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在法上 努力做好自己該做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七十二歲,一九九七年五月份得法,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可以說我真是脫胎換骨。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救度之恩!

修煉前,我身患多種難以治癒的重病:肝炎、嚴重的風濕病、腰椎間盤突出、氣管炎、胃疼、偏頭疼等等,最使我難以忍受的就是頭疼連帶的眼睛也疼,疼得厲害時我縮著脖子,頭使勁頂著炕上的牆角一動不敢動,就覺的自己快要死了,心裏非常害怕。整天這麼熬著,說是「生不如死」一點不過份。

那時我還有嚴重的氣管炎,夏天還好說點,一到冬天犯病後呼吸都困難,一咳嗽就尿褲子,夜裏咳的睡不了覺。

一天我去親戚家。親戚說她修煉法輪功了。這個功祛病健身特別有效,同時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提高自己的道德品行,做好人。聽她這麼一說,我就也想煉法輪功。親戚給我請來了大法經書《轉法輪》,我每天都跟著她去煉功點學煉功。我學會了五套功法,每天堅持煉功。

接著師父就給我淨化了身體。我昏睡了兩天一宿,把家人都嚇壞了,我醒來後,身上出了很多冷汗,咳嗽吐出的就像黃膿一樣的壞東西。從那以後,我全身輕鬆,腦袋再也不疼了。正像師父講的:「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1]師父讓我在昏睡中給我祛病。

我不僅頭疼病好了,身上所有的病全好了,我心裏別提多高興了!我無法表達對師父的感恩,就下決心要珍惜大法,好好修煉,返本歸真,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進京護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流氓集團開始公開鋪天蓋地迫害法輪功,製造謊言,誣陷師父,栽贓陷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弟子,迷惑和毒害眾生。我想我在大法中親身受益了,我是大法的弟子,我要站出來為大法、為師父說句公道話!於是我和另兩位同修約好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晚上坐火車去北京證實法。這其中還有個小插曲:我走的那天,正好是我兒子相親的日子,為了趕火車,我連飯都沒吃就和同修走了。過後,我女兒告訴我,當時女方見我沒去相親,還說:「不同意就算了,跑啥?!」

我們三人沒直接去北京,先到了外地一個地方下車,由那裏的甲同修把我們領到她的親屬家住了一宿。第二天,甲帶我們一起坐上火車去了廊坊她妹妹家住了一宿,二十一日吃完早飯,四人坐公交車順利到達北京。這公交車終點正好就在天安門廣場附近。下了公交車,我們往天安門廣場那邊走去。走近一看,廣場周圍全是人,而天安門廣場上只有一些便衣警察走來走去。周圍的人中也沒有同修舉橫幅。此時甲同修就從懷裏拽出了一個橫幅,舉過頭頂,我和乙同修也把自己帶的橫幅掏出來舉過頭頂,一邊走一邊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還師父清白!還法輪功清白!」

我們一喊,警察都像發瘋似的往我們這邊跑,這時看到廣場周圍的大法弟子都齊刷刷的把橫幅舉過頭頂。橫幅大小和形狀不同,有長條大橫幅,還有方的,整個天安門廣場被數不清的橫幅照耀,同修們也都在喊:「真善忍!」「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這喊聲驚天動地……

警察有的揮著電棍猛打大法弟子,有的往地上拖大法弟子,同修不住的喊:「還師父清白!」警察將大法弟子全部綁架到附近的一個看守所。我們四個同修被關在外面的小院子裏,地下室裏也關滿了大法弟子。這時不論是關在院子裏還是地下室裏,所有的同修大家一起不停的在喊:「還師父清白!還大法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喊聲震撼整個宇宙!後來大家又一起背《論語》、《洪吟》和新經文《心自明》,每個大法弟子眼裏都流著淚水,臉上帶著喜悅的笑容……

揭穿所謂「天安門自焚」造假謊言

我們四位同修被警察從北京綁架回到當地,關進看守所。獄警讓我照像,我們不照,讓我們簽字,我們不簽,就在簽名的紙上寫上:「還師父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獄警說:「你們簽了吧,簽了就可以回家和家人團聚,一起過年。」我們不配合。看守所裏還關了其他幾位同修,白天我們大家一起背《論語》、《洪吟》和《心自明》,給警察講法輪功真相,給同監室的犯罪嫌疑人講真相,教犯人煉功。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晚上,我們正在睡覺,一幫警察闖進監室大喊大叫地讓我們法輪功學員馬上起來跟他們走。同修問警察去哪裏?警察說到那兒就知道了。

大冬天外面下著小雪,非常冷,有的同修棉衣還沒來得及穿,穿著拖鞋被趕進一個房間。我一看,屋裏屋外十多個警察。接著,看守所的所長就把電視機打開,電視裏放映的是甚麼「天安門自焚」。所長指著我們說:好好看看吧,這都是你們法輪功的人幹的事,還上天安門自焚去了!

我們善意的和警察講真相,告訴他們說:這不是法輪功學員幹的,學法輪功的人不會去自焚的。因為法輪功師父講法時告訴我們修煉人不能自殺,學法輪功的人都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做真正的好人,怎麼可能去自焚呢!這都是騙局,都是謊言。

所長急了,說甚麼你們都癡迷了。放完這個偽案後,讓我們回到監室。監室的人正在為我們大法弟子擔心呢,都沒有入睡。同修就給這些犯人講讓我們去看甚麼「天安門自焚」那是假的,讓你們看時你們可不要上當、受騙。

對中共的這個陰謀詭計大法弟子一下能看穿,可在老百姓不一定都能看穿中共的陰謀。同修們一個個心情沉重,都沒有入睡。

貼「法輪大法好」過大年

快到大年了,同修商量在看守所怎麼樣過大年呢?咱們搞個甚麼活動呢?過了兩天,有個同修說:「咱們在玻璃上貼上『法輪大法好!』行不行?」同修們異口同聲的說:「好!」用甚麼貼呢?同修說,咱們家人看咱們時拿的桔子不都是用一個個小紅塑料袋裝的嗎?咱們就用它貼。大家一起動手,把好的小紅塑料袋拿出來,疊好放起來,就等大年三十晚上動手。

大年三十吃完晚飯,大概七、八點鐘左右,我們一起動手,有的把塑料袋撕成小條,有的往上遞,有的往玻璃上貼,大家忙成一團,不一會我們就把「法輪大法好」這五個字在玻璃窗上貼好了。大家看著這五個字心裏非常開心和激動,都笑著說:「這五個大字金光閃閃,相信整個看守所都被籠罩著!」

那些犯人也跟著笑了!

這時來了一幫警察開門,我們七、八個同修一起把門頂住,不讓他們進來,最後警察還是把門踹開了,進來就打,有個警察就過去要把玻璃上的五個字撕了下來,我們站在窗前保護著不讓他撕,有的警察把我們按在地上,有的警察拽著同修的頭髮,有的抬腳就踹同修……

我被拽出來摔到東屋的門上,我就喊:「窒息邪惡!」就這樣,在獄警暴力毆打下,把我們關進東屋沒人住的冷山屋凍我們。獄警說:「凍你們,看你們還能怎麼樣!」

獄警的野蠻暴力行為把犯人都嚇住了。關我們的冷山屋在二樓,牆上都是白霜,人多了,喘氣多了,牆上的白霜都化成水往下流,我們倆人蓋一條骯髒的薄被,冷得根本睡不著。白天我們一起背法,大家在屋裏走圈圈。為了反迫害,我們集體絕食。

後來我們四個同修一起被送往九台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我被非法關在九台勞教所期間,我丈夫去世了。

心在法上 努力做好自己該做的

二零零一年八月,我解教回家。孩子們對我不理解,不許我出家門。整天憋在家裏,法學不上,功煉不了,吃不下,睡不著,等於與世隔絕,外面的甚麼情況都不知道,根本無法聯繫同修。我心裏非常著急。過了些日子,等到兒子、兒媳都去上班了,我就趕快出去找同修給我請來一本《轉法輪》。

我得告訴人們法輪大法是冤枉的。當時沒有任何真相資料,我就用手寫小單張,晚上偷偷從家裏出去往住平房的挨家挨戶貼。因為我得看孫子,兒子對我管的也就不那麼緊了。後來同修給我拿來真相小冊子和真相資料,我就抱著我的小孫子晚上到農村附近挨家挨戶送。我每次和小孫子出去送真相資料時就求師父保護我平平安安回家。

再後來《九評共產黨》問世,我就和兩個同修出去打真相語音電話講真相救人。我負責發正念,起「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名字。我們到蘆葦裏,樹林裏,苞米地裏打電話救人。過了些日子我也能自己打電話救人了。慢慢的學會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送世人大法真相護身符保平安。

我也經常花真相幣救人。

中共病毒在全國爆發後,我每天照樣出去送真相資料和貼「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粘貼,並告訴世人瘟疫來了不要害怕,退出黨團隊,並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有神佛保護。

在修煉的路上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我都在內心真誠的向師父承認錯誤。在最後的修煉路上,我一定要走好每一步,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自己的歷史使命。

個人的修煉經歷,所作所說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