褲,裏裏外外都換上了我給她買的新衣新褲,婆婆是穿在身上,暖在心裏呀。

我每天早晚燒上熱水為婆婆洗臉洗腳搓澡,盡心侍奉。婆婆駝背體胖,大概有一百五十斤左右的體重,每次洗完澡後,我都會累的全身大汗淋漓,儘管婆婆體味重,我也不嫌棄,特別是她的小腳丫味很大,我就給抹上兩遍肥皂一個一個腳趾的搓洗,再用乾毛巾一隻一隻的揩幹。

老人年紀大了,我怕她摔著,晚上就讓她在臥室裏解便,每天早晨我就不厭其煩的把便盆端到廁所裏去倒掉,沖洗乾淨後以備晚間再用。我還把洗淨的水果削去外皮放在婆婆身邊方便她取拿。

有一次,婆婆不小心把腳崴了。頓時整個腳面、腳脖子都腫了,一點也動不了,真是鑽心的疼。我立即叫人把她送到醫院照了片子,醫生看片後說有輕微的骨折,建議回家靜養。回家後我就叫婆婆誠心誠意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家裏供有師父法像,我就告訴她:這是最大的佛,求他救你,你就好的快,快求大佛啊!求大法師父保祐早點好。婆婆聽後就雙手合十,誠心求師父救她,並真心念誦九字吉言。結果三天後,她既沒打針也沒吃藥,腳上的腫就這樣神奇快速的消下去了。消腫後婆婆就在家裏慢慢挪步,過了沒多久腳就痊癒了。婆婆見我如此孝敬,心裏非常感動,逢人便誇我孝順,對她的生活照顧的無微不至,她很享福。我想說婆婆是托師父和大法的福啊!

我們北方單位有個規定,每年新年初一,單位領導都要到下級單位來過年,還要帶著禮品慰問職工家屬,這已經成了慣例。領導來後,婆婆當著上級領導的面直誇我是個好兒媳婦,說話的時候都抑制不住內心的幸福。

親人受益

堂哥延年益壽:我有一個堂哥,二零零七年患上了鼻咽癌,在醫囑下做了放療和化療,人顯得又黑又瘦,體重不到一百斤,平日只能吃些流食。爸爸曾找人給他算命說是活不過年底。那年夏天我回娘家,爸爸讓我去成都給他講大法祛病健身的真相,堂哥很相信,我給他買了個mp3播放器 ,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拷給他聽。後來我們兄妹四人去成都看望他,還陪他一起去峨眉山玩,在去的途中,他也一直在聽。後來堂哥鼻咽癌也好了,如今精氣神十足,在成都還購買了好幾套房子,是大法給了他第二次生命!還給他帶來福報了!

外甥媳婦頑症自癒:另一個是我堂姐的大兒媳婦。二零零九年在廣州的時候患上了再生障礙性貧血病,俗稱白血病,此病很難治癒。於是,回成都在我堂哥家落腳,準備到華西醫院醫治,因為堂哥家離醫院很近。外甥媳婦那時候全身浮腫,精神抑鬱,覺的沒有治癒的希望,心情沮喪,見誰也不說話。那年夏天,我也正好回娘家探親,我就來到堂哥家,順便看看他。看到外甥媳婦的病態,我就給她講大法的真相,並好言安慰,告訴她不要灰心,只要相信大法,就能救了她,你的舅舅不是很好的例證嗎?在我苦口婆心的勸導下,外甥媳婦答應退出了團隊。最後我告訴她誠心敬念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就會管她。我也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拷給她。後來她按照我說的真心念誦九字吉言,世界公認的頑症─白血病居然神奇的好轉了。

後來我爸生日的時候,堂姐來家裏,說多虧我告訴她兒媳的救命良方,救了她兒媳的命。我說那是大法師父救的!真心相信大法就能得到救度啊!

兒子的福報

我兒子一直生活在我身邊,不論中共如何對法輪功升級打壓、誣蔑,兒子也沒受到任何影響,都很支持我修大法,即使我遭警察綁架,他也沒有一句怨言。二零一九年我因向世人講真相遭派出所警察綁架。當時兒子正休學在家,同修叫他去派出所要人,他二話沒說很配合。當他趕到派出所時,我早已出來了,事後兒子一句抱怨的話也沒說。

去年疫情爆發後,他在家裏做好飯,都是等我發完正念後再與我一起用餐。有時我的計算機出現故障,都是他幫我鼓搗的,有甚麼問題都幫我解決。

兒子研究生畢業後,很順利的找到了稱心如意的工作。當時有三家單位都爭著聘用他,他先在一家國企上班,後又調到單位機關工作去了,薪資也不錯。這也是他相信大法,支持我修煉得到的善報。

我所寫下的親人受益大法的事例只是其中一小部份,家人受益的事情還很多,我這裏就不一一贅述了,弟子感恩師父和大法對自己和親人的慈悲保護!

結語

正法修煉的時間很有限了,我一定會謹遵師父的教誨,修好自己,多救眾生,擔當起自己的歷史使命。弟子會永遠珍惜法緣,精進實修,走好返本歸真之路,做一名合格的正法弟子,請師父放心。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