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人心歸正道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以前,我是一個性格內向、寡言少語的人,有事好悶在心裏,受再大的委屈都憋著不願向人訴說,即使是父母、兄妹也一樣。小時候嫉恨心、爭鬥心、不平衡的心就很強。

有件事已經過去四十多年了,我還記憶猶新。上小學五年級時,有一次期末考試成績較差,母親知道了,認為我不爭氣,考試成績沒達到他們的要求,好像給他們丟臉了。於是母親怒從心頭起,找了根小竹條子打我的手掌心。當時我心裏很難受,委屈極了。從此我對這事兒耿耿於懷,怨恨母親,很久都不與她說話。

結婚生了第一胎後,就去婦科安了環,可都失敗了。當時中共的計劃生育政策規定,每對夫妻只能生一個孩子,否則當事人會失去工作。此規定害了很多人。為此我被迫在醫院刮了七、八次宮,遭了不少罪。經過此番折騰,我的身體每況愈下,整個人顯得面黃肌瘦、憔悴不堪和萎靡不振,沒有一點食慾,吃了很多中藥也無濟於事,我的身體被徹底拖垮了,心情也變的更加的煩躁鬱悶。

後來父母在有緣人的引導下走入了大法修煉。一九九六年六月,我與法輪大法也接上了聖緣,修煉不久,身體上所有的不適症狀全部消失,食慾大增,精力充沛,心情愉悅,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樂和幸福,每天都沐浴在大法中,整個人開始變的陽光起來,生活也變的多姿多彩。

與得法之前相比,我簡直判若兩人,過去那個多愁善感、弱不禁風、鬱鬱寡歡的我再也不復存在了。家人看在眼裏,喜在心上,這都是法輪大法給我們全家帶來的福祉啊,我從內心無比感謝大法師父的再造之恩!

去掉怨恨心

隨著學法的不斷增多,身心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境界在提升,心性也在提高。師父要求我們做一好人,一個超越常人的更好的人,遇事向內找,做甚麼事情都要替別人著想。對照大法,想起自己以前對待母親的態度,內心頓感不安和內疚。一想到這裏,突然感到那種怨恨心在心中不斷的在溶化、解體,內心也感到舒服,沒有先前那種怨恨了,取而代之的是感恩。

當我在法上提高了後,再回過頭來一看,自己當初怎麼這麼放不開呀?其實,我的母親是一個心地很善良的人,凡是與母親相處過的人都說她是個很好的人。一次,妹妹對我說:「媽媽比你修的好。」我聽了感到面紅耳赤,知道是師父借妹妹的嘴點化我在修煉上要多下功夫。我對母親的怨恨就是魔性和不善,我不僅沒有感恩於她,反而嫉恨、怪罪於她,真是太不應該了。從此以後,我在日常生活中主動關心父母,盡力為他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與父母一起煉功、學法、交流。

父母見我真的改變了,打內心裏為我感到由衷的高興,我的內心與父母之間那個屏障自動消除了,母女之間彼此沒有間隔了,內心貼近了,家庭和睦溫馨。

修去急躁心、不耐煩的心

二零一八年,我的電腦(二手)經常出現一些故障,直接影響到我做三件事,我心裏急的不行,想換台新的,可自己囊中羞澀。最後想辦法湊了兩千多塊錢,同修S答應與我一起去電腦城購買(本來我兩人都是外行),並約好第二天見面的時間與地點。我歷來是個時間觀念很強的人,次日早早吃完飯就直奔約會地點。我不斷的看手腕上的錶,可都過了約定的時間也不見同修的影兒,我左顧右盼,心裏那個急啊。我想如果再不來就不等了,心裏開始抱怨:這個人怎麼不准時,還是大法弟子!約好了不來,就是不守約,是不是又在懷疑我甚麼?

就在我怨天尤人的時候,同修終於出現在我的視線裏。見到同修氣不打一處來,對她發洩心中的不滿,脾氣火暴,就是想一吐為快,也不管同修是否受的了。同修見我氣的臉紅脖子粗,忙向我解釋她在來的途中正遇見有急事找她的同修,處理完就匆匆趕來,所以來晚了。但我的氣還沒消,根本聽不進她的任何解釋。後來S同修還是與我一起去了電腦城,幫我購買電腦。

事後我很後悔,覺的不應該這樣對待S同修,更不應該發火,這是魔性的爆發,這得失去多大的德呀!不但功上不去,而且還掉層次。只顧自己,不理解別人,頭腦不冷靜,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遇事壓根兒就想不起自己是個修煉人,哪還有一點善心?我真正感到很對不起這位同修。

師父講:「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1]

通過這件事,我找到了自己後天形成的遇事不冷靜的心、懷疑心、急躁心、私心、得理不饒人的心、不耐煩的心等諸多人心,我一定要吸取教訓,修去它們。

修去懷疑心 分清真我

二零一九年,我和兩位同修結伴上街講真相,平時我們配合都很默契。我們三人走到市中心一個很繁華的街區,我看見一個有緣人,也沒跟同修打招呼,就徑直上前與她主動嘮家常,很快切入主題,這個世人接受真相並作了三退。等我講完環顧四周,發現兩名同修都不在身邊,頓時心裏就不高興了,窩著一肚子火,臉也拉長了,氣恨、委屈一齊湧上心頭。我想:她們講真相時,我就在近處幫忙發正念;輪到我講時,她們卻躲得遠遠的,太不夠意思了。

當我走近她們時,臉憋得通紅,大聲指責道:「我一講,你們就跑了,也不管不顧了,難道我不是在講真相,是與壞人在談話?我是一個特務嗎?」兩位同修一聽,坦然一笑,知道我誤解了,連忙向我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說她們很信任我,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同修,叫我別往心裏去。

我冷靜下來一想,同修說的有道理。我們天天在一起講真相救人,我是甚麼人,她們會不清楚嗎?如果真是特務,誰還願意和我長期在一起做事?這事兒不怪她們,都怪我多慮了。我向內深挖自己,是自己不信任同修,懷疑心造成的。

通過此事,感到自己修的太不紮實了。我悟到:所有的人心執著都不是我,是後天觀念構成的假我,我要排斥它、解體它,我要的是正念、是同化宇宙特性的真我。

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使我成熟了不少。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同修們的幫扶下,三件事做的比較平穩,從中吸取了不少經驗和教訓,正念也隨之加強,這都是慈悲的師父和大法的威力所致。我一定要聽師父的話,就是踏踏實實的做好三件事,努力修好自己,守住根本不動搖,不被外界的變化所帶動,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

感謝師父的慈悲保護與救度!謝謝同修的幫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