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向內找 修去感到委屈的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一日】我從小性格內向,自尊心強,愛面子,心裏承受能力很差,誰要說我兩句或受點委屈,就受不了,眼淚馬上就要掉下來。修煉後,有所改變,幾乎很少掉淚了,但矛盾突然出現,刺激自己那顆心時,還是含淚而忍。

每次看同修的交流文章,特別是同修在大的關難面前,或被指責冤枉的時候能坦然面對,表現出來的大善大忍的胸懷,常常令我感動。

師父講:「忍是提高心性的關鍵。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根本就不產生氣恨,不覺委屈才是修煉者之忍。」[1]

可我修煉二十多年了,還在常人的層次上打轉,修不出煉功人的大忍之心。

記得幾年前,我娘家弟弟一家到外地打工,讓我去老家給他看家。我弟弟有六畝多地,讓我給他種。我哥家有十畝多地,我哥家姪子上班,哥哥也不在家,地裏的活我和我侄媳婦兩個人合夥幹。

到了秋天,收苞米,我姑娘和我姑爺來幫我收回一塊地上的苞米,就回去了。然後,我就幫我侄媳婦收她家的。她家十多畝地全部收完,我侄媳婦忙她家大棚活去了。我剩下一塊地,只好自己扒。

扒完苞米,我心想:我姪兒上班,離家近,家有三輪車,趁早晚功夫就能給我拉回來。沒想到,我侄媳婦非得讓我給我姑爺打電話,讓他來給我拉苞米。我一想,我姑爺離我娘家七、八十里路,為兩車苞米跑個來回,還不夠油錢的,在娘家門口,這點活還找他?!覺的很沒面子。我說,自己花錢雇車拉。我侄媳婦說甚麼也不幹,我自己花錢雇車都不行,心裏那個委屈啊,眼淚止不住的流,怎麼也控制不住。

還有一件事,我給大姨同修當保姆。前年的一天,大姨家要來客人,大姨給我拿一百元錢,讓我到早市買五十元的排骨,剩下的錢買菜。到早市,我看好了一塊排骨,賣肉的問我這塊行不行?我說行,我買五十元錢的,我說了兩遍。他把一大塊排骨全部剁成了小塊,一稱三百多元,我說不買那麼多。賣肉的很不高興,挑出去一半,一稱還一百六十多。我說給別人買,就拿一百元,剩下的錢還得買菜,賣肉的一聽,就急了,大聲吵吵:不全買,為啥不早說?我都剁完了。我說,我已經說了兩遍,你可能沒聽見。賣肉的人大聲的問周圍的人:你們誰聽見了?你這老太太可真糟踐人,還說了幾句不好聽的。

這突如其來的矛盾,我有點發懵。我愣愣的站在那裏,周圍的人都往我這邊看,我感到渾身的不自在,每一分,每一秒都不知道怎麼過。那賣肉的數落夠了,又把秤裏的排骨往外挑,好的一塊也沒有了,剩下一稱,九十元,我付了錢,強忍著眼淚往回走。心想回家跟大姨沒法交代,我多花了錢,沒買著好的,計劃買的菜也沒買回來。回家跟大姨說這事,還是沒忍住,掉了眼淚。

當然,在這二十多年的修煉中,不止這兩件事,很多次還是含淚而忍,不能坦然面對。

師父講:「要慈悲的對待一切人,遇到任何問題都找自己的原因。哪怕別人罵了我們,打了我們,我們都找找自己,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不對了造成的。這能找到矛盾的根本原因,也是去掉為私、為我執著的最好辦法。把心放大到原諒你個人修煉中的一切人,包括原諒你的敵人。是因為,你所說的敵人是人所劃分的敵人,是人為利益而劃分的,而不是神的行為。」[2]

學師父這段法,我向內找,終於找到了委屈心遲遲不去的根本原因是私和我。原來總以為自己受到了傷害,利益受到損失,是別人冤枉了自己,面子上過不去,總是考慮自己的感受。

找到了根子上的問題,我轉變了觀念,站在為他的角度思考問題,看到了眾生都苦。我感謝師父,感謝那些在我修煉路上幫我提高心性的那些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