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給了我們一個幸福的家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九日】我嫁到了一個有點複雜的家庭:奶奶婆(以下稱奶奶)是公公的繼母,我丈夫有兩個妹妹。結婚後我發現,奶奶和我婆婆的關係不好,家裏一天三頓飯都是奶奶做,吃飯的時候,老人卻不在桌上吃,而是在自己屋裏吃。奶奶七十多歲了,她命苦,一輩子沒有自己的孩子,可她很能幹,做著一家人的飯,還得管餵牲口。婆婆很強勢,在家裏說一不二,公公也順著她。可她卻攤上了個不讓她省心的兒子──我丈夫。丈夫性格偏執,是個點火就著的人,為一點小事一家人就吵個沒完。我兒子都兩、三歲了,我公公還提著棍子滿街上追著他兒子打。

在我懷孕時,丈夫買回來一袋碘鹽,說對孩子有好處,說用完要蓋好蓋子。婆婆心裏就不平衡了,說她沒吃過這些,不也都好好的。娘兒倆就吵了起來,最後丈夫生氣把鹽扔到街上了。婆婆臉上掛不住了,跪在地上大哭大鬧。一連幾天鬧不完。我覺的這事因我而起,就去她屋裏想勸勸她,沒想到她跟公公卻在有說有笑的。

不到一年我們就分了家:公婆住西邊三間,奶奶住東邊兩間,我們夫妻住中間三間(這三間以前公婆住著),我覺的是公婆在我們結婚前就計劃好的,目地是把奶奶分出去。

我九四年冬天生下孩子,婆婆只做了幾天的飯,就借故不管我了,幸虧奶奶照顧我過了滿月。滿月那天婆婆還跟我吵了一架,怪我不懂事。

因為分家時,我們沒地方做飯,我就和奶奶在一個屋裏做飯,所以也在一塊吃飯。公婆就不幹了,天天找茬兒。婆婆怪奶奶不趕我們走,我們不在家時她經常來和奶奶吵。一年就給奶奶六袋麵和幾斤油,每次還得奶奶緊著要,別的用的就得我們添。那時候我們日子過得特別緊,還得承擔著全家的電費,一切向大隊裏所交的公共費用公婆全都推給了我們。我不想和他們吵架,怕別人笑話,但心裏既生氣又憋屈。

孩子三個月大,我就騎自行車去五里以外我娘家那邊種大棚,早上很早就走,孩子還在睡覺,公婆不管不問,多虧奶奶替我看著。我的奶水少,孩子要餵奶粉,中午我還得回來一趟看孩子,一天往返二十多里路,過度的勞累使我的體重從一百一十斤降到九十斤。孩子三歲我就把他送去村裏的幼兒園,丈夫閒事不管,我特別忙,沒人接送孩子,上學放學都是孩子自個來回。

公婆那幾年做著火頭的買賣,只種著幾畝地,有的是時間,他們就是不管。我也倔強,再累我也不去求他們,不想和他們說話,也看不慣他們對奶奶的態度,覺的他們沒有個老人的樣子,心裏瞧不起他們。第二年我們打起了院牆,不用天天見面了,也不想到他們跟前。甚至都不想提到他們。

喜得大法

一九九八年冬天,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讓我聽聞法輪功。當時村裏已經有了煉功點,我迫不及待的去那裏借來了寶書《轉法輪》,一口氣讀了兩遍,裏面寫的都是我以前從來沒聽說過的,我就覺的好,就是想看,書中師父所講的高深法理,讓我明白了人來到這個世上的真正意義。就這樣我走入了大法修煉。

二零零一年,我家改行幹起了養殖,每年到麥收的時候都要囤積一些麥秸草,育雛用,因為過了這個季節就沒有別的用了,所以得搶在人家種玉米之前能多囤點就多囤點。

幹那個活又熱又累,中午也不能休息,還得防備下雨濕了,得馬上垛成垛蓋好。有一年,我們拉了兩個垛,打算先用完那個小一點的,空出些地來好走路。還沒等我們用呢,一天忽然發現那個大草垛沒了,原來婆婆趁我們不在家悄悄的給賣了,說是怕引起火災,我聽了真覺的他們不可理喻!丈夫氣的跟她大吵,她無話可說。我拉走了丈夫。

第二天,丈夫的氣還是沒消,又去問她:「你把草賣了,我們用甚麼?你這不在斷我們生路嗎?」她低著頭不作聲。後來她對別人說是她兒子不會說話得罪了她,那個草垛是她老頭子幫著垛起來的。我勸丈夫:「咱先用著那些,不夠的時候再想辦法,別跟老人計較了。」從頭到尾我沒說一句抱怨婆婆的話,也再沒當著她的面提過這事。

孩子三歲那年,我在自家院裏種下一棵石榴樹,結的石榴又大又紅,酸酸甜甜的很好吃。但我們不怎麼管理,每年都被蟲子咬的爛掉很多,剩下的就親朋好友分著吃了。有一年蟲子少,結的石榴特別多,快成熟的時候,我經常去瞅瞅看有沒有裂口的。一天我看到樹上的石榴少了一大半,就剩下一些青的、小的,那些大的好的都被公公摘下來去集市上賣了。公公見到我時有些訕訕的,我就當沒看見,甚麼也沒說。

到了第二年,我主動跟公公說:「你好好管著這棵樹,不要讓它爛那麼多,留下咱自個吃的,剩下的你去賣了吧。」公公自然很高興,他是個勤快人,按時給樹打藥、剪枝、還給樹造型,給石榴套上袋子。樹越長越大,石榴越結越多,最多的時候一年能結二、三百個。現在這棵樹成了我家最好的風景。

公公的感動

奶奶快八十歲了,那時候我們在村外住,我按時回來看奶奶,給她買菜,做了好吃的就用車去接奶奶來我們家吃,怕她凍著,天冷前我和丈夫先給她支好爐子,安置好她。她身體很好,自己能做飯。以前我們在家住時,我經常給奶奶讀《轉法輪》聽,她不識字,但也能聽明白一些,很認同大法。

後來奶奶生了一場病。我小姑比我丈夫小兩歲,是醫生。白天她來給奶奶打針,晚上我一個人伺候奶奶,給她接屎接尿,精心的照顧她,她大便困難我幫著她通便,她有氣管炎,厲害的時候咳不上痰來,臉憋的發紫,我就用手給她摳。有一天,看奶奶病的很嚴重,小姑說要在這裏陪奶奶一個晚上,可婆婆說啥也不讓。說白天給小姑看孩子累著了,晚上不能再給她摟著孩子了。小姑上班忙,一星期還有幾天夜班。她的婆婆在外地,孩子一直在娘家由我婆婆看著。我看小姑為難,就說:「我一個人行,你們都睡去吧。」

就這樣,我一直照顧到奶奶康復。

奶奶活到八十五歲,去世的頭天晚上,起夜時摔倒了,正好那段時間我們沒甚麼活兒,在家裏住著。我和丈夫把奶奶抱上床,她疼的不敢翻身,但一點也不糊塗。早上我去告訴了公公,讓他來看奶奶,婆婆也過來幾次。奶奶攢下了幾百塊錢,都是過年過節小輩們給她的。平時甚麼東西都是我給買,她也花不著錢。她給過我幾次我都沒要。

那天沒人的時候她讓我給她拿出四百元,說是要給我小姑,說小姑為她打針花了錢。其實,醫藥費是我和小姑兩個人拿的,只是奶奶不知道,我也沒和她說。說剩下的幾百先留著。後來不知為甚麼,也許小姑沒要。奶奶趁沒人的時候抽空把錢給了婆婆。

小姑上午給她聽診,說她的器官都已衰竭,活不了多長時間了。

奶奶要小便,躺在床上怎麼也尿不出來,當時就我和我公公在她身邊,公公說他腰疼,搬不動奶奶,我就一個人吃力的把著奶奶小便,公公一旁說:「你還真是有勁。」奶奶當晚就去世了,走的很安詳。

安置好奶奶的遺體,婆婆當著全家人的面說:「你奶奶臨走前留下二百元錢給了我。」我一旁坐著,就說:「是四百吧?我給拿的。這裏還剩一些都給你們吧,給奶奶辦喪事用。」婆婆當時就哭了。公公也很驚訝:「奶奶哪來這麼多錢?平時沒花嗎?」

過後公公當著我的面對兩個小姑說:「你嫂子真行,你奶奶多虧了你嫂子。」這是我第一次聽到公公發自內心的誇我。

婆婆變了

婆婆以前很愛撒謊,自己都不當回事,而且很會找理,用她自己的話說,就是「沒理也能找上三分」。

以前我很煩她,聽不下去我就冷冷的抬腳就走。修煉以後,我經常和她講《轉法輪》裏的內容,希望她也能看看書,還把我的寶書《轉法輪》送給了她,她看了書以後很認同,還和我一塊去了煉功點學法,只可惜沒幾天,法輪功遭到迫害以後她就不煉了。但是她畢竟看過書,知道大法好。雖然有時還是經常撒謊,我心裏知道但不會像以前那樣對她。

我發自內心的關心她,她長時間失眠,我和小姑一起陪她去醫院看病,她有甚麼不好受都和我說,從來不告訴她兒子,她說有個好兒子不如攤個好媳婦。過年、過節、過生日,我都會提前給她送錢,當然還有我公公的生日也一樣。有時丈夫跟她吵,我都是向著她。我經常勸丈夫:「不能跟老人叫真,孝就是順,人老了就是理。」

二零零五年,我們一家人除了公公全都做了「三退」,公公是在疫情期間才退出少先隊的,還是婆婆幫我勸退了他。

其實婆婆這輩子也不容易,她上過高中,本來打算考大學的,正好趕上了那個動亂年代,高考被取消,到後來恢復的時候,她已經是三個孩子的媽媽,為了孩子,她放棄了,這也是她終生的遺憾。

後些年,我家改種果園和高溫棚,包著我兩小姑一家人吃蘋果,棚裏種的蔬菜無論多貴她們來都給她們捎上一些。前年過年的時候,在婆婆那邊吃完飯,我剛想走,大小姑說:「嫂子,這桶油是給你買的,你捎著。」我說我不要。婆婆一旁說:「快拿著,給你的就拿著。」我感到一種從未有過的溫暖。婆婆真的變了。以前兩個小姑要拿點東西給我,婆婆就不高興。就在我寫這篇稿子的時候,婆婆提著兩穗又大又紫的葡萄給我送來了,一邊還說:「這可是咱家今年結的最好的兩穗葡萄,我都沒捨得吃,給你吧。」又半開玩笑的說:「要不是有點酸頭,我還不捨得呢。」我也笑著說:「看你老,嘴角上省點東西給我吃,還這麼不捨得。」婆婆笑呵呵的走了。

回想以前我們那個爭吵不斷,戰火連天的家,到今天的其樂融融,幸福和諧,是大法改變了我,改變了我們這個家。而且修大法還讓我家喜事連連:兒子很順利的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學,現在攻讀博士學位;我家種甚麼甚麼長的好;老人身體健康,全家和睦幸福。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