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出隱藏的求名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一日】日前,我參與的一個項目的負責人跟我訴說另一同修大姐的一番話,勾起了自己隱藏很深而又一直沒有很好內找的一顆人心。

負責人說,那同修做的事情如何不靠譜,出現了那麼明顯的錯誤,還不只一次。我說,是呀,不應該。她又說,每次跟那位同修提醒時,她還辯解說,自己如何如何忙呀,還說,要給女兒做飯呀;而你(指我)也有女兒,也都是同修,她怎麼就這樣?!我就說,嗯,是呀,我如何如何在家說了算,女兒不能左右我等等,一副飄飄然、沾沾自喜的得意樣子。接著,我跟負責人說,好吧,我跟她談談。不行,就別讓她做了。

接著,我跟女兒述說這事,女兒竟然說:你先幫幫你自己吧,還想幫別人!一盆冷水猛潑給我。我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我有甚麼問題?!不以為然。

到第二天搞活動,我又跟另一個同修叨叨這事,她也說是呀,你家女兒就比她女兒好,我又一次顯耀自己如何管女兒。

第三天,煉功,煉抱輪,手好沉好沉,到最後都無法堅持了。這才意識到,一定有大漏了。

於是,我認真的向內找,這才悟到,哦,負責人為甚麼要跟我說那些事,一定有我要修的心。是甚麼心?愛聽人家說自己好,別人不如自己好的話,滿足自己的顯示心,強烈的求名之心,好像自己真比別人強呢。

這顆心由來已久,記得上次同學聚會時,有個學長誇讚我如何朝氣如青年時,我沾沾自喜,自我膨脹的心馬上出來了;那時根本不是在證實法,而是在證實自己。

再往前找,舊勢力在我的人生經歷中曾經安排的一些事,比如,讓我一個不太聰明的人,小時候讀書曾表現很優秀,得到了不少褒獎,於是自以為是,求名的心一路膨脹。到後來都輸不起了,那年考大學,是文革後恢復高考的第三年,幸好自己考上了,還是重點中學唯一考上的一個女生,當時我想,如果這次沒考上,自己真要找個地方藏起來,不見人了。

一路走來,人生的路還算順利,可是到了後來,自己的身體健康每況愈下,家庭也亮起了紅燈,人生走到了最低谷,那顆爭強好勝的心受到了重創。在走投無路時,我幸運走進了大法修煉。

這顆求名的心以為很淡了,其實是把常人中得不到的不得不放下了。但是從另外一方面卻表現出來,覺的自己能得法,我比那些可憐的常人強多了,就是說這顆心根本就沒去,而且這麼多年還讓它隱藏著。這顆心表現出來,容易看不起別人,也很怕別人看不起自己。

師父說:「有的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於他看病的時候想甚麼呢?這個病叫我得了吧,讓他的病好。那不是出於慈悲心,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他怕自己丟名,恨不得讓自己得這個病,他都怕丟這個名,求名的心多強啊!」[1]

我就是這樣的人哪,我真的要正視這個問題了,否則帶著如此強烈的求名之心,如何生出慈悲心救度眾生?如何兌現自己的史前大願助師正法呢?

這是我近來的一些感悟。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