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悟「有個緩衝餘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一日】這裏我說說近期修心性的一件事情。

一、修平和

我在常人時的脾氣急躁、嫉惡如仇、眼裏不容沙子等,修煉以後雖然不太明顯了,但根本的這個東西一直沒有修去,所以時不時的就會表現出來,容不得別人的錯誤,那種嫉惡如仇的急躁心態很多時候是一觸即發,常常是和同修爭的面紅耳赤,過後又後悔的不行,經常為自己修不出慈悲和寬容而苦惱。

一次,因為一個同修用日常手機講真相,交流了幾次,他也認識不到自己的錯誤,這把我的急躁心、容不得別人犯錯誤的心勾起來了,就和同修爭執了起來。我的那種自以為是的強勢,完全陷入了那種人與人的爭論,過後又非常後悔,後悔自己為甚麼就不能心平氣和的和同修在法上交流呢?過後都能認識到,但是到了實際當中,卻又屢屢再犯。

再比如,去年我在做一個真相項目時,一位同修看了之後,給我提了意見,這意見在我看來很牽強,於是我就又和同修較上了真,過後後悔的不行。

我在這個方面也實實在在的修過,也剜心透骨的向內找自己的人心。

首先,找到的是急躁心、面子心,就是執著名的心、自以為是的心、爭鬥心、還有就是那種容不得了錯還要說別人的心、妒嫉心等等。找到了之後,會好一段時間,但是時間一長,鬆懈之後,又會犯同樣的錯誤。這使我非常苦惱,最後找到是自己學法太少,同化法的部份太少,總也修不出寬容和慈悲。同時,我也認識到這是舊勢力在我人的一面強行安排的東西,目地就是阻礙我修煉提高。

二、慢一拍

認識到這些之後,我就加強學法,把自己的一思一念都對照大法。

師父講:「業力在轉化過程當中,為了使自己能夠把握的住,不出現像常人一樣的把事情做壞,所以我們平時要保持一顆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突然間遇到甚麼問題的時候,你就能夠把它處理好。往往你的心總是那麼慈祥慈悲的,突然間出現問題的時候,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心裏老想和別人爭,鬥來鬥去的,我說一遇到問題你就得跟人家幹起來,保證是這樣的。」[1]

我認識到心中有法才能修出慈悲,但是在我還沒有那麼大慈悲能抑制我的人心時,我該怎麼做呢?

這時,我又想起來師父講的關於「平和」的法。

「師:你剛才形容的這些詞,有一句說的非常好,就是『平和』。(眾笑)人類過份的激情、強烈的戰鬥性啊,這都不是正常人類狀態,其實是在魔性之下搞出來的。人是善惡同在的嘛,所以特別激動時,甚至於超出理智之外的行為,那多數都是現代音樂那些東西。無理性的激情,失去理智的瘋狂,其實那已經是在激發負面的東西了。而平和狀態才是善的,實際那才是真正人的狀態。平和中也有高潮起伏,是完全理性的,平和中也有輝煌的展現啊,可是是以平和為基礎的。(鼓掌)」[2]

我就在心中不斷的念著:平和、平和、一定要平和。

回想我和別人爭論的時候,都是我聽到甚麼的時候,我張嘴就說出來了,而沒有先想想我這話應不應該說,我應該以甚麼心態去說?我說話的心態和口氣是不是在法上?想到了師父說的「你有個緩衝餘地,思考餘地」[1],於是我就對自己有一個表面上的要求:當聽到別人發表不同意見時,自己在說話之前先「慢一拍」,先不要急於去表達自己的意見,先緩衝一下,思考一下,自己的心態在法上嗎?自己所要講的話帶有寬容、慈悲的力量嗎?這樣一做使我有在法上思考的餘地、使我的容量好像也增加了、也使我突破了修煉和實修分離的困境,使我豁然開朗了。

很快就又遇到了考驗,在一次學法交流時,我談了一件事,並談了自己的認識,當時有位同修就受不了了,他可能認為在說他,馬上就生氣了,說話也不在法上了。這時,我剛想反駁,我立即就驚醒了,先「慢一拍」再說,先緩一緩,同時想到了師父的講法:「修煉人嘛,畢竟有人心才能修煉,這部份人的痛處怕痛怕碰,有時會為此辯解,那是怕被看不起。」[3]「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4]。

於是我的心態在法中平靜了下來,同時生出了一種慈悲和寬容,心平氣和的和同修在法上交流,同修馬上也平和了下來。在看似一場激烈的矛盾將要發生時,在我抑制了常人情緒,在法上要求自己的時候,矛盾化解了。我心裏好輕鬆、好愉悅。修煉中那種久違了的寬容和慈悲充滿了我的空間場。

現階段的一點感悟,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音樂與美術創作會講法》〈音樂創作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