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常生活中向內找、修去人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日】我有幸在法輪大法中修煉二十三年,在慈悲偉大的師尊保護下,走到了今天。修煉貫穿在日常生活中。師尊說:「在生活中發生的每一件事都看著人心的擺放」[1];「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

一、修去求名心

日常生活中,求名心的表現在方方面面,比如說:一九九九年,因去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單位開除邪黨黨籍、撤銷行政職務一事,用大法對照不斷的修不斷的修,這個求名心雖然修去了很多,但或多或少的還有怕別人不理解怕別人笑話的心。

再有,家裏孩子因身體因素,不能工作這麼多年了,初期特別迴避別人問及此事,十幾年來,用大法對照,不斷的修不斷的修,至今怕別人不理解,怕別人笑話的心還有。還有,在與親朋好友來往中,努力的做到寬容大度,不能讓人家說小氣摳門。

其實,求名的心就是讓人家說你好、說你行、說你聰明、說你有水平、說你有能力、說你有才能、說你能幹、說你有素質、說你有熱心、說你善解人意、說你無私助人、說你寬容大度等等。這些心在修煉中,師尊用大法不斷的清洗,漸漸的洗去很多,但還或多或少的存在,師尊說:「執著於名,乃有為邪法,如名於世間則必口善心魔,惑眾亂法。」[3]

求名心對修煉人危害很大,日常生活中注意向內找嚴肅對待,表現出來,就抓住它,清除它,儘快的把它修下去。

二、修去利益心

日常生活中,利益心表現在方方面面,比如說:給家人買被罩、買床單,本來家人的這些東西已經很多了。可是每次購物,都得看看這些東西,只要認為便宜打折的就買。自己也知道在買這些東西、看這些東西時的慾望和利益心,這些心操控你就想買,就想看,這個情況已經很多年了,自己也知道,就是改不了。後來,慈悲偉大的師尊就在夢中點化我,我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才下決心改,但還沒有徹底。

購物的慾望和利益心又換了一種方式表現出來,有一次在買休閒褲子,一看褲子質量也不錯,夏天在家裏穿也很好,和孩子一人買一條。回去後覺得挺好,過些天和孩子又一人買一條,又過些天又給大姑姐、小姑子又一人買一條。後來才認識到了利益心又來了。至今這個利益心也沒有完全修下去。

其實,利益心還表現在愛購買打折的日用品:在超市買水果、蔬菜總是挑來挑去等等。日常生活中看似小事,不按大法嚴格要求自己,不時時事事向內找,利益心就會膨脹,自己覺察不出來。真的是修煉無小事。師尊說:「執著於錢,乃求財假修,壞教、壞法,空度百年並非修佛。」[3]徹底的清除解體購物慾望和利益心。

三、放下情 修出慈悲

修煉這麼多年,特別是兒女情感覺修的很難。生活中處處事事都能表現出來,對孩子好,方方面面的關照,比如說:買衣服買好的、買孩子愛吃的東西、好吃的東西自己不吃讓孩子多吃、家裏活自己多幹等等。

現在體會到了上述表現有兩個基點,如果基點是把自己擺在常人位置上去做,那就是情。如果基點是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去做,那就是修煉人在哪都要做好人,那就要用大法來衡量,應該怎麼做就明白了。沒有嚴肅對待家庭這個修煉環境,在家時不嚴格要求自己,不把自己當作修煉人,所以,就執著這個人的情。

前幾天,腦子突然又冒出這個想法,師尊正法結束了,大法弟子都跟隨師尊回家了,這孩子誰來照顧,大腦順著這個就胡思亂想了,想著想著,突然認識到不對,這不是對兒女情的執著嗎!師尊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4]

向內找,這不是沒放下的兒女情又來了嗎?其實我心裏明白,師尊早已經點化過了,這孩子知道大法好,也做了三退,她也是為法來的生命,她也看過大法書,師尊的《洪吟》、《洪吟二》都能背誦下來。她在大法中受益了,身體狀況很好。師尊早就管她。

現在孩子經常提醒我精進,我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孩子的命運師尊說了算,這孩子的一切都交給了師尊,我的心輕鬆了很多。師尊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5]。我就要師尊安排的,走師尊安排的路,你舊勢力管不著我們,我只歸大法管、只歸師尊管。誰管我誰有罪,誰就會被解體清除。師尊說:「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歸三界管。」[1]「你只歸大法管。」[1]

再有,我還要修去對已離世的丈夫(同修)的情。我沒能幫助丈夫(同修)闖過生死關,是我很大的遺憾。不管怎麼樣吧,他已經離去了,在人中的這段姻緣已經結束了,也就是說緣份已盡,我和他已經沒有任何關係了,對於他以及他過去的任何事都要從記憶中抹掉清除。我知道師尊在幫我,在為我操心,我會做好。

我要按照師尊的要求去做,理性的對待,向內找,修去人心,生出慈悲。

四、修去怕心、私心

「怕心」在迫害的初期自我感覺一點兒都沒有了。我體會那是師尊慈悲我們,為了我們能走過來走出來證實法,能頂住那鋪天蓋地來勢兇猛的邪惡,把那些人的東西全拿掉了。

在後來的修煉中,該我自己實修它的時候了,這個「怕心」就出來了,我知道這個怕不是我先天原有的,而是後天形成的(共產邪靈強加給人的敗物)。而且一直在左右著我,特別是二零一五年「訴江」後,表現尤為突出。邪惡是對著我沒修去的各種人心來的,向內找,主要是怕心招來的。感覺這個「怕」被邪惡給加強了,幾乎是每天提心吊膽,怕邪惡來敲門、怕被抓、怕孩子沒人照顧、怕經濟受損失、怕受酷刑、怕冤判、怕轉化、怕親朋好友不理解、怕給大法抹黑、怕因自己毀公檢法眾生等等。

面對這麼多「怕」,它已經嚴重影響我做三件事了,向內找,問自己為甚麼有這麼多「怕」?怕就是「求」、就是「為私為我」[6],根子是信師信法打折扣。

這時師尊點化我一個清晰的夢:一大堆蒲公英(北方的一種野菜,味兒很苦)上面有個信封,信封上有個「怕」字,這個信封慢慢的離開了這一大堆蒲公英,夢就醒了。師尊的點化使我悟到,邪惡看你有怕心長期不去,就抓你,抓去就得吃苦(一大堆苦味兒蒲公英,你吃吧)。你如果堅信師尊堅信大法,恆心修去怕心,就不用吃苦了。悟到後,發自內心的感恩師尊,不爭氣的弟子明白了,「怕心」這個邪惡生命不信師不信法,它害大法弟子、害眾生、阻擋師尊正法,這個敗物必須徹底清除。我就多學法、多發正念。

修煉就修人心,我要橫下一條心把這個邪惡的敗物修掉。人心險惡,它能讓一個修煉人懈怠,放鬆自己,甚至毀了自己。師尊的法給了我否定舊勢力、突破人的東西的強大正念,我這個生命就是為大法來的,我要放下生死,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所以在救人方面有了突破,由於敲門干擾,救人的事就不敢做了,救人的法器送出去拿回來,反覆好幾次。現在穩定了,救人的事能正常做了。但是,在做的過程中還是有人的怕心存在,在做之前,清理自己,發正念,在做中,背誦師尊講法:「我是告訴大家,有大法在,你已經得了法了,你這個生命已經屬於大法了,你就豁出來了,正念正行,按照師父說的做。」[1]

用師尊大法指導自己,把自己視為一個法粒子,溶於大法中,心態純淨,做著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助師救人的事。只要把自己溶於法中,感覺人心幾乎全無。

五、修去求、要、疑心

修煉中,那個「怕、求、要、疑」一直對我干擾很大,除人心和人的觀念外,還有很強的思想業攪在一起,干擾修煉。「怕、求、要」和「疑心」是有聯繫的。日常表現為:因為怕,怕就是求,求就是要,求甚麼?要甚麼?求迫害、要迫害、疑迫害,一聽到敲門聲,怕邪惡來、求邪惡來、要邪惡來、疑邪惡來。

還有對孩子的身體狀況也有怕、求、要、疑敗物反映,還有其它方面的表現和負面思維。這個敗物不時的從大腦中反映出來,不管它是人心、是人的觀念、還是外來干擾我都不要它,因為它不是我。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造就的生命。這些敗物是舊勢力給人安排的東西,我是修煉人與我無關,可是修煉人就是要修去人的東西,修去舊勢力給人安排的東西,我就立即用正念排斥它解體它,行為上不被它左右不被它操控。

師父說:「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會點化你,一看你老是這樣的,也就不管你了,哪有強迫叫人家修煉的?不能夠強迫你修、逼著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誰也沒有辦法。理也給你講了,法也給你講了,你自己還不想提高,那你怨誰呀?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4]

我心裏對師父說:師尊啊!我是您的弟子,「怕、求、要、疑」等等這些人的東西不是我,是舊勢力給安排的,它是害您的弟子不能完全兌現史前誓約,不能做好助師救眾生的事,它是阻擋師尊正法的。弟子堅決不要它。我深深的知道:師尊為弟子操盡了心,一路上保護著弟子,弟子才能走到今天,是弟子沒修好,對不起師尊的慈悲救度,弟子一定知錯就改,修去人心同化大法,走出人來,走向神,不負師尊重望。

六、修去爭鬥心

人的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為私為我等心是互相有連帶關係的,修煉中這些心表現很突出,在日常生活與家人爭理、爭對錯的心很強,有時不把自己當作修煉人,像常人一樣,你錯我對的爭啊、講啊!

比如:有一天和孩子去商場購物,孩子要穿長袖上衣,我說穿半袖就可以了,天氣不涼,孩子不聽,就穿長袖上衣,我心裏不高興,這時師尊的法就在大腦中反映出來。我明白了向內找,這不是執著自我的爭鬥心嗎?在爭理、在爭對錯的心嗎?這樣的事很多,你要她這麼做,她就那麼做,矛盾經常發生。其實能無條件的向內找,都是幫我們修煉去執著。

問題的關鍵是在生活中發生的每一件事我怎麼看待,怎麼對待,也就是怎麼想,怎麼做。一件事兩方面,一個是用修煉人的心態去看待對待,另一個是用常人心去看待對待。其結果是天壤之別,那就是人神一念間。

有師在,有法在,難行能行。只要記住自己是大法弟子,聽師尊的話,沒有去不了的人心,沒有過不去的關,沒有做不到的事。

七、修去安逸心

在修煉中安逸心、懶惰、依賴、圖舒服的人的東西攪在一起,干擾著修煉人,表現多方面,學法不能堅持雙盤,晚上聽師尊的講法錄音背靠在沙發上迷迷糊糊睡過去了,發正念心不淨雜念多倒掌,講真相救人的項目也很單一,對陌生人講真相不去做;即使做了,也是邪黨文化的表現不深入,應付對付事。因為在我們小範圍內家庭小資料點兒遍地開花,有的同修保證自己,有的同修保證兩個同修用,以前我只做她們不做的,比如真相書等。今年以來,就做真相資料等,補充不足。

早晨煉功有時晚點或靜功時迷迷糊糊頭腦不清醒,坐著時身體也是靠著東西,翹著二郎腿不講姿勢,出去時坐車不願意多走路,家裏地板幾天擦一次等等,這些現象到今天還不同程度的存在,師尊為了度我沒少操心,除了點化之外,有時還用電話鈴、門鈴、自行車鈴聲叫我起床煉功。師尊的無量慈悲,真的用語言無法表達,只有淚水。

八、結語

在修煉中,還有很多人的心、人的觀念、人的思想業等等還沒有修下去,比如:人的名、利、情、怕、求、要、爭鬥心、爭理心、爭對錯心、向外看心、煩心、妒嫉心、歡喜心、顯示心、疑心、愛面子心、虛榮心、依賴心、色慾心、崇拜心、羨慕心、攀比心、怨恨心、指責人的心、不讓人說的心、一說就炸的心、承認迫害的心、求迫害的心、要迫害的心、怕迫害的心、怕死的心、想過好日子的心、執著自我、堅持自我、不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等這些人的東西,還在干擾師尊正法,還在干擾我兌現誓約,還在害眾生,害世人。

我要橫下一條心,把這些和舊勢力一夥的邪惡生命解體它、清除它、滅掉它。讓真正的我從人中超脫出來,同化真善忍大法,走向神。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第二部份)》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東部法會講法》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