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是如此渺小 我不再把它想大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當年是大法小弟子的我,現在已過了而立之年。可是,在這已聞大法的二十餘年裏,我卻不知道荒廢了多少光陰。

前幾天的中午,我居住地的派出所片警給我打電話,要來我家「家訪」。我問甚麼事,他卻不願意說。並對我說:「在電話裏不要提敏感字(在此,再次提醒同修一定注意手機安全)。」我當時在上班,他說和我再約時間,就掛斷了電話。

前兩年,這個片警來過我家。當時他問過我的情況後,看我選擇繼續修煉,也沒說甚麼,就走了。這次我放下電話後,也沒甚麼特別的心理活動,甚至可以說並不太在意。

然而,就在當天下午,我內心開始有了「後怕」的感覺。這個「怕」就像一陣一陣的海浪向我襲來,甚麼亂七八糟的思想都來了,好的、壞的,應該的、不應該的……

這些負面的壞念頭出來了,我也知道要發正念否定,抵制舊勢力的迫害。可是我的腦子裏像一團漿糊,好像正念都集中不起來。一會兒,我就被帶偏了,又想起了那些不好的念頭;再一轉念,想我怎麼又想歪了,再正回來……如此反覆,我的身心俱疲。

外面陽光明媚,我卻在屋子裏感覺冷到極致。裝滿開水的杯子,一下午也沒有焐熱我的手。一種從內而外的、徹骨透心的涼,讓我話都說不出來了。

我和母親(同修)說了此事後,母親告訴我:「不會有事,正念否定。」我雖然很贊同,但卻內心煩亂,也不知要如何與母親切磋。我決定給師父敬香,然後單獨一個人靜一靜。

望著師父慈悲的法像,我的慚愧如潮水般湧上心頭:最近,我的工作其實不那麼忙碌,我卻沒有抓緊時間實修,而是在工作之餘聽起了音樂,刷起了手機。如果我晚上學法睏了,就乾脆睡下;可是刷手機,我卻能刷到半夜依然精神,有時連零點的發正念都錯過了。

我在師父的法像下盤腿而坐,我跟師父說:「師父,弟子知道錯了。我是師父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即使有漏,做的不好,我也歸師父管,和舊勢力沒有一點關係。不許他們迫害大法弟子。」其實,我感覺自己只是說了個開頭,我向師父認錯。後面的話,都是自然而然出現的,好像很自然的就想到了那裏。我知道,這是師父對我的點化。

這時,我感覺頭腦清醒了一些。我想:「讓片警來吧,我給他講真相,我要正面面對他。」我決定主動給片警打電話。這時,母親提醒我說:「記著,我們的一切是師父說了算。該他來或不該他來,師父會有安排的。」我說:「放心,我悟到了,我一會兒就給他打電話。」

就在我覺的做好了「心理準備」,還沒來的及給片警打電話的時候,片警的電話卻先來了。他問我:「當天有沒有時間?」我說:「沒有。」我想約隔天,可是隔天他又沒空兒。最後,我們只得過幾天再約時間。

放下電話,我心中納悶:「我主動面對,沒有怕,怎麼還沒約成呢?」在生活中,我是個急性子。如果手頭有甚麼事情,就會儘快做完,然後踏踏實實的休息。這一下沒約上時間,再約又要拖好幾天,對我而言,簡直就是煎熬。

我再次盤腿而坐,閉目在心裏跟師父說:「師父,我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可是弟子不明白,這件事情儘快解決了不好嗎?這拖著我心裏多難受啊!」「難受」?這個詞馬上被我抓住:為甚麼難受?是因為如果趕快解決了,我就可以繼續該幹甚麼幹甚麼了?繼續刷手機、聽音樂?不再認真發正念、精進實修?有沒有想趕緊解決好了,一下子輕鬆了的心?

我不能這樣。如果這樣的話,那舊勢力會跟師父說:「看,還是我們的辦法好吧?嚇唬一下,她就趕緊學法修煉了,比平時還『精進』呢!」那我不正是中了舊勢力的圈套了嗎?又成了在被迫害中反迫害了。我怎麼能按照師父說的不承認舊勢力,連它的存在都不承認呢?

想到這裏,我急躁的心平靜了很多。我在心中感恩師父,我決心認真修煉。無論有沒有這件事情,我都要一如既往的學法,煉功,發正念,信師信法。邪惡是如此的渺小,我不再把它想大了。

接下來的幾天,我繼續學法,除了煉功和發正念的時候,我每天都會閉上眼,盤腿靜坐一會兒,在心裏向師父訴說我修煉中的疑惑。這時,我整個人都會靜下來,思維就像泉水一樣。跟師父說完疑惑,立刻就有師父點化我悟到的答案流淌出來。

有的問題有了第一層解答還不夠,如果我能馬上想到這個悟到的法理還有可以完善的地方,那立刻新一層的法理又展現了出來,層層翻湧。我明白了,如果當天我立刻就約片警來家裏,那我只是靠著一個常人的孤勇,甚至是自大、盲目自信的心,想和他「說道說道」、「講講理」,簡直就是爭鬥心,沒有站在法上。

悟到這點後,我感激師父對我的點化。我對這個片警發出強大的一念:「只許我給你打電話,因為我想救你;而你不能給我打電話,因為你這樣做是對大法弟子犯罪。」

我和片警見面的那天,我還是沒能給他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他走後,我盤腿打坐,在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是真心想救他,這是給我和他的一個機會。他上門來,不是來讓我救他的嗎?」我剛這麼想完,馬上就明白了:正是因為我有真心想救他的心,片警的表現是弱勢的。

前兩年他來的時候,我想講真相,卻總是被他打斷。而這次,我發出一念:「我不想聽的話,不許你說出來。大法弟子要佔據主動,你一定要聽我說,而不是反過來。」因此,這次我把我想說的都說出來了,心中一絲緊張都沒有,並發出正念:「我說的你一定要相信。」

最後我囑咐他:「接下來你也千萬不要為難其他大法弟子,大法弟子都是真正的好人。」他苦笑著說,他沒有想為難我們,他也不想打擾我們的生活。

這件事讓我更加敬佩明慧網上報導的那些給上門騷擾的警察講真相、做了三退的同修,真的是讓我看到了修煉的差距,那是經過了多少平時講真相的積累,才能從邪惡手中搶出人來啊!

就這樣,我走過了一次「假騷擾」、「真提高」的過程。舊勢力想以我們做的不好的地方為藉口,鑽空子。它迫害大法弟子是真的,但對於站在法上的大法弟子,這一切都是假相。師父是利用這個過程,讓弟子得到提高。雖然同修們被騷擾的情況各有不同,其中也有各自複雜的原因,但是只要我們信師信法,我們一定能過去,因為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邪惡已經被清除到了最後,只剩殘渣在苟延殘喘。之前被大家討論的沸沸揚揚的那篇同修的文章裏提到,中共邪黨還能存活七、八年,我當時有種「鬆了口氣」的感覺。我想著那還有時間,我可以「慢慢」修了。結果,我倒是慢慢玩上了。而我最近發正念時,突然一念鑽出:這百年腐朽,邪黨也差不多就到這了。個人體悟,希望我們千萬不要執著時間。

師父說:「我只要叫你得了法,我都會給你一個充份的時間。但是如果你不能精進,不能夠把自己當作煉功人,那甚麼都白廢。我給你個充份的時間,是給你個精進的充份的時間,不是給你一個帶煉不煉的時間。」[1]

舊勢力的「敲門」、「騷擾」和我們一點關係都沒有,這不是師尊給我們安排的關難。但是面對出現的每一件事,我們都要找自己,認真對待,不能是常人的漫不經心、盲目自大;也不能戰戰兢兢、如臨大敵。而是要通過出現的事情,我們悟到更高、更深的法理。正如師尊說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2]

修煉還沒有結束,我們都不要鬆懈。師尊一直在我們身邊,看著我們繼續前行。

以上是個人體悟,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