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執著的漩渦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二日】L同修的眼睛處於失明狀態已經四年了,仍然沒有恢復過來。L同修從來沒有動搖對師父、對法輪大法的堅信,這很讓人佩服。可是L同修不知道誤在哪裏了,不能有更大的突破。我們住在一個院,所以L同修的事情方方面面對我的心性觸動都很大。

開始的兩年,也許在常人情面的掩蓋下,我還保持著祥和的心態,盡心在生活上和修煉上幫助L同修,同時自己在一段時間內也受益匪淺,提高的很快。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各方面的人心開始滋長,修煉變的一波三折。

一、去掉求回報的心

最明顯的是求回報的心。在這之前,已經有很多同修幫助過L同修,包括發正念、學法、法理上切磋,以及生活上的照顧。有認為L同修固執,切磋不了而遠離的;有不放棄經常來和他切磋法理的;更有不少同修隔段時間來送些食物的。

開始,我站在局外人的角度審視著這一切。慢慢的,與L同修長期集體學法的同修只剩下我們附近的幾位同修。在長時間的接觸中,我的眼睛總是不由自主的盯著L同修的不足之處,尤其是不符合自己觀念的地方。比如:和他切磋法理的時候,我們周圍的同修總想幫他向內找,而他也經常給同修指出你是否有這個或那個執著心的時候,可是大家馬上否認:我沒有這個心。我也是其中之一。

慢慢的,我從不動心到鬧心,再上升到了反感的地步。到後來,我就索性一言不發了。雖然一言不發,但內心充斥著對同修的不滿與反感。再比如:L同修原來是個很能幹的人,生活上不求人。如今,很多事情需要同修幫忙,有些時候明明同修已經做好了,可是L同修還會懷疑,再確認一遍。

那段時間,我對L同修的種種不滿如今已經很大一部份回憶不起來了,也說不清自己到底是因為些甚麼事有這麼嚴重的反感情緒。我一直和L同修一起背法,這樣能使L同修能整天處於背法當中。集體學法的時候,我們通讀大法,L同修就可以背著跟我們一起學法。這對L同修的幫助很大,他很感激背法帶來的提高。

其實,L同修也從沒有針對我說過甚麼,我所有的不滿、反感,全部都是自己因為看到L同修和別的同修之間的對話、他的一言一行中所引起的,我一直陷在這些觀念和看不上L同修的巨大執著中不能自拔。

開始的時候,我沒有意識到自己有如此強大的執著。直到後來,我發現自己即使有時間,也不想和L同修一起背法了。而我自己的修煉,也處在一個長期不精進的狀態,我內心很苦惱。

那段時間,我會見到一個同修就訴說L同修的種種不是。同時,苦惱自己突破不了這個狀態。我自己也在掰著手指頭細數自己的各種執著心:看不上別人的妒嫉心、埋怨心、執著自我、自私、不善、沒有同情心等等。即使我找出自己一籮筐的執著,似乎也沒有撼動那個強大執著的根。

師父看見我不悟,就安排同修來點化我。一次,我在幫助一位同修整理法會徵稿的時候,這位同修用平和、充滿善意的口氣和我切磋了這個苦惱的問題。同修直接點到了我有求回報的心、用高標準要求別人、向外看。我恍然大悟,我雖然和L同修沒有利益上的衝突,作為修煉的人,我知道不求物質上的回報。

可是,在長時間盡心幫助L同修的過程中,我不知不覺的想求得L同修的感謝。而且我自己還內心壓抑著這些想法:總覺的這麼多同修來來往往的,不管從修煉上,還是生活上,給予L同修這麼大的幫助,L同修好像都沒有用一顆謙卑的心感謝同修。

L同修嘴上常說同修們在生活上的照顧沒得說,而在法理上的幫助總是達不到自己的滿意。因為所有同修的切磋和悟到的法理都解不開L同修的心結。就是一句話,切磋不到一塊兒。而我就是在這種不求物質回報,卻連一個謙卑的態度都沒有的不滿中,看著L同修的種種不足。同修給我指出的那一刻,我釋然了。

二、挖根

然而,好景不長。我剛放下這個有求回報的心,可是在不知不覺中,我不好的狀態又反覆出現了,十分鬧心。我去和L同修背法的時候,也像隔著萬水千山,進入不了好的狀態;但是不去背法,又惦記著心放不下。我就這樣在矛盾中掙扎。自己也曾試著強迫自己放下這些不好的執著,但好像很難,自己有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一位常來學法的同修阿姨,專門來和我切磋了她的一個夢。她說夢到有警察闖進一個院子裏騷擾,這個院子很像我們住的這個院子。因為院子靠邊,十分清靜,同修進出很方便。同修阿姨只是想到安全問題,所以來提醒我。

沒想到,這個夢對我來說猶如當頭棒喝,我的腦中馬上打進了一念,是由於自己的執著心,我和L同修有間隔了,我們這個小整體有漏了。我馬上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驚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自己對L同修的這些不好的觀念不儘快修去,就是很大的漏洞,邪惡因素在另外空間看的很清楚。這一下,我驚醒了,這不僅僅是自己去不去執著心的問題,更牽扯到整體的安全和提高。

於是,我暗下決心,不管L同修如何表現,我一定得去掉這些骯髒的執著。我認識到自己雖然做的有很多不好的地方,但是作為大法中的一個小粒子,就一定得以法為大,為法負責,為整體負責,因為這不僅僅是我們的個人修煉。這一次法理上的昇華,讓我去掉很大一部份不好的心。相對於大法弟子這個整體,自己的這點執著渺小的不值一提,我為自己抱著如此狹隘的心而感到羞愧。

後來我有幾次和這位同修阿姨學法,我意識到必須要主動修去這些不好的心了。於是我放下一切人心,推心置腹的、坦誠的和同修阿姨交流切磋。我希望自己在師父的點化下,曝光內心隱藏的、甚至是意識不到的人心。

在切磋中,我又找到了一些隱藏的、不好的心。比如:我一直苦惱,為甚麼有些執著心我找到了(我一直認為其中主要的一個執著心就是妒嫉心),怎麼還是去不掉。原來,我在內心深處根本就不想改變自己,就想抓著同修的不足不放。

師父說:「這個宇宙中可有這個理,是你自己要的,誰也管不了,也不能說你好。」[1]

我悟到,為甚麼這個不好的狀態總是時好時壞,不能根除,原來是自己根本就不想去掉它。比如:一味的認為同修固執,聽不進別人的意見。可是對照自己,自己不也是一直在固執自己是對的嗎?我總覺的L同修的毛病多、疑心大。對照自己,原來自己比同修的毛病還多。我抱怨L同修不謙卑、不感恩,自己何嘗不是「我」字當頭,時時刻刻在維護著自己?!

有些時候,我還恨恨的想L同修:「總是這麼固執,怪不得你老是突破不了這個關。」後來再冒出這個想法時,我嚇了一跳:我這不是站在邪惡的一邊幸災樂禍嗎?別說慈悲心,連點同情心和善心都沒有!在這些骯髒的人心掩蓋下,冒出的種種不好的念頭,自己回想起來都覺的不可思議,我修煉這麼多年了,怎麼還有這麼壞的想法。

當我認清這些壞思想的時候,我就覺的它與我有了距離,它不再是我自己的思想,而是一些需要我下決心清除和修去的敗物。後來,每當我的頭腦中又冒出同修如何不好的念頭,我就主動排斥。開始的時候,我甚至都是咬著牙不承認這些壞思想是自己的,因為那些敗物和各種執著心似乎很不願意離開,因為我感受到一種極不情願的感覺。腦中似乎有兩個小人在打架:一個要去掉壞思想,一個卻不願意去掉,處在苦惱中。

師父說:「其實,你們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時,已經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了。你們要記住啊!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2]

於是,我反覆想師父說的:「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2]。我悟到,這種苦惱的感覺是因為執著心要放下了,我被壓抑的心有了希望。這些年積累的敗物,就像剝洋蔥一樣。每當我頭腦中冒出來壞思想,我就想師父的法,敗物就會消去一些。

現在,我不會到處去數落L同修的不足了,甚至也想不起來當初到底因為哪些事讓我的心不舒服了。偶爾L同修有些表現觸動了我的時候,也不再像以前一樣讓我內心翻騰了。

三、感恩

和我一樣長期來看望L同修的還有一位男同修,70多歲了。他默默無聞,無怨無悔。L同修經常開玩笑說老同修辦事粗糙、不細心,老同修總是一笑了之。就在我抱怨L同修的那段時間,老同修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他都處於這樣的情況了,不要和他計較。」我內心被震撼了,老同修說的很簡單,可是我對照自己,我竟沒有一絲同情。

老同修自身帶的善,反襯出我的自私和冷漠。我不站在L同修的角度考慮問題,不體諒L同修的難處和感受,對於L同修來說,難處太多了。

有時,我會突然莫名的感動,感動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無所不能。師父安排的細緻入微,小到L同修的生活瑣事,大到L同修的修煉。我們周圍的每個同修扮演甚麼角色,都在師父的安排中。我們都知道,其實並不是我們在幫助同修,而是在和同修一起提高的同時,昇華自己。

我要修去這些骯髒的執著心,做好三件事,讓師父少操一點心。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