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體項目中審視執著 清理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四日】媒體項目是我證實法的重要平台,也是我修心去執的重要環境。三年多來,在和同修的配合中,也不斷的從新審視自己的思想,常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一、反思顯示心

有一天,背法背到「顯示心理」[1],當背到這一句:「我有本事,強者」[1]。儘管已經背過多次,但這一次這一句特別的入心,就像是生命的深處突然炸裂了,很多我平常沒有意識到的敗壞的東西,在那一瞬間傾瀉而出。我理解到,當人產生這一念:「我有本事,強者」,這個人就已經背道而馳。因為宇宙不是他造就的,時間空間不是他造就的,萬物眾生不是他成就的,不是他庇護的,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就包括他這個生命的本身和未來都是大法賜予的。這麼一個小小的人,他怎麼能認為自己是強者?

我一直以為自己沒有顯示心。背完這一小節,我看到顯示心在我身上的表現那麼隱秘。我在人中沒有多少技能,上學時成績不好,見人也不會說話。所以潛意識中,想通過修煉表現自己是強者,發現自己的表現,很多都是圍著這個念頭在動。

比如我很努力的學法背法煉功,遇事會向內找,一直以來認為自己在精進,潛意識中認為自己是個合格的煉功人,我也應該能走向圓滿,圓滿自然會有我的份,不會被落下。這個顯示心的背後還摻雜著利益之心,有求之心,像在維護宗教形式一樣。想通過修煉,修成神佛,修成那個最大的「強者」,為了達到這個私心,我在利用大法。可是那個念頭是那麼的隱秘,那麼的冠冕堂皇。

當我想表現自己是強者,無意中我會不喜歡能力很強的人。曾有一段時間,看到某個同修的名字,就想趕緊迴避。其實,我並不認識這位同修,也沒有過任何交流,但心裏就是不舒服。對這個奇怪的心理,我一直以為是妒嫉心造成的。努力的在排斥,但效果甚微。

當我認識到顯示心的危害後,我特意打開那位同修的文章,發現對他完全沒有任何想法,心裏很淡泊,為同修能寫出力作發自內心的喜悅。每個生命都是創世主造就的,每個生命都在以他的方式展現生命的光彩,誰也代替不了誰,誰也無法被別人所左右。生命表現出的善,他展現的能力,都是創世主的慈悲賜予,我也是其中一個。做一個同化於法中的生命,是喜悅的、榮耀的。

二、從新理解修煉形式

有一次,我完成了一個系列,發給編輯同修。之後一天,看到主編發來訊息,要把我的系列文章發給其它部門的主管來審。看到訊息,我的心裏並不高興。一個系列還要推來推去,覺的很麻煩。我想趕緊迴避,不想審視那顆波動的心。狡猾的思想想讓我趕緊溜過去,但那次我警醒了,我要找找自己,為甚麼不高興?

想起昨晚在平台學法,讀到師父《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有些學員哪一遇到麻煩事就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就不高興了。有些學員一遇到矛盾的衝突、感情的撞擊,就不高興了。那你還修不修啊?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2]

當時心想,我也要讓麻煩趕緊多來。今天就來了,我怎麼就不高興了呢?

我把負面念頭拉出來,一個一個的拷問,一層一層的剝離,直到剝出怨氣的根,發現並不是同修不信任你,輕視你,那個思想波動的根源於自己對修煉形式的不理解。

學《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師父講到,大意是說,常人中的這種矛盾形式,有利於提高,有利於成就大果位,有利於成就大法弟子,有利於證實法。或許,為了讓我進一步,身臨其境的領會法理,今天就安排了各級主管來幫助我,這就是那個問題出現的原因。心裏豁然明朗清晰。

明明是件很小的事,細細的找下去,發現那個波動的背後隱藏著我多年修煉中的痼疾。多年來,因為對師父講法,對修煉形式的不理解,使自己本能的對抗苦難、排斥麻煩,導致自己難以割捨執著。深陷在某個魔難中,難以猛衝。

在浩瀚的宇宙中,我是個很渺小的生命,可是為了成就一個小生命,師父安排同修幫我提升正念,助我一臂之力。沒有任何預警,師父的法打進腦中,「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3]。那一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師父的法理開示我到哪一步,我就修到了哪一步。觀念改變了,也不覺的主編的安排對我是個麻煩。心真的就放下了,那瞬間我只想好好的謝謝主編,謝謝所有參與其中的同修。到了晚上,查閱信箱,主編再次發來信件說,還是由她們來處理。當我自己理順了,一切又回到了原點。

三、審視爭鬥心

寫文章,需要經常查閱資料。有時會在視頻上看到某位主播。每次見到她,我都會想趕快關掉她的節目。其實,我並不認識她,和她沒有任何交集。對這個奇怪的心理,一直找不到問題的根源,每次都很沮喪,感到很挫敗。

有一天,我又看到了這位主播的節目,我又立即關掉了。我得承認,這麼做我也很沮喪,似乎又被不正的念頭打敗了。但那次我不想再逃避,想要挖出那一念的根源,到底是甚麼?於是盯著那個心念拷問它,一層一層剝離:為甚麼那麼希望大法弟子從你的視野中消失?

深入找下去,看到那個變異的思想在害怕,它不喜歡看到正的,善的;不喜歡看到大法弟子會這麼出色。按照它的觀念,大法弟子都應該是落魄的,應該在常人中不斷的遭受魔難,它的心理才會平衡。豁然間,我意識到,噢,這是舊勢力的思維,這一念來自舊勢力。舊勢力心裏不平衡,看不上大法弟子。再繼續找下去,發現那個不平衡的心,根源來自於爭鬥心。

因為經常寫傳統文化文章,看過不少故事。於是根據記憶,列出了爭鬥心的惡行,竟達十多種,比如殺生、妒嫉、反神、六親不認、唯利是圖、惡毒、怨恨等等。那時我震驚了,爭鬥心不去,會引來這麼多魔性。《西遊記》裏的故事中,有個妖怪叫九頭蟲,長著九個頭。爭鬥心像是妖魔的魁首,在它的頭上寄居著很多不好的念頭。爭鬥心,表面看似乎只是簡單的一念,然而背後裹挾著那麼多魔性的東西。那次向內找,讓我很震驚。

找到問題的根源,心中升起正念,解體舊勢力思維,心裏敞亮起來,神志也清晰了。再翻開那位主播的節目,為她這麼出色,發自內心的喜悅,心裏自然的微笑起來。

這件事之後,晚上做夢,夢到一位名人同修,送給我一幅字畫,上面寫著兩個字「功夫」,字體是師父題字時使用的隸書。在夢中,那位同修說,那兩個字是師父寫的。我忽然想起來我家也有一幅啊。就對他說,我家裏也有一幅「功夫」字畫。現在有了你送的「功夫」,那我就是雙倍的「功夫」了。

半夜醒來,心想可能是師父的鼓勵吧。這段時間,肯花時間向內找,清理自身的空間場,即使細微的念頭,也要從新審視,找找背後隱藏的動機。

實修的經歷使我意識到,看似很小的事,順籐找下去,往往會找出一個大執著,而且還是隱藏很深的執著。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滿功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