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修煉環境 修去執著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六日】一轉眼,我來到法蘭克福學法小組及在大紀元工作快四年了。在這個全新的修煉和工作環境中,我有了更多的機會認識自己的執著心,並在實踐中努力地一點點去掉它們,在此彙報一下自己的一點修煉體會。

一、放下人心 柳暗花明又一村

二零一七年九月,剛來法蘭克福時,因接手的事太多,加上剛到大紀元工作,面臨很多挑戰,我就把給當地政要講真相的事排在最後。我也被告知這個項目一直是法蘭克福同修們修煉中的薄弱項目。我當時就想:這也不是一下能突破的。

那時,正好還有一個月就是黑森州選舉州議會議員的時候。我知道這是聯繫議員的好機會,但我找各種理由給自己開脫,這次就算了吧,就這樣一晃三週過去了。

剩下最後的一週了,一天晚上,我心裏感到很不安,不能只考慮自己的計劃而錯失良機啊。我在師父的法像前問:「師父啊,我怎麼辦啊?我還是要做吧?」馬上從腦中閃出一個答案:當然要做啊!

那一刻,我內心變得平靜了、輕鬆了。我知道是師父幫我清理了負面的思想,拿掉了阻礙我去做的因素。

我開始在網上查找各個黨派在市內舉辦競選活動的時間表,很快就找出了一些有價值可行的信息,前後不到半個小時。

然後我把一些信息分給其他同修,誰有時間就去參加政要舉辦的活動。我在最後一週裏,見了幾位議員,其中有一位議員至今年年給我們寫賀信。

通過這件事,我體悟道:抓緊救人,不能以自己的想法為主,放下人心,師父就會幫我們。

從那時起,我們成立了一個給政要講真相的小組。通過我們共同的不斷努力,取得了一點突破:近兩年來我們獲得了來自四個級別的多個黨派政要的支持,有兩次政要親臨我們的活動現場發言,在「5﹒13」和「7﹒20」的活動中都有政要給我們發來賀詞或支持信。

在給政要講真相當中,我還有一個很大的感受就是:正念救人。

有一次,我接到一位州議員的郵件,他的語氣很不客氣,讓我今後不要再給他寄法輪功的信息了。我的第一念是感到自己有點受傷害,對這位議員也產生了負面想法。心想:那我以後就不給你寄了。

過了一天,我在給他回信時,意識到自己有一顆私心,只去感受自己的心情,沒去考慮他的未來,我問自己為甚麼不再給他一次機會呢?我就很平和的給他回了信,解釋我為甚麼要給他寄資料的原因,希望和他面談一次。很快,我接到了他面談的邀請。

見面後,他說他在網上看到法輪功被指控造成1400死亡案例,而且還被稱為某教。我說那都是中共的謊言欺騙,並一一告訴他真相。他的態度馬上轉變過來了,說希望今後繼續收到我的信息。後來這位議員多次給我們寄來賀詞,還幫助我們聯繫他的一位任市長的朋友,在市政廳為我們舉辦了「真善忍美展」。

隨著形勢的發展,我感到我們要加大力度救更多的政要,當我讀到加拿大150多位議員以及瑞士多位議員祝賀二零二一年世界法輪大法日的信息時,我看到了我們和同修之間的差距,我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

二、在媒體中魔煉心性

我剛到大紀元工作時,度過了一段很艱難的日子,現在回過頭來看看,我認識到,是師父給我安排了這個新的修煉環境,讓我認識自己的很多執著心並修掉它們。

首先認識到了我有自以為是的心。之前我一直協調一些大大小小的項目,習慣於計劃、安排、布置等等,不自覺地養成了自以為是、固執己見的習慣。

一到媒體後,整個環境變了,我每天要接受別人給我分配的任務,還要被檢查、常常被指出這個問題、那個問題。這使我那顆自以為是的心時常受到撞擊,我下意識的這麼解釋那麼解釋,為自己開脫、圓場。同修說我「不向內找」。

不僅如此,自以為是的心還表現在我學的專業上。我是學中文的,但我從事過的創作如詩歌、評論、賞析等都不屬於新聞報導。新聞系的寫作課程對我來說還是陌生的。主管給我推薦幾本書,有的是好幾百頁的厚書,我當時根本沒有時間和精力看,也看不進去。

而且還自以為是的認為,不用看,在實踐中我就會學會的。但事實證明,不是我想像的那樣,同修說我寫的東西不像新聞。

走過一段波折的路後,我才開始靜下心來去看新聞寫作教材,才開始入門,也漸漸放淡了那顆自以為是的心,也看到這顆心曾是多麼的強烈和愚蠢。

我認識到自己有不願被人說的心。因自己在寫新聞上是個新手,會時不時被媒體的同修指出寫作上的問題,那顆不願被人說的心總是被觸碰,有時讓我非常難看,有些很小的問題,但我屢教不改。後來漸漸發現,我那顆不願被人說的心在起壞作用,讓自己不願看到自己的問題。

磨過去一段時間後,我的心態漸漸平靜了,遇到甚麼事也不那麼鬧心了,媒體同修指出我的問題時,我也能正面看待。

但是考驗總會有,有時是突如其來的,甚至讓我措手不及。有一次媒體的一位同修寫帖子給我,指出我寫作上的問題和提出一些建議。我一一接受,並表示感謝。

過一會兒我發現了一個新帖子,一看,那位同修直率的寫道,大意是:她沒想到我還是學中文的,水平會這麼差,和其他那些學中文的做媒體的同修比差遠去了。

我感到自己被當頭一棒,毫無防備,內心覺到很不是滋味。不過過一會兒,我心情又趨於平靜了,我意識到這是衝著我那顆不願被人說的心來的。細想,同修也沒說錯,很多問題都給我指出很多次了,我都沒改好,那讓別人怎麼看我呢?

經過這一次後,我發現我的心不那麼容易波動了,也就是說,我在一點點提升自己。師父說:「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的指出那顆心,去那顆心,那麼修的就非常快。」[1]

我自己在媒體的這些經歷也幫助我在法蘭克福組做協調工作,我感到自己比以前心胸要寬廣了。比如我能聽取不同的意見,即使聽到一些不中聽的、刺激的話我也比較平靜,比較能理解那些遇到問題的同修,儘量鼓勵他們,不給其壓力;對在難中的同修,我抽時間和他們一起學法、發正念、交談。

我珍惜媒體的修煉環境,也珍惜法蘭克福小組的修煉環境,它們相得益彰,給我提供了很好的修煉機會。

在此,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感謝同修們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