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邊同修的正念正行促我提高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五日】看明慧網上同修的交流文章《看明慧網大陸綜合想到的》一文時,我看開頭的時候,心裏想:「哎呀,這好像就是表達我自己的心聲。」讀到後面我又悟到,哪怕是一點點的改變,都是以深厚的學法、背法為基礎的,還要不斷的用大法去要求自己,歸正不正的人心。我們每一個小的提高,其實都包含著師尊的巨大付出和心血。

在日常修煉中,身邊同修的正念正行也在激勵著自己精進。

一位同修有段時間被困魔干擾的嚴重。她在看《明慧週刊》的時候,突然聽到一句話:「神是不倦的。」她意識到是師父對她的點化。之後,每當睏意上來的時候,她就對自己說:「神是不倦的。」她逐漸的突破了睏魔,每天精神狀態非常好,也不需要睡午覺了。

每次我們煉第五套功法時,因為屋內有蚊子,同修都能正念對待:有的同修說,「大法弟子是有功能的,用功能把自己的汗毛孔都閉塞掉」;有的同修說:「有業力、有冤怨,蚊子才會咬我。我不怕蚊子咬,都是好事」;有的同修說:「蚊子啊,大法弟子在煉功,你們不要干擾大法弟子,去你們該去的地方吧」;蚊子到我手上的時候,我會想:「蚊子啊,蚊子,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希望你有一個美好的未來。」正念對待的同修真的都不再挨蚊子咬。

一位同修打坐的時間特別長,能夠雙盤幾個小時。其他同修向她請教怎樣增加盤腿時間時,她說:「我平時不論坐在哪裏,不論幹啥,能盤腿時,我都盤腿。能雙盤就雙盤,不能雙盤就單盤。只要能夠盤腿的時候,都把腿盤上。」我自己也學著這樣做,沒過一段時間,果然打坐的時間自然而然的增長了許多。

有一次,一位同修交流說,當她看到自己性格倔強的丈夫行為非常固執時,心裏就想:「任何事情讓我看到,都不是偶然的。是不是我自己也是這樣呢?」她想了想,就對自己說:「沒錯,我就是這樣的。」

其實,在遇到任何人的任何不良表現時,第一念能夠想自己,都能夠想想為甚麼讓自己看見呢?自己是不是也是這樣呢?應該如何去歸正自己呢?這就是真正的修煉了。

有一段時間,我讀《轉法輪》思想總是不清靜,不入心,心裏很苦惱。一位同修給了我一個建議:在學法之前,先發正念清理自身。時間長短根據當時情況來定,一直發到自己的思想能夠靜下來了再去學法,效果會好。

一次,一位同修說:「我們要尊敬師父。」我聽了很受觸動,也很汗顏。這讓我想起我看過的優曇婆羅花第一次開在韓國一個寺院的那個視頻,裏面的僧人穿著整齊、乾淨,行為莊重,虔誠的對著佛像頂禮膜拜,非常的恭敬。從此以後,我每次給師父上香時,都會梳好頭髮,整理好衣服,並把地上、台上打掃乾淨,恭恭敬敬的給師父敬香,總是用新鮮的、好的水果供師父。

尊敬師父,隨時都要聽師父的話。煉功時,師父說:「結印」,我就「結印」;師父說「合十」,我就「合十」;師父說「沖」,我就「衝」;師父說「灌」,我就「灌」,不快,也不慢,完全按照師父的口令煉功。看、聽師父的講法錄像、錄音的時候,我們就應該端莊的坐著,用心聽、看,閉口不說話。

有時候,相互配合的同修做事沒有時限,我心裏著急,催也沒用。不免心生埋怨。有一次,我心裏又在埋怨同修,我對自己說:「閉嘴!你自己都沒有做這件事情,有甚麼資格埋怨?同修修的怎麼樣,那是每個人不同的狀態。每個能夠堅持到今天的同修都是真修的,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助師正法。雖然能力和做事方式、方法不同,但都在盡自己的心、自己的能力在做。應該對同修心生敬佩、感激才對,怎麼能埋怨呢!」

從此我改變了自己的心態,覺的每個同修都在聽師父的話,在用自己的方式做著證實大法的事情,都很了不起。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要維護這個整體。

一個同修說:「其實講真相並不難,只要走出門,一天只給一人講真相,總是可以做到的。」聽了同修這句話,我就想:現在,每天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的人數比以前少了幾萬人。有同修算了一筆賬:按二十萬實名訴江的同修人數來算,哪怕這些同修一天只救一個人,每天三退人數應該有二十萬人。何況好多同修每天都是風雨無阻的救人,常常一天能勸退好幾十人呢。

實際就如同這個同修講的一樣,一天退一個不難。出去買買菜、到小攤小販上買水果、遇到的環衛工人、施工工人、乞丐、問路的、發廣告的、主動搭話的推銷員、路邊擺攤的人等等,都是自己講真相的對像。只要自己有救人的心,一天講一個人,真的不難。

有很多同修都說:「其實那個菜,我家裏已經有了」;「各種好的水果我都買了好多了。」同修們就是看到有人在那裏選菜、選水果,為了給他們講真相,才又去買點。救賣東西的攤主和選貨的人,每次都能救好幾個。

救人是我們來世的使命,是我們唯一要做的事情。別讓我們自己的世界裏面空空蕩蕩的、殘缺不全。哪怕我們一天救一個人,這個小小的目標,一天至少救一個人,讓每天的三退數字裏有自己的一份,才能不辜負師父的巨大承受和救度之恩。

師父每時每刻都在看護著我們,師父殷切的期盼著我們成為真正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難道我們自己的顧慮、自己的怕心、求安逸心、自我保護的種種人心比師父的期盼、眾生的得救更重要嗎?不要被後天的觀念障礙了自己,走出家門,邁開腿,張開嘴,尋找有緣人,救他們。每天至少救一個人,真的並不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