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母親病業經歷悟到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七日】我是二零一八年開始修煉的青年大法弟子,大學畢業後定居北方一城市。

二零一七年底,我母親罹患口乾症,查不出來病因,中西藥都吃了,也沒有任何起色。病痛折磨下,母親日漸消瘦,面如土色,好像將死之人。二零一八年年中,母親在婆婆同修的介紹下走入了大法修煉,短時間內奇蹟般的恢復健康。親眼見證了大法神奇的我以及多位家人,也因此走入了大法修煉。

母親自打口乾症康復後,身體越來越好,多年的冠心病、胃病、頭疼等多種症狀全部消失。但最近幾個月,偶爾還會出現口乾病業狀態,我時常為此擔心,並埋怨是母親不精進所致。母親不識字,學法主要靠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平日裏還要幫忙帶孫子孫女,所以整體上學法時間不多。

去年七月初,我給母親訂了車票,把母親從農村老家接來我家。婆婆同修已修煉二十多年。我雖是新弟子,但因在常人中學位較高,平時跟同修的交流也總能說的頭頭是道,因此總覺的自己修的不錯。我理所當然的認為母親來我家後,可以幫助她提高,讓她儘快的闖過病業關。可沒想到母親來我家後,病業越發嚴重,不光是口乾,後來又出現胃脹、不排便等狀態。

現在想來,母親的整個病業過程充份暴露了我的執著心,也讓我對大法修煉有了更深入的認識。下面就個人的一些感悟交流如下。

一、不要隨便給病業同修「開方子」

母親出現胃脹病業狀態後,我就試圖給母親「開方子」。一開始我總覺的是母親法理不清,因此從不同角度試圖提高母親對法的認識。我上班的時候,婆婆同修與她切磋,下班後我與母親切磋。但切磋的效果都不明顯,母親狀態依然時好時壞,我也變的心灰意冷。

我又認為是母親不向內找所致,因此一會指責母親人念太重,正念不強,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一會說母親有怕心,放不下生死;一會說母親不敬師,學法犯迷糊……總之,從母親的各種表現上,挑她的刺,說話也變的尖酸刻薄。儘管我態度不好,母親也很少動氣,只是責怪自己不爭氣,不會向內找。

逐漸的,似乎在我的幫助下母親已經開始會向內找了,但母親的病業狀態越發嚴重,最後發展到吃不下東西了。整個狀態直到後來回了農村老家後才逐漸恢復正常。

我在寫這段文字的時候,真是感到羞愧難當。其實每個修煉人都有或大或小的執著,整個修煉過程就是不斷修心去執的過程。而我只看到母親的缺點,卻忽視了母親的諸多優點。母親自從走入大法修煉的那一天起,就沒有動搖過。期間曾經歷發燒近二十天的消業反應,母親也沒有想過一點常人的招;兩年多來,她基本上每天早起,五套功法一步到位,偶爾有幾天沒有煉完整套功法,母親還很自責;遇到親朋好友,她就給人講真相,講她在法中受益的經歷,講大法讓人做真善忍的好人……想起來,母親比我還堅定、精進的多。而我竟然無視母親的這些優點,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母親,甚至用自己的感受給母親開各種「方子」。

我還悟到,修煉沒有固定的模板和套路,每個大法弟子的修煉路都不一樣,不是說用了哪個大法弟子「開的方子」,就能擺脫病業。唯一的一條路,就是學法。修煉要達到的是法的標準,而不是某個大法弟子設置的標準。

母親在病業嚴重時,發正念時背誦師父的詩:「修煉路不同 都在大法中 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1]。我還責備母親,為甚麼發正念要背這首詩。這首詩是當時母親唯一會背的一首師父的詩。現在想起來這一幕,這其實是師父借母親的口點化我這個執迷不悟的弟子,而我當時並沒有悟到。

二、同修的病業過程也是自己修心的過程

修煉人遇到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隨著母親病業狀態的反覆,我慢慢悟到,不是母親出了問題,是我自身出了問題。是我的執著心太重,是我應該向內找,而不應該一再的苛責母親。

母親的病業過程中,我的怨恨心、利益心、急躁心、求安逸心、強勢心、顯示心,各種各樣的人心暴露無遺。

排在第一的就是怨恨心。我怨恨母親不爭氣,不會向內找,怨恨母親不能儘快領悟法理,所以持續病業狀態。有時候甚至覺的母親的病業狀態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她不能在法上歸正自己。現在想想,修煉人修的是善哪,可這樣的我哪還有半點修煉人的慈悲。

第二就是利益心。我腦子裏經常會就母親來我家的各項開支默默算賬,總覺的自己在金錢上付出了很多。思想業特別嚴重的時候,還會想萬一母親修煉路走不通了,去醫院得花多少錢哪!想起來真是汗顏,在母親病業階段我竟然冒出這麼強烈的利益心!如果不深挖,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對利益的執著竟然這麼強。其實,自打走入修煉後,我的經濟條件比以往改善了非常多,而我從小在窮苦生活中養成的對「錢」的執迷一直沒有去掉,並且通過這次經歷完全大曝光。

第三是急躁心。我以前是個急性子,學法後有了改善。但遇到母親時好時壞的病業狀態,急躁心就完全冒出來了,一天到晚攪的心神不寧。母親的病業狀態完全打亂了我過往規律的生活,這也是我急躁不安的原因之一,因此,求安逸心也隨之暴露了出來。

另外,我還極其強勢,大事小事都很少聽母親的意見,習慣自己說了算。

顯示心也不斷冒出來。我在和母親的交流中,經常有意無意的顯示自己悟性好,悟到的法理高。真是可悲又可笑。

在這期間,《明慧週刊》第967期《從兒子得抑鬱症中修自己》、《正念看待家人的病業魔難》,正見週刊第935期《不要看重同修表面負面的假相》3篇交流文章中都提到在面對家人同修病業或被綁架迫害時,如何修自己的過程。而我看到這幾篇文章時,心裏還很排斥,總覺的自己是為了母親好,並沒有真正深入挖掘自己存在的問題。

當真正向內找到自己的這些問題時,我在母親面前痛哭不止,我懇請母親原諒我這些日子以來的表現,並表示一定要把這些執著心連根拔掉,徹底鏟除它們。

慢慢的,我對待母親能夠更包容了。在她不舒服時,我像安慰自己的孩子一樣安慰她;在她想學法時,我一句句的教她識字、學法;後來她想回家了,我專門請了假送她回家。隨著我的轉變,母親的狀態也逐步好轉了。

時至今日,這些執著心依然沒有完全根除,我還在不斷的抑制它們,發正念鏟除它們。今天我把這些執著全部曝光出來,也是為了提醒自己不斷滅盡它們,直至全部根除。

三、面對家人的魔難,要「去情」

通過這次經歷,我對「去情」也有了更深入的認識。對情的執著也是修煉人必須要去的東西。師父說:「求給親人消災消病都是對親情的執著。」[2]而我對母親有深深的依戀,很怕失去她。

我從小多災多難,母親嬌慣我,為了我費盡心血。儘管我現在有了自己的小家庭,母親仍然是我重要的精神寄託。母親病業狀態嚴重的這段時間,上班的時候,我惦記著母親;下班一回家就趕緊問問母親有沒有好一些。而似乎我越惦記著母親,母親的狀態就越不好。而當我嘗試放下的時候,我放下的越多,母親的狀態就越好,直至最後完全突破了病業關。

當然,「去情」是個緩慢的過程,甚至會伴隨著整個修煉過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四、師父時時刻刻在保護著弟子

母親這次病業期間的幾次經歷,讓我們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和師父的慈悲,也讓我知道了師父時時刻刻都在保護著弟子。

一天,母親胃脹極其嚴重,痛苦導致她整個人都快要虛脫了。我和婆婆立即發正念,清除解體迫害母親的一切邪惡生命與邪惡因素。母親平日裏總給親戚朋友講真相,講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而現在她本人出現病業假相,這些聽了真相的親朋們會怎麼看待大法呢?邪惡迫害母親的身體,就是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絕對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大法弟子有師父管,有錯在法上歸正,誰也不配干擾,誰干擾誰就是干擾師父正法,就自動被大法清除。就這樣高密度的發了近2個小時正念。母親突然說:「好了,好了。」母親流著淚,說她看到一個五顏六色的傘狀的東西,突然衝到天上去了,她肚子裏堵著的那口氣也跟著一下子沒了,好了。我和婆婆都落淚了,我們知道,是師父替母親滅了邪惡。

過了幾日後,母親又連續幾日不排便,也不通氣,肚子硬邦邦的。無奈之下,婆婆說:用點常人的方法,煮碗蘿蔔湯喝吧。蘿蔔湯煮好了,太燙了,在晾著。母親脹的快受不了了,想打嗝打不出來,不斷的「娘啊,娘啊」的呻吟。 我提醒母親,別喊娘了,要喊就喊師父吧。母親剛喊了一聲師父,話音未落,就好像有人從後背猛地推了她一把一樣,「噗」地吐出一口長長的氣來,立刻舒服了很多。這一幕點醒了我們,原來師父一直在管著母親。而我們面對母親持續的病業狀態,信師信法的正念竟然動搖了。婆婆為自己動了常人的念而感到羞愧不已,我們商量著把蘿蔔湯端走了,不喝了,再也不想常人的辦法了。

五、要保持無為的修煉狀態

修煉講的是無為,任何的強為都是與師父安排的路擰著勁兒,只會帶來麻煩。每個人的修煉路都是師父安排好的,修煉人只要順其自然,做好三件事,「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2],就是在走師父安排的路了。

現在回憶起這件事情,母親來我家的始末,都貫穿著我的種種強為。母親在農村的家中待慣了,不願意來我家。而我總覺的我這邊的修煉環境好,跟母親又喊又叫的打了一通電話後,母親終於來了。從來我家到回去,一共三十五天,母親幾乎每天都不舒服。

來了以後,每天的切磋交流基本上都是我強加給母親自己對法的一些認識。其實,同修之間的交流切磋固然重要,但點到為止即可。況且,師父教我們的是宇宙大法,那麼大的法,從哪方面悟都是悟,為甚麼非要按照某個點去悟呢?即便母親不識字,只能聽師父的講法錄音,也沒有看過近期講法,但只要按著師父講法中要求的標準去修,就能修成。因為師父早就說過:「本著《轉法輪》這本書去修,就能修成。」[3]

對母親的修煉狀態,我也是橫加指責,細數她的各種不是,可以說是「為所欲為」。現在我悟到,對於同修存在的問題,我們可以善意地指出,但真正的問題還得同修自己去向內找,不可強求。

經歷了母親幾次特別危險的狀態後,我慢慢悟到了修煉應該無為,不能強為。每次忍不住又要「有所為」的時候,我就反覆背誦師父的詩句:「三教修煉講無為 用心不當即有為 專行善事還是為 執著心去真無為」[4]。逐漸的能克制住自己了。

師父在《轉法輪》中多次提到「無為」二字,其中,有三次的內容是:「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2]「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2]「所以我們講無為,你不能夠想幹甚麼就幹甚麼。」[2]經歷這一次,我對這些內容又有了新的體悟。

後來我又悟到,既然母親來我家是錯的,是「有為」的,那我就把母親送回家吧,而且母親也想回去。所以我就跟單位請了幾天假,把母親送回去了。回去後,母親的狀態越來越好,現在已經恢復正常了。

六、幾點提醒

在此同時提醒各位同修,面對病業關的同修,給同修發正念是必要的,但最重要的還是要引導同修一起學法。每個真修弟子都有師父管,只要學法,就能在法上不斷歸正自己。因為師父說過:「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5]母親病業這段時間,一直在堅持學法。除了平日裏聽講法錄音外,我開始教母親識字,到回家之前,她已經基本能夠通讀《論語》了。回家後,在家人同修的幫助下,母親還在繼續學識字。隨著不斷學法,母親的狀態也在不斷好轉。我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母親已經完全突破了病業關,恢復正常了。

時至今日,我依然無法判斷母親的病業假相是在消業,淨化身體,還是被舊勢力迫害,又或者是身體出了「功」的反應,因為師父說了:「煉功人將來修煉也不會舒服的,身體出現許多的功,都是很強烈的東西在你身體裏動來動去的,搞的你這麼不舒服,那麼不舒服。」[2]但我想,大法是圓容的,無論修煉人遇到甚麼魔難,都在師父的掌握之中,只要我們在法上歸正自己,就能把壞事變成好事。因為師父曾說過:「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6]「你要問我,我就告訴你一句話:因為你是修煉人了,你才碰到的;因為你是修煉人了,這些事情無論是正面的反應、負面的反應,都是好事。(熱烈鼓掌)因為它是在你修煉的這條路上,為你提高而準備的。」[7]

以上是我從母親病業過程中悟到的,僅僅是我當前所在層次的所想所悟,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為 〉
[5] 李洪志師父經文:《排除干擾》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