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集體環境中修煉提高昇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三日】我是一名年近八旬的老年女大法弟子。從一九九八年得法至今,已走過了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回首自己的修煉路,風風雨雨中,時時感受著師尊的引領,艱難、魔難、困苦中有大法作指導,見證著修煉的殊勝與超常。

這裏,寫出我在修煉中的點滴體會,願與同修們共同精進,走好最後的修煉路,兌現救度眾生的神聖誓約。

一、得法後的神奇經歷

一九九八年,我在店裏幹活時,手部意外受傷,送醫院救治,當時縫了近百針。期間,兩位親戚來看望我,向我介紹法輪功,勸我修煉。那時我還不懂甚麼是修煉,但是答應出院就煉,此念一出,師父就管我了。

第二天,護士給我打點滴,連續扎了五針,都回血,就是扎不進去。當時我的手還沒消腫,但我沒想那麼多,當即出院回家,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一天是一九九八年三月五日。

從此我再沒吃過一片藥,受傷的手也很快康復了,心臟病、腦袋嗡嗡響的毛病在修煉後也都不翼而飛了。二十多年來,我像年輕人一樣身輕體健,渾身好像有使不完的勁,孩子說:「我媽身體最好!」

二零零三年秋季的一天,我和當地同修配合懸掛真相條幅。出發前,我們發出強大的正念,求師父加持,清除邪惡,救度眾生。當我們從家出來時,天空中突然下起了大霧,兩、三米之內看不清東西。就這樣,同修們在大霧中順利地將七十多條五至八米長的條幅掛到了城市的大街小巷。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警察來我家騷擾,誘騙孫女找我回家。那時我正在出租房裏和同修們學法。當時房間裏有師父的大法像,大法書,幾十本特刊,還有切紙刀和《九評》書籍等。孫女跑來,嚇的哇哇大哭:「奶奶,警察來抓你來了!」

我連忙安慰孫女說:「別怕,奶奶不會有事的。」同修們都迅速離開了,房間裏的東西已來不及轉移,我就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求師父保護。我帶著孫女去了親戚家。中午時分,六個警察來到出租屋,進門,直奔北面的房間,又是撬門,又是要揭門框的,最後甚麼也沒發現,就走了。而我租的是南屋,根本就沒上鎖,只要掀開門簾,一推門,就能進去,可是他們就像沒看見一樣。在師尊的保護下,邪惡的迫害解體了。

二、在集體環境中與同修們共同精進、提高昇華

1. 不落下一個同修

從二零零四年開始,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至今已有十六年了。師父為我們留下的集體學法環境,是做好三件事的保障,是同修們共同精進、整體提高昇華的環境。十六年來,我們謹遵師尊的教誨,堅持集體學法,持之以恆,從未間斷。

來我家學法的同修,我已記不清有多少人了。少時幾個人,多時二、三十人。其中有剛得法的新學員,也有從新走回修煉的,有外地剛來找不到學法小組的,還有結束冤獄回來的,也有過病業關、心性關的同修,還有被綁架後流離失所的。有我認識的,更有不認識的。其中,有不識字的,還有讀法特別慢、特別費勁的,還有其它小組不願接納的,各種情況的都有。但是不管甚麼樣的同修來了,我就記住師父說的:「不落下一個得法的弟子。」[1]所以我沒有理由不做好,我不能有分別心,就聽師父的話,無論甚麼樣的同修,表現的如何,只要有修煉的這顆心,最終都能在大法中改變和提高。

有一位老年新學員,七十多歲了,因為不識字,到其它小組學法有阻力,我就把她留在我家學法了。經過兩年多的堅持學法,不但能讀《轉法輪》了,師父的其他講法自己也能看了。隨著學法和修心,她的變化非常大,她的兒子、兩個女兒和兒媳也相繼走入修煉,現在全家人共同精進,做好三件事。

還有一位年輕男同修,讀法時有障礙,總是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外蹦。有個同修因為他這個狀態,不來學法了。我知道這個時候要修我們自己呀,不能有嫌棄同修的心、看不上人的心,我相信不好的狀態都能在法中歸正。我始終堅持陪他學法,鼓勵他,經過四、五年的時間,他讀法終於有了突破,能夠流利的通讀《轉法輪》了。

還有兩位一九九九年之前得法的中年女同修,迫害開始後,都到北京證實過法,做的都挺好的,可是後些年,由於自己對修煉的放鬆,不知不覺中就離開了集體環境、脫離了大法,混於常人中一晃就是好幾年,身體都出現了病業。師父讓我們找回昔日同修,我就找到她們,讓她們到我家參加學法小組,回到集體環境中來。這兩位同修堅持參加集體學法後,變化非常大,病業假相消失,心性隨之提高,找回了修煉如初的狀態,每天做好三件事,精進不怠。

2.把同修的事當作自己的事

這麼多年來,無論是本地的、外地的,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只要有同修找到我,只要是法中的事、同修的事,我都能積極參與、無條件配合。我把法中的事擺在第一位,很多時候也是顧不上吃顧不上睡。但我想只要找到我,就有我在這過程中需要修心和提高的因素;找到我,就有我需要承擔的責任和完成的使命。我牢記師父說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2]。所以在關鍵時刻、危急時刻也能放下自我,挺身而出,走在前面。

有同修被綁架了,我們知道消息後,會在第一時間趕到同修家,想辦法轉移大法書籍、真相資料和救人的物品等等。為了保護大法資源、為了減少損失,也為了讓眾生少犯罪,我和同修們爭分奪秒搶在邪惡人員之前,順利完成轉移工作。這樣的經歷已經有多次了。有時我們剛走,警察就到了。在師父的保護下,都會有驚無險。我相信師父就在我們身邊。參與的過程中我修去了怕心,同時增強了信師信法、無私為他、為法負責的正念。

一天晚上十點多鐘,周邊地區有個同修來找我。告訴我他們那兒有二十多個同修因到黑窩近距離發正念營救同修而遭到綁架,現在全部被關押在派出所裏。情況緊急,我馬上聯繫到一位司機同修,與幾位同修趕到當地,發正念到半夜兩點鐘。第二天,又和當地同修繼續近距離發正念,同修們在派出所裏做的也非常好,煉功、發正念、給警察講真相。這樣我們堅持去了十多天,二十多位同修全部回家了。

一天早上我正在煉功,同修的女兒來找我,說她母親因講真相被綁架到某派出所裏。我馬上聯繫同修,同修們聽說後,誰都沒有顧得上吃早飯,第一時間來到派出所附近,持續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加持同修正念正行,否定迫害,救度眾生。我們從早上一直發到下午四點左右,經過八個多小時的正邪大戰,被綁架的同修走出了派出所。

因這位同修在取保書上簽了字,家屬還交了保證金,回來後沒有及時的向內找、重視發正念,被邪惡鑽了空子。被釋放當天晚上遭到警察第二次綁架。同修們聽說後,也都向內找,是不是我們看到同修出來時都生出了歡喜心?師父說:「在修煉的其它方面和過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歡喜心,這種心很容易被魔利用。」[3]我們及時向內找,在法中歸正,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不放鬆清除邪惡,再一次到派出所近距離發正念。被綁架的同修這一次也增強了正念,信師信法,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看守所拒收,同修又回來了。

回家後,警察仍在騷擾,同修不能在家裏呆了,同修的女兒又找到我,讓我安排臨時住處。我想不能讓同修走流離失所的路,應儘早在法中歸正自己,找到自己修煉中的不足,真正提高上來才能徹底解體邪惡的騷擾迫害。於是我就把同修安置在了我家,與她一起學法、切磋提高。經過十幾天的時間,同修的狀態好起來了,正念也強了,也找到了自己的人心與執著,邪惡的因素徹底解體了,同修堂堂正正的回家了,現在三件事做的都很好。

3.堅持做好三件事,多救人

我每天堅持做好三件事,煉功學法一天不落。我家白天晚上都有學法小組,上午學完法,下午出去講真相救人,晚上繼續學法。開始那些年是面對面講真相,勸退多少人也沒統計過,每天多時近百人,少時幾十人,十幾人都有。最近這幾年,我參與了手機講真相救人的項目,因為有以前面對面講真相的基礎,以及每天大量學法做保障,再有師父為我開啟了智慧,抱著一顆救人的慈悲心,用手機講真相救人的效果也很好。

有一次,對方接到電話後,一聽真相就說:「我記住你的號了,馬上就給你舉報。」我沒動心,對他說:「我是真心為你好,共產黨是毀滅人類來了,天要滅中共,不退黨團隊生命就真的沒救了。大法師父是來救度世人的,你明白真相順應天意才能永遠保命,才能有美好的未來啊!」

講到這,對方問:「你是啥意思吧?」我說:「我就是讓你退出惡黨組織,讓你保命,永遠幸福,我是真心為你好啊!」他說:「那我退。」我問他:「是黨員吧?」他說:「是。」我說:「就用富貴這個名字退出來吧。」他說:「好。」我接著又說:「你要轉告你的家人、親朋好友,讓他們也都順天意三退,這樣都能保平安。將聲明寫在紙幣上,花出去就行了。如果再有人勸你三退,你一定告訴他你退完了。」我每次都要把真相講清楚,讓對方真相明白了。

遇到不聽的、罵人的、說詛咒話的,我都不動心。還有對方接到後,始終不說話的,這時我就不間斷的講,儘量把真相講透、講到位。沒有勸退的,我就告訴他:「你現在沒退,以後再有人給你講真相,你可一定別再錯過這萬古的機緣,保命的事可千萬別落下了。」

二零二零年疫情期間,我和同修們救人的腳步沒停,風雨無阻。一天下大雨,我在地裏坐小板凳打真相電話救人。大雨嘩嘩的下,持續了幾個小時,我堅持打電話一個多小時,勸退了二十三人,這是師父對弟子的鼓勵和加持。

講真相中世人明真相後,發出「法輪大法好」的歡呼,震撼著我的心靈,這其中又滲透著多少師父的慈悲與苦度!每當想到此,我都會淚水漣漣。無論將來的路還有多長,我都會一如既往的做好三件事,兌現誓約,完成我救度眾生的神聖使命。

4.整體配合 共同提高

這些年我為同修提供了學法環境,也做了很多事,看似我在付出,看似我在協調,實質上真正受益的是我自己啊!每個同修的閃光點都會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同修們實修精進的狀態對我都是正面的觸動;同修們「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時時刻刻都在感染著我。同修們在這個集體環境中每個人都受益匪淺。

這些年,本地先後成立了十多個學法小組。同修們堅持集體學法、發正念,在不同的救人項目中互相配合,共同精進。每個同修都是法中的一粒子,散之為粒,聚之成形。人人都是協調人,在修煉中走向成熟,走出自己的路。同修們互補互助,配合默契。我們整體配合,完成好每一次的集體證實法項目,達到最好的效果,真正起到證實法、解體邪惡、救度眾生的作用。

5.實修心性 在法中昇華

接觸的同修多了,遇到的事情多了,每個同修不同的心性表現有時也會讓我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師父說:「來自大法弟子外部的壓力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來自大法弟子內部的矛盾、壓力同樣是考驗、是精進的機會。」[4]

在壓力面前,在矛盾中,我需要不斷的擴大心的容量,包容不同狀態的同修,不去計較同修的過錯,不去看同修的不足。多看人家的優點和長處。在矛盾中向內找,修心去執,提高上來就會很快化解矛盾,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而形成無漏的整體,使整體發揮更大的作用。

二零一六年,「訴江」大潮以後,環境顯得有些緊張。一個同修在我家學完法,走到樓下,見不遠處一個男子拿手機拍照,同修以為是拍她,擔心學法小組被暴露了,不安全,就馬上告訴了其他同修。同修間都互相轉告「別上她家學法了」,一時間傳的沸沸揚揚。

還有的同修在一起開始找我修煉中的不足。我知道這事後,就去問同修,同修說:「你心性不好,所以有蹲坑的。」我當時根本不接受。過後又有個同修說:不是那個同修說你心性不好,是師父說你心性不好。我聽了心裏更難受了。雖然學法小組一天也沒耽誤,有同修來,我們就學法,但是這件事我一直沒放下。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不讓人說的心、願聽好話的心全都翻出來了,心裏這個不平衡啊,我就認為同修是在平白無故的給我造謠。當時根本沒想到要向內找、修自己。

師父說:「面對再大的委屈都能夠很坦然的對待,都能夠心不動,都不為自己找藉口,有很多事情甚至於你不需要爭辯,因為在你修煉這條路上沒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許相互說話中觸動你的、也許和你發生矛盾有利害關係的這個因素就是師父弄來的。也許他說的那句話非常刺激你、點到了你的痛處,你才感覺到刺激。也許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話並不一定是他說的,也許是我說的。(眾笑)那個時候我就要看你怎麼對待這些事,那時候你撞他其實你等於是在撞我」[5]。

想到師父的法,我靜下心來,回顧自己走過的修煉路,這些年來事做的很多,可真正修心、向內找、修自己的時候太少了。

我不注重心性的修煉,當然心性就不好,同修說的沒錯啊。這話能刺激到我,正說明我這方面的問題還不小呢,被刺激的不正是那顆長期被我保護著、掩蓋著、沒有重視修去的人心嗎?不讓人說的心已經多強了。同修不是在幫我提高嗎?!同修的做法不也是考慮安全因素、為整體負責嗎?我為甚麼要怨同修呢?還憤憤不平。是師父借同修的嘴在點悟我趕快提高心性,是師父在為我著急啊!後來這位同修身體出現病業,來我家讓我幫她發正念。我們就一起學法,發正念。同修的病業狀態很快就過去了。她感動的說,「姨,你對我太好了!」我們都提高了,間隔也徹底消除了。

這些年來,在個人修煉中,我經歷了剜心透骨的親情關、家庭魔難,兩年當中,兩位至親病業相繼離世。那幾年,一想起這些,我的心都有說不出的痛。風風雨雨中走過來,每天風塵僕僕,大事小情,看似很忙,可是在這種「忙」中,我卻忽略了修心,忽視了對親人同修的關注。在對親人的病業問題上,我沒能更好的幫助他們闖過病業關、心性關,留下了深深的遺憾。好長時間放不下這心,從而形成了執著。後來師父點化我,讓我放下這一執著。孩子也在夢境中告訴我:「別執著了」。是啊,該放下了,人各有命啊,他們都是得了法的生命,他們自有他們的果報和歸宿。我能帶著放不下的這顆人心和師父回家嗎?

有時一想到自己還有那麼多的人心,還沒有修好,打坐靜不下來,我就想:這可咋辦?我還能修好嗎?還能行嗎?這時就聽一個聲音從耳邊傳來「行……」這聲音好長、好動聽啊!我知道,這是師父在鼓勵我,加持我,讓我別灰心、別洩勁,繼續精進,再精進!

在最後所剩不多的正法路上,我一定會堅持做好三件事,重視修心向內找,與同修們共同精進,多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